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凱特·謝潑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凱特·謝潑德
Kate Sheppard.jpg
1905年的凱特·謝潑德
原文名 Kate Sheppard
出生 凱瑟琳·威爾遜·馬爾科姆
Catherine Wilson Malcolm

(1848-03-10)1848年3月10日
 英國利物浦
逝世 1934年7月13日(1934-07-13)(87歲)
 新西蘭基督城
知名於 爭取婦女參政權
配偶 沃爾特·謝潑德 (1871年結婚;1915年逝世)
威廉·洛弗爾-史密斯 (1925年結婚)
兒女 道格拉斯·謝潑德 (1880年—1910年)
親屬 妹:伊莎貝拉·梅英語Isabella May

凱瑟琳·威爾遜·謝潑德(英語:Katherine Wilson Sheppard,原名凱瑟琳·威爾遜·馬爾科姆(Catherine Wilson Malcolm),1848年3月10日-1934年7月13日)是新西蘭婦女參政權運動英語New Zealand's Women's Suffrage中最傑出的人物,也是新西蘭最知名的女性參政者。她出生於英國利物浦,1868年隨家人移居至新西蘭。在新西蘭,她成為了包括基督教婦女禁酒聯盟英語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WCTU)在內的各種宗教和社會組織的活躍成員。1887年,謝潑德擔任基督教婦女禁酒聯盟主管參政權及立法的全國負責人,在她任職期間,新西蘭的婦女參政權事業得到推動。

她透過組織情願活動和公眾集會、給媒體致函以及與政治家建立聯繫等方式促進女性的參政權。她是新西蘭首家由女性經營的報紙《白絲帶》(The White Ribbon)的編輯。透過其嫻熟的文風和極具說服力的演講,她成功地促動了女性參政。她的小冊子《為何新西蘭女性應當去投票的十個理由》(Ten Reasons Why the Women of New Zealand Should Vote)及《女性應不應該去投票?》(Should Women Vote?),對婦女參政權事業起到了推動作用。這次活動的高潮是向新西蘭議會遞交了一份三萬人聯署的情願書,呼籲賦予婦女參政權。1893年,新西蘭女性成功獲得投票權。自此,新西蘭成為了世界上首個實現普遍選舉的國家。

1896年,新西蘭全國婦女理事會英語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 of New Zealand成立,謝潑德但任該理事會首任主席,並在1918年協助理事會進行改革。晚年,她前往英國,協助當地的女性爭取參政權。但由於她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只好返回新西蘭。儘管她後來在政治議題上不再那麼活躍,但仍然為推動女權而持續寫作。1934年,謝潑德逝世,膝下無在世子嗣。

1991年,她的肖像取代伊麗莎白二世,成為10新西蘭元紙幣的正面人物。

早年生活[編輯]

凱特·謝潑德紀念地:
1) 凱特·謝潑德國家紀念碑英語Kate Sheppard National Memorial
2) 馬德拉斯街寓所
3) 三一教會英語The Octagon, Christchurch
4) 蒂尤厄姆街會堂英語奥德翁剧场 (基督城)
5) 亞丁頓墓園

凱特·謝潑德原名凱瑟琳·威爾遜·馬爾科姆,1848年[a]3月10日出生於英格蘭利物浦,她的雙親是蘇格蘭人,母親傑邁瑪·克勞福德·蘇塔,父親安德魯·威爾遜·馬爾科姆。她的父親在1819年出生於蘇格蘭,在各種檔案中被描述為律師、銀行家、酒廠職工或法官助理。1842年7月14日,他在內赫布里底群島同蘇塔結婚[2]。她的名字源於她的祖母,同樣也叫凱瑟琳·威爾遜·馬爾科姆(Catherine Wilson Malcolm[2],不過她更喜歡將自己的名字拼寫成「Katherine」或簡寫為「凱特」(Kate[5]。他有一個姐姐瑪麗(Marie),出生在蘇格蘭。此外還有三個弟弟妹妹,分別是弗蘭克(Frank),出生在伯明翰,還有伊莎貝拉英語Isabella MayIsabella)跟羅伯特(Robert),出生在倫敦;顯然那段時間她們經常搬家[2]。凱特當時的受教育情況尚不明確,但從她的著作中所表現出的她對科學和法律的了解,可以看出她應該是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並以她淵博的學識在此後所聞名。[5]她的父親熱愛音樂,並確保一家人都能受到良好的音樂訓練。[6]

