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洪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曹洪
曹洪
驃騎將軍
國家 曹魏
時代 東漢末年至三國時期
主君 曹操曹丕曹叡
姓名 曹洪
子廉
封爵 國明亭侯→野王侯→都陽侯→樂城侯
籍貫 沛國譙縣(今安徽省亳州市
出生
逝世 魏明帝太和六年
232年
諡號 恭侯
祠廟 魏太祖廟

曹洪(2世紀-232年),字子廉沛國(今安徽亳縣)人,三國時期曹魏重要將領,曹操堂弟。性格仗義護主,但是個小氣吝嗇的守財奴。

歷任揚武中郎將、諫議大夫、衛將軍等,封都陽侯。因拒絕借錢給少年時的曹丕,讓心胸狹隘的曹丕對他記恨數十年,曹丕即位後將曹洪羅織罪名下獄,卞太后知道此事後脅迫郭皇后向曹丕求情,免去死罪的曹洪仍被削爵貶為庶民。曹丕死後曹叡即位,復曹洪爵位,拜曹洪為後將軍,封樂城侯,官至驃騎將軍,死後諡為恭侯

生平[編輯]

君之左右[編輯]

曹洪在曹操起兵參加討董卓聯軍時,已經加入曹操軍。軍到滎陽時,曹軍為董卓將領徐榮所敗,敵軍一路追殺,曹操失去坐騎,曹洪趕至,立刻下馬讓給曹操,曹操推辭,曹洪說:「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公。」便徒步跟隨到汴水,因水過深不能渡,曹洪得來一艘船,與曹操過河,歸還奔揚州刺史陳溫與曹洪有深厚交情,曹洪帶千多名家兵到陳溫處募兵,在廬江募得上等甲士千餘人,東到丹楊又募得數千人,與曹操會師龍亢

各處轉戰[編輯]

193年,呂布乘曹操東征徐州,偷襲兗州,曹操立即還擊呂布,相方對峙,時值大饑荒,曹洪列兵在前,先佔據東平,聚於劤谷以補給軍隊。曹操成功打敗呂布,曹洪屯兵於東阿,再轉戰濟陰山陽中牟陽武等十多縣,皆攻克,以前後軍功拜為鷹揚校尉,再升為揚武中郎將。196年,迎漢獻帝許昌,再拜為諫議大夫。

200年官渡之戰,與徐晃出擊[1],後火燒烏巢事件,聽從荀攸的勸告,收納了袁紹舊將張郃[2]

後南征劉表,破舞陽陰葉堵陽博望的劉表軍,數有戰功,升為厲鋒將軍,封國明亭侯。屢屢征伐有功,拜為都護將軍。

215年參與討伐張魯,並與留守鄴城曹丕互打筆仗[3][4][5][6]

217年參與討伐劉備將領吳蘭下辨之戰,當時吳蘭駐扎在隴西郡下辨,劉備派遣張飛援救吳蘭,最終曹軍擊敗吳蘭張飛逃走[7]

219年參與漢中之戰[8],與曹真張既等人配合。[9][10]

晚年[編輯]

曹丕稱帝,任曹洪為衛將軍,再升驃騎將軍,封野王侯,增食邑千戶,並前共二千一百戶,後再轉封都陽侯

曹丕年少時向他借錢被拒絕,曹丕懷恨在心。曹丕為太子時,又向曹洪借絹百匹,曹洪再次無法讓曹丕滿意[11]。曹丕稱帝後,藉口曹洪的食客犯法,將曹洪收監,等候處死。群臣進諫求情,曹丕都不聽,曹丕之母卞太后盛怒之下對郭皇后說:「令曹洪今日死,吾明日敕帝廢后矣。(如果曹洪今日被處死,我明日便讓陛下廢了你的后座。)」郭皇后急忙去盡力周旋,於是曹丕才饒過曹洪性命,但仍要削官職、封邑,免為庶人,時卻是黃初七年(226年)正月[12]

明帝曹叡即位,拜後將軍,更封樂城侯,再增食邑千戶,再次拜為驃騎將軍。232年曹洪病逝,諡為恭侯。243年,受到曹操祖廟連同祭祀。

特徵[編輯]

曹洪家裡很富有,曹操任司空時,親自帶頭將每次月調儲在縣,曹洪所儲之款連曹操也自認不及。但是為人吝嗇小氣,因為早年打死不借錢給曹丕,才遭到牢獄之苦,最終在卞太后強迫郭皇后求情之下才可被赦免。

