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宁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门宁门
大英联邦国殇纪念坟场管理委员会英语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
Menenpoort ieper.jpg
纪念对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伊普尔突围战中阵亡的不具名大英国协士兵。
揭幕1927年7月24日
地点50°51′07.6″N 02°53′30.1″E / 50.852111°N 2.891694°E / 50.852111; 2.891694坐标50°51′07.6″N 02°53′30.1″E / 50.852111°N 2.891694°E / 50.852111; 2.891694
设计者Reginald Blomfield
"To the armies of the British Empire who stood here from 1914 to 1918 and to those of their dead who have no known grave"

门宁门是一座战争纪念馆。坐落于比利时西佛兰德省伊普尔(英语:Ypres[ˈipɹɛs]; 法语:Ypres[ipʁ]; 荷兰语:Ieper[ˈipər])的东侧。为比利时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三次伊普尔战役中的伊普尔突围战中未知英国大英国协士兵的英灵。一次大战期间,门宁门为士兵往前线作战的必经之路,因此门宁门成为当地人心目中对于在丧生在一次大战中士兵的象征。建筑物由Reginald Blomfield爵士设计,由大英联邦国殇纪念坟场管理委员会英语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CWGC)负责建造及维护。于1927年7月24日正式开幕。

背景[编辑]

在中世纪时期,原本在伊普尔的东侧狭窄的关卡被称为“Hangoartpoort”,“Poort”在弗拉芒语中的意思为“门”。为了能更加繁荣和维护它的财富,伊普尔开始建筑堡垒,加强城市的防御工程以抵挡潜在的侵略者。在17世纪和18世纪,在哈布斯堡王朝法国的占领下,城市的防御日益强化。而门宁门的主要工程在17世纪末由法国军事工程师Sebastien Le Prestre和Seigneur de Vauban所完成。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战争的摧残下,伊普尔的城墙体无完肤。进出城则只需经过城墙的残骸和护城河便可出入。而此时作为通往小镇梅嫩(Menen)要道上的重要关卡的名称门宁门(Menenpoort,英语:Menin Gate)开始被世人所熟知。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伊普尔处于战争的重要战略位置。当时德军计画想从北方继续横扫比利时的剩馀部分,并想进攻法国;而伊普尔就位于德军的战略要道上,因此伊普尔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1914年10月,备受打击的比利时军队攻破了伊普尔城市的北部Yser河的堤防。使比利时的西端不落入德军的手中。对于德军,伊普尔作为道路网络的中心,而且有足够的防御功能。如果想要进一步攻打英国Channel Port以拦截英国援助法国的物资和军队,则伊普尔对德军是“进可攻,退可守”。而对于盟军,伊普尔也有一定的重要性。因为它为最后一个没有落入德军控制的比利时主要城市。

伊普尔的重要性体现在它周围发生在战争期间的五大战役。在伊普尔第一次战役(1914年10月19日至1914年11月22日)中,德军三方面包围并炮轰伊普尔;但盟军仍旧制止了德军向伊普尔东部挺进。而在Bolimov战役中,德军开始对盟军使用催泪瓦斯。而在1915年4月22日伊普尔第二次战役,德军再次进攻伊普尔。随后德军占领了伊普尔东边的制高点,并对盟军施放毒气,一直持续到1915年5月25日。而在诸多战役中,规模最大,最知名的,代价最惨重的是在1917年7月31日至11月10日的伊普尔第三次战役(也被称为Passchendaele战役),其中英国加拿大澳新军团,和法国军队为了夺回Passchendaele的控制权而与德军激战。在几个月的战斗之后,伊普尔几乎被夷为平地,双方各有近五十万伤亡,而盟军只有赢得几英里的土地。

纪念馆[编辑]

现今纪念馆是由Reginald Blomfield爵士设计,在1927年7月24日落成。其中记载了54896位未能辨识或找不到尸体的大英国协士兵石碑。而在纪念馆的建成时,发现其无法包含所有按原定计划的名称。因此以1917年8月15日作为分界点,之后的34984位不具名的大英国协士兵则改到Tyne Cot纪念馆。而其他纽西兰纽芬兰籍的大英国协士兵则分别有各自的纪念馆。

“最后岗位”纪念典礼("Last Post" Ceremony)[编辑]

随著门宁门在1927年开幕,伊普尔的市民想对为比利时的自由奉献生命的英国大英国协士兵致敬。因此在每晚20:00时(比利时时间:UTC+1,换算成UTC+8(北京时间台北标准时间)则为03:00;比利时的夏令时间为UTC+2,UTC+8的02:00),乐队准时演奏“最后岗位”("Last Post")以示纪念(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的占领下暂时中断)。而白天的纪念典礼流程比较多,其中会邀请来访的贵宾或游客说劝勉("Exhortation")的致词。

英文致词) 中文翻译)

They shall grow not old, as we that are left grow old.
Age shall not weary them, nor the years condemn.
At the going down of the sun and in the morning,
We will remember them.

我们年华老去,他们永垂不朽。
时光飞逝不使他们困扰,岁月亦难损他们分毫。
旭日东升,夕阳西下,
我们会怀念他们。

当整个典礼结束之后还会说:

英文致词) 中文翻译)

When You Go Home,Tell Them Of Us And Say,
For Your Tomorrow We Gave Our Today.

当你回家时,告诉他们我们说:
“为了你们明日的未来,我们牺牲了今天”

而“最后岗位”纪念典礼将于2015年7月9日演奏届满三万次。为了迎接第三万次的来临,当天的纪念典礼将会盛大举行,并且会有媒体管道提供现场直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