凱特的父親於1862年逝世[5],那時的他才40歲出頭,但留給她妻子的遺產足夠養家糊口[7]。在父親走後,她與擔任蘇格蘭自由教會牧師的叔叔一同住在奈恩[8],他比任何人都多的給凱特灌輸了很多基督教社會主義的價值觀[5]。在這段時間裡,家裡的其他人都住在都柏林的親戚家裡,凱特後來也去了那裡[7]

1863年,凱特的姐姐瑪麗的未婚夫喬治·比斯移居墨爾本,後來移居基督城。瑪麗到那裡和他團聚後,他們於1867年結婚,第二年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瑪麗對基督城的描述促使凱特的母親傑邁瑪舉家遷往新西蘭,因為她想為兒子尋找更好的就業機會,也想看看自己的孫女,於是在1868年11月12日,他們一家乘「瑪托阿卡號英語Matoaka (1853 ship)」帆船從格雷夫森德出發,在1869年2月8日抵達利特爾頓[9][10]

三一公理會英語The Octagon, Christchurch,謝潑德做禮拜的地方

在基督城,包括凱特在內的大多數家庭成員都加入了三一公理會英語The Octagon, Christchurch,牧師名叫威廉·哈本斯英語William Habens,畢業於倫敦大學,同時也是基督城高中英語Christchurch West High School的古典文學講師[11][b]。自此凱特開始出入於基督城的知識分子和社交場合之間,並同瑪麗和喬治一家一起共度時光。[13]

1871年7月21日,凱特在她母親的家裡嫁給了商鋪店主沃爾特·艾倫·謝潑德(Walter Allen Sheppard)。1868年,沃爾特當選基督城市議會英語Christchurch City Council議員,他對當地所存在問題的認識給凱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住在馬德拉斯街,這裡距離她母親家不遠,步行就能到達市中心。[14]1872年至1874年,三一公理會為新建築籌款,凱特也曾慷慨解囊。她與著名的禁酒運動家和政治家阿爾弗雷德·桑德斯英語Alfred Saunders建立起了友誼,他的很多觀點影響了凱特對婦女參政權的看法。[15]1887年,謝潑德和她丈夫在英格蘭住了一年,後回到基督城。[16]1880年12月8日,他們的獨生子道格拉斯(Douglas)出生。[5]

謝潑德活躍於各種宗教組織。她在主日學授課,並在1884年當選為新成立的三一婦女協會秘書長,該協會專門探訪那些不定期參加教堂禮拜的教區居民,還協助給教會籌款,為教會服事,如提供上午茶等。謝潑德還負責編寫協會的工作報告,嘗試招募新成員,並極力挽留現有成員。第二年,她加入了里卡爾頓合唱團,在1886年5月的音樂會上,她的獨唱得到了《利特爾頓時報英語Lyttelton Daily》的稱讚。[17]她也是基督教女青年會管理委員會的成員。[18]

婦女參政權運動時期[編輯]

凱特·謝潑德國家紀念碑英語Kate Sheppard National Memorial上的謝潑德以及其他5位新西蘭著名的推動女性參政者的銅像

初入政壇[編輯]

凱特·謝潑德在聆聽完美國基督教婦女禁酒聯盟英語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瑪麗·萊維特英語Mary Greenleaf Clement Leavitt的演講後,開始了她的參政之路。[19]1885年,瑪麗·萊維特在新西蘭展開了巡迴演講,她在演講中不但談到了飲酒所產生的問題,還談到了女性在「公共事務上擁有發言權」的必要性。[20]她在基督城停留了兩周,首先於5月10日在皇家劇院英語Isaac Theatre Royal發表了公開演講。[21]記者們對她演講時所散發出的個人魅力而印象深刻,這在當時的新西蘭是不多見的。[22][23]

在成立全國性組織之前,謝潑德參與創建了禁酒聯合會基督城分會。[24][25]她最初的工作是向議會遞交請願書,要求不准招募酒吧女侍,以及禁止向兒童出售酒水等。阿爾弗雷德·桑德斯建議她跟政治家展開對話,並致函給時任總理羅伯特·斯陶特英語Robert Stout尋求進一步推動她的主張,這也標誌着她與桑德斯合作的開始。但在1885年末,議會請願委員會駁回了有關酒吧女侍的請願書(也包括全國其他地區的請願書)。[19][26]這讓謝潑德意識到,只要婦女一天得不到投票權,也就一天得不到政客們對於女性權益的重視。[27]

