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定方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蘇定方(592年-667年),中國唐朝名將,冀州武邑(今屬河北)人,原名定方以字行,爵封邢國公

生平[編輯]

蘇定方之父蘇邕隋煬帝大業末年率領鄉黨數千人為郡里征討賊寇。蘇十五歲起便從父參軍,以勇猛著名。蘇邕去世後,蘇定方統領父親的兵馬,親自斬殺張金稱,擊敗楊公卿,鄉黨皆依附於他。後降竇建德,竇建德部將高雅賢甚愛之,收為養子。先後為竇建德和劉黑闥效力。劉敗死於唐軍之後,蘇回鄉隱居。唐太宗貞觀初年,再度出山任匡道府折衝。貞觀三年(629年),蘇作為李靖的前鋒,率領兩百騎兵,趁着大霧,攻擊東突厥頡利可汗營帳,頡利可汗等慘敗。李靖平定東突厥,俘獲頡利可汗,回軍後,蘇定方升任左武候中郎將。

唐高宗永徽中,官至左衛勛一府中郎將。永徽六年655年高句麗聯合百濟、靺鞨進攻新羅,攻占其北境三十餘城。新羅向唐朝遣使求援,蘇定方隨同程名振征討高句麗,五月,蘇定方等渡過遼水,高麗見唐軍兵少,於是渡過貴端水迎戰。蘇定方等奮力進攻,大敗高句麗軍,殺俘一千多人,焚毀其外城、村落後回師[12] 。戰後,蘇定方拜授右屯衛將軍,封臨清縣公。顯慶元年(656年),為前軍總管,隨同左衛大將軍程知節出征西突厥阿史那賀魯任命為前軍總管。次年十二月,在初戰告捷後,大軍到達鷹娑川(今新疆開都河上游裕勒都斯河谷),西突厥兩萬騎兵前來抵禦。兩軍展開惡戰,總管蘇海政激戰連場,未能決出勝負。西突厥的分支鼠尼施等又率領兩萬多騎兵前來增援,形勢相當危急。蘇定方所部正下馬休整,隔着一座小山嶺,離程知節軍約十里遠,看到遠處塵土揚起,於是率領五百名精壯騎兵,翻越山嶺飛馳直搗敵人軍營。西突厥大敗,唐軍追擊潰軍二十里,斬殺一千五百多人。西突厥軍所丟棄的鎧甲兵器、牛馬縱橫交錯地散布在山坡原野上,無法統計。副大總管王文度嫉妒蘇定方的功勞,對程知節說:「敵軍雖然逃跑了,官軍死傷也很多。現在應當結成方陣,將輜重安置在軍陣中間,四面列隊,人馬披甲,敵來就迎戰,這才是萬全之策。不要讓士兵輕率離陣,以致造成損傷。」又假稱另有詔命,說程知節恃勇輕敵,讓王文度替他指揮部隊。王文度隨即集結大軍,下令不許深入西突厥腹地。

唐軍每日騎馬,披甲結陣,因此戰馬大多瘦死,士卒疲勞,沒有戰鬥的意志。蘇定方心急如焚,對程知節說:「天子下詔征討敵人,如今卻只是防守,馬餓兵疲,遇上敵人就會失敗。怯懦成這個樣子,如何能立功呢?再說您是大將,然而領兵在外打仗的事都不能自己做主,要看副將的眼色才能決斷,按理決不會這樣!何不把王文度關押起來,迅速傳表章上奏朝廷等待天子命令?」程知節沒有聽從。 大軍到達恆篤城,有胡人投降歸附。王文度又說:「這些胡人現在投降,等我軍撤回後,他們還會反叛,不如全部殺死,奪取他們的物資錢財。」蘇定方說:「如果這樣處置,那便是自己當賊,又怎能說是討伐叛逆?」王文度不聽。等到瓜分財物時,唯獨蘇定方一點都沒拿。[14-15] 顯慶元年(656年)十二月,唐軍無功而返,王文度]]矯詔該當判處死刑,後特除名為平民;程知節因逗遛不前且追擊不力,在減免死刑後,被罷去官職

顯慶二年(657年)被擢升為伊麗道行軍大總管,任雅相回紇婆潤為副總管,率軍擊敗阿史那賀魯主力,並一路追擊至中亞石國,擒阿史那賀魯,平定西突厥。蘇定方因功升為左驍衛大將軍,封邢國公。又封蘇定方之子蘇慶節為武邑縣公。顯慶四年(659年)在青藏高原烏海一帶平均海拔4600米擊敗吐蕃軍,同年鐵勒疏勒反抗唐朝,蘇定方沿著青藏高原,繼續率軍翻越帕米爾高原平滅疏勒(今新疆西南部喀什一帶)、朱俱波(今新疆西南部葉城一帶)、喝般陀(又稱蔥嶺國)三國,升為左武衛大將軍(參見唐與突厥的戰爭)。

