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法正
尚書令
法正
三國演義法正圖
護軍將軍
國家 蜀漢
時代 東漢(三國)
主君 劉璋劉備
孝直
出生 176年
右扶風郿(今陝西眉縣)
逝世 220年
蜀漢
諡號 翼侯

法正(176年-220年),字孝直後漢司隸右扶風(今陝西眉縣)人,三國蜀漢的軍師;戰國時期齊襄王田法章之後裔,為東漢末名門法氏之後;祖父法真,有清節高尚名聲,本為劉璋部下,後投歸劉備深受信任。劉備在世時,惟獨法正有諡號[1],死後追諡為翼侯。與曹魏知名謀士程昱郭嘉一樣有性格缺陷(程昱太剛直易得罪人、郭嘉行為不檢),但同樣善策奇謀,故陳壽譽其可比二人,

生平[編輯]

懷才不遇[編輯]

建安初年,天下饑荒,法正與同郡孟達俱入依附劉璋,多年後法正升為新都,後召署軍議校尉。法正既不為任用,又為其州邑僑客之人所誹謗,志不得意。益州別駕張松與法正相為友善,深覺劉璋不足與有所作為,常暗自歎息。

暫思經算[編輯]

208年,張松於荊州出使見曹操歸來,勸劉璋與曹操絕交而自行結交劉備。劉璋問:「誰可以作為使者?」張松乃舉薦法正,法正辭讓,不得已而前往。法正既歸還,為張松說劉備有雄才大略,密謀協力規劃,願意共同戴奉劉備,而未有緣。後來劉璋聽聞曹操欲派遣將領征討張魯而有畏懼之心,張松遂說劉璋適宜迎接劉備,使他征討張魯,復命令法正銜命出使。法正既宣告旨意,暗地裡向劉備獻策:「以將軍之命世英才,乘劉璋之懦弱無能;張松,益州之左右,以為內應;然後以益州之殷富,憑天府之險阻,以此來成大業,易如反掌。」 諸葛亮三分天下之計須取荊州和益州二地,法正、張松倒戈實乃天賜良機。於是劉備應允,隨即率軍入蜀。荊州軍假意北伐張魯,至葭萌,張松因事情敗露被殺,劉備於是與劉璋正面決裂,向成都進兵,軍勢所至,勢如破竹。當時,劉璋的部下謀士鄭度向劉璋進諫堅壁清野之策拖垮劉備。劉備聽聞後十分惱怒,詢問法正意見。法正說:「最終不會被採用,不用擔心」。結果如法正所言,劉璋答:「吾聞拒敵以安民,未聞動民以避敵也。」而拒絕此策,並罷黜了鄭度。

眩惑遠近[編輯]

214年,劉備軍包圍成都蜀郡太守許靖欲出城投降被人發覺,因在危急關頭,不宜誅殺自己人,於是劉璋放過許靖。劉璋投降後,劉備不舉用許靖,認為即使是天下聞名的名士,但卻無身為人臣的才能及品德。法正進諫:「天下有名無實的人就是許靖了。但是主公剛剛開創大業,許靖的名聲四海皆知,您如果連他都不用,天下賢人恐怕會認為您薄待賢臣。」劉備於是重用許靖,此舉效仿戰國時的郭隗燕昭王

恩怨分明[編輯]

建安十九年劉備得益州後便自領益州牧,從此奠定了三國鼎立的基礎。任用法正為蜀郡太守、揚武將軍[2],同時間兼任地方官京官,既為首都的行政首長又為劉備身邊的謀主。此時法正得勢,不但對過往有恩的人報恩,亦開始對以往曾輕視或陷害自己的人進行報復,擅殺毀傷己者數人,有人向諸葛亮舉報,但諸葛亮素知法正甚得劉備重用[3],遂不言之。