1879年,所有年滿二十一周歲的新西蘭男性不論財產狀況皆擁有了選舉權,但女性仍然被排除在選民之外。[28][c]19世紀70年代,少數女性開始擁有投票權。1873年,女性地產稅[d]繳納人可以在地方選舉中投票。1877年,女性戶主可投票或參選教育委員會委員。[29]

1886年2月,新西蘭基督教婦女禁酒聯盟在惠靈頓舉行成立大會,謝潑德沒有參加,但在一年後在基督城召開的全國大會上,她準備提交一篇有關婦女參政權的報告,可她沒有得到這個機會。由於對經濟學深感興趣,她起初擔任統計主管。[30]1887年,禁酒聯合會地方選舉部成立,謝潑德擔任主管選舉和立法的全國負責人。[5][31]

大多數女性對女性參政抱持一種溫和的態度,而禁酒聯合會認為女性參政在增進兒童和家庭福祉的同時,亦可推動其禁酒的目標。[32]謝潑德很快在婦女參政權領域一舉成名,而她對此所產生的興趣已經超出了禁酒聯合會的實際考慮。謝潑德曾說:「一切種族、階級、宗教信仰或是性別上的不平等都是不人道的,這些都必須得要消滅!」,她的這一表態令她的觀點更加為人知曉。[33]謝潑德也證明了自己是一名富有影響力的演說家及出色的組織者,她的事業也很快得到了支持。[5]

尤勒斯·沃格爾爵士,時任北基督城選區英語Christchurch North (New Zealand electorate)國會議員,前新西蘭總理,他在1887年向國會提交了婦女參政權法案。

禁酒聯合會派出了一個代表團同前總理及國會議員尤勒斯·沃格爾會談,請求他向議會提交一份參政權法案。[34]1887年,他向國會提交了這一法案,謝潑德則為他背書。[33]在三讀中,與婦女參政權相關的部分以一票之差被否決,該法案被撤回。[35][36][37]在該年年末的大選競選活動英語1887 New Zealand general election中,謝潑德鼓勵禁酒聯合會成員向議員參選人詢問有關參政權的問題,但做的人寥寥無幾。[38]

1888年,謝潑德就任禁酒聯合會基督城分會主席,並在達尼丁召開的全國大會上提交了一份報告。會議決定將禁酒和實現婦女參政權作為聯合會的核心目標。她還在達尼丁、奧馬魯和基督城做有關參政權的公開演講,發展她自信的演講風格。為鞏固她的話語權,她給聽眾在英國和美國印製了傳單。[39]隨後她出版了自己的宣傳冊,標題為《為何新西蘭女性應當去投票的十個理由》,這本宣傳冊展現了她「幽默且極富邏輯」的一面[8][40],而宣傳冊的複印件則寄給了每一位眾議員。[41]

請願之路[編輯]

1888年,政府提出選舉法案,該法案仍將女性排除在選民之外。於是謝潑德便組織請願活動,要求撤銷這一限制。她給備受尊敬的坎特伯雷區眾議員約翰·霍爾英語John Hall (New Zealand politician)爵士寫信,隨後與他會面,邀請他出席請願活動並支持她的事業。他同意了上述請求,但未有出席相關活動。隨後,謝潑德印製了第二份宣傳冊《女性應不應該去投票?》,闡述了新西蘭及海外知名人士對參政權的看法。[42]

有關法案的表決被推遲到了1890年。這年8月5日,約翰·霍爾提出動議,要求將眾議員投票權擴大至女性。經過激烈的討論,該動議以37票支持、11票反對獲得通過。[43][44]8月21日,霍爾就選舉法案動議修正,以給予婦女參政權,但法案最終以7票之差被駁回。[45][46][47]

此後,霍爾建議謝潑德下一步應向議會情願。於是謝潑德開始斟酌請願書的措辭,準備好要印製的表格,為得到支持而努力宣傳。在1890年大選競選英語New Zealand general election期間,禁酒聯合會的成員試圖諮詢所有參選人對於婦女參政權的立場。[48]1891年,一份新的選舉法案被送交至委員會審議,霍爾將含有10085個簽名的請願書(根據禁酒聯合會的議事錄記載)遞交至議會。[49][50]請願書在議會得到了霍爾、阿爾弗雷德·桑德斯以及時任總理約翰·巴蘭斯的支持。霍爾又就選舉法案動議修正,以給予婦女參政權,這項動議以25票的多數優勢獲得通過。之後,反對婦女參政的議員沃爾特·卡恩克羅斯英語Walter Carncross也提出動議修正,要求給予女性參選權,這看似是對霍爾所提動議的一種合乎情理的延伸,實際上是為了讓法案在新西蘭議會上議院——新西蘭立法會英語New Zealand Legislative Council無法得到通過,最終該法案在立法會以兩票之差被否決。[51]

