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拉尼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瓜拉尼人
Guarani(英语)
Guaraní(西班牙语)
Guarani girl.jpg
瓜拉尼女孩
Xamã guarani.jpg
瓜拉尼的萨满
Cacique Guarani.JPG
瓜拉尼的酋长
Little-Guarani indian.jpg
瓜拉尼小孩
Guaranies-brazil.JPG
瓜拉尼女人
Teatro Guarani, Pelotas, Brasil.JPG
瓜拉尼的作战领袖
Maria Luísa Duarte Medina - Encontro de Saberes - Seminário Internacional (27).jpg
玛丽亚·路易莎·杜阿尔特
Ña Silvia, spiritual leader of Pai Tavytera Indians in Amambay, inside traditional guarani hut.jpg
Ña Silvia
Guaranikaiowa.jpg
酋长汉密尔顿‧洛佩兹
Ladio Veron.jpg
酋长Ladio Veron
Memorial da Epopeia Riograndense 80a.jpg
Leryn Franco Steneri.jpg
总人口
约 225,000人
分布地区
 玻利维亚 约 80,000人
 巴拉圭 约 53,500人
 巴西 约 50,000人
 阿根廷 约 42,000人
语言
瓜拉尼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
宗教信仰
天主教罗马天主教新教万物皆有灵论
相关民族
图皮人西班牙人伊瓜库鲁人CaingangChaná Timbu

瓜拉尼人(英语:Guaraní people)是一共享相似文化基础的南美洲土著民族。

Guaraní 一词的由来和意义至今还是很有争议。在欧洲人到来之前,瓜拉尼人称呼他们自己为“Abá”,瓜拉尼语中为“人”的意思。[1]最先是耶稣会传教士用来称呼转而信仰天主教的当地人,瓜拉尼语中为“战士”之意[2];没有接受传教的人则称为CayuaCaingua (ka'aguygua),意为“从森林中来的人”。现今Guaraní的意义已广泛地延伸到包含所有的当地人,且不论社会地位;Cayua,有时仍被用来指那些没有好好地融入主流社会的人。芭芭拉‧冈松(Barbara Ganson)曾提到,Guaraní 一词是由西班牙语来的。

他们居住的范围和图皮人(Tupi people英语Tupi people相近,不过使用不同的语言,是为不同的民族,但两个语言都属于图皮─瓜拉尼语族。在现代西班牙语中,瓜拉尼也可用来代指巴拉圭,一如法国有时被称为高卢

民族分布、人口与语言[编辑]

民族分布与人口[编辑]

深绿色:地方语言为官方和主要发言。中等绿色:有相当数量发言者领域。浅绿色:其馀的南方共同市场。浅粉色:西班牙﹝移民口语﹞

瓜拉尼人的传统居住范围在今日巴拉圭乌拉圭河巴拉圭河的下游之间、阿根廷的密西奥内斯省、巴西南部(最北曾经到达里约热内卢),和部分分布在乌拉圭玻利维亚[1]虽然他们过去在地区上的人口优势已经随著欧洲殖民和麦士蒂索人的比例增加而消失,但这些地区现今仍有瓜拉尼人。

目前玻利维亚拥有最多的瓜拉尼人口。根据玻利维亚的瓜拉尼人民大会的数据,玻利维亚有超过300个瓜拉尼群体,大约8万瓜拉尼人居住在玻利维亚的西南部的圣克鲁斯省(Santa Cruz de la Sierra)和查科(Gran Chaco Province)

巴拉圭为拥有第二多瓜拉尼人口的国家,根据官方调查,大约有5.35万的瓜拉尼人口,主要居住在巴拉圭的东部,接近和巴西及阿根廷的边界。

第三大瓜拉尼人口国是巴西,根据国家卫生基金会(the Nation Foundation of Health, FUNASA)和原住民传教会(the Missionary Council on Indigenous Issues, CIMI)的研究,约有5万人口。其中有大约八成住在南马托格罗索州 (Mato Grosso do Sul),两成分布于南里奥格兰德州(Rio Grande do Sul)圣卡塔琳娜州(Santa Catarina英语Santa Catarina)巴拉那州(Paraná (state))圣保罗州(São Paulo)里约热内卢州(Rio de Janeiro)和在帕拉州(Pará)的一个保留区。

