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元帅
Marshal Tito, the President of the Federal People’s Republic of Yugoslavia.jpg
第1任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主席
任期
1940年10月-1980年5月4日
继任 布兰科·米库利奇
第22任南斯拉夫总理
任期
1944年11月2日-1963年6月29日
总统 伊万·里巴尔 (1945–1953)
本人(1953–1963)
继任 佩塔尔·斯坦鲍利奇
第1任南斯拉夫国防部长
任期
1945年11月29日-1953年1月14日
总理 本人
继任 伊万·戈什纳加克
第2任南斯拉夫总统
任期
1953年1月14日-1980年5月4日
总理 本人 (1953–1963)
佩塔尔·斯坦鲍利奇 (1963–1967)
米卡·什皮利亚克 (1967–1969)
米蒂亚·里比西斯 (1969–1971)
贾马尔·毕节迪克 (1971–1977)
韦塞林·久拉诺维奇 (1977–1982)
前任 伊万·里巴尔 (国民议会主席团主席)
继任 拉扎尔·卡里瑟伟斯基 (南斯拉夫主席团主席)
第1任不结盟运动秘书长
任期
1961年9月1日-1964年10月10日
前任 首任
继任 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
个人资料
出生 1892年5月7日
 奥匈帝国克罗地亚-斯拉沃尼亚王国克罗地亚
逝世 1980年5月4日(1980-05-04)(87岁)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今斯洛维尼亚
国籍  南斯拉夫
政党 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
配偶 Pelagija Broz英语Pelagija Broz (1919-1939,离婚)
Herta Haas英语Herta Haas (1940-1943)
Jovanka Broz英语Jovanka Broz (1952-1980)
伴侣 Davorijanka Paunović英语Davorijanka Paunović-Zdenka
儿女 Zlatica Broz英语Zlatica BrozHinko Broz英语Hinko BrozŽarko Leon Broz英语Žarko Leon Broz,以及Aleksandar Broz英语Aleksandar (Mišo) Broz
职业 机械师革命家二战抵抗运动领导人政治家
获奖 119项奖项英语Awards and decorations of Josip Broz Tito,包括:
Order of the Yugoslavian Great Star Rib.pngOrder of the Yugoslav Star英语Order of the Yugoslav Star
Legion Honneur GC ribbon.svg Légion d'honneur
Order of the Bath (ribbon).svg Order of the Bath
Order of Lenin ribbon bar.png 列宁勋章
Cordone di gran Croce di Gran Cordone OMRI BAR.svg Order of Merit of Italy英语Order of Merit of the Italian Republic
(short list below, full list in the article)
签名
军事背景
效忠  奥匈帝国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
服役 南斯拉夫人民军
服役时间 1913-1915
1941–1980
军衔 元帅
指挥 南斯拉夫人民军
参战 一战西班牙内战二战
狄托戎装照

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西里尔字母Јосип Броз Тито,拉丁字母:Josip Broz Tito;1892年5月7日-1980年5月4日),本名约瑟普·布罗兹南斯拉夫革命家、政治家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总书记、主席团主席,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执政35年的总统、总理,南斯拉夫元帅。尽管执政时期被人批评为威权统治,但他的个人形象通常被视为南斯拉夫联邦内各民族统一的象征。他还是不结盟运动发起人之一,与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统纳赛尔共事。

早期生活[编辑]

一战前[编辑]

铁托出生于奥匈帝国克罗地亚北部的Kumrovec,是家里的第七个孩子。其父亲为克罗地亚人,母亲为斯洛文尼亚人。在与外公度过童年后,步入小学并于1905年毕业。1907年离开农村来到锡萨克做机械工学徒,在那里首次见识到了五一劳动节并开始关注工人运动

革命家[编辑]

1913年,铁托应动员令加入奥匈军队。1915年因重伤被俄军俘虏,在13个月的康复治疗后被送至乌拉尔山劳动营。在那里他被选为狱长。1917年2月,暴动工人冲进监狱将他们释放,铁托随后加入布尔什维克组织。之后屡次被捕和逃亡,最终藏身于西伯利亚。1918年,他加入了南斯拉夫共产党支部。

崛起[编辑]

