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濠梁之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濠梁之辩,即鱼乐之辩,是指战国时代的两名思想家庄子惠施的一次辩论。这次辩论以河中的鲦鱼是否快乐,以及双方怎么知道鱼是否快乐为主题。

背景[编辑]

惠施名家的代表人物,在当时与孔子老子墨子齐名。[1]

庄子是战国宋国人,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庄子惠施既是朋友又是辩论的对手。《庄子》一书里多次提及两人的辩论。[2]“濠梁之辩”是其中的一次,其文字记录出自出自《庄子·秋水》。濠水是河名,在今天的安徽省凤阳;“梁”是古人对桥的称呼。[3]

经过[编辑]

原文[编辑]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白话文[编辑]

庄子和惠子(惠施)出游至濠水的桥梁上。庄子说:“鲦鱼自在地游水,这就是鱼的快乐啊!”惠子说:“你不是鱼,如何知道鱼的快乐?”庄子说:“你不是我,如何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惠子说:“我不是你,本来就不知道你(知道什么);而你本来就不是鱼,你不知道鱼的快乐是周全的(判断)。”庄子说:“请回到原本的问题。你问‘你如何知道鱼快乐’这句话,表示你知道我知道鱼快乐后才问我(知道的方法),我(的方法)是在濠水上(观察后)知道的。”

分析[编辑]

因濠梁之辩出自《庄子》一书,目前无法确定故事是否只是庄子为了阐述他的观点编造而成。尤其是惠施目前所能够掌握的资料仅仅是出自《庄子·天下篇》,其本人的著作已经遗失,因此我们所能掌握的惠施的学说只有“历物之意”。[1]

有观点认为,濠梁之辩中,惠施代表的是理性思考。他就事论事,觉得人不可能感知鱼是否快乐,同时也不会将自己的快乐转移到外物之中。与他相反的是,庄子以自己对外物的理解作为外物的状况。他自己高兴,就将自己的高兴之情表达到河流中的鱼身上,认为鱼也很快乐。[4]

惠施认为不同的认识主体(人、鱼、或其他物种)无法真正认识彼此的认识(例如,知道别人知道什么),但庄子发现这种观点是一种悖论,因为若无法认识其他主体的认识,就无法断定其他主体无法认识,但惠施回应庄子的相关挑战时还是没察觉这是个悖论。于是庄子回到惠施一开始的问题(“安知鱼之乐”),并且故意忽视其反问法的修辞而将其理解为真实的提问(知道鱼之乐的方法是什么),才会对惠施说“已知吾知之而问我”,并最后说出知道鱼之乐的方法就是在河上观察。所以原文的前半是牵涉到认识论相对主义、和悖论的精彩哲学对话,后半则是庄子装糊涂与惠施玩的语言游戏[5]

理解[编辑]

整个辩论可用以下流程来理解。

  • 庄子观点:人能感知鱼的快乐。
  • 惠施观点:人不能感知鱼的快乐。

辩论回合

庄子 惠施 原文语句
庄知鱼乐 是鱼乐也
惠知庄,庄不知鱼乐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知鱼乐,惠不知庄 子亦非我
惠不知庄,庄不知鱼乐 我非子,子亦非鱼

在这场辩论中,之所以看起来最后庄子能够占优,是因为惠施提出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这句话可产生歧义。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表示对于庄子能否知道鱼之乐提出质疑,另一方面可理解为对于庄子以何种方式知道鱼之乐提出疑问。庄子本来是以前者理解作为质疑,并且惠施之后的回答表明跟庄子原本的观点达成了共识,并进行交锋。惠施最后做出了合理的归纳,导致庄子无法反驳,便提出了对于惠施第一句话的第二种理解来进行诡辩(对于形式逻辑者来说为诡辩),可以说只是通过文字游戏(回归道,取消主客二分)的方式进行了反驳。这场辩论本来是惠施自己说出了歧义句,但是他并不是自相矛盾,因为本来共识层面双方都是以“惠施不知鱼之乐”在进行辩论,这种理解在此环境下也极为恰当,不过是庄子最后自己玩了文字游戏(微言大义)。[原创研究?]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從濠梁之辯看莊惠二人的思想(二). [201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23). 
  2. ^ 庄周梦蝶与濠梁之辩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6-25.
  3. ^ 濠梁之辩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4-26.
  4. ^ 從濠梁之辯看莊惠二人的思想(一). [2010-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8). 
  5. ^ 存档副本. [2021-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2). 

来源[编辑]

网页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