第四大为阿根廷,有4.2万人口,主要集中在国家的北部。[3]

国家 地区 大约人数
 玻利维亚 圣克鲁斯省查科省 80,000
 巴拉圭 东部 53,500
 巴西 南马托格罗索州 40,000
 巴西 其他 10,000
 阿根廷 国家北部 42,000

语言[编辑]

民族使用语言:瓜拉尼语

瓜拉尼语过去曾被中上阶层瞧不起,现在则因视为一种国家的独特象征,而受到相当的敬重。现今瓜拉尼语在瓜拉尼人的传统居住范围中仍被广泛地使用,并且是巴拉圭的官方语言之一(共两个,另一是西班牙语)。现在的巴拉圭人学习瓜拉尼语的管道有二:一为正式地从公立学校学习;二则从一般的社交中学习。由于大多数的瓜拉尼人都是双语的,同时知晓西班牙语和瓜拉尼语,因此这两种语言便很自然地交互影响,例如:在瓜拉尼语中常出现向西班牙语借词的现象。此外,瓜拉尼语还被认为是拟声的语言,其中有许多是模仿森林和动物的声音。[4] 瓜拉尼语的第一部字典是由神父安东尼奥•鲁伊斯蒙托亚(Antonio Ruiz Montoya英语Antonio Ruiz Montoya) 于1639年在马德里出版,共814页,包含约8100字。这本书被誉为"Treasury of the Guarani language".[5]

瓜拉尼语中的西班牙语借词现象[编辑]

资料来源:瓜拉尼语 借词很多都是指称在西班牙殖民美洲前未为新世界住民所知的观念的。其中的一些范例如下:

类别 西班牙语 瓜拉尼语 语义
动物 vaca vaka
caballo kavaju
cabra kavara 山羊
宗教 cruz kurusu 十字架
Jesucristo Hesukrísto 耶稣基督
Pablo Pavlo 使徒保罗
地名 Australia Autaralia 澳大利亚
Islandia Iylanda 冰岛
Portugal Poytuga 葡萄牙
食物 queso kesu 起士
azúcar asuka
morcilla mbusia 血肠
植物 canela kanéla 肉桂
culantro kuratũ 芫荽
anís ani 茴香

地理环境[编辑]

瓜拉尼人最主要分布在

玻利维亚属于西高东低的国家,东部低地包含亚马逊森林

巴拉圭为内陆国家,有巴拉圭河从北到南贯通国土。巴拉圭河以东的地区,以地形起伏著称,在河川下游多沼泽地和肥沃土地,提供农业只养殖业优良的发展基础。

巴西北部多为亚马逊雨林,南部多丘陵,农业的重要基地。

历史沿革[编辑]

欧洲接触以前[编辑]

瓜拉尼人和欧洲人接触之前的历史并没有完善的纪录。因为没有书写文字,也因为他们是半游牧社会,所以早期的历史完全是倚赖口语流传,寻求可靠历史纪录的方法少到几乎没有。

欧洲接触[编辑]

1537年,贡萨洛•门多萨(Gonzalo de Mendoza英语Gonzalo de Mendoza) 穿越巴拉圭来到现代巴西的边疆。他在回程上认识了瓜拉尼人并建立了亚松森(Gran Asunción英语Gran Asunción),后来巴拉圭的首都。Guayrá英语Guayrá地区的第一任西班牙帝国总督实行通婚政策,使欧洲人和本地的妇女结婚,后代是今日的巴拉圭民族。除此之外,他也率先奴役本土瓜拉尼人。

最先到来的两个耶稣会传教士,神父巴尔塞纳(Alonzo de Bárcena西班牙语Alonzo de Bárcena)神父安古洛(Angulo),在1585年来到了现在位于巴西南部的巴拉那州(Paraná (state))。很快地,许多耶稣会传教士先后接连到达,并在亚松森建立一所耶稣会大学。1608年,在一次耶稣会对于西班牙奴役瓜拉尼人的抗议后,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三世Philip III of Spain授与耶稣会在Guayrá部落地区传教及殖民的官方权力。在早期,“巴拉圭”被广义地用来指称巴拉圭河的流域,包括部分现今的乌拉圭、阿根廷、玻利维亚和巴西。

