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旗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徽
台湾警备总司令旗
警备单位旗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简称警备总部警总)是中华民国政府曾在台湾设置的一个公共安全维护机关,隶属于国防部,为国军的分支,在战后便成立。其权责职司戒严地区卫戌、保安、后备军事动员、文化审检、入出境管制、邮电检查、电讯监查定位监听等任务,因任务兼具治安(包括出入境管理)、民防、军事动员及情治色彩,在戒严时期是当时台湾的八大情治系统之一(法务部调查局国防部情报局宪兵司令部调查组、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国民党大陆工作会内政部警政署国家安全局)。1992年,警总改制为海岸巡防司令部,成为现今国防部后备指挥部行政院海岸巡防署之前身。

中华民国在实施紧急状态戒严的地区设置警备机关,为国军的一个分支。历来的警备机关之名称不一,或称戒严司令部保安司令部卫戍司令部等,任务庞杂,但皆“支前安后”。国共内战时,中华民国政府将全国分为若干绥靖区,设立剿总警总,依据《戒严法》第二条:“戒严地域分为二种:一、警戒地域:指战争或叛乱发生时受战争影响应警戒之地区。二、接战地域:指作战时攻守之地域。警戒地域或接战地域,应于时机必要时,区划布告之。”

戒严地区之任务由当地部队(剿匪总司令部军政长官公署绥靖公署等,常以剿总为最高单位)划分警戒区与接战区(绥靖区,国府迁台后改称作战区),并由警备部队于警戒区实施军管,但警备单位之设定并无明确法源,仅依赖军事命令设立,因此解严、终止动员戡乱后,警备总部成为黑机关,后来继承之“军管部暨海岸巡防司令部”也成为黑机关,直到海巡三法及相关法令通过后才解决。典型情况下,一个警备司令部下管若干警备区。

沿革[编辑]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后,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全体官兵合影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判决书封面

作为战区警戒地之台湾,亦设有“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最早为接受日本投降而设立于重庆。1945年9月,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重庆成立,任务是负责遣返日本在台战俘、接收台湾与维持台湾治安,首任总司令为陈仪[1]。这是警总的最早前身。1947年,更名为台湾全省警备总司令部,由彭孟缉任总司令,正式于台北办公。第一号命令是《台湾省戒严令》。

中华民国政府在1949年退守台湾后,当时由数个军事单位(台湾防卫总司令部、台北卫戌司令部、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台湾省民防司令部)负责台湾内部安全,因单位事权重叠、功能矛盾,为统一事权,当时政府高层乃将几个单位在业务、人员进行合并,成立“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兼“台湾军管区司令部”。1949年初,台湾全省警备总司令部改为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由陈诚任总司令,彭孟缉为副总司令。5月20日,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宣布全省戒严[2]:8922。1949年秋,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奉命裁撤,分别成立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台湾省保安司令部[3][4],任命彭孟缉为保安司令。

1950年12月23日,台湾省保安司令部为加强社会秩序管制,订定《台湾省取缔流浪儿童暂行办法》,以台北市为试验区,“由警察局宪兵团会同办理。”[5]

1958年5月,陆军总司令部将戒严业务转至新成立之警备总部,将“台湾防卫总司令部”、“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台湾省民防司令部”及“台北卫戌总司令部”合并成台湾警备总司令部,以原台北卫戌总司令黄镇球为台湾警备总司令。8月,任黄镇球为总统府参军长黄杰为台湾警备总司令。[6]:91

1964年7月1日,中华民国国防部调整后备军人动员体制,裁撤国防部动员局,成立台湾军管区司令部;台湾军管区司令由台湾警备总司令兼任,高司机关双全衔为“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台湾军管区司令部”。

1977年,中华民国国防部实施“靖安一号”专案,宪兵司令部纳编原警备总部北、中、南三个警备营为宪兵239~241营。

1991年,动员戡乱时期终止,时任国防部部长陈履安反对周仲南将军之提议,周将军提议将警总改制为参考以色列编制的“安全防卫司令部”,但国防部藉周出国考察之际,在1992年8月1日发布命令将警总改制为海岸巡防司令部(简称“海巡部”),全衔为“台湾军管区司令部暨海岸巡防司令部”,1992年全衔删除台湾两字。

