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象牙海岸革命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象牙海岸革命战争
FNCI.JPG
日期 2002/9/19 - 2007/3/4
地点 象牙海岸
结果 暂时和平协定停火
参战方
 科特迪瓦政府军
 利比里亚佣兵
阿比让青年义勇军
新军(FN)叛兵 /街头暴民 法国 法军
联合国 联合国维和部队
指挥官和领导者
科特迪瓦洛朗·巴博
阿比让青年义勇军: Charles Blé Goudé
新军(FN)叛兵:Guillaume Soro 法国 席哈克
伤亡与损失
200以上政府军
100以上义勇军
1,200以上平民
300以上叛军 13法军
1联合国兵
死伤数
法军 /
联合国维和部队
象牙海岸 政府军 /
新军(FN)叛兵 /
阿比让青年义勇军
死亡 13 法国士兵,
2 义工,
1 联合国观察员,
1联合国维和部队
(估计值)
200以上 象牙政府军,
400以上叛军和暴民,
1,200以上平民
受伤 55 1,500以上
外部图片链接
Civil war in Côte d'Ivoire
Map of the factions in the civil war[1]
Map of the tribal structure[2]

象牙海岸革命战争是一场从2002年9月19日开始、位于科特迪瓦的内战。尽管这场战争在2004年尾时已差不多结束,但国家依然分成两部份,当中北部为叛军所控制,而南部则为政府所控制。

之后法军决定介入帮助象牙海岸稳定局势,却导致敌意增加和攻击外国士兵与平民事件增多。2006年局势进入最紧张,许多谣言说法军和联合国已经无法控制内战爆发。联合国维和行动在局势缓和时介入,但是他们发现得面对复杂情势和众多暴民、叛军。2007年3月的和平协定看似终止了冲突,期望能借由选举解决冲突,重新整合国家。在经过6次的延期后,2010年10月终于举行大选。

冲突由来[编辑]

象牙海岸革命爆发的理由如下:

  • 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长达30多年的总统任期结束,迫使国家进入首次面对民主试炼。乌弗埃-博瓦尼自从独立后就担任总统,前后长达33年。当然他具有一些领导力和政经才能,但国家政治体制并未正常建立,而仅仅围绕著他的个人崇拜基础上。1993年12月他逝世后,群龙无首。政府系统被迫开放政治资源,第一次由乌弗埃-博瓦尼以外的人于选举中公开竞争。
  • 象牙海岸有大量外国移民,引发选举投票权的争议。目前象牙海岸大约有26%居民具有外国血统,有许多是来自北方贫穷的布吉纳法索。其中许多人已经在象牙海岸生活两代以上,其中有一部分是曼丁哥族后代,与象牙海岸北部原住民同种。这些种族问题过去长期以来被乌弗埃-博瓦尼总统强力压制,但他死后已逐渐浮现。“象牙海岸化”一词原本是亨利·科南·贝迪埃所创立,用来宣导象牙海岸全体国民的文化认同;但目前已经被民族主义者和仇外政客借用,以代表象牙海岸南部人民,尤其是居住于首都阿比让地区者。
  • 由于与第三世界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条件恶化,所导致的经济衰退,更加剧了文化和政治问题。
  • 第三世界国家和已开发国家间的经济往来恶化,加深文化和政治冲突.
  • 失业迫使一些都市人回家耕田,之后他们发现自己被移民来的外资或大地主剥削。

情势升高[编辑]

当地政府军很多只是武装暴民,背景为法国外籍兵团战车

最初暴力对象是非洲裔的“外国人”,因为象牙海岸的繁荣吸引很多西非的人移居到此,1998年已经有26%人口是这些人,这26%中的56%又以布吉纳法索来的居多。这种氛围使得种族冲突更紧张。乌弗埃-博瓦尼的政策允许布吉纳法索人住在象牙海岸,被批评是想借此得到那群人的死忠选票。

1995年,情势更激烈,因为有些布吉纳法索人在塔波的种族冲突中被杀。

种族冲突在地主和雇主间也很激烈,尤其是西部地区的比特族与包尔族之间,以及比特族与罗比族之间。这是当年独立之后,政府鼓励中部的包尔族人大举移民到西部和西南部的肥沃地区,并允许他们种可可和咖啡维生所产生的结果。经年累月下来,开始有一些比特族人痛恨这些成功的外来农民。许多移民被禁止行使投票权,使得选举形同虚设。

导火线[编辑]

冲突的导火线是政府在2000年大选前快速草拟《血统论法案》,要求总统候选人的父母都必须出生于象牙海岸,随后立即在公民投票中获得通过。此一法案导致北方的候选人阿拉萨内·瓦塔拉无法参选。瓦塔拉代表了人口数占优势的北方地区穆斯林,尤其是从马利布吉纳法索来的贫穷移民,他们通常在咖啡可可田过著奴隶般生活。此一法案直接导致了这些族群起来诉求于暴力革命。