探索的任务通常是由圣芳济修会Franciscan的修道士完成的。在亚松森的早期历史中,神父路易斯•博拉尼奥斯(Luis de Bolaños)西班牙语Luis de Bolaños)将天主教教理翻译成瓜拉尼语,并向居住于他定居处附近的瓜拉尼人传教。在1588年至1589年间,圣弗朗西斯‧寇索兰诺(Francis Solanus西班牙语Francis Solanus)秘鲁出发,横越查科的荒野,止步于亚拉森。途中没有注意、关注到瓜拉尼人。他的离去一并将传教的任务及保护当地瓜拉尼人不被奴隶贩子抓走的工作留给了耶稣会传教士。[6]

耶稣省会会长托雷斯(Torres)在1607年到达后,随即成为反对对瓜拉尼人施加酷刑的人之首。[7]

奴隶制[编辑]

一家瓜拉尼人被奴隶猎人抓走

奴隶贸易的中心和仓库是圣保罗镇(the town of São Paulo)。 这地方原本是葡萄牙海盗和荷兰海盗最初的集合地点,后来成为罪犯们的避难场所。罪犯和本土的美洲人及非洲人积极地参加捕捉瓜拉尼人作为奴隶的行为。 瓜拉尼部落却只有弓与箭能够抵挡奴隶猎人的武装攻击,因此许多瓜拉尼人被杀害或被奴隶猎人抓去巴西当奴隶。

耶稣会传教士的到来及削减[编辑]

主要文章:耶稣会削减(Jesuit Reductions)

在西班牙王室的保护之下,第一个到Guayrá英语Guayrá地区的传教团,由神父Cataldino神父Marcerata于1610年成立在Paranapané(Paranapanema). 由于教会能够提供瓜拉尼人实质的保护免于被抓去当奴隶,大批的瓜拉尼人便涌入此区。超过12个归化区很快地被建立,容纳40,000个瓜拉尼人。看见眼前如此成功的案例,神父Gonzalez也在1627年,带著他的两个同伴到乌拉圭建立二至三个归化区。但当地的部落却烧毁他们的归化区并杀光他们的祭司和传教士。

然而从奴隶猎人的眼中看来,这些归化区只不过是个能够让他们一次捕获更多的瓜拉尼人的机会而已。[8]1629年,Paulistas军队包围圣安东尼奥(the San Antonio)归化区,放火焚烧教堂等建筑,杀死抵抗的、太过年轻或年老至不能够旅行的,并将剩馀的瓜拉尼人抓去做奴隶。圣米格尔(San Miguel)归化区和耶稣玛丽亚(Jesus Maria)归化区很快地也遇到了同样的命运。最终,神父Cataldino集结剩馀的反抗力量将奴隶商人赶走。但,在两年内,除了残存的两个归化区,其他都被摧毁,有60,000转而信天主教的瓜拉尼人被卖至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奴隶商人的攻击通常出现在礼拜日,当归化区全部的人都在做弥撒时。有些祭司侥幸存活下来,但也有些被杀。幸存瓜拉尼预计声讨他们目前所信仰的、由传教士传入的精神信仰─天主教。只有几千的瓜拉尼人选择留下(在Paulistas入侵前有约100,000人)。

神父Antonio Ruiz de Montoya英语Antonio Ruiz de Montoya购买1万牛,欲让原本从事农耕的瓜拉尼人转作畜牧。不久,神父Rançoncier和神父Romero重新在乌拉圭建立归化区。在1632年,Mamelucos发现从南方来的攻击。1638年,尽管过去有些成功的抵抗,但他们抛弃12个归化区,联合成一个统一的力量。神父Afaro在最后一次的突袭中被杀死。同年神父Montoya成功阻止总督和亚拉森主教意欲缩减瓜拉尼人的自由和归化区有的行政管理权,尔后便前往欧洲。他成功的透过信件获得教皇乌尔班八世(Pope Urban VIII)禁止传教士奴役当地人,并且对此有严厉的逞罚措施;他也从国王西班牙菲利普四世(Philip IV of Spain)获得允许:基于国防原因,瓜拉尼人得以携带枪支以及耶稣会的退役军人可以培训当地军队。