铁托在1937年接掌南斯拉夫共产党,在1940年10月召开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南斯拉夫共产党总书记。一开始南斯拉夫共产党由于受到德苏协定的影响,并没有实际参与对德作战,1940年以前甚至一度加入反战活动。[1] 1941年轴心国攻陷南斯拉夫,7月4日,德国进攻苏联后不久,南共中央决定发动全面性的武装战斗,同年12月21日,建立第一支正规军“第一无产阶级旅(Prva proleterska brigada)”。 组织解放军,其正式名称为“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和游击队”,铁托任总司令[2]

当时南斯拉夫除了人民解放军之外,还有克罗埃西亚的“乌斯塔沙”以及塞尔维亚民族主义支持的“南斯拉夫祖国军”。一开始主力同为塞尔维亚人的民族解放军与南斯拉夫祖国军一同作战,但不久即因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南斯拉夫祖国军采行等待战术,等待攻击德国人的适当时机。期间他们经常采取民族主义的恐怖手段,加剧南斯拉夫内部的混乱。乌斯塔沙则是针对塞尔维亚、犹太人,以及许多少数民族进行种族清洗

铁托采取双叉式的策略,一方面为了争取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公认成员,对德国、义大利进行武装作战。一方面是要在大战结束时成为战胜的政治力量。在1943年后到大战结束的这段期间,铁托的人民解放军著手对抗祖国军以及乌斯塔沙。[3]

重建南斯拉夫[编辑]

南斯拉夫共产党在二战中取得了胜利,并且得以决定国家的形式。1943年11月,南斯拉夫民族解放反法西斯议会第二次会议,决定了战后的南斯拉夫将由五个民族共组联邦。1945年战争结束后,该议会在11月的制宪会议宣布南斯拉夫成立新政府,罢黜君主制。重建统一的南斯拉夫国家,凝聚内战中分裂的各民族,共产党的领导者铁托扮演了关键的角色[4]

由于第一南斯拉夫的经验显示,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塞裔有垄断政治的倾向。因而铁托试著降低塞尔维亚的规模,使之处于与其他民族差不多的位置。他重划战前的行政区疆界,将某些塞尔维亚人口拨给克罗埃西亚波士尼亚,以减少塞尔维亚的规模。塞尔维亚境内的匈牙利人以及阿尔巴尼亚人也给了铁托借口,建立了伏伊伏丁那自治省科索沃自治区两个自治地区。1946年1月31日,南斯拉夫战后第一部宪法规定,由六个共和国以及伏伊伏丁那自治省科索沃自治区组成“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Federativna Narodna Republika Jugoslavija, FNRJ)”。1963年的宪法,再将之更名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Socijalistička Federativna Republika Jugoslavija, SFRJ)”,并且将科索沃升格为与伏伊伏丁那同等的自治省。[5]

民族政策[编辑]

南斯拉夫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铁托作为一个克罗地亚人,当政时期对南斯拉夫的主体民族塞尔维亚族采取了打压政策。1966年起对兰科维奇集团“中央集权主义——大塞尔维亚主义”的打击十分严厉,其影响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有4万塞族干部因此被整肃。在制度上,铁托时代也作了有利于抑制塞族强权的(或用塞民族主义者的话说是“压制塞尔维亚”的)安排。除了从塞族中划出新民族、缩小其版图以外,铁托设立了“南斯拉夫族”,鼓励人们放弃原有族群认同而去改宗这一新的民族群体。这些政策使得国家凝聚力大为下降,也导致了南斯拉夫日后分解再分解,国家失去了维护主权和领土统一的能力。

文明建设[编辑]

在铁托时代,南斯拉夫党和政府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把它作为社会主义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抓。为了从整体上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进程,铁托引导党内和学术界就它所包含的两个方面的内容,即思想建设和文化建设中所涉及的具体问题,展开积极的讨论和充分的论证,又在此基础上通过法律程序作出了一系列有关政治思想、教育、科学、文化等方面的决议,并且在实践中取得了许多成就和经验,从一个侧面展示了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进程和风貌。

外交与经济成就[编辑]

铁托是战后首先敢挺身对抗苏联的扩张,与史达林决裂的共产党领袖,直到1955年,铁托才与赫鲁晓夫改革后的苏联恢复正常外交关系,1956年匈牙利事件后,苏联与南斯拉夫关系一度又有恶化,后来随着中苏交恶与决裂,苏南关系又迅速升温。[6]1950年代,南斯拉夫开始与亚非等地的第三世界国家有所接触,先是印度缅甸,之后拓展到埃及印尼,1955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1956年,铁托与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统纳瑟三人在布里奥尼岛发表声明,支持不结盟运动,并于1961年在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召开首次高峰会。使其不论在国内,或是第三世界国家,都越来越受到欢迎。这项运动的成员国不愿涉入冷战,拒绝与美苏两大强国结盟,至2007年已有118成员国,涵盖了联合国三分之二的成员国,全世界55%的人口居住在这些国家之中。[7]