革命战争爆发[编辑]

新军方的Soumaila Bakayoko司令
政府军方的Philippe Mangou司令
维和部队的分界区
被毁的苏联制运兵车

2002年9月19日清晨许多来自北方的武装兵力开始集结,并同时攻击许多城市,包含阿比让。中午时他们就控制了北方,他们的主要诉求是明确定义“象牙海岸公民”(暗示谁能或不能参选总统)、投票权、以及他们在政府中的发言权。在革命第一夜,前总统罗勃·古耶被杀,政府发言说他是在暗杀中死亡;官方电视台播出他的尸体在街上。然而广泛的认知是他的尸体被移动过,第一现场是他在家中被50个人联手谋杀。阿拉萨内·瓦塔拉前往法国大使馆避难,他家稍后被烧毁。

这事件不再是单纯部落纠纷,而是专制政体转向民主政体的过渡危机,以及“公民”的解释权所引发的冲突。

参加战争的各方势力:

  • 官方政府军,即国家陆军(FANCI),成军于2003年
  • 阿比让青年义勇军:跟随总统洛朗·巴博的民族主义激进团体
  • 总统洛朗·巴博雇的佣兵:
  • 新军(FN),北方叛军,控制60%国土
  • 法国军:骨干兵力是法国麒麟特种部队但是遵从联合国维和指挥体系(UNOCI),2003年2月有3,000兵力,2004年11月已经有增援至4,600兵力
  • 联合国维和部队(UN);有极少数武装兵和一些观察员、义工、医生。

叛军立刻就武装完成,因为不少是现役军人,并声称获得布吉纳法索的支援。另一方面政府却宣称叛军受法国支援,但是叛军却也声称法国是支持政府军。不久后法国部署军队在两方之间,以防止叛军向南进攻。最后的国际定论是布吉纳法索煽动了象牙海岸军队中亲布的盖伊将军和其死忠士兵,进行此次叛乱。

“象牙海岸爱国运动会”就是后来转形成“新军”叛军的主力,其最初来自巴博总统的FPI(象牙海岸民间前线)竞选组织下的学生联合会,但他们本质也是2000年选举时的助选组织,路易斯·达可利·塔布雷也是FPI其中一个领袖。

他们在布瓦凯重新集结,并威胁要直接攻进位于南方的阿比让。法国军队从他们的象牙海岸基地出兵,9月22日封住叛军进路。法国说出兵理由是保护侨民和西方人,并表示希望进入北方诸城带走侨民。美国在行动中提供有限支援。

10月17日停火协定签署,开始磋商谈判。

综观2002九月全局[编辑]

革命中同时几乎所有大城市都有攻击行动,政府军控制阿比让和南方,叛军控制布瓦凯和北方。洛朗·巴博考虑背叛陆军,支持布吉纳法索的介入,是这次大动荡的原因。结局是巴黎当局希望居中调停,而象牙政府决定军事镇压。后来法国在停战线加派2500人军力,并请求联合国介入。

再度交火[编辑]

里那斯-马库锡斯协议上的停火时间表并没有被遵守。该法案被FPI主导的议会封杀。总统的参选资格也没有被重新订定,因为洛朗·巴博主张他有权选择总理,而不依照在阿克拉所达成的协议。原本规定叛军解除武装期限是资格重订后15天内(预计10月中旬),当然也就没有实行。攻击持续发生,不久后偏袒北方的报社有两家被关,电台都被盖台。

10月11日,联合国军对不满要求北方撤军的抗议者开枪引爆新冲突,不久后叛军于10月13日宣布全面拒绝撤军解除武装,借口因为政府军又再买新武器,劫走两辆政府军开往前线的武器卡车。10月28日叛军宣布北方戒严。

反法国大暴动[编辑]

2004年11月4日,一架政府军飞机似乎由白俄罗斯佣兵驾驶,轰炸波阿克。11月六日,FANCI飞机又炸了波阿克的法军基地,声称意外但造成9名法军死亡及1名美国义工死亡;39人受伤。法军认为是蓄意攻击而展开报复,毁掉亚莫索克罗的两座Su-25轰炸机基地,法国总统席哈克也下令毁掉5架Mi-24攻击直升机,一小时后攻击FANCI军营并控制阿比让机场。

为了报复,阿比让义勇军由官方媒体动员,抢劫法国侨民,接著发生几十位西方女性被强奸[4],以及殴打、谋杀事件;好几百个西方人(多是法国人)躲到住家屋顶上躲避暴民,后由法军直升机撤离。之后法国从加彭和法国本土派出600多救兵,用法军和西班牙军机从阿比让机场撤离所有西方人。