在1641年,Paulista 军队携带一之800人的菁英军队前来,他们和瓜拉尼人在Acaray River英语Acaray River遇见。Paulista 军队在两次战役中被打败,终结他们10年来的入侵。1651年,一场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间的战争促使另一支Paulista 军队入侵。在西班牙军队前来保护归化区领地前,耶稣会便自行领导一支军队抵御。1732年,是瓜拉尼军队最强大的时候,瓜拉尼归化区有7,000人的精良部队防守。在多次的防守,祭司也和军队们一起捍卫西班牙殖民地。当年有30个瓜拉尼归化区,141,252瓜拉尼人已转信天主教。在1734年,一场天花造成约30,000人死亡;1765年第二次爆发,约12,000人死亡,并向西蔓延,传到查科的部落。

保卫乌拉圭归化区[编辑]

在1750年,西班牙和葡萄牙之签订马德里条约(Treaty of Madrid (13 January 1750)英语Treaty of Madrid (13 January 1750),七个在乌拉圭上的瓜拉尼归化区被勒令拆除。但他们拒绝离开。(更多资讯:Guaraní War英语Guaraní War) 尔后耶稣会获得西班牙皇家法令,恢复他们在那块有争议的土地上的管辖权。

耶稣会遭驱逐[编辑]

1767年,西班牙皇家法令将耶稣会传教士从这些地区中驱逐。由于担心此决定的结果,总督Antonio María de Bucareli y Ursúa英语Antonio María de Bucareli y Ursúa在1768年将任务委托给他的两名军官和其500人军队。尽管耶稣会拥有14,000人的军队,但他们没有抵抗地离开了。

查看更多资讯:Suppressio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英语Suppressio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归化区的锐减[编辑]

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教堂São Miguel das Missões已成为废墟

但归化区被移交给祭司管理,主要是圣芳济修会Franciscan,但仍在总督法及耶稣会的制度下进行。

在政治混乱的情况下,归化区的数量迅速降低。大多数的瓜拉尼人回到了农村。

根据1801年的官方人口普查,归化区只剩不到45,000人, 牛、羊、马已经消失,田野和果园已被砍伐和荒废,教会也在废墟中。

1814年,只剩8,000人留在归化区;1848年只剩更少的瓜拉尼人,留下的人被颁布公民身分。

后来[编辑]

瓜拉尼人离开了归化区,但一部分的人却回不去他们原本的农耕方式和传统的生产模式。他们反而成为了所谓的“文明的印地安人”。瓜拉尼使用他们与耶稣会传教士学过的知识,成为公民并在各行业的工作。

社会、家庭与婚姻[编辑]

社会关系[编辑]

传统欢迎客人、向客人致敬的方式是:女主人必须哀悼、访读客人已死去的亲属的令人钦佩的事迹。客人避用他们的手遮住脸,作为表达悲伤的样子。一些像这样的欢迎方式已经渐渐不为人所用了。

在一些族群中,欢迎的仪式提供年轻人约会的机会。这些庆祝活动被称为 kotyú ,旨在举行、庆祝重要的神话,同时让年轻男子和年轻女子一起跳舞以表达他们的爱意。他们一边跳kotyú,一边交换正式、亲善友好的,甚至浪漫的欢迎及问候。[9]


通过仪式[编辑]

一个男孩要成为青少年,他必须要和一群人一起通过启动仪式。整个仪式的方向会依照萨满来进行。男孩的下唇会被一块木板划破,接下来的几天他必须按照严格的规定进食,主要以玉米为主。仪式之后,他就可以用成人的话和成人的交谈方式来和人交谈。在启动仪式中,男孩被教导适当的行为,包括:努力工作、克制自己不去伤害他人、培养稳健适中的习惯、不酗酒以及决不殴打他未来的妻子。 当一个女孩到达青春期时,她将会在其他女性亲属的照顾下被隔离一段时间。她的母亲将给予她关于未来婚姻指导。[9]