1950到1960年代初期,南斯拉夫的经济成长相当突出。虽然其生活水准始终无法真正趋近于西欧的水平,但是显然超过其他共产党所领导的国家。人民的满意度与内部的安定度,不但能够维持,甚至还进一步提升;随之而来的骄傲感也不断增加,使大部分的南斯拉夫人相信,他们的模式是一种有效的办法。[8]

苏共在斯大林时代认为铁托的南斯拉夫是修正主义的样板,而在1960年代,赫鲁晓夫时期的苏联转而认为南斯拉夫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而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坚持继续称南斯拉夫为修正主义国家。[9]苏联勃列日涅夫政府在1968年镇压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后,苏联与南斯拉夫关系一度又出现紧张,铁托派特使爱德华·卡达尔到北京面见毛泽东,中国与南斯拉夫关系改善。[10]为防止中国与南斯拉夫亲密,勃列日涅夫宣布勃列日涅夫主义宣称的苏联可以为了安全武装干预“社会主义阵营”任何一国的范围不包括南斯拉夫,苏南关系才再度改善。[11][12]

晚年与争议[编辑]

1970年代中期以来,石油危机和全球经济萎缩迫使各地进行改变,也对南斯拉夫产生严重的影响。南斯拉夫经济在1974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时受到致命的重创,而接下来称为“契约经济(contractual economics)”的经济改革又被评为“一团混乱。运作开销庞大,生产动机和效率却几近于零”。使得南斯拉夫唯有大量向外借款,以维持投资与消费层面的活络。铁托的晚年消耗在撑过新的政经局面当中,南共及铁托本人的凝聚力渐渐的腐蚀。经济的崩溃,使得铁托的声望大幅滑落,不过依旧维持著相当的水平,他更于1974年当选终身总统。

去世[编辑]

铁托在1980年5月4日过世,享年88岁,结束37年南斯拉夫总统职务,但他的政治影响一直到1990年代南斯拉夫解体。[13]

丧葬[编辑]

铁托墓

铁托并非骤然过世,他在医院躺了四个月,他的病情是每天报纸的头条新闻。来自世界各地的政要和要人群集铁托的葬礼,场面气派,胜过其他同类场合。南斯拉夫人为近乎所有国家所表示的友谊和关怀感到骄傲。

铁托下葬在一座朴素的大理石墓中,这处墓地成为大规模的朝圣目标。铁托过世后的最初四年间,共有超过一千一百万人前来谒灵,这个数字是南斯拉夫人口的一半。[14]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许绶南译,Mihailo Crnobrnja著,1999,《南斯拉夫分裂大戏》。台北:麦田,页111-112。
  2. ^ 黄鸿钊编,1996,《东欧简史》。台北:书林,页304-305。
  3. ^ 许绶南译,Mihailo Crnobrnja著,1999,《南斯拉夫分裂大戏》。台北:麦田,页109-113。
  4. ^ 江秉彝,2007,〈南斯拉夫疆界与民族冲突(1991-2006)〉,硕士论文,东海大学政治系,页22-23。
  5. ^ 江秉彝,2007,〈南斯拉夫疆界与民族冲突(1991-2006)〉,硕士论文,东海大学政治系,页22-25。
  6. ^ 1963年中共三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南斯拉夫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7. ^ 江秉彝,2007,〈南斯拉夫疆界与民族冲突(1991-2006)〉,硕士论文,东海大学政治系,页25。
  8. ^ 许绶南译,Mihailo Crnobrnja著,1999,《南斯拉夫分裂大戏》。台北:麦田,页119-120。
  9. ^ 1963年中共三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南斯拉夫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10. ^ 南斯拉夫接受现代流行文化比中国早
  11. ^ 1969年勃列日涅夫会见铁托
  12. ^ 南斯拉夫发言人武伊察说:勃列日涅夫访问南斯拉夫“有助于推进南苏友好合作”
  13. ^ 许绶南译,Mihailo Crnobrnja著,1999,《南斯拉夫分裂大戏》。台北:麦田,页124。
  14. ^ 许绶南译,Mihailo Crnobrnja著,1999,《南斯拉夫分裂大戏》。台北:麦田,页13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