停战期[编辑]

大致战况地图 停战区(ZDC)在中间的法国和联合国驻军,隔开对立的两方, 2007春季

联合国维和行动[编辑]

2005年5月18日,联合国部队为了终止双方的种族冲突,经过艰难的维和行动(尤其是西部地区),终于建立横跨全国的“非军事区”以隔开双方,粗略的将象牙海岸划分成相等的两块。非军事区中有混杂的种族,尤其是在迪欧拉(人口居优势穆斯林聚居地,也是NF叛军的本营),联合国可以透过此区的特性牵制双方势力。这场冲突引起联合国注意,是发生了许多抢劫和掠夺事件;以及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等的“抢劫权”,被当成“政治筹码”在各势力间交易。

25名联合国人员和士兵已经在此事件死亡。

2005年,超过1,000名抗议者在桂格罗的联合国基地聚集,被UN维和部队驱散,导致有100以上抗议者死亡;1名联合国兵死亡及若干受伤。联合国并未完全阻止种族冲突,但至少提供人力以创造机会。[5]

2007年7月21日,有一支摩洛哥维和部队被联合国终止象牙海岸任务,因为该部队被指控有人进行性虐待当地居民。

2010年总统大选后冲突再现[编辑]

2011年3月支持瓦塔拉的“科特迪瓦共和军”的攻势图,橘黄色代表他们的势力区

2010年11月底科特迪瓦总统选举结束后,时任总统巴博和前总理瓦塔拉均宣布获胜并分别宣誓就任总统,因此科特迪瓦陷入“一国两主”政治僵局。联合国、非盟、欧盟等国际组织表示承认瓦塔拉当选总统,但巴博拒绝下台。西共体、非盟等国际组织多次出面斡旋都无果而终。

从3月28日开始,瓦塔拉的武装对巴博控制的南部地区发起总攻,在30日攻下中部的政治首都亚穆苏克罗,31日又控制了位于西南部的世界第一大可可出口港圣佩德罗,长驱直入包围了经济首都阿比让

4月4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表声明说,他已下令联合国驻科特迪瓦行动团“采取必要措施”,以阻止巴博及其部队对平民使用重型武器的行为。他称联合国行动是“出于自卫和保护平民”的目的。同一天,法国总统府发表公报称,法国部队应联合国要求,参加了联合国驻科特迪瓦行动团的军事行动,以解除巴博部队的重型武器。联合国驻科特迪瓦行动团发言人向媒体透露,联合国驻科维和部队和法国“独角兽”部队当地时间4日下午对总统府、巴博官邸及阿班和阿库埃多两个巴博阵营的重要军营发起进攻。瓦塔拉阵营发言人4日也声称,支持瓦塔拉的“科特迪瓦共和军”当天下午对总统府、巴博官邸和国家电视台总部等巴博阵营核心区域发起“最后的攻击”。

4日,约4000名瓦塔拉武装成员抵达阿比让,与此前在阿比让与巴博武装交火的5000名士兵汇合。维和部队和法国驻科的“独角兽”部队,配合瓦塔拉的武装,共同对巴博阵营的最后几个据点发起猛烈攻击。当天有数架“独角兽”部队直升机向阿比让北部的阿班宪兵营射击,联合国驻科特迪瓦行动团的直升机对阿库埃多军营实施打击。

两派武装连日来多次在阿比让的总统府、巴博官邸和国家电视台等多处巴博阵营核心区域周围发生激烈交火,科特迪瓦两派谁胜谁负目前已到关键时刻。[6]

10日,为了摧毁巴博武装的重型武器,联合国和法国的部队开火攻击了巴博部队的阵地。

4月11日,科特迪瓦前总统巴博及其夫人11日在阿比让被支持前总理瓦塔拉的士兵逮捕。联合国驻科特迪瓦特使表示,“巴博先生已被逮捕,他活着而且状态良好,他将为其犯下的罪行接受审判”[7]

参考资料[编辑]

  1. ^ http://www.ladocumentationfrancaise.fr/dossiers/cote-divoire/index.shtml
  2. ^ http://www.reliefweb.int/rw/fullMaps_Af.nsf/5b3f56ab63e9d040412569ce004f4e30?OpenView
  3. ^ 存档副本. [2005-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7-14).  已忽略文本“2005-07-14” (帮助)
  4. ^ 科特迪瓦数十白人妇女遭强暴. 路透社,香港文汇报. 2004-11-13 [2015-01-30]. 
  5. ^ [1]
  6. ^ 联合国和法军攻打科特迪瓦前总统官邸等据点
  7. ^ 科特迪瓦前总统巴博遭前总理瓦塔拉部队逮捕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