家庭生活[编辑]

传统的扩展大家庭需要一起合作、共同生活,且这通常会在氏族头头的管辖之下。不过现在这种生活方式已大多被小家庭取代。

有些婚姻习俗正在改变。年轻人在选择伴侣上变得更加坚持自己的意见。但在以前,瓜拉尼人通常指腹为婚。酋长拥有数名妻子,且并非个案。

有些瓜拉尼人养,他们将之视作狩猎同伴,尤其是在美洲虎仍存在的丛林地区。某一些地区的瓜拉尼人饲养和其他农场动物。[9]

婚姻[编辑]

瓜拉尼人有时拥有非正式婚姻:一个年轻男人在没有正式结婚仪式的情况下,带一年轻女子到他父母家共同居住一段时间。如果他想和她结婚,他必须征得她父亲的许可。在一对夫妻组成家庭后,他们希望孩子能在宽容及善良的美德中成长,且会避免打孩子。 [9]

产业与生活[编辑]

产业[编辑]

在西班牙的到来,瓜拉尼人靠狩猎为生,捕鱼和采集。他们的武器是弓箭和棍棒。

尔后瓜拉尼人采取游耕的方式,虽然这种传统作法现在仍在某些领域使用,但在其他地方,有瓜拉尼人采取更加安定的农耕。目前倾向以依靠农业为主。

民生[编辑]

居住[编辑]

瓜拉尼人通常住在长方形的房子,依照群居的模式,大家的房子会围著一个正方形广场。今日农村人生活在简单的砖造或木制房子,有一个或两个房间,顶部有大片遮蔽。

饮食[编辑]

主食是木薯玉米。木薯经常以烤或煮的方式烹煮。也种植红薯、豆类、甘蔗、南瓜和热带水果:如香蕉和木瓜。在森林地区,有些瓜拉尼人会采集蜂蜜。Chipas是由玉米粉制成的蛋糕。auimiatucupé则是,用树叶将玉米面团包起来放进灰中焖夯。

饮食文化[编辑]

瓜拉尼食品:瓜拉尼人以他们自己的文化遗产为傲,常常粗略地以三个方面来概括他们的文化:讲瓜拉尼语喝巴拉圭(Yerba mate)茶(一种草本茶)以及吃树薯木薯)。三餐几乎都供应树薯。巴拉圭茶是一种由Mate (mah-tay)的叶子冲成一个轻度刺激的茶,冷的称作tereré;热的则称作Mate。巴拉圭茶的文化已经延续几百年。[4]

信仰与节日[编辑]

原始信仰[编辑]

瓜拉尼的陶瓷碗,位于Farroupilha博物馆

实行万物皆有灵泛神论。现今,瓜拉尼的原始信仰已变得鲜为人知,但大部分以民间传说和神话的形式流传下来。瓜拉尼神话在巴拉圭农村仍然普遍存在。根据耶稣会传教士(Martin Dobrizhoffer英语Martin Dobrizhoffer)的说法,他们实行cannibalism,也许是作为一个葬礼仪式,不过他们随后会将死者放进一个大罐子,以倒置的状态下扔在地上。

并非所有的瓜拉尼人都有相同的信仰。在今日瓜拉尼的三大部落,ChiripásMbayáPai-Kaiovás之间也存在一些有趣的差异。普遍来说,他们都认为每个人有一个“地上的”灵魂和一个“神圣的”的灵魂。梦境从神圣的灵魂而来,是萨满的灵感之源。萨满是神圣世界和世俗世界之间的媒介,他们同时还拥有辨识恶人、保护族群以及治愈疾病的任务。有些瓜拉尼人相信轮回。那些受到天主教影响更深的瓜拉尼人相信恶人会去“黑暗之地”(暂译,原文 a land of darkness),好人则会到达“无恶之地”(暂译,原文 land without evil)。

