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加禮宛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加禮宛事件
日期 1878年6月-9月
地點 大清臺灣道
結果 清朝獲勝,加禮宛社焚毀遷社,太魯閣族取代撒奇萊雅族成為奇萊平原最大勢力。
參戰方
大清 加禮宛人
撒奇萊雅族
指揮官和領導者
吳光亮

加禮宛事件噶瑪蘭語Lanas na Kabalaen)或稱達固湖灣事件,是臺灣原住民噶瑪蘭族(Kebalan)和撒奇萊雅族(Sakizaya)在1878年聯合反抗清朝的事件[1]。該事件對於花蓮地區的族群分布影響極大,撒奇萊雅族及噶瑪蘭族在聯合抵抗清軍入侵的事件中幾乎滅絕,倖存的族人藏身在阿美族之中[2]。同時,協助清軍的七腳川社一舉成為奇萊平原最大部落,直至後來七腳川事件後才式微[1]

戰前形勢[編輯]

牡丹社事件後,清廷認知到經營「後山」(今花蓮、台東一帶)的重要性[1]:50。為鞏固後山防禦,欽差大臣沈葆楨提出「開山」及「撫番」的雙軌經營策略[1]:50。在行政上設置南、中兩路理番同知,並在後山設立分官職,佈署軍隊,已昭示清朝在後山的實際管轄權[1]:50。同時設置招墾局,招募漢人進入後山開墾[1]:50

加禮宛人(噶瑪蘭族)[編輯]

加禮宛人(Kaliawan)為撒奇萊雅族南勢阿美對花蓮地區噶瑪蘭人的統稱[1]:32[註 1]。1840年左右自加禮宛港附近(今冬山河蘭陽溪出口處)移居後山的加禮宛(今花蓮縣新城鄉嘉里村)[1]:32,與南邊的撒奇萊雅族的勢力範圍毗鄰[3]:31。雖然當加禮宛人試圖往美崙溪口發展時,曾遭撒奇萊雅族擊退。但由於加禮宛社能緩衝太魯閣族侵襲的壓力,因此兩族基本上和平共處,也曾共同打擊進近山地區的太魯閣族[3]:32。在人口方面,由於漢人不斷侵墾蘭陽平原,許多噶瑪蘭族人移居北花蓮。根據清政府的資料,截至事件發生前已擁有加禮宛、竹仔林、武暖、七結仔、談仔秉、瑤歌等六個部落[3]:32[4]

羅大春在接下北路統領後,不斷受到太魯閣族的侵擾[5]。清軍因此招募加禮宛人進行抵禦,並親自撫慰其頭目[5],由此得知清廷當時與加禮宛人的關係其實並不差[1]:56。從文獻看來,也確實僅有加禮宛人是相對順服的民族[1]:59。然而日後清廷又派遣更多軍隊進入奇萊,加禮宛人才逐漸對於清廷感到不滿[1]:59

撒奇萊雅族[編輯]

撒奇萊雅族世居於花蓮奇萊平原,勢力範圍約在立霧溪以南,木瓜溪以北,為該地勢力最強的族群[1]:36。其中最大的部落稱為達固湖灣(Takobowan,今慈濟大學四維中學),清廷文獻紀錄為「巾老耶社」、「筠耶耶社」,或「竹窩宛社」[1]:120。根據耆老黃金文的口述,達固湖灣部落的人,每隔四年的年齡階層[註 2]會於每次成年禮會沿著外的農兵溪美崙溪三仙溪種一圈刺竹[1]:120[6]。刺竹林僅有三道出入口,形成一個強大的防禦堡壘。據傳在事件發生前,部落外的刺竹已經超過60圈,推測該刺竹林已經超過300年[7]

背景[編輯]

