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相干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相干態量子力學量子諧振子能夠達到的一種特殊的量子狀態[1]。量子諧振子的動力學性能和經典力學中的諧振子很相似。1926年埃爾溫·薛定諤在解滿足對應原理薛定諤方程時找到的第一個量子力學解就是相干態[2]。在大量物理系統中量子諧振子和相干態存在。比如一個位於二次方位能井中的粒子的振盪運動就是一個相干態。1963年羅伊·格勞伯把相干態引入量子電動力學玻色子量子場論

圖1:使用零差檢波測量的Nd:YAG激光器發射的電場的三種不同的相干態與相之間的函數關係,電場中量子噪音的數量與相完全不相關。量子噪音不隨場強度的增高(振幅)而增強,因此變得越來越不足道。在強度非常高的情況下振盪就好像是完全沒有噪音的經典波一樣。從上向下平均光子數位4.2、25.2和924.5
圖2:圖1中第二相干態的振盪波包。不論電場的相是多少其分布是寬度不變的高斯分布
圖3:圖2的相干態的維格納分佈分布的中心是相干態的振幅,而且是從這一點出發完全對稱的。圖中的波動是由試驗誤差導致的

量子光學[編輯]

相干態是最小不確定態,其唯一的一個自由係數可選為使得其位置和動量的相對彌散相等,在高能下這兩個彌散均非常小。此外因為在所有能量特徵態中海森堡運動公式的期望值為零,相干態的期望值與經典運動公式完全相等,在高能量時其彌散非常小。

雖然最小不確定高斯式波包是眾所周知的,但是直到1963年格勞伯提出完全量子化的電磁場理論才受到注意[3]

在經典光學裡光被看作光源散發出來的電磁波。相干激光一般被看作是許多等相光源發出的光。但是在量子理論中一個光子和另一個光子等相這個說法不成立。激光輻射是由共振頻率與為該電磁場提供能量的原子躍遷的頻率相同的空間造成的。隨着共振諧振模不斷增強只有在這一個模產生受激的可能性提高。這是一個正反饋,諧振模的波幅不斷提高,最後一個非線性效應限制它繼續無限提高。作為一個反例子,電燈泡輻射的光的模是連續的,沒有任何效應特別優惠一個模。輻射過程在時間和地點上非常偶然。在激光裡光只在諧振模上輻射,這個模因此非常相干。因此激光可以被理想化為相干態。

線性量子諧振子的能量特徵態是定量量子態。相干態的量子力學互補坐標(位置和動量)的不確定相等,相和波幅的不確定約相等,而且在波幅高的情況下非常小。

量子力學定義[編輯]

相干態被定義為湮沒算符的特徵值。使用公式它是這樣表示的:

由於不是自伴算子是一個複數,不一定是個實數,它可以被表示為

這裡是一個實數。分別被稱為是相干態的振幅和相。

這個公式的物理意義是粒子的測量或者滅沒對相干態不造成變化。滅沒算符的特徵值有一個泊松分布。這是從統計觀點上來看所有測量互相之間不相關的必要和充分條件。與單粒子狀態()相比:在單粒子狀態下假如假如我們測量到一個粒子的話再測量到另一個的可能性就降低到了零。

它的導數使用無維的平方根XP。這些平方根與一個彈簧和質量振盪器裡的位置和動能相連:

其中

對於光場來說

是電場模的實數和虛數部分。

使用這些平方根兩個系統的哈密頓向量場為

其中

埃爾溫·薛定諤在尋找最接近經典物理的態的時候引入了最小不確定高斯分布波包。使得不確定相同地分布在XP上的最小不確定性關係滿足以下方程

這是算符(P-iX)的一個特徵值。

薛定諤發現線性和諧振盪器的最小不確定態是(X+iP)的特徵值,格勞伯在使用多光子狀態時發現電磁場所有狀態完全相干態必須是湮沒算符的正確特徵值——在公式上,從數學角度出發,是同一狀態。從格勞伯的成就開始相干態這個概念建立了。