神话与传说[编辑]

位于阿根廷北部的国立米西奥内斯大学搜集并编纂许多瓜拉尼的神话和传说,于1870年出版《神话与传说:一趟探访瓜拉尼土地之旅》(此为暂译,原文Myths and Legends: A journey around the Guarani lands),此书于1906年译成英文。

瓜拉尼神话和传说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大类:

  • 宇宙起源和末世论的神话:Ñamandú西班牙语Ñamandú,支配一切事物的创造与毁灭,意即“第一个到来的,真正的父亲”。在他之后,来了万神殿的众神,其中Yporú,更常称呼为Tupã,是为众神之首。Yaci是一个统治夜晚的”好”神,而Aña是住在伊瓜苏底部的邪恶之神。[10]
  • 万物皆有灵的神话:不论是动物、植物或是矿物,都被拟人化、或赋予生命,甚至被视为由人的灵魂蜕变而成的。这样的过程中拟人似乎上帝一样,因为他们的美德或罪恶的神的神殿决定。如此万物有灵论的传说包含:Lobizón (Luison英语Luison),一个狼人类型的存在、Mainimbi或蜂鸟,将居住在花中的善灵带回去给Tupá,好让他珍惜他们、Isondú或萤火虫都是Panambi(蝴蝶)的转世、Caá Yarîi,后来成为神圣的药草Yerba mate以及Irupé,因为爱上月亮的缘故变成一株巨大百合花的女人。[11]
Yasi Yateré
  • Pombero英语Pombero,居住在森林里、需要被安抚的小妖精或矮人。他们不曾是人类。Yasi Yateré西班牙语Yasi Yateré 是一种从另一个境界来的Pombero 。“他”的魔力被严格地局限在“他”所居住的地方。他的特征是模糊且不确定的,在其中一个传说中,他被定义成“帅气、赤裸、胡子浓密且住在树干中的金发侏儒”;在其它版本中,他是个”丑陋、喜爱蜂蜜、脚掌长在后面的瘸腿老男人”。不过大多数传说都说他会抢夺孩子、“舔”他们,并将孩子包裹在攀援植物中或将孩子溺死在河里。为了安抚他,瓜拉尼人将礼物(例如蜂蜜)遗留在森林中和他相关的地方。另一个Pombero是Cuarahú Yara,他是鸟儿的保护者,能够吹出和鸟儿相同的口哨声。他可以和人类成为朋友,但同时也以绑架独自追赶鸟儿的年轻男孩著名。如果有必要,他可以化作成人类、树或是风信子的型态。Curupí是阳具崇拜中的神话人物,会和年轻女性交媾。他拥有被蜥蜴鳞片包覆的皮肤、拥有催眠术的眼睛和一个巨大的阴茎。

神圣的伊瓜苏大瀑布对于瓜拉尼人有特殊意义,同时也是众多神话和传说的灵感来源。在特定的时候,瀑布会揭示古代战争的声响。这里同时也是叫做I-Yara的邪恶Pombero绑架并藏匿淑女Angá的地方。栖息在瀑布附近的燕子至今仍在寻找她,但依旧一无所获。[12]

庆祝节庆、节日[编辑]

瓜拉尼人的宗教场合和世俗场合之间并无太大区别。大多数的节日和庆祝活动都有宗教参与其中,即使是丰收的节日也包括神圣的仪式。

艺术与文学[编辑]

印地安艺术[编辑]

瓜拉尼人拥有最鲜明的印地安艺术形式,羽毛艺术。他们使用外来物种的绚丽浮夸羽毛来制作衣领和装饰品,其中有一些已经濒临灭绝。

雕刻、陶瓷、编织和刺绣[编辑]

瓜拉尼人用圣坛木或树藤木制作鸟类和动物的雕刻。瓜拉尼也练习编织陶瓷和许多纺织工艺品包括制造吊床、缎带、刺绣和ahó poí──精心编织的麻布,缝制于衣服或餐巾上。 [4]

文化遗产[编辑]

