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使館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使館事件
Chinese-embassy-belgrade-post-bombing.JPG
轟炸事件10年後的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舊址建築
位置 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
座標44°49′29″N 20°25′07″E / 44.824857°N 20.418493°E / 44.824857; 20.418493座標44°49′29″N 20°25′07″E / 44.824857°N 20.418493°E / 44.824857; 20.418493
日期1999年5月7日
目標存議
類型戰略轟炸
武器B-2轟炸機發射導彈
死亡3
受傷20
受害者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
主謀 美國
防守者 中華人民共和國
 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

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使館事件,也有五八事件北約轟炸中國駐南聯盟使館炸館事件等稱呼,指1999年科索沃戰爭期間,當地時間5月7日夜間,北京時間5月8日,北約美國B-2轟炸機發射5枚精確制導炸彈聯合直接攻擊彈藥擊中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南斯拉夫大使館,當場炸死3名中國記者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炸傷數十名其他人,造成大使館建築的嚴重損毀,是次軍事行動演變為外交事件,大量華人到美國駐各地使館外抗議,由於先前曾發生美軍先進戰機被擊落,事件引發軍事陰謀論,美國與北約官方則是聲稱誤炸並同意賠償作結。

經過[編輯]

轟炸事件[編輯]

1999年當地時間5月7日夜間23時45分(北京時間5月8日早5時45分),北約的美國B-2轟炸機在這場未經聯合國授權的轟炸中投擲三枚(後被證實為五枚[1])精確制導炸彈(JDAM),擊中了位於南斯拉夫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新貝爾格萊德櫻花路3號的中國駐南大使館[註 1]。其中一枚炸彈在使館東南角斜穿大樓,並在大使館一層牆角下爆炸,導致使館高級外交官宿舍被嚴重破壞,新華社記者邵雲環當場遇難;第二枚炸彈從大使館中央穿透樓頂,破壞位於三層的大使辦公室及其中的臥室、位於二層的會計室以及位於一層的大廳;第三顆炸彈落在使館的西北角,將《光明日報》記者許杏虎和夫人朱穎所住的西北角客房炸毀,牆壁向室內倒塌,導致兩人遇難[2]。第四顆炸彈鑽進地下室,並在俱樂部大廳爆炸,地下室的五個煤氣罐以及車庫內的戰備儲備汽油也被炸彈引爆。[3]使館內約30人中,多數在第二次爆炸時逃生,20餘人受傷,其中6人重傷[4],大使館建築在轟炸中嚴重損毀。[5]第五枚JDAM落在大使官邸中央並鑽到地下,未當場爆炸[1][6],直到五年後才由塞爾維亞方面取出銷毀[7]

事件處理[編輯]

執行CA9999/9998次專機任務的A340-300(1999年9月攝)

北京時間5月8日當天上午,中國政府決定派專機將處理中國駐南使館遭北約襲擊事件專門小組運送到貝爾格萊德,並接回遇難者骨灰及中國駐南聯盟使館傷員,中國國際航空為此將編號B-2386的空中客車A340-300緊急改裝為專機[8][9][10]。運送專門小組的CA9999次專機於北京時間5月9日凌晨2時從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起飛,當地時間6時許抵達貝爾格萊德蘇爾欽機場[11],朱穎的父親朱福來與專門小組同機抵達,專機其後飛往布加勒斯特待命[9]。5月10日,三名遇難者的遺體告別儀式在貝爾格萊德新公墓殯儀館舉行[12]

1999年5月11日,邵雲環之子曹磊從布加勒斯特隨CA9998次專機前往貝爾格萊德[9][13],與朱福來等人一同護送三名遇難者的骨灰,隨6名重傷員、20餘名輕傷員乘專機離開貝爾格萊德,而邵雲環的丈夫曹榮飛(中國駐南使館一秘,在襲擊中身受重傷)在離開南斯拉夫時仍然不知道妻子邵雲環遇難的消息[14]。包括中國駐南聯盟大使潘占林在內的中國駐南使館部分工作人員及全體倖存記者則留守在貝爾格萊德[4][15]。北京時間5月12日9時55分,CA9998次專機抵達北京首都機場,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等領導人前往機場迎接[16]。當天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黨和國家領導人前往新華社和光明日報社悼念三名烈士[17]