1876年11月,加禮宛人串通荳蘭木瓜等部落,於夜間攻擊兵營,並伺機襲擊漢人,福建巡撫丁日昌聞訊親自來臺處理[8]。然而加禮宛人在事後又呈上木瓜番的首級,表明其並未串通,可見在此時加禮宛人並未達成反撫的決心[1]:63。在事件處理完後,丁日昌下令由吳光亮代替張其光擔任台灣總兵,冀改善軍紀[9]:9。隔年,吳光亮自府城(今台南市)率領飛虎營及線槍營,沿八瑤灣(今屏東縣滿州鄉)進入卑南(今台東縣[1]:71。之後又於水尾(今瑞穗鄉)、馬大鞍(今光復鄉),以及吳全城(今東華大學附近)駐兵[1]:71。由於北花蓮民族眾多,吳光亮放棄由北、中路進入後山,並強化後山南路的軍事[1]:71。從軍政的重新佈署來看,1876年的事件雖然規模不大,但對於東台灣的經營策略具有決定性的影響[1]:71

事件經過[編輯]

1878年6月18日,加禮宛人攔截清兵請撥糧食的文書。次日分路圍攻鵲子鋪(今嘉里、北埔交界)營堡,清軍副將陳德勝受傷,參將楊玉貴陣亡。夏獻綸吳光亮向福建督撫吳贊誠匯報,清廷要求查明起因。夏氏在報告認為,事件係因漢人陳輝煌為勇營購買糧食發生爭執,且陳氏長期欺凌族人,導致加禮宛人不滿[1]:32。後人研究認為除了糧食購買爭執外,事件真正的導火線為當地營勇欺侮當地婦女,母系社會的加禮宛人集合群眾到營理論,然而對方非但隱匿肇事者,甚至將前來理論的族人殺害,才使加禮宛人決心反清[1]:82

由於加禮宛人屬於「熟番」,清廷決定先進行安撫,因此派遣文官前往加禮宛社安撫社民,事件逐漸平息。但同時清廷又加派了張兆連的鎮海軍,使得平息兩個月的衝突再度爆發,加禮宛人殺害參將文毓麟等十人[1]:84。原先對本案抱持同情態度的吳贊誠,也開始主張懲剿加禮宛社,自此清廷決議武力鎮壓加禮宛社[1]:84

吳贊誠派遣總兵孫開華領擢勝軍一營,鎮海中營七哨,以及新設海字營四哨,乘輪船赴花蓮港[1]:131。同時命令福靖新右營兩哨到新城駐守鵲子埔,新增兵力合計兩千餘人[1]:131。孫開華原先計畫由米崙山(美崙山)進攻加禮宛。然而9月5日在米崙山探勘地勢時,遭到加禮宛人襲擊,清軍死傷數名。因此孫氏決定先攻擊撒奇萊雅族的達固湖灣部落,以孤立加禮宛社[1]:131。隔日,孫開華遣副將李光率軍駐紮米崙港,調新城營勇駐守鵲子埔[1]:131。孫氏則親自領兵前往攻打加禮宛社,但實際上卻派遣參將胡德興吳立貴、同知朱上泮、都司李英,及劉洪順等人率領主力部隊前往達固湖灣[1]:131。加禮宛社主戰派領袖達甫‧瓦努(Dafu Wanu)得悉後,隨即率族人支援達固湖灣,但被清軍截擊敗退,達甫等人戰死[1]:131

然而,當時達固湖灣部落外圍種了濃密的刺竹林,清軍起初不得其門而入[10]。後來清軍根據其他原住民傳來的情報,得知刺竹林有三道取水門,於是清軍改由取水門進攻[10]。但取水門太小,清軍一攻入,就會遭到內部的撒奇萊亞人擊殺[10]。此時,清兵決定採取火攻,將帶火的箭矢朝竹林發射,使部落付之一炬[10]。頭目們在商議之後決議推舉大頭目古穆‧巴力克(Komod Pazik)及其妻伊婕‧卡娜蕭(Icep Kanasaw)前往清軍兵營投降[11]。撒奇萊亞人投降後,清軍將古穆‧巴力克縛於今日花蓮慈濟醫院附近茄苳樹[11]。並將一棵大茄苳樹幹剖成兩半,將頭目夫人伊婕‧卡那蕭夾在中間,在使數十名清軍於巨木上踩踏,將其活活夾死[11]。清軍命令撒奇萊亞族人和阿美族人在旁圍觀,以達殺雞儆猴之效[11]