又在漢中之戰擊退張飛馬超等大辦慶功宴,期間令歌女跳脫衣舞,引起當地士人楊阜的譴責[13];此時曹操譏諷曹洪,說曹洪的貪財好色如同劉邦辛毗曹休如同張良陳平匡正他的過失[14]

又早在曹操的豫州時期,其門客有少數「數犯法」,先後被長社縣令楊沛和許縣令滿寵懲治[15][16]。不久任都護將軍的期間,曾強迫建安七子阮瑀任其書記,但被婉拒[17]

據《三國志·司馬芝傳》載,明帝時期(226~232),由於曹洪的乳母與臨汾公主的僕人一起淫祀無澗神,而被司馬芝下獄。[18]

另詳見陳琳《為曹洪與魏文帝書》,此書信收錄於《文選卷四十一·書上》。

家庭[編輯]

父輩[編輯]

  • 曹鼎,曹洪伯父,尚書令
  • 曹瑜,曹洪族父,衛將軍,封列侯

子女[編輯]

  • 曹馥,曹洪之子,繼承曹洪爵位
  • 曹震,曹洪之子,封列侯
  • 曹氏,曹洪之女,荀粲妻,有美色,早亡

評價[編輯]

  • 陳壽:「夏侯、曹氏,世為婚姻,故惇、淵、仁、洪、休、尚、真等並以親舊肺腑,貴重於時,左右勳業,咸有效勞。」
  • 卞太后:「梁、沛之間,非子廉無有今日。」
  • 曹操:「我家貲那得如子廉耶!」
  • 王嘉:「曹洪忠烈為心,愛親憂國。」
  • 李贄:「曹洪者,操之忠,漢之賊也。」

藝術形象[編輯]

戲劇[編輯]

中國傳統戲曲中曹洪的角色,臉譜勾成紅色碎花臉,表示其忠勇。

電視劇及電影[編輯]