1999年5月20日,許杏虎、朱穎的部分骨灰在許杏虎親屬護送下返抵許杏虎的家鄉丹陽市河陽鎮高甸村安葬[18][19][20][21]。轟炸事件中最後一個被救出的倖存者、使館三軍武官任寶凱大校於1999年6月18日從北京醫院傷愈出院[22]

原因及陰謀論[編輯]

試圖摧毀F-117殘骸傳言[編輯]

  • 有說法是美國這次的攻擊是蓄意轟炸,其目的是摧毀中國得到的F-117的殘骸。該年4月左右,在南斯拉夫境內,美國的F-117隱型戰鬥轟炸機被擊落後,中國馬上向南聯盟提出要求,把F-117的部分設備和殘骸供中國研究,在中國和南聯盟達成協議後,南聯盟把F-117的導航設備、帶有隱型塗料的表皮殘骸、發動機噴口耐高溫部件在秘密狀態下移交給了中國,放在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的地下室供中國的軍事專家研究[23]

意圖暗殺米洛舍維奇[編輯]

官方誤炸説法[編輯]

  • 北約和美方解釋這是誤炸,原因是使用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及美國國家地圖局(現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的過時地圖;而且中國大使館距離北約轟炸的真正目標南斯拉夫軍事總指揮部僅只有180米,距離南斯拉夫聯邦軍需供應採購局(Federal Directorate for Supply and Procurement;FDSP)則約300米,且兩個建築物的大小形狀都十分相似[24][25]國際特赦組織支持北約的解釋,但同時譴責北約沒有採取適當措施來保證無辜民眾的生命不受傷害[26]

其他[編輯]

  • 觀察家報》和丹麥《政治家報》則認為北約是刻意轟炸大使館,因為南聯盟將此處建設為雷達信號接力站和無線電監聽站[27]

反應[編輯]

示威活動[編輯]

事件之後,中國民眾群情激憤,很多大學生到美國和其他北約國家駐北京上海瀋陽等地的使館前示威遊行,遊行活動在後期出現了失控的苗頭,包括焚燒美國快餐店、破壞美國使領館等,一些批評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懦弱的言論也開始流傳,時任美國駐華大使尚慕傑也在使館內被困數日[28][29],直至1999年5月12日才首次走出大使館[30]

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於5月9日下午發表電視講話,嚴厲譴責北約轟炸中國大使館的行為,並呼籲抗議民眾保持克制。[31]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緊急約見了美國駐華大使,提出最強烈的抗議[32]

中國愛國黑客(即紅客)開始大規模攻擊美國網站,導致中美網絡大戰,雙方各有百餘個網站被插上了對方的國旗。中國的軍事媒體這一時期調子極為激進,有的把科索沃獨立比為台灣獨立[33]

事件中,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也遭遇香港民眾示威抗議[34]

美國在台協會也出現台灣民間組織示威,台灣警方將示威列為違法行為並舉牌警告 [35]

這次轟炸及之後的發展,使原本由於中美兩國元首互訪而正處於上升階段的兩國關係惡化。中國也切斷了同美國的高層軍事交流,也暫停了雙方有關人權、貿易和安全的對話。

哀悼[編輯]

5月12日,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海軍陸戰隊衛兵降半旗為五八事件死難者致哀。北京美國駐華大使館及其他中國城市的美國總領事館也降半旗。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於1999年5月11日決定,為沉痛悼念三位遇難記者,1999年5月12日(即接載死傷者的專機返抵北京當天),北京天安門新華門人民大會堂外交部所在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所在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所在地,新華社澳門分社所在地下半旗致哀。[36][37]

緩和[編輯]

1999年6月17日,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托馬斯·皮克林就該事件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口頭說明,表示道歉並承諾賠償[25]

事件發生後不久,7月9日,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發表兩國論,美方拒絕中華民國政府的論述並重申一中方案,美國政府對此的反應被認為起到了緩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緊張關係的作用。

而美國總統克林頓在白宮接見中國駐美大使李肇星時,李肇星親自帶了紙筆要求克林頓寫字作為向中國人民道歉的證明。

後續[編輯]

