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突破網絡審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突破網絡審查突破網絡封鎖,在中國大陸俗稱翻牆[1][2]科學上網[3]等,是指通過技術方式繞過網絡審查的措施。在中國大陸,突破網絡審查一般指突破防火長城,訪問被其封鎖的網站,實現此類功能軟件通常被稱作翻牆軟件或梯子,比如VPNShadowsocksV2Ray等。審查突破軟件的原理一般為使屏蔽機制失效,比如通過代理、使用域前置工具。

各種技術和方法被用來繞過互聯網審查,並且具有不同的易用性、速度、安全性和風險。一些方法,例如使用備用DNS服務器,通過使用備用地址或地址查找系統來訪問站點來繞過封鎖。使用網站鏡像或存檔站點的技術依賴於在不同位置可用的站點的其他副本。此外,還有一些解決方案依賴於訪問不受過濾的互聯網連接,通常在不受相同審查法律約束的不同司法管轄區,使用代理虛擬專用網絡匿名網絡等技術。[4]

審查方面和程式開發人員之間展開了一場「軍備競賽」,致使審查方面採用了更複雜的攔截技術和手段,開發人員研究出更難被檢測到的程式或軟體。審查方面對使用程式或軟體所可能造成的問題估計差異較大且存在一定爭議。[5][6][7]使用的障礙包括但不限於可用性問題,難以找到關於規避的可靠和可信賴的信息,[8]缺乏訪問審查內容的願望,以及觸犯法律的風險。

背景[編輯]

由於少數國家實行了高強度的網絡審查,同時又由於大多數國家都存在一定的網路規範與監視系統,許多人為確保信息安全與個人隱私,利用了原本設計用來金融交易或是公司、團體保密通訊等的各種加密傳輸手段。這類破網技術的出現出於反對政府進行網絡審查封鎖,透過這種方式以抵制政府的監控、封鎖等。互聯網的分布式設計從體系上使得任何一個政府或組織完全控制互聯網極其困難。與網絡審查的技術發展相對應,很多簡單有效的繞過審查、突破封鎖的技術、方法和軟件被希望繞開審查的人們發明出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俄羅斯伊朗等國家設計了多樣化的封鎖手段應用於資訊化社會,以明確實行網絡審查制度的中國大陸[9]為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通過其在網路建設的「防火長城」限制或阻止境內居民或外籍商務人士訪問境外可搜尋敏感訊息(如政治敏感內容,色情內容等)的瀏覽器及其相關服務(例如GoogleYahoo等);當局無法管控的新聞網站(例如英國廣播公司紐約時報等);用戶可發布敏感視頻的視頻網站(如YouTubeRumble等);外國人常用的社交網站(例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不受當局管控的通訊軟件(如Facebook MessengerDiscordTelegram等);收錄過當局敏感內容的百科網站(例如維基百科偽基百科等)和色情網站(例如Pornhub等)等等類型的網站。若身處中國大陸需要訪問這些被屏蔽的網站,則需要利用VPNV2RayShadowsocks等軟件或代理服務器來避開當地政府的網路監管,相對於防火長城一詞,這種避開網路監管的行為在中國大陸內部又被稱為翻牆、扶牆、科學上網、魔法上網、愛國上網、自由上網、富強上網等。

雖從理論上說,審查部門完全可以用技術手段切斷所有代理服務器VPNV2rayShadowsocks等這些翻牆軟件的連接,但由於大量的國內外銀行金融交易和大部分企業(尤其是跨國企業)在進行跨國通訊時,都必須使用較為安全和經濟的VPN來傳輸加密數據。加上對海外的國家宣傳和政治宣傳必須要用到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都在使用的社交網絡視頻網站。因此出於經濟和政治的考量,進行網絡審查的國家不可能完全切斷所有的代理連接和VPN的連接。此外比如在中國大陸需求還會增長,即使是撇除軍事與治安方面的問題,對外交流的影響力在逐漸擴大下,在中國大陸的企業(尤其是跨國企業出海)、電視媒體(如中國中央電視台於2016年在YouTube上開設官方頻道[10])、科研機構[11]、民間人士以及全私人網絡都會或多或少地出現正當性的「翻牆」必要,來進行學習或工作,且由於中國大陸政府仍未明確出台相關法律以完全禁止此類行為。因此目前中國大陸政府也漸漸默許了一般民眾普遍性的翻牆需求[12],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計算機聯網必需使用國家公用電信網提供的國際出入口信道,不得非法使用其他信道進行國際聯網。 違反規定的,給予警告,可以並處15000元以下罰款,沒收違法所得。

Tor Pluggable Transports的使用說明,它使用流量混淆技術來增加審查阻力。

規定[編輯]