9月7日清晨,清軍再度攻擊加禮宛社,加禮宛人不敵,其後敗退[1]:131。清軍原想乘勝追擊,但因路況不佳,雜草叢生,因此清軍先收隊回營,兩方繼續對峙[1]:131。次日清晨,吳光亮自南方的竹林攻入,孫開華則自西南方秘密前進,並度過米崙溪夾擊加禮宛社[1]:131。中午,孫軍攻破加禮宛人的土壘,斬殺加禮宛人百餘名,其餘人則竄逃[1]:131。自此,原先觀望的荳蘭、薄薄等社,懾於清軍軍威皆表示順服[1]:132。同時太魯閣族也加入攻擊加禮宛社的行列,加禮宛社終於在四面受敵的狀況下決定投降[1]:132

紀念[編輯]

達固湖灣被攻破後,族人流竄各地,隱身於阿美族之中[12],直至2007年才正名成功[13]。撒奇萊雅族為紀念在戰役中喪生的頭目古穆夫婦,將古穆‧巴力克追尊為「火神」,夫人伊婕‧卡娜蕭則追尊為「火神太」[14]。2006年7月1日,撒奇萊雅族於花蓮市國福部落舉辦首次火神祭(Palamal),追祀其他曾為族人奮戰過的祖先。2009年,噶瑪蘭族、撒奇萊雅族在當年事件發生地「加禮宛大社紀念碑」前,進行埋石立約儀式,代表兩族的盟約如磐石堅定。

註釋[編輯]

  1. ^ 其實「加禮宛」作為族群稱呼的的時間遠早於「噶瑪蘭族」,東台灣的加禮宛人直到日本人進行考證後,以原鄉「蛤仔難」將該族群稱呼為「Kuvalan」[3]:71-111。本條目一律使用加禮宛人,以符合當時的實際狀況。
  2. ^ 撒奇萊雅人會將不同年齡的族人分為不同年齡階級(miselal)[3]:278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康培德; 李宜憲; 陳俊男. 《加禮宛事件》 初版. 台灣: 原住民委員會. 2015年12月. ISBN 9789860468502. 
  2. ^ 花孟璟. 〈北部〉撒奇萊雅族火神祭 燒屋喻重生. 《自由時報》. 2013-10-06 [2017-10-20]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3.3 3.4 潘朝成; 施正鋒. 《加禮宛戰役》 初版. 台灣: 東華大學原住民學院. 2010年5月. ISBN 9789860236262. 
  4. ^ 詹素娟. 傳說世界與族群關係 ─ 加禮宛人在花蓮地區的歷史與傳說(1827-1930). 新史學. 2006年3月, 17 (1). 
  5. ^ 5.0 5.1 羅大春. 台灣海防並開山日記. 
  6. ^ 撒奇萊雅族_認識本族. www.tacp.gov.tw. [2017-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1-06). 
  7. ^ 楊仁煌. 撒奇萊雅民族文化重構創塑之研究 (PDF). 朝陽人文社會學刊. 2008, 6:1 (2008): 339-387. 
  8. ^ 丁日昌. 〈奏為台灣北路生番未靖微臣現擬立即渡台妥籌辦理摺〉. 1876. 
  9. ^ 《清季臺灣洋務史料》.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1969. 
  10. ^ 10.0 10.1 10.2 10.3 督固‧撒耘訪談紀錄. 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 [2017-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2-05). 
  11. ^ 11.0 11.1 11.2 11.3 奇萊平原上的巨大茄苳樹:撒奇萊雅族人的生命與毀滅之歌. Mata Taiwan. 2013-10-02 [2017-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2-05). 
  12. ^ 新聞:潘建任,《火神祭-撒奇萊雅族的文化傳承》,公視PeoPo公民新聞平台,2010.7.28
  13. ^ 原民第13族 撒奇萊雅族今正名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7-02-05]. 
  14. ^ 新聞:楊宜中,《加禮宛130年 撒奇萊雅、噶瑪蘭族立約紀念》,自由時報,2009.6.7

外部連結[編輯]

Template:台灣清治時期民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