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蘇互不侵犯條約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蘇互不侵犯條約是指中華民國政府蘇聯政府於1937年8月20日在南京簽訂的條約,規定:「倘締約國之一方受一個或數個第三國侵略時,彼締約國約定,在衝突全部時間內,對該第三國不得直接或間接予以任何援助……」,通過該條約蘇聯政府向中國提供物資援助,1937年11月派遣空軍志願隊來華作戰。

緣起[編輯]

1937年3月,蘇聯駐華大使丹尼斯·瓦西里耶維奇·鮑格莫洛夫俄語Богомолов, Дмитр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дипломат)返任,立即會見孔祥熙陳立夫,轉達蘇聯政府請中國發起太平洋地區公約和蘇聯準備向中國提供軍用物資之建議[1]。4月3日,蔣介石帶病在上海會見鮑格莫洛夫,表示感謝蘇聯政府在西安事變問題上支持他和給予武器援助之建議[1]

1937年8月2日,蔣會晤丹尼斯·瓦西里耶維奇·鮑格莫洛夫俄語Богомолов, Дмитр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дипломат)[2]。鮑格莫洛夫向蔣通報莫斯科關於軍事貸款之答覆,解釋蘇聯不能與中國簽署互助條約之理由[2]

8月上旬,中蘇交換條約草案,並繼續談判[3]。8月21日,兩國代表簽訂條約[3]。8月29日,南京和莫斯科正式宣佈[4]:76。條約簽訂後,中國抗日戰爭得到蘇聯有力支持。[3]

條約內容[編輯]

條約內容如下: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政府為欲對於一般和平之維持有所貢獻,並將兩國現有之友好關係鞏固於堅定而永久的基礎之上,又欲將一九二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在巴黎簽訂之非戰公約中雙方擔任之責任重行切實證明起見,因是決定簽訂本條約。雙方各派全權代表如左: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特派外交部長王寵惠
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特派駐中華民國大使鮑格莫洛夫俄語Богомолов, Дмитр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дипломат)
兩全權代表業經相互校閱全權證書,認為妥善,約定條款如左:
第一條
兩締約國重行鄭重聲明,兩方斥責以戰爭為解決國際糾紛之方法,並否認在兩國相互關係間以戰爭為實行國傢政策之工具,並依照此項諾言,兩方約定不單獨或聯合其它一國或多數國對彼此為任何侵略。
第二條
倘兩締約國之一方受一個或數個第三國侵略時,彼締約國約定在衝突全部期間內對於該第三國不得直接或間接給予任何協助,並不得為任何行動,或簽訂任何協定,緻該侵略國得用以施行不利於受侵略之締約國。
第三條
本條約之條款,不得解釋為對於在本條月生效以前兩締約國已經簽訂之任何雙面或多邊條約對於兩締約國所發生之權利與義務有何影響或變更。
第四條
本條約用英文繕成兩份,本條約於上列全權代表簽字之日發生效力,其有效期間為五年,兩締約國之一方在期滿前六個月得項彼方通知廢止本條約之意思,倘兩方均為如期通知,本條約認為在第一次期滿後自動延長二年,如於二年期間屆滿前六個月雙方並不嚮對方通知廢止本條約之意,本條約應再延長二年,以後按此進行。
兩全權代表將本條約簽字、蓋印,以昭信守。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一日訂於南京,王寵惠,鮑格莫洛夫。」[5]

影響[編輯]

蘇聯船隻開始由黑海敖德薩港運裝軍用設備及補給品送到廣州。數以百計蘇聯飛行員、教官和飛機,飛越戈壁沙漠,進駐甘肅省中國基地。蘇聯面對威脅大有升高之勢時,史達林援助蔣介石規模之大,見證中國抗戰成功對蘇聯極具戰略意義。此後兩年,蘇聯提供紿蔣大約1,000架飛機、2,000名飛行員,以及500名軍事顧問。[6]由1937至1945年,中國得到蘇援總值約2億5千萬美元,其中絕大部分是在抗戰頭四年提供,當時沒有其他國家認為中國版圖完整是一件大事。[7][8][9]

參考文獻[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1. ^ 1.0 1.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92頁
  2. ^ 2.0 2.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94頁
  3. ^ 3.0 3.1 3.2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周天度、鄭則民、齊福霖、李義彬等著,《中華民國史》第八卷,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第695頁
  4. ^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 《人民之戰》. 香港: 和平圖書. 2016. 
  5. ^ 李怡著,《抗戰畫史》,台北:力行書局,1969年,第75-76頁
  6. ^ 陶涵著、林添貴譯,《蔣經國傳──台灣現代化的推手》,台北時報文化,2000年9月,第89頁
  7. ^ 陶涵著、林添貴譯,《蔣經國傳──台灣現代化的推手》,台北:時報文化,2000年9月,第90頁
  8. ^ 以上見《China Handbook, 1937-1945》,上海:商務印書館,1946年,第89頁
  9. ^ 蘇援是以低利貸款提供,中方運交原料來償付,見陶涵著、林添貴譯,《蔣經國傳──台灣現代化的推手》,台北時報文化2000年9月版,第13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