2000年,海巡部将部分业务移至新成立之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全衔改为“军管区司令部”,之后又经过多次改制,成为今日之国防部后备指挥部。以历史沿革而言,后备指挥部继承了警总之历史,海巡署则被视为新司法警察单位。

基于“支前安后”之任务,警总业务庞杂。由于中国国民党相当忌惮中国共产党渗透,对可疑中国共产党份子采取“宁可错杀一百”之扑杀,因此在戒严下,警总便成为政府最方便有效之打击工具。警总令人诟病之处为思想与言论管制,到了两岸相持、热战不再时也未放松。对台湾人民而言,警总可说是台湾威权时期政府破坏人权之代表,也是台湾人心中重大阴影。警总也制造了许多冤狱;“每个台湾人心中都有个小警总”这句俚语,在台湾代表了威权时代警总作为政府管制工具时,对台湾人造成之心理影响。

历任(总)司令[编辑]

历任 任期时间 姓名军种军阶 备注
台湾(全)省警备总司令部
第一任 1945年9月1日—1947年5月9日 陈仪陆军二级上将 台湾行政长官兼任。
第二任 1947年5月10日—1949年1月4日 彭孟缉陆军二级上将 1947年春季,全衔改为“台湾全省警备司令部”。
第三任 1949年1月5日—1949年8月31日 陈诚陆军一级上将 1949年,全衔改为“台湾省警备司令部”。
1949年8月,“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裁撤。
分割重组成“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及“台湾省保安司令部”。
台湾省保安司令部
第一任 1949年9月1日—1949年12月20日 彭孟缉陆军一级上将
第二任 1949年12月21日—1953年4月15日 吴国桢文人总司令 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
第三任 1953年4月16日—1954年6月6日 俞鸿钧文人总司令 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
第四任 1954年6月7日—1957年8月15日 严家淦文人总司令 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
第五任 1957年8月16日—1958年5月14日 周至柔空军一级上将 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
第一任 1958年5月15日—1958年8月14日 黄镇球陆军二级上将 1958年7月,整合并编各单位成立“台湾警备总司令部”。
第二任 1958年8月15日—1962年11月30日 黄杰陆军二级上将 黄埔一期,1949年曾率军转战西南进入越南,被法国殖民地政府囚居富国岛4年,坚贞不屈、一心返台故有‘海上苏武’之称,以铁腕树立警总威望,使警总成为国内最具实权机构。
第三任 1962年12月1日—1964年6月30日 陈大庆陆军二级上将 陈大庆在1957年国家安全局副局长任内(当年警总比国安局更具实权,国安局当年有将无兵、警总在蒋中正支持下,掌握国内情报治安实权),台北天母发生“524”刘自然事件,因调派军队保护美侨,防止反美群众杀害美侨有功,任内建立警总完整组织架构、情报布建方式、任务职掌分工,使台湾在1960年代在安全上成为固若金汤、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让警总权力达到鼎峰。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暨台湾军管区司令部
第一任 1964年7月1日—1967年6月30日 陈大庆陆军二级上将 1964年7月1日,新编成立“台湾军管区司令部”。
第二任 1967年7月1日—1970年6月30日 刘玉章陆军二级上将 黄埔四期,陆军忠贞战将常胜将军,大陆时间率军在湖南与共军血战七天、亦曾征战南北,绰号:刘光头,刘玉章带兵打仗极有本领,个性耿直、诚实,任内发生“陈玉玺案”、“柏杨案”、“彭明敏潜逃事件”..但因政战势力与科员势力高涨使内部文化发生变化,已无法充分主控警总。
第三任 1970年7月1日—1975年4月6日 尹俊陆军 二级上将 黄埔七期,在1950年金门古宁头战役中,率军与共军拼刺刀血战三天的国军英雄,任内承平无事。
第四任 1975年4月7日—1978年5月31日 郑为元陆军二级上将
第五任 1978年6月1日—1981年11月30日 汪敬煦陆军二级上将 中央军校十六期,任内政治事件多秋。
第六任 1981年12月1日—1989年12月4日 陈守山陆军二级上将 首位台籍(半山[7]总司令。
第七任 1989年12月5日—1992年8月1日 周仲南陆军二级上将
军管区司令部暨海岸巡防司令部
第一任 1992年8月1日—1996年6月30日 王若愚上将 1992年7月,“警备总司令部”裁撤,全衔改为“军管部暨海岸巡防司令部”,司令由国防部人力司中将司长占上将缺。
第二任 1996年7月1日—1998年1月31日 李建中上将 1996年7月,治军以“风吹草不动”为原则,强力整顿军纪,1997年军事会议,因与参谋总长罗本立上将,因建军理念不合求去:当时因岸际雷达预算(海神案)被立院删除,李司令坚持原本就以精简的海巡兵力,暂缓精实,以免人力不足导致海岸巡防任务出现漏洞,影响国家安全,未料当时参谋总长竟以一句“向总统报告过,不能更改”为由拒绝。李司令以“(单位)要人没人、(装备)要钱没钱!”反批,为坚持军人专业,而打报告请求退伍。
第三任 1998年2月1日—1999年1月31日 陈镇湘陆军二级上将 金门弹药车爆炸事件后调任,任内主张以情报布建、仪器侦搜降低例行海防巡逻任务次数,并积极部属新式的海岸监控系统。
第四任 1999年2月1日—2002年2月25日 金恩庆上将 2000年2月,“军管区司令部”与“海岸巡防司令部”分割。