相干態在相空間的位置的中心是同樣相θ和振幅的經典振盪器的位置和動量。不確定性向所有方向同性擴展,由直徑為1/2的圓盤表示。隨着相的增高相干態環繞原點盤旋,但是圓盤即不變形也不擴大。這是一個量子狀態在相空間中能夠最接近一個點的狀態。

如同圖1所示,由於不確定始終是1/2而不隨振盪子的振幅增高,這個狀態越來越像一個正弦曲線。而且由於真空狀態也只不過是的相干態,所有相干態的不確定和真空一樣。因此相干態的真空噪聲可以被看作是虛粒子的原因。

特徵值公式的解相當於把真空狀態移動到相空間中的,既對真空使用位移算符

把相干態的公式用在單光子基礎上:

這裡是哈密爾頓方程的能量特徵值。這是一個泊松分布。測量到光子的可能性為:

類似的,相干態的平均光子數為,其方差為

圖4:測量到n光子的可能性,圖3相干態的光子數分布。由於泊松分布的需要平均分子數等於分子數分布的方差。方塊表示理論值,圓點是試驗數據

非常大的極限情況下這個測量統計與經典穩定波一樣。這個結果適用於使用單一測量器測量的結果,因此適用於一度相干。但是要計算多個測量器的測量結果的話需要使用高度相干。格勞伯的量子相干態定義包含n度相干函數。完美的相干態含有所有n度相干等於1。

的情況下。由此可以看出數量不確定和相不確定之間有點互補的聯繫,不過這個聯繫並不是正式的,量子力學中沒有特別的相算符[4][5]

數學特性[編輯]

兩個不同的相干態不垂直:

所以

因此只有時,兩個相干態才會近似正交。但由於它們之間有完備性關係,任何狀態可以被分解為一系列相干態。這個完備性關係也可以這樣來表達:

為了證明上式,只要證明對任意兩個態皆滿足

另外,算符並不存在本徵右矢,而算符並不存在本徵左矢,以下公式在計算中很有用:

超流體[編輯]

使用相干態來代表氦4的組成部分可以很好地體現出超液態裡凝聚和非凝聚之間的比例,其結果與慢中子散射的測量結果一致。使用一個相干態來表示超液態組成部分可以直接推導出大多數超液的特殊特性,這個相干態在整個超液體積裡擁有相同的波幅和相。

在研究超流體的初期羅傑·彭羅斯拉斯·昂薩格[6]建議使用一個一級約化密度矩陣的宏觀係數項(一個宏觀特徵值)作為超流體的參數。後來楊振寧[7]提議了一個更廣義的宏觀量子相干態的參數,這個新參數即可以用於玻色子也可以用於費米子。它適用於任何級的約化密度矩陣。超流體是一級的,超導體是二級的。

描寫宏觀量子相干態使用的約化密度矩陣中的級在公式上和描寫輻射相干態的相干函數一樣。兩者都是宏觀量子相干態。格勞伯描寫的信號加噪聲所導致的電磁場中的相干態成分加上噪聲與超流體裡超流體部分和一般流體部分的描寫是一樣的。

超導體[編輯]

電子是費米子,但是它們成對形成庫柏對後像玻色子一樣反應,能夠在低溫下一起形成相干態。

廣義[編輯]

在量子場論和弦理論中相干態被廣義擴展到無限多自由度來定義與原真空的真空期望值不同的真空狀態

在一維費米子自由度的多體量子系統中低能激發態可以用玻色子場算符來近似表示,這個近似被稱為玻色子化。

高斯分布的非相對論量子力學相干態可以被廣義擴展為相對論相干態。

外部連結[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J.R. KlauderB. SkagerstamCoherent States》,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Pte. Ltd.,新加坡,1985年
  2. ^ E. Schrödinger,《Naturwissenschaften》,14卷(1926年)664頁
  3. ^ R.J. GlauberPhys. Rev.》131卷(1963年)2766頁
  4. ^ SusskindGlowgowerPhys. Letters》(1963年)
  5. ^ CarruthersNietoRev. Mod. Phys.》(1968年)
  6. ^ Phys. Rev. 104, 576 (1956)
  7. ^ C. N. Yang, Rev. Mod Phys. 34, 694 (1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