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公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公博
Chengongbo.jp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第2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院长
(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
任期
1944年11月11日-1945年8月15日
前任 汪兆铭
个人资料
出生 (1892-10-19)1892年10月19日
 大清广东省南海县
逝世 1946年6月3日(1946-06-03)(53岁)
 中华民国江苏省苏州市
墓地 上海市
国籍  中华民国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被开除出党)
中国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被开除出党)


陈公博(1892年10月19日-1946年6月3日),祖籍福建上杭,生于广东南海中国政治人物。曾经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大会中央执委。中国抗日战争开始后随汪精卫任南京政府立法院长,是汪兆铭政权第二号人物。汪精卫死后代理南京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抗战胜利后逃往日本,最后被押解回中国,审讯后被枪决。

生平[编辑]

陈公博生于官宦之家,原籍福建上杭,后移居广东乳源,自陈公博祖父时举家迁居至属于南海县的广州府城。[1] 父亲陈志美因镇压太平天国有功,曾为广西提督,“赏穿过黄马褂”,后罢官居于广州。陈于广州出生,自幼弄枪习棒,曾独自把几个骄横的八旗子弟打伤,6岁开始阅读《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小说,还包括《金瓶梅》等禁书。1907年陈公博与父在家乡组建“三点会”反清,失败被囚。1917年于广州法政专校毕业,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在五四运动时接受各种新思潮。1920年于北大毕业,回广州后开始接受社会主义,创办了宣传新思维、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群报》。1920年陈独秀受聘到广州,与陈公博、谭平山等组成共产党广州支部。1921年中共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陈公博代表广州出席。1922年6月,因支持陈炯明,受留党察看处分。陈宣布退党,并出洋到美国留学念经济。

1925年陈公博于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后,回到广州。即被国民党内左派延揽,加入国民党,并出任国立中山大学代理校长。受汪精卫廖仲恺的重视,先后任党部书记,国民政府广东省工农厅长。1926年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央执行委员,进入国民党领导核心。北伐开始后,作为蒋介石随员北上。宁汉分裂时支持武汉的汪精卫。宁汉合流后到广州,联合张发奎驱走李济深,准备迎接汪主事。之后共产党发动广州暴动,陈公博等受各方责难,于1927年12月逃到香港

1928年陈公博到上海,出版各种书刊提出改组国民党的各种主张,成为国民党内改组派的宣导者。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内谋求和解,蒋介石及汪精卫再度合作,汪任行政院长。

1931年12月30日,国民政府任命陈公博为实业部长。[2]:7951932年1月5日,陈接任部长后,立即提出《四年实业计划》。[2]:795陈亦任国民政府民众训练部等职。1935年11月,汪精卫被刺,于12月1日电请辞去行政院长本兼各职。[2]:79512月12日,陈辞去实业部长职。[2]:7961936年2月,汪辞去行政院长,陈亦辞职。

1937年抗战爆发。之后,汪精卫与日本暗中交涉谈判,于1940年3月到南京,成立其与日本合作的“国民政府”。陈公博初时对汪的投日有所保留,最后却选择追随,任南京汪政府的首任立法院长,后兼上海市长。1944年汪往日本治病,陈公博任代国民政府主席。汪死后,兼任行政院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等职。1945年初,中日战事胶著,陈亦开始透过军统重庆暗通款曲,故意包庇以协助军统的行动。

1945年8月15日,日本向盟国无条件投降,次日陈公博宣布解散南京国民政府,改成立南京“临时政务委员会”和“治安委员会”,自任两委员会委员长。原本陈还望能得到重庆接受,但最终远渡日本。国民政府发出对陈公博的通缉令,并在南京受降后即向日本提出引渡要求。作为战败国的日本无法保护陈公博,只能将其交出。陈被国军伞兵押回中国,交由军统看管。1946年4月在苏州狮子口的江苏高等法院受审,以通谋敌国罪成立,处以死刑

陈公博的自白书 摘录:

去年,即三十三年,是南京最危险的时期,也是中国全局最危险的时期。因为东条内阁末期,东京已有和共产党妥协的动议,我们且接到日本参谋本部有派人赴延安商议的情报。在中国方面,有许多当地的日本军已实际和共产军默契。例如苏北清乡计划,日军事前先期通知新四军和八路军。日军和新四军实行交换物资了。新四军首领陈毅负伤,由日本宪兵护送至上海疗治。共产党的代表在上海公然活动,且公然住在沧洲饭店。大使馆的书记官池田,以托罗斯基派名义为掩护,出面为共产党宣传。谷正之大使公然对我说:共产党并不坏,其政治且较重庆和南京为进步。


汪先生于三月二日赴日本治病,把军事委我负责,把行政院委周佛海负责。我既然负军事上的责任,我不得不替中国的前途打算,不得不替地方治安打算,尤其不得不为中国陕统一后打算。因此我决心如果日本一定和共产党妥协,只有和日本破裂。

陈公博答辩书(摘录)(1946年4月)

“原起诉书中目我为‘甘心降敌,卖国求荣,在敌人铁蹄之下,组织傀儡政府,予取予求,唯命是听。’至比汪先生为张邦昌、刘豫。我虽不赞成汪先生组织政府,但如此比喻,殊为不伦!在从前汪先生受人痛骂,数年以来,我都没有替他辩护,因为汪先生说过为国家,为人民,死且不怕,何畏乎骂?而且战争时期,最要紧是宣传,非骂汪先生不足以固军心,我认为抗战是应该,而和平是不得已。汪先生既求仁得仁,我又何必替他辩护?但现在不是抗战时期,而是在胜利时期,汪先生也逝世了,我们已不需要宣传,我们应该抑制感情,平心静气去想想,当日汪先生来京之时,沦陷地方至十数省,对于人民,只有抢救,更无国可卖。在南京数年,为保存国家人民元气,无日不焦头烂额,忍辱挨骂,对于国人,只有熬苦,更何荣可求?我对汪先生的行动是反对的,而对汪生的心情是同情的。到了今日,我们应该想念汪先生创立民国的功勋,想念他的历史和人格,更应想想他在事变之前,事变之中,如何替国家打算,如何替蒋先生负责?……”

“不过我对于检察官是很谅解的,当日我在重庆,在香港,极力谋党的团结,国的统一,那情形太曲折而复杂了,并非今日检察官所能了解。迨至南京以后,为保存国家人民元气,和日本苦斗,如保存东南各省。使蒋先生能容易统一中国,那情形也太曲折而复杂了,并非今日检察官所能了解的。在今日众议沸腾,真相不明,尤其是政治是那样困难而波折,承办本案的检察官,即使他心里很明白,而又背负责任,那一个敢挑起千钧重担?说陈公博可以功罪相抵;那一个敢说陈公博无罪呢?”

注释[编辑]

  1. ^ 石源华 《“乱世能臣”陈公博》 团结出版社
  2. ^ 2.0 2.1 2.2 2.3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周天度、郑则民、齐福霖、李义彬等著,《中华民国史》第八卷,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7月

参考文献[编辑]

  • 向诚.近代文史大观.下册.大中华出版社.1984年9月初版.第518页.转引陈公博在苏州高等法院受审时所呈之“八年来的回忆”自白(又称《陈公博的自白书》),于1945年11月于南京所写,全文约两万馀字,曾在各报章发表。
前任:
顾孟馀
国立中山大学校长
1925年
继任:
褚民谊
前任:
苏锡文
上海市市长
1940年-1944年
继任:
吴颂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