插畫《在總理辦公室外排隊的奧克蘭選舉權聯盟》,刊登在1893年的《觀察者報》上。

1890年,謝潑德成為基督教倫理學會的創始人之一,這是一個不論性別、不限教會的討論組。[52]最初的幾次會議里,他們所討論的主題包含利己主義、婚姻關係以及服飾改革。在學會裡,謝潑德更有信心地與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對她的想法展開辯論。[53]1891年,謝潑德開始代表禁酒聯合會擔任《禁酒主義者》的主編。《禁酒主義者》是一份宣揚禁酒的雙周刊,在新西蘭的發售量超過兩萬份。謝潑德以筆名「佩涅洛佩」在上面發表文章。[54][55]

謝潑德許諾第二次請願會比前一次的規模大兩倍,整個夏天,她都在為組織請願而忙碌,最後她收到了20,274個女性的簽名。[49]自由黨議員亨利·菲希英語Henry Fish利用有償遊說員組織了兩次反對請願,一份請願書由男性簽名,其他的由女性簽名,最後共收集了5000個簽名。[56]1892年,包含了婦女參政權條款的選舉法案在眾議員很快獲得了通過,但上議院要求女性郵寄投票而非現場投票。兩院對此無法達成共識,該法案被否決。[57]

1893年女性選舉權請願書的第一頁

1893年,謝潑德組織了第三次婦女參政權請願活動英語1893 Women's Suffrage Petition,規模仍比上一次要大。這次請願有31,872名女性簽署請願書,成為在當時提交至議會的規模最大的請願書。[58][59]

選舉法案[編輯]

1893年的選舉法案給予女性完整的投票權,並於8月在眾議院順利通過。很少有議員願意投反對票,擔心女性在年底的大選中給他們投反對票。因此,許多議員選擇在投票時缺席。亨利·菲希試圖通過舉行全民公投來推遲擬議的法規[60],但法案已提交至立法會。在阻礙法案通過的幾次嘗試失敗後,立法會在9月8日以20票對18票通過這項法案。[61]現在法案需要總督御准,但總督大衛·博伊爾英語David Boyle, 7th Earl of Glasgow對女性參政表示反對並一再推遲簽署,但他最終於9月19日簽署該法案。[62]謝潑德自此成為廣為人知的婦女參政權運動領導者。[5][63]

1893年大選以及對女性的進一步倡導[編輯]

距1893年大選僅剩10周,謝潑德無暇休息,報紙上充斥着可能要提早舉行大選以減少女性選民登記量的謠言。於是她與禁酒聯合會一道,十分積極地鼓勵女性參加選民登記。[64]基督城的主會場設在蒂尤厄姆街會堂英語奥德翁剧场 (基督城)[65][66]酒類業者對她恨之入骨,擔心自己不能再繼續做生意。[63]儘管通知的較為倉促,但仍有88%的女性在投票日(11月28日)前登記為選民[67],而將近70%的女性參加了投票。[68]女性得到了投票權,但直到1919年英語1919 New Zealand general election女性才得到了議員參選權,最終在1933年英語1933 Lyttelton by-election選出首位女性議員——伊麗莎白·麥庫姆斯英語Elizabeth McCombs[69]

1892年左右,謝潑德開始在基督城周邊騎自行車,她是當時為數不多的在基督城騎自行車的女性。[70]她加入了阿塔蘭塔女子自行車俱樂部(1892-1897),成為其創始委員。[29][71]該俱樂部是澳新地區首個女子自行車俱樂部,由於其一些成員提倡「合理的穿著」(即穿著過膝燈籠褲(Knickerbockers)而非短裙)引發爭議。[72]