中國大陸[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 隨着1996年1月份中國公用計算機互聯網(CHINANET)全國骨幹網建成,2月1日國務院第195號令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為首次對接入國際互聯網頒布正式管制規例。時郵電部緊接着頒布《中國公用計算機互聯網國際聯網管理辦法》。6月份,國務院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也宣布成立[13]
  • 2017年1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工業和信息化部關於清理規範互聯網網絡接入服務市場的通知》,規定未經電信主管部門(各一級行政區通信管理局)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等其他信道開展跨境經營活動。這也意味着中國大陸的企業和個人如需要建立VPN服務器提供翻牆等服務,必須取得各一級行政區通信管理局的批准[14][15]。然而,中國大陸的一些網民通過翻牆訪問Facebook發表反「台獨」等言論,也受到官媒的讚揚,使得人們認為,因宣揚共產黨等理由翻牆,才是被默許甚至有時被鼓勵的行為。不過依然有外界指出,新規出台後,可能會提高翻牆上網的難度[15]
  • 2017年3月27日,重慶市政府公眾信息網發布了修訂後的《重慶市公安機關網絡安全管理行政處罰裁量基準》。根據該規定,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行為者,責令停止聯網、警告並處以罰款。對此《重慶晨報》報道稱,這一規定宣告了「翻牆」成為非法行為[16][17]。不過,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在4月份的報道稱,至目前為止,在重慶使用VPN「翻牆」瀏覽境外網站的用戶並未受到任何影響。該報援引復旦大學網絡空間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的說法稱,規定所稱的「擅自使用非法定信道」,不但包括個人「翻牆」行為,還包括網絡攻擊、非法跨境財務流動等活動。沈逸認為,以重慶人口規模而言,要家家戶戶追查個人翻牆行為並不合實際和情理。《聯合早報》後來稱,該撰寫「重慶翻牆違法」這一報道的記者因發出的消息「與實際官方條文不符、具誤導性」而被扣發薪金,相應文章在《重慶晨報》官網也被撤下[18]
  • 2017年1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關於清理規範互聯網網絡接入服務市場的通知》,提出未經電信主管部門批准,不得自行建立和租用專線(含虛擬專用網VPN)等其他信道開展跨境經營活動[19]工信部發言人對此表示,主要是對那些無證經營的、不符合規範的進行清理[20]
  • 2020年1月,中央網信辦發布《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其中第二十七條第四款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違反國家規定,為他人獲取、傳播前款被依法阻斷的信息而提供技術支持或者其他幫助」[21]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只剩下门缝的VPN何去何从. 新華網. 北京商報. 2017-02-07 [2018-1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6). 
  2. ^ 翻墙,突破各类限制的尝试. 南都周刊. 2009-07-03 [2010-0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6-01). 
  3. ^ 貝銳蒲公英X5一分鐘異地組網. 新浪新聞中心. 2019-12-07 [2019-12-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04). 
  4. ^ New Technologies Battle and Defeat Internet Censorship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7 October 2011., 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 20 September 2007
  5. ^ China: The Home to Facebook and Twitter?. GlobalWebIndex Blog. 2012-09-27 [2018-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15 December 2018) (英國英語). 
  6. ^ Ong, Josh. Report: Twitter's Most Active Country Is China (Where It Is Blocked). The Next Web. 2012-09-26 [2018-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15 December 2018) (美國英語). 
  7. ^ Lee, Linda; Fifield, David; Malkin, Nathan; Iyer, Ganesh; Egelman, Serge; Wagner, David. A Usability Evaluation of Tor Launcher. Proceedings on Privacy Enhancing Technologies. 2017-07-01, 2017 (3): 90–109. ISSN 2299-0984. doi:10.1515/popets-2017-0030可免費查閱. 
  8. ^ Freedom of connec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the changing legal and regulatory ecology shaping the Internet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8 September 2011., Dutton, William H.; Dopatka, Anna; Law, Ginette; Nash, Victoria, Division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Democracy and Peac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Paris, 2011, 103 pp., ISBN 978-92-3-104188-4
  9. ^ 34個國家網絡自由不同程度下降,中國連續兩年倒數第一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端傳媒,2016年11月16日。
  10. ^ CCTV—Youtube主页. youtube.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2-08). 
  11. ^ 存档副本. [2021-07-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5-14). 
  12. ^ The Connection Has Been Reset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中文譯文
  13. ^ 1996年尼葛洛龐帝的《數字化生存》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中國互聯網博物館
  14. ^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2017-01-22 [2017-0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1). 
  15. ^ 15.0 15.1 內地工信部禁自行建立或租用VPN 上網「翻墻」將被嚴控. 香港01. 2017-01-23 [2017-01-23]. 
  16. ^ 重慶晨報. 《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安全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发布 擅自“翻墙”上境外网站 责令停止联网并警告. 重慶晨報. 2017-03-28 [2017-03-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9). 
  17. ^ 重庆:擅自“翻墙”上境外网站 责令停止联网并警告. 財經網. 2017-03-28 [2017-03-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25). 
  18. ^ 林展霆. 重庆用户仍可用VPN翻墙未受罚. 聯合早報. 2017-04-16 [2017-04-16]. 
  19. ^ 工信部:清理规范网络接入服务市场 查处无证经营等行为-新华网. [2017-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01). 
  20. ^ 苹果:收到要求,在中国大陸移除了不符合规范的VPN应用. tech.sina.com.cn. [2017-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0-18). 
  21. ^ 关于《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www.cac.gov.cn. 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 [2021-0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外部連結[編輯]

新聞報道
其它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