位於北京市八寶山革命公墓的邵雲環烈士之墓
位於八寶山革命公墓的許杏虎、朱穎烈士之墓

中國主要圍繞事件調查結果,要求美國對中方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分別作出賠償以及處罰事件的負責人等進行交涉和處理。在財產損失談判中,中美雙方主要的爭執點在於:美國堅持中國也應該就美國駐華使領館建築被示威者破壞作出賠償。7月30日,中美雙方就中方傷亡人員的賠償問題達成共識,美國向中國使館被炸的三名死者的家屬和二十七名傷者做出了四百五十萬美元賠償金。[38]

12月16日,中國和美國經過五輪談判之後,同意美國就中國駐貝爾格萊德使館在科索沃戰爭中被炸事件,向中國賠償二千八百萬美元,而中國也將因為美國駐華使領館在示威中受到破壞,給予二百八十七萬美元的賠償達成協議。美國國務院司法顧問安德魯斯在會後對記者說,雙方都認為這是一項公平的協議。[38]

雖然短期之內無法解決中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的問題,但是賠償協議已經除去了中國和美國恢復在使館被炸後所中斷的軍事等方面聯繫的障礙。中美關係到1999年底開始逐漸恢復,北約對死傷的受難者進行了經濟賠償。時任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親自為此事件道歉。

1999年北約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時,曾在克林頓政府擔任國家情報官,負責東亞事務的傅高義,以「前中情局官員」身分直指中情局對外宣稱因地圖定位錯誤而「誤炸」中國使館的說法並非事實[39],引起美方高度緊張[40]。傅高義不認為此事有人故意,更不可能是政策性決定。此事應該是一連串失誤造成的慘劇[41]。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後於1999年11月臨時遷至戴迪涅英語Dedinje拉斯科維切瓦街6號院[42],2004年移至烏日策街25號大院,被炸館舍舊址及使用權也移交塞方[7]

事件發生後,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後改為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歷年都在當地舉辦悼念活動,緬懷在此次事件中身亡的新華社記者邵雲環、光明日報記者許杏虎和妻子朱穎。[43]2009年5月7日,貝爾格萊德市政府在被炸毀的中國使館舊址前豎立紀念牌,緬懷在北約轟炸中身亡的3位中國記者,並感謝中國在塞爾維亞最困難時期給予的支持。[44]這塊金屬牌後來更換為石碑,碑文內容如下:

У знак захвалности НР Кини на
подршци и пријатељству у најтежим
тренуцима за народ Републике Србије
и у знак сећања на погинуле

謹此感謝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塞爾維亞共和國人民最困難的時刻
給予的支持和友誼
並謹此緬懷罹難烈士 — Град Београд, Република Србија
塞爾維亞共和國貝爾格萊德市敬立

2010年,塞方開始對使館舊址進行拆除和清理[45]。2017年,貝爾格萊德中國文化中心在被炸使館原址開工[46][47]

1999年6月3日,邵雲環曾就讀的佳木斯紡織印染廠子弟小學更名為雲環小學。許杏虎的家鄉丹陽市河陽鎮高甸村於2001年更名為杏虎村,該行政村今屬司徒鎮[48]

相關契約工被謀殺案[編輯]

2009年3月29日清晨,一位退休中情局(CIA)契約工班尼特(William Bennett)在其家附近被打死,妻子被打成重傷,美國聯邦調查局也介入調查。美國媒體報導,被害者在十年前是參與CIA轟炸計劃的契約工[49][50]。中國媒體對謀殺案進行了廣泛的報導,並且懷疑被害者是被中情局殺人滅口[51]。中情局發表聲明稱,沒有證據表明班尼特被謀殺與他在中情局的工作有任何牽連[52]。本案三名嫌犯已經被捕。檢察官表示,預計幾個月內會起訴本案主嫌犯Anthony R. Roberts。Roberts因另一搶劫罪正被收押[53][54]。兩名從犯Jaime Ayala與Darwin G. Bowman已經認罪,分別被判無期徒刑與43年[55][56]。兩名從犯將作証指控主嫌犯Roberts[53]

憑弔[編輯]

2016年6月1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習近平塞爾維亞進行國事訪問,並親自前往中國駐南聯盟被炸使館舊址,憑弔使館被炸事件中犧牲的三位烈士,被炸使館舊址也於當月設立另一座寫有「緬懷烈士 珍愛和平」字樣的紀念碑。這是繼李先念在1984年訪問南斯拉夫以來,中國國家元首32年來首次到訪塞爾維亞,習近平也成為1999年炸館事件後親臨現場憑弔的第二位中國國家領導人(繼2000年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之後)[57]和第一位中國國家元首[58]