1893年12月,謝潑德當選為禁酒聯合會基督城分會主席。[73]1894年,她主持了前兩次會議,之後同丈夫和兒子前往英國。她在婦女團體裡就新西蘭女性爭取參政權的鬥爭發表演講,受到了英國女性的熱烈歡迎。[74]1895年年中,禁酒聯合會發行月刊《白絲帶》,由謝潑德擔任主編,並從海外為其發稿。[75][76]在英國期間,謝潑德出現健康問題,需要動手術,可能切除了子宮。[77]一家人在1896年初回到新西蘭。[78]年末,謝潑德再一次擔任《白絲帶》的主編。[79]

坎特伯雷婦女協會與全國婦女理事會[編輯]

1896年在基督城的全國婦女理事會

坎特伯雷婦女協會成立於1892年9月,由謝潑德擔任領導職務並負責財經部。該協會向所有人開放,旨在減少男女之間的不平等。謝潑德相信賦予女性選舉權是邁向改革的第一步,例如對婚姻、親子關係和財產分配的不公平法律進行改革,並努力消除男女在道德上的不平等待遇。[80]

1896年4月,坎特伯雷婦女協會以及其他十個新西蘭婦女團體共同成立了新西蘭全國婦女理事會英語New Zealand 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s[81][82],謝潑德在成立大會上當選為主席。[83]該理事會致力於推動女性在議會的代表權,推動男女同酬且機會均等,消除影響女性的制度障礙,以及推動已婚女性的經濟獨立。[84]

可謝潑德的當選使她與同為女權主義者的安娜·斯陶特英語Anna Stout夫人之間產生間隙。[81]像這樣的問題以及「應不應該支持新西蘭參與第二次布爾戰爭」等分歧共同導致該組織在1906年陷入休會狀態。[81][82]

晚年[編輯]

1914年的凱特·謝潑德
基督城亞丁頓公墓內的謝潑德家族之墓

作為《白絲帶》的主編和全國婦女理事會的主席,謝潑德提出了許多有關改善女性處境及地位的想法。她特別關心的是確立女性在法律和經濟上獨立於男性的地位。[85]她不僅致力於推動女性權益,還推動政治改革,例如將投票制度改為比例代表制,舉行具有約束力的公民投票,以及實現由議會直選產生內閣[5][86]

到了1902年,謝潑德夫婦的感情問題可能已經持續了數年之久。[87]丈夫沃爾特賣掉房子,跟希望在倫敦就學的兒子一同搬到英國居住。謝潑德則買了新家具,似乎計劃在基督城買套新房子;[88]可僅僅過去一年,謝潑德就把家具給賣掉了,還辭去了全國婦女理事會的職務,並移居英國,未道歸期。[89]途中她在加拿大和美國作短暫停留,同美國女性參政者凱莉·查普曼·卡特英語Carrie Chapman Catt會面。[5]在倫敦,她也積極推動婦女參政,但由於健康狀況惡化,被迫中止了活動。[90]

1904年11月,謝潑德與丈夫回到新西蘭,可翌年3月她的丈夫又回到了英國。[91]此後她入住摯友威廉·希德尼·洛弗爾-史密斯和珍妮·洛弗爾-史密斯夫婦的家,他們的三女兒希爾達·凱特·洛弗爾-史密斯英語Hilda Kate Lovell-Smith便以謝潑德的名字取了中間名。她在政界已相對不再活躍並不再發表演講,但她仍舊繼續寫作。1906年,在基督城舉辦的世博會英語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1906)上,謝潑德準備了一個有關婦女參政權的展覽,[92]並在1907年為國際婦女選舉權同盟英語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Women編寫了小冊子《新西蘭的婦女參政權》。第二年又前往英國參加他兒子的婚禮,途中她在芝加哥參訪了基督教婦女禁酒聯盟的總部,抵達英國後又會見了婦女選舉權團體。[93]1912年和1913年,她又隨洛弗爾-史密斯夫婦一起前往印度和歐洲旅行。[94]雖然她未能重現從前的活躍度,但健康狀況不再惡化,且仍對新西蘭的婦女運動持續保有影響力。1916年,她最先向前總理約瑟夫·沃德英語Joseph Ward爵士簽署請願書,[95]請求他敦促英國政府給予婦女選舉權。1918年,謝潑德與其他婦女運動家重振了全國婦女理事會。[82][95]

1915年,她的丈夫沃爾特在英國去世。[96]1924年,珍妮·洛弗爾-史密斯去世。1925年,凱特嫁給了威廉·希德尼·洛弗爾-史密斯。[97]4年後,洛弗爾-史密斯先行離世,[97]而謝潑德也於1934年7月13日在克賴斯特徹奇逝世,享年87歲。[3][4]而她的獨子道格拉斯則因惡性貧血於1910年逝世,享年29歲,[98]而她唯一的孫輩瑪格麗特·伊莎貝爾·謝潑德也因結核病於1930年去世,年僅19歲。[99]自此,謝潑德膝下無任何在世後代。[100]她和她的母親、弟弟一同葬於基督城的亞丁頓公墓。[101]