“海岸巡防司令部”移编重组为“海岸巡防署”,首任署长为警察系统出身的姚高桥

第五任 2002年2月26日—2002年2月28日 陈邦治海军陆战队中将 陆战队官科,中将副司令直接调升。因应国防二法施行,2002年3月1日起“军管区司令部”改为“后备司令部”。就任时仍为中将,至2002年8月6日始晋升二级上将。2005年2月1日调任海军总司令。[8][9]
后备司令部

军旗、臂章[编辑]

军旗[编辑]

臂章[编辑]

警总臂章.jpg
警总的官兵臂章:三环分别代表“警备、治安、动员”,三个环节互扣,相辅相成,共同发挥整体力量,以推展警总任务遂行。
海巡部臂章.jpg
海岸巡防司令部的官兵臂章:中间为龙形徽纹(而非麒麟)。此龙实名为“应龙”,根据《广雅》记载:“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有角曰虬龙,无角曰璃龙。”而应龙是上古时代帮助轩辕黄帝击败蚩尤的一头黄金双翼神龙。
海巡署臂章.jpg
行政院海巡署的官兵臂章。可以看到代表海巡部的应龙、警察的鸽子与海关的天秤。
中华民过后备单位臂章.jpg
后备司令部和后备旅臂章。上方为篆体的“后备”二字。

组织架构[编辑]

业务单位[编辑]

