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齊米日·普瓦斯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Kazimierz Pułaski
卡齊米日·普瓦斯基
Kazimierz Pułaski.PNG
卡齊米日·普瓦斯基,揚·斯蒂卡
出生 1745年3月4日
維尼亞雷
逝世 1779年10月11日
美國佐治亞州
職業 將軍,政治家

卡齊米日·普瓦斯基Kazimierz Pułaski,全名卡齊米日·米哈烏·瓦茨瓦夫·維克多·普瓦斯基Kazimierz Michał Wacław Wiktor Pułaski,在美國通常寫為Casimir Pulaski,1745年3月4日[1]—1779年10月11日),希萊波夫龍氏族,波蘭士兵,貴族,政治家,被尊為「美利堅騎兵之父」。[2][3]

普瓦斯基出身波蘭有地貴族,是巴爾聯盟的指揮官。巴爾聯盟試圖令波蘭立陶宛聯邦脫離俄羅斯的統治。起義失敗後,普瓦斯基移居北美,成為軍事冒險者。在美國獨立戰爭中,他曾救了喬治·華盛頓的性命[4],成了大陸軍的一位將軍。最後在薩瓦納圍攻戰中死於傷口惡化。

傳記[編輯]

波蘭生涯[編輯]

普瓦斯基在琴斯托霍瓦,約澤夫·赫烏蒙斯基繪於1875年

普瓦斯基在1745年3月4日(有些文獻記成3月6日)於瓦爾卡附近的維尼亞雷出生。他的父親約澤夫·普瓦斯基,是該地區的「長老」和知名人物之一。早在年輕的時候,卡齊米日·普瓦斯基就往華沙去了,在那裡的基廷會地方學院念書。

1762年,普瓦斯基成了波蘭國王的封臣,庫爾蘭公爵,薩克森的卡爾·克里斯蒂安·約瑟夫的侍從,並從此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但是,在他抵達米塔烏不久,公爵的朝臣就遭占領該地區的俄軍驅逐。普瓦斯基回到華沙。1764年,他在華沙參與推舉新波蘭國王斯坦尼斯瓦夫二世·奧古斯特

1768年2月29日,普瓦斯基與其父親一同成為巴爾聯盟的創始人。巴爾聯盟目的是要波蘭立陶宛聯邦擺脫俄羅斯的統治。聯盟遭到駐紮在波蘭的俄軍猛烈反抗。普瓦斯基是沃姆扎地區的貴族元帥,為聯盟軍隊最佳指揮官之一。同年,被圍困在貝爾德丘夫的一座修道院裡,九死一生之下,堅守了兩周,終被俄軍俘虜。普瓦斯基被迫發誓不會回到聯盟,才重獲自由。

但是,普瓦斯基並不認為這麼個誓言有多大的約束力,他已經與俄軍對抗了四年多。1769年,普瓦斯基再次被數量遠大於他的俄軍困在奧科佩。在一次勇敢的防守戰鬥後,普瓦斯基突破俄羅斯的包圍圈,帶着他的軍隊來到奧斯曼帝國。然後回到立陶宛。在立陶宛,普瓦斯基開始另一次反俄宣傳,當地很多貴族加入了聯盟。

1770年9月10日和1771年1月9日,普瓦斯基又被困在亞斯納-古拉修道院,再次領導波軍成功防守。1771年11月,他是國王綁架行動的主要組織者。但是,這次行動失敗了,聯盟隨後被解散。普瓦斯基成為了人民公敵,並因弒君成了在逃死刑犯。普瓦斯基逃離波蘭,但沒有歐洲國家收留。他短暫待在土耳其後,又流亡法國,在那裡,拉法葉侯爵徵募他到美洲服役。

騎兵之父[編輯]

本傑明·富蘭克林建議喬治·華盛頓將軍任命卡齊米日·普瓦斯基為志願美國騎兵,並稱「普瓦斯基在保衛他祖國自由時,顯露出勇氣和膽量,享譽全歐。」[5]抵達美國後,卡齊米日給華盛頓將軍寫道,「我來了,來到這開始保衛自由的地方,我服務於此,為此生存或犧牲。」[5]

普瓦斯基在1777年9月11日布蘭迪萬戰役第一次遇到英國人。他勇敢衝鋒,救美國騎兵免於大敗,還保住了喬治·華盛頓的性命。喬治華盛頓晉升普瓦斯基為美國騎兵准將作為回報,。[5]然而普瓦斯基飛揚跋扈,加上不愔英文;唯有辭去司令的職務;但獲准組建獨立的[6]普瓦斯基騎兵團,是美國大陸軍中,屈指可數的幾支騎兵團之一。

在華盛頓的鼓動下,美國國會在1778年通過成立騎兵的議案,任命普瓦斯基為司令。「美利堅騎兵之父」對他的下屬要求嚴格,還教授他們成熟的騎兵戰術。在議會缺乏資金時,他就利用個人財產,確保他軍隊有精良裝備和個人安全。國會稱他為「馬背上的指揮官」。

