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蒙聯合轉寫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中國-蒙古國聯合蒙文轉寫是用來將蒙古文傳統蒙古文托忒文滿文錫伯文,以及達斡爾文鄂溫克文)轉寫為拉丁字母的一系列轉寫方案。

歷史[編輯]

  • 1997年8月,中國、蒙古國、德國共同向ISO提出了一套蒙古文轉寫方案,以替代過時的鮑培式方案;苦於錯過了申報期限,未果,此即ISO/CD 14522《蒙古文拉丁轉寫方案》。
  • 在此基礎上,2005年7月中國、蒙古國再次共同向ISO提出一套蒙古文轉寫方案(ISO/TC 46/WG 3)。此方案由於直接與統一碼(Unicode)掛鈎,是完全無損的蒙古文轉寫,此即本文所述方案。

方案表[編輯]

蒙古文統一碼 通用轉寫 胡都木轉寫 托忒轉寫 錫伯文轉寫 滿文轉寫
& & &
, ,
. .
: : : :
# # #
–'
–"
,' ,
.' .
(FVS1) ' ' ' ' '
(FVS2) " " " " "
(FVS3) ` ` ` ` `
(MVS) _ _
'0 '0 '0
'1 '1 '1
'2 '2 '2
'3 '3 '3
'4 '4 '4
'5 '5 '5
'6 '6 '6
'7 '7 '7
'8 '8 '8
'9 '9 '9
," ,
,` ,`
." .
a a a a a
e e
i i
o o o o
u u
ö ö
ü ü
ë ë
n n n n n
ng ng ng
b b b b
p p
x x
g g
m m m m
l l l l l
s s s s s
š š š
t t
d d
č č z c c
ǰ ǰ j
y y (y') y y
r r r r
w w f w w/f
f f
k k (k')
c c
z z
h h
ž ž
lh lh
ĉ ĉ
ː ː
é e
í i
ó o
ú u
ő ö
ű ü
ng
b
p
x
ġ g
m
t
d
ċ č
j ǰ
ć c
y
w
k
ģ ģ
h
ĵ ĵ
ń ń ń
ź ź
è e e
ì i
ï ï ï
ȕ u u
ū ū ū
ň ng
ǩ k
ǧ g g
x x
p p
ś š š
t t
d d
ƶ j
ƒ f
ĝ ġ ġ
ts ts ts
dz dz dz
ž ž
ʒ ʒ
î i
ķ k
r
f
ď ď
â â â â
ŏ ŏ ŏ ŏ
ȏ ȏ ȏ ȏ
ˑ ˑ ˑ ˑ
ːˑ ːˑ ːˑ ːˑ
ā ā ā
ī ī
ƈ ƈ ƈ
ť ť ť
ţ ţ ţ
ņ ņ ņ ņ
ṕh ṕh ṕh
ş ş ş
ʒ̄ ʒ̄ ʒ̄
ŧ ŧ
ǯ ǯ
ŋ ŋ
żh żh
đ đ
ŝ ŝ
ʒ̊ ʒ̊
ŭ ŭ ŭ
ÿ ÿ ÿ
̲ ̲
lh lh
(ZWNJ) ^ ^ ^ ^ ^
(ZWJ) * * * * *
(NNBSP) - - - - -
蒙古文統一碼 通用轉寫 胡都木轉寫 托忒轉寫 錫伯文轉寫 滿文轉寫

與鮑培氏轉寫對比[編輯]

  • 鮑培氏轉寫針對的是古蒙古語,因此轉寫系統中有諸如qγ等古代阿爾泰語(在現代突厥語族的大部分語言中保留)小舌音。而中蒙聯合轉寫針對現代普通蒙古語(察哈爾、喀爾喀、科爾沁、鄂爾多斯等方言)、現代衛拉特蒙古語(新疆、科布多)、滿語、錫伯語設置了分別的轉寫方案,同時又設計了統一的通用方案。
  • 對一切不合常規的寫法,鮑培氏轉寫和中蒙聯合轉寫有着不同的解讀。例如ᠵᠠᠩᠭᢈᠯ(新聞)一詞中的gi,鮑培氏轉寫將其解讀為陽性的γ與中性元音i相拼,轉為ǰangγil;而中蒙聯合轉寫中γ、g為同一字母,於是將其解讀為阿里嘎里字母的影響,轉寫為ǰanggīl。同樣有ᠰᠠᠬᢈᠬᠤsaqiqu→saxīxuᢉᠠᠯᠠᠪ᠋galab→ḵalab'等等。
  • 中蒙聯合轉寫極其嚴格,HYPHEN-MINUS「-」、HYPHEN「」、EN DASH「」、LOW LINE「_」在轉寫系統中被用在四個完全不同的用途上,而前三者長相上並不易區分。

關聯條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