  • 警备处:中央卫戍安全、县市警备治安、山地管制、海岸警备、桥梁安全、金融安全督导会报、工业安全督导会报、矿业安全督导会报、重要民生物质物价督导会报、反恐怖活动。
  • 保安处:情治会报主管机关,负责国内情治会报,各地区设有保安处调查组,负责国内政治侦防、检肃流氓、治安侦查、反间谍活动、反破坏及反恐怖活动调查,设有保安特勤行动队,负责特种勤务行动支援及支援要员保护,1982年保安处调查组破获台湾治安史最大枪械走私案〈屏东林边枪械走私案,保安处协同法务部调查局成功渗透台湾、菲律宾军火走私集团〉,1991年大庆专案、龙洞专案、美心专案...保安处调查组均成功渗透走私集团,破获大陆重庆兵工厂枪械走私(红星、黑星手枪及AK47冲锋枪)及泰国海洛因砖的500公斤走私,‘摆闲棋、布冷子’-长期安桩布点,为保安处特性。
  • 特检处:地区邮局设安检组(解严后更名为防暴组),派驻邮局专责特殊邮件、包裹拦检、邮包炸弹检扣,曾多次拦截邮包炸弹、国外邮寄毒品、台独、共党潜伏人员、国际犯罪组织秘密通讯信函。
  • 检管处:国内机场港口安检查察、匪货鉴识、重要民生物质入出境管理、航空轮船安全维护、货柜查察,1970年代国内航空器设空安人员,负责反劫机
  • 特种调查室:特种侦查、器材监侦、专案调查、校园安全,特调室编制设有情治单位最专业跟监追踪部门(跟踪队,俗称:小狗队),拥有亚洲最优秀的专业跟踪人才、跟监技术、追踪经验及追踪器材设备,支援保安处实施跟监。
  • 海外联络室:负责海外情报、海外策反,编制有香港、泰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工作站,跟中华民国驻外大使馆有业务往来,1980年代与美国缉毒局在缉毒有密切合作。警总虽然是国内最高情报治安机关,但其情报网触角遍布海内外(包含最封闭的北韩、寮国、缅甸、港澳、泰国、新加坡、印尼、日本、美国等地)。
  • 渔事处:渔事情报、大陆海飘作业、匪渔货鉴识查处、设有商货柜轮派设通信报务员、渔业电台渔民服务。
  • 电监处:电信设备进出口管理、鉴测,有无线电监侦、电波通信讯号拦截、定位、破译、配备有移动式讯号监测车(解严后电监处设备、人员移拨国防部电讯发展室、军事情报局电信技术室,部份人员并派往海外参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在蒙古、印度、韩国、吉尔吉斯、泰国、加拿大..,进行绝密任务监听任务,可拦截讯号、电邮、手机、传真及密码破译)。
  • 军法处:位于新店市秀朗桥,或称为景美军法处。依〈台湾地区戒严时期军法机关自行审判及交法院审判案件划分办法〉对戒严区实施军法审理。
  • 职业训导处:下辖四个职训总队,负责流氓管训、职业惯窃保安工作处分。职一设于台北县坪林,职二设于台东县岩湾,职三设于台东县泰源,职四设于台东县东城
    • 原警总职业训导处所属四个职训总队番号移交(转)情形,如下:
    • 原职训坪林第一总队:于1989年8月番号转移原东成第四职训总队,仅保留职训中心,职训中心戒护业务归东成职一管理。1992年7月警总裁撤后营产移交国防部,职训机具移交三星旧宜监。该址停用十馀年,期间由绿岛励德班裁撤后之保安处分队进驻短暂使用过。于2004年移交法务部整修启用,供烟毒戒治之用,因污水问题无法解决而无法使用。
    • 原职训岩湾第二总队:仍保留职训第二总队建制,至1992年7月1日移交法务部。
    • 原职训泰源第三总队:1988年1月15日移交法务部。所属第一大队-清水农场习艺所裁撤。职训第三总队番号移转绿指部。
    • 原职训东成第四总队:1989年8月接收原坪林第一职训总队番号,异动为职训第一总队,兼管坪林职训中心。1992年7月1日移交法务部。
    • 绿指部所属第11、第12大队:1988年1月15日接收原泰源职训第三职训总队番号,异动为绿岛职训第三总队。1992年7月1日移交法务部。
  • 动员处:后备军人教育点阅召集工作。
  • 后管处:后备军人资料管理。
  • 后勤处:全军后勤、车辆调派、油料、械弹、粮秣、被服补给。
  • 政治作战部:下辖政一~政五处,设置政六处负责文化审检、书刊杂志出版物审查(政战特遣队奉令支援政六处进行禁书查禁)、电影出版品审查,裁撤后业务主要移交新闻局。
  • 白雪艺工队:文化宣慰。另有警总交响乐团,即是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的前身。
  • 反情报队:反渗透、社会调查、政治侦防、新进人员安全查核,警总裁撤后后全数为海巡部接收。
  • 各地区警备司令部:北警部、中警部、南警部、东警部。各地区警备司令部依县市别,下辖若干警备分区指挥部。新竹和嘉义警备分区指挥部未冠以县市别。而警备分区指挥部多由团管区司令部兼,这意谓著也有下兼警备分区指挥部的团管区司令部,例如台北市团管区司令部。警备分区指挥部下设一个警备科,相当于陆军里的作战科。里头有个战情中心,设有警备值日、动员值日和政战值日,也就是说这三个科处的参谋军官要轮流排值日,排到的人,整天都待在里头,所以里面有三张床。警备科对外负责掌握警备分区内之治安事项,排定山、海防之督导,对内则负责勤务排之教育训练,以及自卫战斗演习。这个科里头有许多宪兵官科的军官。
  • 各地区警备指挥部:绿指部、兰指部、琉指部。
  • 军犬中心:位于台中县后里乡,负责军犬训练、培训、繁殖。