劉備既定成都,與諸葛亮、伊籍劉巴李嚴共同制定「蜀科」,以為「以法治蜀」之律。

建安二十年(215年),孫權知道劉備已奪得益州,希望取回荊州。劉備卻推託說:「當得到涼州時,便會把荊州給予。」孫權對此十分怨恨,便派呂蒙奪取長沙、零陵、桂陽三郡。魯肅將萬餘人馬於益陽牽制關羽,劉備從益州帶兵回援。當時隨從的軍師為法正,後曹操南攻漢中,威懾蜀中,劉備便迅速和孫權修和,協議平分荊州,荊州西方南郡、零陵、武陵歸劉備,則荊州東方江夏、桂陽、長沙歸孫權,但雙方關係已趨惡化。

奇畫策算[編輯]

217年,法正認為曹操一舉降伏張魯,卻未繼續進攻益州,而留下夏侯淵張郃駐守漢中,一定是內部動亂,而夏侯淵、張郃的才能不足以守住漢中,法正認為這是奪取漢中的最佳時機。[4]且告訴劉備奪取漢中的意義:上,可以討伐國賊,尊崇光輝漢室;中,可以虎視奪取雍、涼二州,開拓國境;下,可以固守益州川蜀的安定,是持久的戰略,劉備接納此計。

與曹軍在漢中作戰時,形勢不利,本應馬上撤退,而劉備不肯,無人敢進諫。當時箭如雨下,法正便走去擋在先主前面。劉備說:「法正快去避箭。」法正回:「連閣下也冒著箭雨、飛石,何況我呢?」劉備只好允諾:「我和你一起撤退。」便暫時撤軍。

睹事知機[編輯]

219年,正月,劉備南渡沔水,於定軍山、興勢山山麓紮營,與率軍前來的夏侯淵部對峙。當時夏侯淵駐守南線據點走馬谷,張郃駐守東線據點廣石。法正採取聲東擊西之計,讓劉備將萬餘精兵分作十隊,趁夜輪番進攻廣石。張郃率親兵搏戰,雖然沒有丟失據點,但也抵擋不住劉備軍的輪番攻擊,於是向夏侯淵要求增援。夏侯淵將精兵分撥一半去支援張郃,自己繼續固守南線。隨後劉備派兵偷襲走馬谷,放火燒毀了曹軍陣地前的防衛工事鹿角,夏侯淵親自率四百軍士出營救火、修補鹿角。此時,法正看準時機,見夏侯淵正處於劣勢,提議全力進攻夏侯淵,劉備於是命黃忠居高山上奇襲臨下從後方擂鼓突襲,夏侯淵措手不及被黃忠斬殺,趙雲接應黃忠,將黃忠救出,曹軍潰敗。劉備從此佔據了漢中之戰的主動權。不久,曹操親征,聽聞是法正獻計取漢中,因而感慨不已歎道:「吾故知玄德不辦有此,必為人所教也」。接下來的漢中爭奪戰中,曹操雖然兵力佔有絕對優勢,但是劉備斂眾拒險,終不與曹操交鋒,曹操積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操不得已而引軍還,劉備遂佔據漢中,效仿高祖漢王劉邦,劉備佔以漢中自立為漢中王,以法正為尚書令、護軍將軍。

蜀之輔翼[編輯]

翌年,即漢獻帝建安二十五年,建安二十四年十二月(已是公曆220年)關羽敗走麥城後,去世,享年45歲。劉備為他連日哭泣,諡曰翼侯。賜於關內侯的爵位給其子法邈,法邈的最高職位為至奉車都尉、漢陽太守。

先主一稱帝便東征孫權關羽報仇,群臣大多進諫,皆不聽從。章武二年,大軍戰敗,退回白帝城。諸葛亮感歎:「若法孝直還活著,便能夠制止主上,使不行東征;就算無法阻止主上,有他隨行而東征,也不致於大敗而歸呀。」[5]

特徵[編輯]

法正心胸偏窄、容易記恨,侍奉劉備發達後紛紛對以前得罪自己的人施罪或處死,諸葛亮雖收舉報但礙於劉備愛其才而不敢上報,另一方面法正乃益州當地文官代表,本地文人與外來的荊州文人體系多有矛盾,身為荊州體系的諸葛亮也不願激化兩派系鬥爭故而隱忍。

家庭[編輯]