2021年4月3日,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陳波和部分館員前往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舊址,憑弔在使館被炸事件中犧牲的邵雲環許杏虎朱穎三位烈士[59][60]

注釋[編輯]

  1. ^ 當地塞爾維亞語地址:Ул. трешњин цвет 3, Блок 11а-Нови. Београд, 11070 Београд, Југославија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潘占林. 回忆我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现场.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外交政策諮詢委員會. [2017-10-21]. 
  2. ^ 杨澜和朱颖家人一席谈. 文匯報. [2019-05-09]. 
  3. ^ 呂岩松. 通讯:我亲历中国使馆被炸. 環球時報. 1999-05-09 [2017-10-21]. 
  4. ^ 4.0 4.1 楊成明; 張鐵鋼; 義高潮. 中国政府赴南专门小组接运遇难者骨灰和伤员回国. 人民日報網絡版. 1999-05-11 [2019-03-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13). 
  5. ^ 呂岩松. 血的见证——中国驻南使馆被炸目击记. 人民日報. 1999-05-09 [2017-10-21]. 
  6. ^ 潘占林:我本该和邵云环他们在黄泉路上同行. 華中科技大學. 2008-05-09 [2019-03-15]. 
  7. ^ 7.0 7.1 我驻南旧馆内挖炸弹. 環球時報. 2004-06-21 [2019-05-09]. 
  8. ^ 特写:中国飞往贝尔格莱德专机. 北京晚報. 1999-05-09 [2019-03-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13). 
  9. ^ 9.0 9.1 9.2 赴南专机紧急往返. 北京青年報. 1999-05-21 [2019-03-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13). 
  10. ^ 徐建中; 王謹. 专机,接亲人回家. 人民日報. 1999-05-14: 2. 
  11. ^ 呂岩松. 处理我驻南使馆被袭击事件 中国政府专门小组抵贝尔格莱德. 人民日報. 1999-05-10: 4 [2019-03-13]. 
  12. ^ 呂岩松. 最后的诀别. 人民日報. 1999-05-11: 6 [2019-03-13]. 
  13. ^ 通讯:回家. 人民日報. 1999-05-12 [2019-03-14]. 
  14. ^ 崔少華. 曹荣飞父子相见一幕. 北京青年報. 1999-06-09 [2019-05-09]. 
  15. ^ 我赴南专门小组接回英雄儿女 驻南人员仍坚守岗位. 人民日報. 1999-05-12: 1 [2019-03-13]. 
  16. ^ 详讯:我赴南专门小组接回英雄儿女 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机场迎接. 人民日報. 1999-05-12 [2019-03-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13). 
  17. ^ 江泽民等中央领导同志专程前往新华社光明日报社沉痛悼念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三烈士 看望慰问烈士亲属. 人民日報. 1999-05-12 [2019-03-14]. 
  18. ^ “虎子、颖颖,咱们回家”——许杏虎、朱颖烈士部分骨灰送回丹阳. 光明日報. 1999-05-20 [2019-03-14]. 
  19. ^ 许杏虎、朱颖烈士英灵返回江苏故里. 人民日報. 1999-05-20 [2019-03-14]. 
  20. ^ 龔永泉. 烈士英魂归故乡. 人民日報. 1999-05-21: 4. 
  21. ^ 鄭群; 孫玲; 王麗娟. 北京站志1991-2000. 中國鐵道出版社. 2003: 160. ISBN 7-113-05380-7. 
  22. ^ 英雄武官任宝凯昨天出院. 北京晚報. 1999-06-19 [2019-03-15]. 
  23. ^ 23.0 23.1 破解美國和北約炸我國駐南聯盟使館之謎,大公網
  24. ^ Secretary of Defense Cohen's News Briefing on Chinese Embassy Bombing.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8-29). 
  25. ^ 25.0 25.1 6月17日副国务卿托马斯· 皮克林就驻贝尔格莱德中国大使馆遭误袭事件对中国政府的口头说明. 美國駐華大使館. 1999-07-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2-04-21). 
  26. ^ "COLLATERAL DAMAGE" OR UNLAWFUL KILLINGS? : Violations of the laws of war by NATO during Operation Allied Force (PDF). 國際特赦組織. June 5, 2000 [October 27, 2009].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0年12月7日). 
  27. ^ Nato bombed Chinese deliberately
  28. ^ 美国驻中国大使说工作人员实际已成人质. 法新社. 1999-05-10 [2019-05-08]. 
  29. ^ 小莉看时事:生命对战争的疑问. 鳳凰衛視. 1999-05-20 [2019-05-08]. 