警备部队[编辑]

桥隧连[编辑]

桥隧连是警备总部担负全国重要桥梁、隧道(台北市联外公路桥梁例外,由宪兵部队负责;但铁路桥梁仍由警总桥隧连负责)安全防护的专属部队,其前身系四个警备总队辖下,负责桥梁隧道守备的中队。桥隧连下设四个排,连长系少校缺。1992年7月1日警备总部裁撤前,即逐步地分阶段裁撤各桥隧连。
桥隧连组织上直属各地区警备司令部,全国共计七个桥隧连,分属四个地区警备司令部,除南警部外,各辖两个桥隧连。

  • 北警部:桥隧101连,连部位于宜兰县苏澳镇;桥隧102连,连部位于新竹市客雅。
  • 南警部:桥隧201连,连部位于高雄市覆鼎金。
  • 东警部:桥隧301连,连部位于台东县关山镇;桥隧302连,连部位于花莲县花莲市美崙。
  • 中警部:桥隧401连,连部位于台中县后里乡;桥隧402连,连部位于彰化县二水乡。

警备总队与独立警备大队[编辑]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于台湾本岛曾经设有四个警备总队,分别为警备第一总队、警备第二总队、警备第三总队、警备第四总队,负责警备区域内之山防、海防、河防和桥梁隧道守备任务。另于澎湖置有独立警备第十一大队、独立警备第十二大队,担负澎湖之海防守备任务。四个警备总队和两个独立警备大队均直属警备总司令部。总队长系上校编阶,独立大队长则系中校编阶。

  • 警备第一总队总队部位于新竹市。1984年5月1日改编为陆军步兵第226师第679旅。
  • 警备第二总队总队部位于高雄市。1984年3月1日改编为陆军步兵第117师第352旅。
  • 警备第三总队总队部位于花莲县花莲市。1984年7月1日改编为陆军步兵第269师第808旅。
  • 警备第四总队总队部位于台中县后里乡。1983年7月1日改编为陆军步兵第292师第877旅。
  • 独立警备第十一大队大队部先后为位于马公镇明远营区光明营区后移防湖西乡。1984年9月1日并入澎湖防卫司令部陆军步兵第168师。
  • 独立警备第十二大队大队部位于澎湖县白沙乡后寮村。1984年9月1日并入澎湖防卫司令部陆军步兵第168师。

警备学校(台北县淡水镇中正路2段53号)[编辑]

警备学校时期[编辑]

警备学校前身为警备总部干部训练班,成立于1958年12月1日,原址于台北县新店市大崎脚营区,亦即青溪山庄(就在法务部调查局展抱山庄的斜对面),主要任务为培育警备干部,为配合建军及任务发展需要,于1981年7月16日,奉国防部核定将位于台北县淡水镇忠庄之前国防部情报学校编配台湾警备总司令部,至1983年6月1日与干训班并编(干训班同时裁撤),并于同年11月1日正式定名为警备学校。军事院校应届毕业生分发抽中警总学生,毕业前须先至警备学校接受分科教育,以便了解警备、保安、特检、特调、渔事等警备总部戒严时期之工作,以及台湾军管区司令部负责之后管、动员任务。