動漫遊戲[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三國志·徐晃傳》:與曹洪擊氵隱強賊祝臂,破之
  2. ^ 《三國志·荀攸傳》:太祖乃留攸及曹洪守。太祖自將攻破之,盡斬瓊等。紹將張郃、高覽燒攻櫓降,紹遂棄軍走。郃之來,洪疑不敢受,攸謂洪曰:「郃計不用,怒而來,君何疑?」乃受之。
  3. ^ 《昭明文選·卷四十一·為曹洪與文帝書》注引《答曹洪書》:今魯包凶邪之心,肆蠱惑之政。天兵神拊,師徒無暴,樵牧不臨。
  4. ^ 《昭明文選·卷四十一·為曹洪與文帝書》注引《答曹洪書》: 今魯罪兼苗桀,惡稔厲莽,縱使宋翟妙機械之巧,田單騁奔牛之狂,孫吳勒八陳之變,猶無益也。
  5. ^ 《昭明文選·卷四十一·為曹洪與魏文帝書》:十一月五日,洪白:前初破賊,情奓意奢,說事頗過其實。得九月二十日書,讀之喜笑,把玩無猒,亦欲令陳琳作報。琳頃多事,不能得為。念欲遠以為歡,故自竭老夫之思。辭多不可一一,粗舉大綱,以當談笑。 漢中地形,實有險固,四岳三塗,皆不及也。彼有精甲數萬,臨高守要,一人揮戟,萬夫不得進。而我軍過之,若駭鯨之決細網,奔兕之觸魯縞,未足以喻其易。雖雲王者之師。有徵無戰,不義而強,古人常有。故唐虞之世,蠻夷猾夏;周宣之盛,亦仇大邦。詩書嘆載,言其難也。斯皆憑阻恃遠,故使其然。是以察茲地勢,謂為中才處之,殆難倉卒。來命陳彼妖惑之罪,敘王師曠盪之德,豈不信然!是夏殷所以喪,苗扈所以斃;我之所以克,彼之所以敗也。不然,商周何以不敵哉!昔鬼方聾昧,崇虎讒凶,殷辛暴虐,三者皆下科也。然高宗有三年之徵,文王有退脩之軍,盟津有再駕之役,然後殪戎勝殷,有此武功。焉有星流景集,飆奪霆擊,長驅山河,朝至暮捷,若今者也! 由此觀之,彼固不逮下愚,則中才之守,不然明矣。在中才則謂不然,而來示乃以為彼之惡稔,雖有孫田墨氂猶無所救,竊又疑焉。何者?古之用兵,敵國雖亂,尚有賢人,則不伐也。是故三仁未去,武王還師;宮奇在虞,晉不加戎;季梁猶在,強楚挫謀。暨至眾賢奔絀,三國為墟。明其無道有人,猶可救也。且夫墨子之守,縈帶為垣,高不可登;折箸為械,堅不可入。若乃距陽平,據石門,攄八陣之列,騁奔牛之權,焉肯土崩魚爛哉!設令守無巧拙,皆可攀附,則公輸已陵宋城,樂毅已拔即墨矣。墨翟之術何稱?田單之智何貴?老夫不敏,未之前聞。 蓋聞過高唐者,效王豹之謳;游睢渙者,學藻繢之彩。間自入益部,仰司馬楊王遺風,有子勝斐然之志,故頗奮文辭,異於他日。怪乃輕其家丘,謂為倩人,是何言歟?夫綠驥垂耳於林坰。鴻雀戢翼於污池,褻之者固以為園囿之凡鳥,外廄之下乘也。及整蘭筋,揮勁翮,陵厲清浮,顧盼千里,豈可謂其借翰於晨風,假足於六駁哉!恐猶未信丘言,必大噱也。洪白。
  6. ^ 《昭明文選·卷四十一·為曹洪與文帝書》注引《文帝集序》:上平定漢中,族父都護還書於余,盛稱彼方土地形勢。觀其辭,如陳琳所敘為也。
  7. ^ 《三國志》卷9:劉備遣將吳蘭屯下辯,太祖遣曹洪征之,以休爲騎都尉,參洪軍事。太祖謂休曰:「汝雖參軍,其實帥也。」洪聞此令,亦委事於休。備遣張飛屯固山,欲斷軍後。眾議狐疑,休曰:「賊實斷道者,當伏兵潛行。今乃先張聲勢,此其不能也。宜及其未集,促擊蘭,蘭破則飛自走矣。」洪從之,進兵擊蘭,大破之,飛果走。
  8. ^ 按《三國志·曹休傳》
  9. ^ 《三國志·曹真傳》:太祖自至漢中,拔出諸軍,使真至武都迎曹洪等還屯陳倉。
  10. ^ 《三國志·張既傳》:其後與曹洪破吳蘭於下辯
  11. ^ 《三國志》卷9注引《魏略》:文帝在東宮,嘗從洪貸絹百匹,洪不稱意。
  12. ^ 《晉書·天文志下》:(黃初)七年正月,驃騎將軍曹洪免為庶人。
  13. ^ 《三國志·楊阜傳》:太祖遣都護曹洪御超等,超等退還。洪置酒大會,令女倡著羅縠之衣,蹋鼓,一坐皆笑。阜厲聲責洪曰:「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何有於廣坐之中裸女人形體!雖桀、紂之亂,不甚於此。」遂奮衣辭出。洪立罷女樂,請阜還坐,肅然憚焉。
  14. ^ 《三國志·辛毗傳》:久之,太祖遣都護曹洪平下辯,使毗與曹休參之,令曰:「昔高祖貪財好色,而良、平匡其過失。今佐治、文烈憂不輕矣。」
  15. ^ 裴注《三國志·賈逵傳》引《魏略》:楊沛字孔渠,馮翊萬年人也。……及太祖輔政,遷沛為長社令。時曹洪賓客在縣界,徵調不肯如法,沛先撾折其腳,遂殺之。由此太祖以為能。
  16. ^ 《三國志·滿寵傳》:太祖臨兗州,辟(滿寵)為從事。及為大將軍,辟署西曹屬,為許令。時曹洪宗室親貴,有賓客在界,數犯法,寵收治之。洪書報寵,寵不聽。洪白太祖,太祖召許主者。寵知將欲原,乃速殺之。太祖喜曰:「當事不當爾邪?」
  17. ^ 《三國志·王粲傳附阮瑀》:瑀少受學於蔡邕。建安中都護曹洪欲使掌書記,瑀終不為屈。
  18. ^ 明帝即位,賜爵關內侯。頃之,特進曹洪乳母當,與臨汾公主侍者共事無澗神〈臣松之案:無澗,山名,在洛陽東北。〉系獄。卞太后遣黃門詣府傳令,芝不通,輒敕洛陽獄考竟,而上疏曰:「諸應死罪者,皆當先表須報。前制書禁絕淫祀以正風俗,今當等所犯妖刑,辭語始定,黃門吳達詣臣,傳太皇太后令。臣不敢通,懼有救護,速聞聖聽,若不得已,以垂宿留。由事不早竟,是臣之罪,是以冒犯常科,輒敕縣考竟,擅行刑戮,伏須誅罰。」帝手報曰:「省表,明卿至心,欲奉詔書,以權行事,是也。此乃卿奉詔之意,何謝之有?後黃門復往,慎勿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