紀念[編輯]

基督教婦女禁酒聯盟英語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在1973年贈送給國會的凱特·謝潑德半身像

謝潑德是新西蘭歷史上的重要人物。[8]自1992年起,她的頭像便印在了10新西蘭元英語New Zealand ten-dollars banknote正面。[102][103][104]2005年,電視節目《新西蘭百大歷史人物英語New Zealand's Top 100 History Makers》將謝潑德列為有史以來影響力最大的新西蘭人第二名。[105]同樣,在2013年,《新西蘭先驅報》將謝潑德評選為最偉大的10個新西蘭人之一。[106]

1972年,帕特里夏·格里姆肖英語Patricia GrimshawPatricia Grimshaw)在《新西蘭的婦女參政權》一書中將謝潑德確立為婦女參政權運動中的領軍人物。這是首本讚頌謝潑德的書籍,它的出版標誌着更多人開始認可謝潑德以及她所領導的運動。[107]

1993年是新西蘭婦女參政權運動一百周年紀念,一群來自基督城的婦女為紀念謝潑德而以她的名義設立了位於埃文河英語Avon River (Canterbury)畔的凱特·謝潑德國家紀念碑英語Kate Sheppard National Memorial以及頒發給女性研究者的凱特·謝潑德紀念信託基金獎英語Kate Sheppard Memorial Trust Award[108]也在那一年,一種特殊的芍藥形白色山茶花在塔拉納基大區考波科努伊的山茶谷種植園被培育出來。白色山茶花象徵的是女性參政權者,而這種花便以凱特·謝潑德的名字命名,並在新西蘭被廣泛種植。[109]

謝潑德一家在1888年至1902年期間居住在位於芬達爾頓英語Fendalton的克萊德路88號,現為謝潑德故居英語Kate Sheppard House。鑑於許多有關於婦女選舉權運動的大事件發生於此,故新西蘭遺產局英語Heritage New Zealand將其登記為第一類建築遺產。[110]就是在這裡,謝潑德把三份主請願書粘貼在牆紙上。[111]2019年,凱特·謝潑德故居被政府徵收。[112]

新西蘭劇作家默文·湯普森英語Mervyn ThompsonMervyn Thompson)寫了一部有關謝潑德及禁酒運動的話劇《啊!禁酒者!》(O! Temperance!),該劇於1972年在基督城的法院劇場英語The Court Theatre首演。[113]2016至2017年,音樂劇《赤紅之焰》(The Bloody Woman)以朋克搖滾樂的形式重現了謝潑德的一生,並在新西蘭展開巡演。[114][115]

惠靈頓議會大廈外的謝潑德式樣信號燈

惠靈頓議會區內的凱特·謝潑德道(Kate Sheppard Place英語Kate Sheppard Place)以謝潑德的名字命名。這是一條很短的單行道,起點位於議會大廈對面的莫爾斯沃斯街英語Molesworth_Street,_Wellington,終點位於穆爾格雷夫街和桑頓路的交叉入口。

注釋[編輯]

  1. ^ 馬爾科姆在1993年出版的《新西蘭傳記詞典》中寫到她「大致在1847年3月10日」出生,[1]往後出版的一些書籍也重複了這一日期,但通常都省略了「大致」一詞。然而德瓦林特在他1992年出版的書中第5頁寫到她的出生年份為1848年。[2]此外,當年在報紙上發布的訃告以及她的墓碑上都寫明她享年86歲,表明她應生於1848年。[3][4]
  2. ^ 基督城高中原本是基督城學院,後為基督城西高中英語Christchurch West High School,現為哈格利學院英語Hagley College[12]
  3. ^ 1867年起,所有的毛利男性可以在毛利選區英語Māori electorates參加選舉[28]
  4. ^ 地產稅是由地方政府徵收的土地置用稅

參考來源[編輯]