后备动员管理学校时期[编辑]

1991年5月1日动员戡乱时期终止,一年之后,台湾警备总司令部于1992年8月1日裁撤,警备学校校名则奉国防部1993年5月7日令更名为后备动员管理学校,隶属军管区司令部,并配合预算年度自1993年7月1日生效迄今,负责培育全军之动员后管专业干部。2002年3月1日军管区司令部为因应国防二法施行,更名为后备司令部,后备动员管理学校校名及组织架构均维持不变,继续负责后备司令部各级干部教育训练及后备干部训练工作及代办地方各级役政、警政、户政与动员作业相关干部训练任务。

警备开发总队[编辑]

警备总部所属警备开发总队,原定名称是警备生产总队,成立于1961年7月16日,目的在于参加防洪工程施工,支援开发台湾东部。警备开发总队之编成人员,来自于不适服现役之陆海空军士官兵,此处指的自然是大陆来台的士官兵,且以陆军士官兵为主。为此,陆军特别成立辅导总队,并于1961年首次拨交警备开发总队510员,并以八个中队缺员编成就绪。其后之第二批和第三批,均各拨交警备开发总队1500员。警备总部共有两个开发总队,其中警备开发第一总队位于花莲县吉安乡光华村,其成员退伍后多定居于此,亦多与阿美族女性缔结连理。警备开发第二总队则位于台东县台东市知本,从修筑利嘉溪堤防,开发荒地,一路演变至今日之退辅会台东农场知本分场。

海上警备队[编辑]

警总蛙人部队,简称海上队,负责执行近岸海上警备任务,新兵由海军陆战队屏东龙泉营区代训。1986年9月16日零时起,移交国防部情报局,隶属情报局海上工作队,但仍受警总作战管制,亦仍执行原任务。

成员[编辑]

  • 警备总部采军文职混编,军职来源:陆军官校、宪兵学校、政战学校、国防部情报局、各军种现职军士官、安全干部训练班(招考国内大学毕业生到青溪山庄接受专业情报训练一年,派发保安、特检、特调、检管、电监..等单位)、义务役士官兵。文职来源:中央警官学校应届毕业生、外部招考国内外大学院校毕业男女生、军事情报单位具有特殊专长退休转任。
  • 海岸巡防司令部时期,军职来源与陆军类似,主要来源为陆军官校、政战学校、后备动员管理学校、陆军预官以及其他业务、情报学校单位等,士官兵来源则与陆军类似,志愿、义务役士兵由陆军新训中心代训后,经过选兵或抽签程序进入军管海巡部,至各指挥部所属衔接单位进行衔接训练后分发下部队。士官可分为领导士官以及业务士官,但因基层部队人数精简,实际上领士与业务士运用上并没有区分。步科预官主要在凤山陆军步校受训、下部队后通常占区队长或哨长职务,士官训主要在后备动员管理学校以及海湖分队哨进行,军犬士则在台中后里受训,其馀各科均如陆军,在其专门学校受训。另,海巡亦有伍长制度,伍长占上兵缺,由各大中队自行实施训练。义务役士兵退伍后,亦划归户籍所在地团管部(后备司令部)以步枪兵列管动员。

台湾戒严时期[编辑]

1949年,因第二次国共内战战败,国府播迁来台。1949年5月19日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诚发布台湾省戒严令实行戒严,警总以军事机关取代警察国家安全局,以军事作战任务编组担任治安以及情治任务,戒严地区实施军管,以军法为治理基础,实施违警罚法,虽然戒严后期,随著社会稳定,直接移送军法案例较少,但“和平时期人民不受军法审判”仍为抨击戒严与警总管制之焦点,最广为人知的,各地公共电话,均贴有“破坏公共通讯设备者,以军法审判”之小字条。面对军事统治,警备总部被反对人士认为是秘密警察单位而非军事单位,以军事保安之名,对台湾人思想控制,引发白色恐怖。除了对异议人士进行约谈逮捕外,更实行黑名单返台加签制度,禁止一些对国民党不满之人进入台湾。