有些部落保留了许多的传说和故事,例如Mbayás部落。传统乐器包括摇铃长笛。有时,重要的道德和社会课程会以短剧的形式上演在村落里的孩子面前。目前,瓜拉尼歌曲和诗歌已经进入巴拉圭的流行文化。

现况[编辑]

瓜拉尼民族和文化在此得以保存。几乎所有巴拉圭边界的森林部落都是瓜拉尼人。许多人是归化区中的瓜拉尼人后裔。在巴拉圭,有非常多且超过半数的人拥有瓜拉尼血统,瓜拉尼语也在此被广泛地使用。

居住在玻利维亚的瓜拉尼人居住在巴拉圭和阿根廷的边界。 瓜拉尼人在玻利维亚有三个子族群,各自有独特的方言和历史差异:

  1. Avá guaraní西班牙语Avá guaraní 大约有50,000人口,居住在安地斯山脉山麓地区。Avá在瓜拉尼语中,意即“男人”。后来该名称都可用来指称居住在巴拉圭、巴西的众多瓜拉尼族群。
  2. Simba(克丘亚语:编织) :又称Guaraní katui。 居住在皮科马约河附近,由男性保持编发的传统,但多数年轻人已不再坚持这种做法。
  3. The Izoceño Guaraní:居住在Ɨsoso( Izozo)地区。

居住在南马托格罗索州的瓜拉尼Kaiowá支面临灭族。 国际存活人权团体报告显示,南马托格罗斯州瓜拉尼原住民的生活情况极为恶劣,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包括暴力歧视饥饿工作剥削等。2005-2010年间有超过200起谋杀案和150多起自杀案,超过100名的儿童死于营养不良, 约200名印地安人受到逮捕;而凶手通常是不满原住民和他们抢地的农场业主所雇用的枪手和保镖。 国际存活人权团体将这些问题归咎于欠缺土地和瓜拉尼人被逐出其传统领地,同时指责巴西国家原住民基金会(Funai)未履行3年前和公共部达成的协议,在今年4月以前将这些领地归还给瓜拉尼族人。人权团体还指控南马托格罗斯政府与农场业主站在同一阵线,反对规划原住民领地,致使农村地区的敌对状态持续。

著名人士[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Catholic Encyclopedia. 
  2. ^ Eduardo de Almeida Navarro. Dicionário de tupi antigo. ISBN 978-85-260-1933-1. Global Editora, 2013.
  3. ^ . : GUARANI PEOPLE - GREAT PEOPLE : .. guarani-campaign.eu. [2015-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8). 
  4. ^ 4.0 4.1 4.2 Guarani. sim.or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3). 
  5. ^ . : GUARANI PEOPLE - GREAT PEOPLE : .. guarani-campaign.eu. [2015-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3). 
  6. ^ "The larger portion of the population regarded it as a right, a privilege by virtue of conquest, that they should enslave the Indians" (Page, 470).
  7. ^ Page, 470
  8. ^ Graham 57
  9. ^ 9.0 9.1 9.2 9.3 Guaranís. everyculture.com. 
  10. ^ Salvo, Rosita Escalada & Zamboni, Olga; Myths and Legends: A journey around the Guarani lands. Anthology (translated by students from the Instituto Superior Lenguas Vivas, 1906), Editorial Universitaria,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Misiones, 1870, revised and corrected by Gloria Acosta, 2007. ISBN 978-987-9121-99-3 pp.9-29
  11. ^ Salvo, Rosita Escalada & Zamboni, Olga; Myths and Legends: A journey around the Guarani lands. Anthology (translated by students from the Instituto Superior Lenguas Vivas, 1906), Editorial Universitaria,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Misiones, 1870, revised and corrected by Gloria Acosta, 2007. ISBN 978-987-9121-99-3 pp.29-63
  12. ^ Salvo, Rosita Escalada & Zamboni, Olga; Myths and Legends: A journey around the Guarani lands. Anthology (translated by students from the Instituto Superior Lenguas Vivas, 1906), Editorial Universitaria,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Misiones, 1870, revised and corrected by Gloria Acosta, 2007. ISBN 978-987-9121-99-3 pp.6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