  1. ^ Malcolm 1993.
  2. ^ 2.0 2.1 2.2 2.3 Devaliant 1992, p. 5.
  3. ^ 3.0 3.1 "Obituary 1934".
  4. ^ 4.0 4.1 "Deaths 1934".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Malcolm 2013.
  6. ^ Devaliant 1992, pp. 5–6.
  7. ^ 7.0 7.1 Devaliant 1992, p. 6.
  8. ^ 8.0 8.1 8.2 Fleischer 2014, pp. 151–154.
  9. ^ Devaliant 1992, pp. 6–7.
  10. ^ "Shipping".
  11. ^ McKenzie.
  12. ^ Amodeo 2006.
  13. ^ Devaliant 1992, pp. 8–9.
  14. ^ Devaliant 1992, pp. 9–10.
  15. ^ McGibbon.
  16. ^ Devaliant 1992, pp. 11–12.
  17. ^ "Riccarton Choral Society".
  18. ^ Devaliant 1992, pp. 13–16.
  19. ^ 19.0 19.1 Devaliant 1992, p. 19.
  20. ^ Grimshaw 1987, pp. 27–28.
  21. ^ "Gospel Temperance Union".
  22. ^ Devaliant 1992, pp. 18–19.
  23. ^ "Press Editorial 16 May 1885".
  24. ^ Devaliant 1992, p. 20.
  25. ^ "Mrs Leavitt at Durham Street Wesleyan Church".
  26. ^ "Meetings of Societies".
  27. ^ Devaliant 1992, p. 22.
  28. ^ 28.0 28.1 Universal male suffrage.
  29. ^ 29.0 29.1 Kate Sheppard, 1847–1934.
  30. ^ Devaliant 1992, p. 21.
  31. ^ Devaliant 1992, pp. 23–24.
  32. ^ King 2003, p. 265.
  33. ^ 33.0 33.1 Lusted 2009.
  34. ^ Devaliant 1992, p. 24.
  35. ^ Devaliant 1992, pp. 25–27.
  36. ^ Grimshaw 1987, pp. 42–43.
  37. ^ "The Women's Franchise".
  38. ^ Devaliant 1992, p. 30.
  39. ^ Devaliant 1992, pp. 30–31.
  40. ^ Ten Reasons Why the Women of New Zealand Should Vote.
  41. ^ Devaliant 1992, p. 32.
  42. ^ Devaliant 1992, pp. 32–34.
  43. ^ Devaliant 1992, pp. 44–46.
  44. ^ Grimshaw 1987, pp. 43–44.
  45. ^ Devaliant 1992, p. 48.
  46. ^ Grimshaw 1987, p. 44.
  47. ^ "Lyttelton Times editorial 23 August 1890".
  48. ^ Devaliant 1992, pp. 48–50.
  49. ^ 49.0 49.1 Grimshaw 1987, p. 49.
  50. ^ Devaliant 1992, pp. 62, 68.
  51. ^ Grimshaw 1987, pp. 67–69.
  52. ^ "Christian Ethical Society".
  53. ^ Devaliant 1992, pp. 42–43.
  54. ^ Grimshaw 1987, p. 53.
  55. ^ Devaliant 1992, pp. 58–59.
  56. ^ Devaliant 1992, pp. 77–78, 81.
  57. ^ Grimshaw 1987, pp. 70–71.
  58. ^ Brewerton 2017.
  59. ^ Devaliant 1992, pp. 105–110.
  60. ^ Devaliant 1992, pp. 104, 110–111.
  61. ^ Devaliant 1992, pp. 111–113.
  62. ^ Devaliant 1992, pp. 113–118.
  63. ^ 63.0 63.1 Adas 2010, pp. 91–92.
  64. ^ Devaliant 1992, p. 119.
  65. ^ Odeon Theatre.
  66. ^ "Enrolment Meeting".
  67. ^ Devaliant 1992, p. 125.
  68. ^ Grimshaw 1987, p. 103.
  69. ^ Sulkunen 2015.
  70. ^ Devaliant 1992, pp. 86–87.
  71. ^ The Atalanta Ladies' Cycling Club.
  72. ^ Simpson 1993.
  73. ^ Devaliant 1992, p. 131.
  74. ^ Devaliant 1992, pp. 132–141.
  75. ^ Devaliant 1992, p. 140.
  76. ^ Turbott 2013, p. 20.
  77. ^ Devaliant 1992, pp. 140–142.
  78. ^ Devaliant 1992, pp. 142–143.
  79. ^ Devaliant 1992, p. 147.
  80. ^ Devaliant 1992, pp. 101–103.
  81. ^ 81.0 81.1 81.2 Cook.
  82. ^ 82.0 82.1 82.2 The 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
  83. ^ Devaliant 1992, pp. 147–149.
  84. ^ Grimshaw 1987, pp. 112–113.
  85. ^ Devaliant 1992, pp. 152–157.
  86. ^ Devaliant 1992, p. 165.
  87. ^ Devaliant 1992, p. 130.
  88. ^ Devaliant 1992, p. 174.
  89. ^ Devaliant 1992, pp. 175–177.
  90. ^ Devaliant 1992, pp. 177–181.
  91. ^ Devaliant 1992, pp. 182, 187.
  92. ^ Devaliant 1992, p. 188.
  93. ^ Devaliant 1992, pp. 193–197.
  94. ^ Devaliant 1992, pp. 201–202.
  95. ^ 95.0 95.1 Devaliant 1992, pp. 207–212.
  96. ^ Devaliant 1992, p. 206.
  97. ^ 97.0 97.1 Devaliant 1992, pp. 215–216.
  98. ^ Devaliant 1992, p. 200.
  99. ^ Devaliant 1992, p. 217.
  100. ^ Devaliant 1992, p. 1.
  101. ^ Devaliant 1992, p. 218.
  102. ^ The History of Bank Notes in New Zealand.
  103. ^ A History of New Zealand Money.
  104. ^ Bucking the System.
  105. ^ Top 100 New Zealand History Makers.
  106. ^ "Our greatest New Zealanders".
  107. ^ Dalziel 1973.
  108. ^ "Scholarship detail".
  109. ^ Pierce 1995, p. 84.
  110. ^ Kate Sheppard House.
  111. ^ Pierce 1995, p. 144.
  112. ^ "buy Kate Sheppard's house".
  113. ^ Thompson 1974.
  114. ^ Choe 2016.
  115. ^ MacAndrew 2017.