警总有三大工作:“军事性、政治性与社会性”。宪兵往往支援警总任务。

宪兵支援警备总部两大工作如下:
(一)警备:计有警备作战、海岸警备、山地警备与卫戌作战。
1. 在警备作战方面:主要运用宪兵之都市战斗性、情治、特战力量,执行反渗透、反骚乱、反突击、反破坏等任务,以确保国家安全。
2. 海岸警备:以海防班哨之强化,建立海岸警备,严密检查管制,采取“点”之守备,“线”之巡逻,“面”之拦截,并加强海防督导,贯彻执行。
3. 在卫戌作战方面: 以全面治安为基础,宪兵采取警卫、安全、反骚乱等措施,以维护领导中心拱卫台北市首都中枢安全。

(二)保安:主要工作为情报蒐处,肃奸防谍与治安维护。
1. 情报蒐处:基于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治安需要,以后备军人及宪兵情报搜集情资,供上级整理研判、运用,以利保安任务达成。
2. 肃奸防谍:主要采取肃奸防谍调查机构功能、侦防措施,防止敌人渗透,发掘潜伏敌人,检肃颠覆活动,摘奸发伏,净化内部,确保国家安全。
3. 治安维护:本于“消患于未萌,弭祸于无形”为最高原则,与各治安机关合作铲除治安病害,如取缔流氓黑帮、查缉非法枪弹等 。与处理治安事件,如非法游行滋事、破坏社会秩序等,以及选举治安维护、保安检查等工作,以期净化治安环境,维护社会安宁。

这时,警总保安处成为台湾八大情治机关之首,即使解严后,到了海巡部时期,保安处改编为情报处编制,惟安全情报搜集则转以反走私、反偷渡、反渗透为主。
所谓文化审检部份,则以对大众传播媒体、出版品检查与限制最为反对人士批评,1979年~1985年,政战特遣队依国防部命令支援警备总部政六处进行专案查缉及布点工作,解严之后此类任务则转由新闻局负责。
另外就是入出境管制,保安处在机场、港口指挥军宪警防止非法入出境,所谓黑名单就是针对此业务,此业务后转为警察、海关以及移民署执行。
另外海岸管制与反走私、反偷渡治安任务,解严后则衍生海岸巡防司令部。

1987年7月15日,为时38年的戒严时期正式告终,军管解除,随著台湾实现民主化,政府减少监控人民,警备总部的重要性开始减低,治安任务开始移交警察单位(如:保安警察总队、县市警察局)、海关、宪兵、调查局。1992年8月1日,因应动员戡乱时期终止,裁撤“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新设海岸巡防司令部。

争议[编辑]

  • 戒严时期,依戒严法规定,警总执行禁制社会运动(禁止罢工、罢市、罢课、示威游行...)。对于政治倾向共产社会主义或台湾独立建国运动者,只要推动相关发展,警总会长期观察、监控、访谈,并将破坏治安者与政治异议者等量齐观。
  • 警总与检肃流氓也有相当关系,其中以职训总队(属职训处、亦称管训队)最令人闻风丧胆。台东设有岩湾技能训练所,绿岛设有绿岛技能训练所
  • 警总也受理匪谍检举,对于检举信函或电话,“不分真假,一通电话,警总就到”。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军事接收总报告》, 台湾文献馆
  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E6.B0.91.E5.9C.8B.E5.8F.B2.E5.A4.A7.E4.BA.8B.E8.A8.98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3. ^ 台湾省保安司令部致省议会议长黄朝琴公文
  4. ^ 台湾省议会公报
  5. ^ 张之杰等:《20世纪台湾全纪录》,台北,锦绣出版社,1991年
  6. ^ 陈布雷等编著:《蒋介石先生年表》,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
  7. ^ 历史流变看台湾百年文化发展, 文化快递,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
  8. ^ 高阶将领异动 李杰任参谋总长
  9. ^ 后备司令陈邦治 明晋升二级上将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