1779年2月,軍團驅逐來自查爾斯頓的英國侵略者。[5] 1779年10月,普瓦斯基在佐治亞州薩凡納戰役中,向英軍進攻。[5]10月9日,普瓦斯基找到英軍戰線上的一個弱點,隨即發起一次衝鋒;就在此時,被葡萄彈擊傷。普瓦斯基由約翰·C·庫珀上校等幾位戰友抬到地上。隨後被帶上私掠船「黃蜂號」。兩天後,普瓦斯基尚未恢復知覺,因創傷而死。[5]

貢獻與影響[編輯]

普瓦斯基的最大貢獻,可從華盛頓在1779年11月17日發出的識別口令見到。這道口令的問題是「普瓦斯基」,而回答應是「波蘭」。

美國很早就紀念普瓦斯基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的貢獻。而波蘭移民一直到20世紀才對此感興趣。1929年,美國國會決定,將每年的10月11日定為「普瓦斯基將軍紀念日」, [5]用於喚起對普瓦斯基的懷念。繼承波蘭裔美國人的傳統。每年十月,大激流城都會慶祝([1])「普瓦斯基日」。在底特律華盛頓大道和密西根大道的交叉口上,也有普瓦斯基的雕像。

肯塔基州自1942年前,就通過法律確定普瓦斯基將軍日伊利諾斯州自1977年起在三月的第一個周一慶祝卡齊米日·普瓦斯基日,這無疑是因為波蘭人在芝加哥人口中所占的較大比例。普瓦斯基日被定為全天假日,所有政府建築都會在該天休息。學區可以選擇是否將普瓦斯基定為假日。威斯康辛州印第安納州也同樣確定該日,在密爾沃基,也擁有一年一度的遊行和學校假日。普瓦斯基縣也為了紀念他,將整個城市以他命名。該天,紐約市的第五大道都會有普瓦斯基日遊行。[7]

一艘美國潛艇卡齊米日·普瓦斯基號就以他命名,曾作為緝私船(海岸警衛隊使用)。[8]

位於巴爾的摩帕特森公園的普瓦斯基雕像

美國的幾座城市和縣城以普瓦斯基命名,其中包括田納西州的普瓦斯基市阿肯色州(堪薩斯首府小石城同時也是縣政府所在地)、喬治亞州伊利諾伊州印第安納州肯塔基州密蘇里州弗吉尼亞州都有普瓦斯基縣,威斯康辛州紐約州都有普瓦斯基村。芝加哥底特律新貝德福德梅里登都有卡齊米日·普瓦斯基小學,密爾沃基有普瓦斯基中學,還有在沃靈福德附近有一座以他命名的工業區。在薩凡納薩凡納藝術與設計學院,普瓦斯基樓正是一所學生宿舍的名字。而且,在薩凡納商業區有普瓦斯基廣場,在薩凡納郊區,也有普瓦斯基要塞國家遺址公園。在史蒂芬斯點的麥克格拉齊林公園,矗立着卡齊米日·普瓦斯基伯爵雕像。在大激流城,在十月的第一個周末會有普瓦斯基日節日活動,其中包括一場遊行和在當地波蘭大廳的慶典活動,以紀念他在獨立戰爭中的貢獻。為了紀念他,在北安普頓南本德都有以他命名的公園,各個城市都有以普瓦斯基命名的街道,其中包括河頭鎮漢姆查姆克、南本德、南卡羅來納州哥倫比亞和芝加哥地區。穿過萊克鎮65號州際公路被命名為卡齊米日·普瓦斯基紀念高速公路。[9]新澤西州普瓦斯基航線也以他命名,以米德瓦爾為起點,以巴爾的摩為終點的40號美國國道被命名為普瓦斯基公路。

腳註[編輯]

  1. ^ Father Stanislaw Makarewicz, Translated by Peter Obst and Alexandra Medvec, The Four Birth Records of Kazimierz Pulaski, Archiwa, Biblioteki i Muzea Koscielne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Lublin (KUL)), 1998年, 第70卷 [2009-03-04] 
  2. ^ 卡齊米日·普瓦斯基日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0-07-31., 東伊利諾斯州大學公民權利與多元化辦公室。Leszek Szymański, Casimir Pulaski: A Hero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E207.P8 S97 1994年.
  3. ^ From Da to Yes, Yale Richmond, 第72頁
  4. ^ U.S. Senate Passes Resolution Granting Honorary Posthumous Citizenship to Casimir Pulaski 存檔副本. [200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27). 存檔副本. [200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1-12).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Resolution of 111th Congress : 1st Session; S. J. RES. 12 Proclaiming Casimir Pulaski to be an honorary citizen of the United States
  6. ^ 第876-877頁, Presidenti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XXIV No. 4 Fall 1994
  7. ^ 存檔副本. [2009-10-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0-03-02). 
  8. ^ Pulaski, 1825; U.S. Coast Guard
  9. ^ Indiana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參見[編輯]

  • 普瓦斯基,列舉了一大堆以「普瓦斯基」命名的地區和事物
  • 塔得烏什·科希丘什科(英文名"Thaddeus Kosciusko"),另一位在美國獨立戰爭中服役的波蘭指揮官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