引用來源[編輯]

書籍和期刊

  • Adas, Michael. Essays on Twentieth-Century History.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1439902714. 
  • Amodeo, Colin. West! 1858–1966 : a social history of Christchurch West High School and its predecessors. Christchurch: Westonians Association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Caxton Press. 2006. ISBN 9780473116347. 
  • Dalziel, Raewyn. Reviews: Women's Suffrage in New Zealand (PDF). New Zealand Journal of History. 1973, 7: 201–202. 
  • Devaliant, Judith. Kate Sheppard: The Fight for Women's Votes in New Zealand. Auckland: Penguin Books. 1992. ISBN 9780140176148. 
  • Fleischer, Jeff. Rockin' the Boat: 50 Iconic Revolutionaries from Joan of Arc to Malcolm X.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Zest Books. 2014: 151–154. ISBN 9781936976744. 
  • Grimshaw, Patricia. Women's Suffrage in New Zealand. Auckland: Auckland University Press. 1987. ISBN 9781869400262. 
  • King, Michael. The Penguin History of New Zealand. Auckland: Penguin Books. 2003. ISBN 9780143018674. 
  • Lusted, Marcia Amidon. International Suffrage. Cobblestone. March 2009, 30 (3): 40 [2015-06-24]. ISSN 0199-5197. 
  • Malcolm, Tessa K. Sheppard, Katherine Wilson. The Dictionary of New Zealand biography. Two, 1870-1900. Wellington: Bridget Williams Books : Dept. of Internal Affairs: 459–462. 1993. ISBN 0908912498. 
  • Pierce, Jill. The Suffrage Trail. Wellington: 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 New Zealand (NCWNZ). 1995. ISBN 0-473-03150-7. 
  • Simpson, Clare. Atalanta Cycling Club. (編) Else, Anne. Women Together : A History of Women's Organisations in New Zealand : Ngā Ropū Wāhine o te Motu. Wellington: Wellington Historical Branch, Department of Internal Affairs. 1993: 418–419. 
  • Sulkunen, Irma. 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Women’s Suffrage: The Cases of Finland and New Zealand in the Late Nineteenth and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Journal of Women's History. 2015, 27: 88–107. doi:10.1353/jowh.2015.0040 –通過Project Muse. 
  • Thompson, Mervyn. O! Temperance!. Christchurch: Christchurch Theatre Trust. 1974 [2 February 2018]. 
  • 石紅梅、黃捷. 新西蘭女權運動:溯源、演進與思考. 國外社會科學. 2016, 02: 84–92. 

新聞

學術論文

網站

延伸閱讀[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