曾祖父[編輯]

法雄[6]

祖父[編輯]

法真[7]

父親[編輯]

法衍[8]

子嗣[編輯]

法邈

評價[編輯]

  • 陳壽:「諸葛亮與正,雖好尚不同,以公義相取。亮每奇正智術。……法正著見成敗,有奇畫策算,然不以德素稱也。儗之魏臣,統其荀彧之仲叔,正其程(程昱)、郭(郭嘉)之儔儷邪?」(《三國志·蜀書·龐統法正傳第七》)
  • 諸葛亮:「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彊,東憚孫權之逼,近則懼孫夫人生變於肘腋之下;當斯之時,進退狼跋,法孝直為之輔翼,令翻然翱翔,不可復制,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三國志·蜀書·龐統法正傳第七》)
  • 曹操:「吾收奸雄略盡,獨不得正邪?」 (《華陽國志·劉先主志》)
  • 孫盛:「正務眩惑之術,違貴尚之風,譬之郭隗,非其倫矣。」(《三國志·蜀書·龐統法正傳第七》裴松之注引孫盛評)
  • 楊戲:「翼侯良謀,料世興衰,委質於主,是訓是諮,暫思經算,覩事知機。」--贊法孝直(《季漢輔臣贊》)(《三國志·蜀書·鄧張宗楊傳第十五》)
  • 司馬光:「(法正)外統都畿,內為謀主。一湌之德,睚眥之怨,無不報復,擅殺毀傷己者數人。」(《三國志·蜀書·龐統法正傳第七》)
  • 蕭常:「統、正見理之明,料事之審,一時謀臣,無出其右。昭烈肇基王業,訖承大統,實二人之力。使天假之年,與諸葛亮同心輔政,混一之功,日月可冀。不幸蚤世,惜哉!」(《蕭氏續後漢書》)
  • 郝經:「初,孔明語昭烈以恢復大計,……乃抱膝長吟之日,素定之論,討操復漢之防模也。統發其幾,而法正、張松成其謀爾。……嗚呼!統、正雖道義不足,而智謀亞於亮。統卒於圍雒之際,正沒於取漢中之明年。使二子不死,與亮左右,功烈豈止於是?天不祚漢,惜哉!」(《郝氏續後漢書》)
  • 陳普:「崎嶇放虎事方新,喜怒平生便見真。誰是孔明西道主,敢將東客罪西人。」(《陳普詩集》)
  • 蔡東藩:「張松、法正並為璋臣,璋可輔則輔之,不可輔則去之;必賣主而求榮,殊非人臣之道,松之受誅宜也!法正特幸而脫禍耳,是可為後世之不忠者戒焉。」

藝術形象[編輯]

三國演義[編輯]

生平事跡與正史大體相當,是賢士法真孫子,張松之友。原為劉璋部屬,與張松、孟達合謀獻益州給劉備。在涪城大會上,與龐統一起策劃刺殺劉璋的計劃。伐蜀成功後,曾與諸葛亮討論治法之事。後來任蜀郡太守時公報私仇,聽聞諸葛亮向他人的解釋後有所收斂。曹劉爭漢中時,說服劉備親征,又受諸葛亮之命助黃忠斬殺夏侯淵。劉備進位漢中王后,法正被任命為尚書令。

動漫遊戲[編輯]

影視形象[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注釋[編輯]

  1. ^ 《三國志·蜀書·趙雲傳》:初,先主時,惟法正見諡。
  2. ^ 先主復領益州牧,諸葛亮為股肱,法正為謀主
  3. ^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亮又知先主雅愛信正
  4. ^ 《三國志·蜀書·龐統法正傳》:此蓋天以與我天時,不可失也。
  5. ^ 《三國志·蜀書·龐統法正傳》:章武二年,大軍敗績,還住白帝。亮嘆曰:「法孝直若在,則能制主上,令不東行;就復東行,必不傾危矣。」
  6. ^ 漢安帝時候的南郡太守
  7. ^ 東漢末名士,有清節高名,號玄德先生
  8. ^ 東漢末的司徒掾、廷尉左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