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歐陽漸(1871年-1943年),鏡湖,四十歲之後改竟無,一般尊稱為「歐陽竟無先生」、「竟無大師」,江西宜黃縣人,佛學家

支那內學院的建立者,復興法相唯識學,是現代中國佛教研究之先鋒。

著名的弟子有熊十力呂澂等人;而著名哲學家唐君毅及其父親唐迪風(唐烺,晚清學者),亦師承自歐陽氏。

生平[編輯]

歐陽漸出身書香世家,其祖父歐陽鼎訓為舉人,至北京考取景山官學教習。其父歐陽暉為道光年間舉人,但在北京數十年,科場失利。中年後,回到家鄉,督辦團練,因而保舉陝西司主政。

1876年,其父病逝,家道中衰。由叔父歐陽昱負責教養成人。歐陽昱是同治年間貢生,長於辭賦,有名士之稱,但同樣科場不利,無法仕進,擔任幕僚及塾師維生。除了養活自己家庭之外,還要負擔歐陽漸一家。

歐陽漸自幼隨叔父歐陽昱讀書,初習詩賦文章,繼習文字考據之學,進而學習曾胡程朱諸家學說與經世之學。1890年,至南昌,考進經訓書院。在此認識桂伯華,從而認識黎端甫梅光羲李證剛等人。桂伯華支追隨康有為梁啟超等人,曾至上海主筆滬萃報館,宣揚維新變法。

1898年,梁啟超離開湖南,至北京推動百日維新,曾舉薦桂伯華接替湖南時務學堂總教習。但在戊戌政變後,慈禧重掌大權,在全國緝捕維新黨人,桂伯華由上海潛回江西故鄉,匿居鄉間,歸向佛法。隨後親赴南京,從楊文會居士問學。桂伯華回到故鄉後,開始宣揚佛教。

佛陀與教育[編輯]

民國十二年(1923年),歐陽竟無先生在第四中山大學(現稱南京師範大學)做過一次震撼佛教界的講演,講題是:「佛法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世所必需。」

他舉例證明佛法不是宗教,也不是哲學,而是「佛陀對一切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在康熙、雍正、乾隆的盛世時代,佛法依舊是教育。直到最近兩百多年,清朝中葉嘉慶以後至今,佛教確實已形成宗教[1]

不過淨土宗祖師印光法師,曾對其人有過警惕性地評價,以下乃祖師回覆:

復李覲丹居士書

  接手書,知閣下衛道之心,極其真切。而彼欲為千古第一高人之地獄種子,極可憐憫也。起信論之偽,非倡於梁任公。乃任公承歐陽竟無之魔說,而據為定論,以顯己之博學,而能甄別真偽也。歐陽竟無乃大我慢魔種。借弘法之名,以求名求利。其以楞嚴起信為偽造者,乃欲迷無知無識之士大夫,以冀奉己為大法王也。其人借通相宗以傲慢古今。凡台賢諸古德所說,與彼魔見不合,則斥雲放屁。而一般聰明人,以彼通相宗,群奉之以為善知識。相宗以二無我為主。彼唯懷一我見,絕無相宗無我氣分。而魔媚之人,尚各相信,可哀也。未受戒,不應著壞色五條之縵衣。此衣五條,不分塊。(五衣,五條,每條一長一短。)亦非海青,海青即大袖之袍子也。今日法門無人,任意妄為。故凡受五戒者,皆著五衣,乃違佛制。而僧俗悉各相安,亦可慨也。

(摘自印光大師文鈔)


著作[編輯]

  • 《支那內學院院訓釋》
  • 《大般若經敘》
  • 《瑜伽師地論敘》
  • 《大涅槃經敘》
  • 《俱舍論敘》
  • 《五分般若讀》
  • 《心經讀》
  • 《唯識抉擇談》
  • 《唯識研究次第》
  • 《中庸傳》
  • 《解節經真諦義》
  • 《在家必讀內典》
  • 《經論斷章讀》
  • 《四書讀》

文獻參考[編輯]

  1. ^ 釋淨空. 「認識佛教」. 《十善業道經大意》. 報佛恩網. 2000-07-01 [2014-01-26檢索]. 現代的佛教總共有五種形式同時存在……第一種、釋迦牟尼佛的教育。這是傳統的佛教,現已很少見。第二種、宗教的佛教。……第四種、哲學的佛教。……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