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嘉學派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永嘉學派,又稱「事功學派」、「功利學派」,是南宋時期重要的一個儒家學派,與朱熹的「理學」、陸九淵的「心學」呈鼎足相抗之勢。因成型及發展於永嘉(今溫州)地區,代表人物又多為永嘉學者,故稱為「永嘉學派」。

歷史[編輯]

淵源於北宋慶曆年間的王開祖、丁昌期流派,永嘉地區學者輩出,史稱「溫多士,為東南最」[1]。元豐年間,周行己許景衡劉安節劉安上戴述趙霄張輝沈躬行蔣元中就學於太學,號稱「永嘉九先生」[2]。到南宋時,在鄭伯熊、薛季宣、陳傅良、徐誼等永嘉學者手中形成學派,後葉適集永嘉學派前輩之大成[3],進一步擴大了「永嘉學派」的影響,在南宋的學術界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黃宗羲稱「濂洛之統合諸家,橫渠之禮教、康節之數學、東萊之文獻、艮齋止齋之經制、水心之文章,莫不旁推交通,連珠合璧,自來儒林所未有也」[4]

背景[編輯]

南宋時期,永嘉(今溫州)地區工商業經濟發達,出現數量眾多的富商、富工及經營工商業的地主,他們要求抵禦外侮,維持社會安定,主張買賣自由,尊重富人,並希望能減輕捐稅,發展商業。這和宋代一定程度上市場經濟的發達、資本主義勢力的發展有密切關係。

內容[編輯]

永嘉學派最早提出了「事功」思想,亦是永嘉學派最大的特點,主張利與義的一致性,「以利和義,不以義抑利」,反對某些道學家的空談義理。

  • 認為「道不離器」,反對「專以心性為宗主」,對董仲舒提出的「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的說法表示異議,曰:「既無功利,則道義者無用之虛語爾。」
  • 繼承了傳統儒學中「外王」和「經世」,提倡「學與道合,人與德合」,傑出人物應是「實德」和「實政」的結合。
  • 論述了「夷夏之辨」與「正惡之辨」的區別,突出金兵入侵的非正義性,強調抗擊金人的正義性與合法性。
  • 強調以民為本,堅持改革政弊,重視歷史和制度的研究,考求歷代國家的成敗興亡、典章制度的興廢,希望以此尋出振興南宋,轉弱為強的途徑。
  • 反對傳統「重農抑商」的政策,主張「通商惠工,以國家之力扶持商賈,流通貨幣」,認為應該大力發展工業與商品經濟,並指出僱傭關係和私有制的合理性。

評價[編輯]

  • 陳亮稱「人物滿東甌」[5]黃宗羲指出:「永嘉之學,教人就事上理會,步步着實,言之必使可行,足以開物成務。蓋亦鑒一種閉眉合眼,目蒙瞳精神,自附道學者,於古今事物之變不知為何等也。」[6]
  • 譚嗣同唐才常十分推崇永嘉之學。譚嗣同在《仁學·自序》中將永嘉歸之於墨學中的「任俠」派:「墨有兩派:一曰『任俠』,吾所謂仁也,在漢有黨錮,在宋有永嘉,略得其一體。」

代表人物[編輯]

注釋[編輯]

  1. ^ 宋元學案》卷七十四
  2. ^ 全祖望稱:「世知永嘉諸子之傳洛學,不知其兼傳關學。考所謂九先生者,其六人及程門,其三則私淑也。而周浮止、沈彬老又嘗從藍田呂氏游,非橫渠之再傳乎?……吾浙學之盛,實始於此。」(《宋元學案》卷三十二《周許諸儒學案·序錄》)
  3. ^ 《宋元學案》卷五十四《水心學案上》
  4. ^ 全祖望:《梨洲先生神道碑》
  5. ^ 《陳亮集》卷四十九
  6. ^ 《宋元學案》卷五十二《艮齋學案》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