  30. ^ 图文:美驻华大使馆降半旗致哀. 新浪新聞. 1999-05-12 [2019-05-08]. 
  31. ^ 胡锦涛发表重要电视讲话. 中國中央電視台. 1999-05-09 [2017-10-21]. 
  32. ^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胡錦濤同志電視講話,新華網[失效連結]
  33. ^ 《武器》一九九九年創刊號
  34. ^ 《海峽評論》102期-1999年6月號 異哉!中國大使館被誤炸(?) 熊玠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11-10.
  35. ^ 1999中國大使館被炸後,大義面前台灣省也爆發了大規模遊行
  36. ^ 国务院办公厅就向邵云环、许杏虎、朱颖同志下半旗志哀发出通知. 新華社. 1999-05-12 [2017-10-21]. 
  37. ^ 图文:北京降半旗向死难者致哀. 新華社. 1999-05-12 [2017-10-21]. 
  38. ^ 38.0 38.1 中美达成使馆赔偿协议. BBC. 1999-12-16. 
  39. ^ Truth behind America's raid on Belgrade. 衛報. 1999-11-27. (英文)
  40. ^ 鄭閔聲. 研究東亞50年 81歲傅高義愛說中文. 中國時報. 2012-06-15. 
  41. ^ Edward Neilan. In Tokyo, Chinese embassy bombing debate still rages. World Tribune. 1999-06-23 [2014-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2). (英文)
  42. ^ 贝城传真——今天的中国驻南使馆. 新浪新聞. 2000-05-06 [2019-05-09]. 
  43. ^ 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悼念邵雲環等烈士,鳳凰網,2015-05-08
  44. ^ 炸我駐南聯盟使館紀念日 美國發微博稱保護記者,觀察者網,2015-05-08
  45. ^ 驻塞尔维亚使馆举行被炸馆舍旧址告别活动. 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 2010-11-09 [2019-05-08]. 
  46. ^ 贝尔格莱德中国文化中心明年将投入使用. 光明網. 2018-08-23 [2019-05-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8). 
  47. ^ 凱文·波尼亞; 拉扎拉·馬林科維奇. 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北约轰炸二十年的记忆追溯. 英國廣播公司. 2019-05-08 [2019-05-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8). 
  48. ^ 今天是烈士纪念日,您身边的这些江苏地名来自英烈. 新華報業網. 2018-09-30 [2019-05-09]. 
  49. ^ Asha Beh. Several Arrests Expected in Lansdowne Murder Mystery. NBC4 Washington. 2009年4月25日. 
  50. ^ Lansdowne Murder Connects to 1999 CIA Bombing.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12-12). 
  51. ^ 轰炸我驻南使馆元凶被杀之谜:疑遭中情局灭口. [2011-04-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7-30). 
  52. ^ 美國前軍官遭暗殺曾參與轟炸中國大使館
  53. ^ 53.0 53.1 Loudoun man sentenced to more than 43 years in 2009 slaying, assault. The Washington Post. 2013年7月26日. (英文)
  54. ^ Bowman Gets 43-Year Prison Term In Bennett Attacks. Leesburg Today. 2013年7月26日. [永久失效連結](英文)
  55. ^ 1st guilty plea in attack that killed Loudoun man, injured wife. The Washington Post. 2011年2月9日. (英文)
  56. ^ Jana Wagoner. Accused Lansdowne attacker pleads guilty to second-degree murder. Loudoun Times-Mirror. 2011年2月9日. [永久失效連結](英文)
  57. ^ 田地. 现场速写:李鹏贝市悼英魂_国内新闻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中新社. 2000-06-14. 
  58. ^ 17年来首次!中国国家元首凭吊炸馆事件中的烈士. 鳳凰網. 2016-06-18 [2016-06-18]. 
  59. ^ 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凭吊邵云环等烈士-新华网. 新華網. [2021-04-14]. 
  60. ^ 全球连线 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凭吊邵云环等烈士-新华网. 新華網. [2021-04-14]. 

外部連結[編輯]

專題
遇難記者遺作
相關電視新聞報道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