顯慶五年(660年)二月十日,蘇定方隨唐高宗巡幸太原,三月十日,被任命為神丘道行軍大總管(韓國《大唐平百濟國碑銘》記「使持節神丘嵎夷馬韓熊津等一十四道大總管」),率左驍衛將軍劉伯英等水陸大軍十萬人征討百濟國。又以新羅國王金春秋為嵎夷道行軍總管,率領新羅兵協同唐朝大軍作戰。

唐軍從城山(今山東省榮成市東部海邊)乘船橫渡黃海,直抵熊津江口(今朝鮮半島南部錦江口)。百濟軍沿江屯兵據守,蘇定方從東岸出兵,依山擺開陣勢,與百濟軍交戰,唐朝海軍揚帆前行,覆蓋了整個海洋,相繼到達。百濟軍戰敗,死了幾千人,餘眾奔逃潰散。唐軍大部隊乘潮而上,兵力更盛。戰船首尾相連而前,駛入江中,飛槳擊水,擂鼓吶喊,蘇定方率步、騎兵夾江並進,直逼真都城。 距城約二十里,百濟舉傾國之兵來戰,蘇定方迎擊,一場大戰,打敗了百濟軍,斬殺一萬餘人,唐軍乘勝攻入外城。百濟國王扶餘義慈及太子扶餘隆向北境逃去,蘇定方進軍包圍百濟都城泗沘城(今韓國忠清南道扶餘郡),義慈次子扶餘泰自立為百濟王,率眾堅守。義慈的孫子扶餘文思說:「國王和太子雖然都出了城,但依然活着;叔父統領兵馬,就擅自稱王,如果唐軍撤退,我父子性命就無法保全了。」於是文思率其左右從城上緣索而下,很多人追隨他,泰無法阻止。蘇定方趁勢命士卒登上城樓,樹起唐朝旗幟。城中人心惶恐,扶餘泰處境窘迫,於是打開城門伏地投降請求保全性命。其大將禰植又帶着義慈來降,太子隆與眾城主皆前來奉表歸誠。 百濟平定後,其國被分為五部,唐朝「以其地置熊津、馬韓、東明、金連、德安五都督府,並置帶方州」。五都督府下轄三十七州,二百五十縣納入唐朝版圖。左驍衛郎將劉仁願受命率領萬名唐軍並聯合新羅王子金仁泰所率的七千新羅軍,共同守衛百濟府城(按:劉仁願後來繼任熊津都督,與檢校帶方州刺史劉仁軌留守百濟)。 顯慶五年(660年)十一月一日,百濟國第三十一代國王扶餘義慈及太子隆、泰等五十八人被蘇定方獻俘於東都洛陽則天門。至此蘇定方前後消滅三個國家,都活捉了他們的國王,賞賜的珍寶無法統計,唐廷「賜天下大酺三日」,並加授其子蘇慶節為尚輦奉御。 大唐攻滅百濟,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罕見的跨海兩棲作戰,規模空前,體現了唐朝初年強大的水軍建設和先進的航海造船技術。高句麗失去盟國,從此陷入孤立境地,而唐朝卻以百濟故土為戰略據點,對高句麗形成南北夾攻之勢,為後來高句麗的最終滅亡打下堅實基礎。

顯慶五年(660年)三月,唐高宗李治打算御駕親征,十二月十六日,詔以契苾何力為浿江道行軍大總管,蘇定方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劉伯英為平壤道行軍大總管,程名振為鏤方道總管,率兵分道進擊高句麗。後因武則天勸阻,唐高宗李治取消御駕親征念頭。

龍朔元年(661年)四月唐軍的作戰部署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四月)庚辰,以任雅相為浿江道行軍總管,契苾何力為遼東道行軍總管,蘇定方為平壤道行軍總管,與蕭嗣業及諸胡兵凡三十五軍,水陸分道並進。

龍朔元年(661年)八月十一日,蘇定方在浿江(今朝鮮大同江)大破高句麗軍,破虜兵於浿江,奪馬邑山屢戰皆捷,於是進軍包圍平壤城(高句麗首都)。北線的陸路唐軍進展卻相對緩慢,高句麗權臣蓋蘇文遣其長子泉男生率精兵數萬,固守鴨綠江,唐軍無法渡江,雙方一直僵持到九月底。天氣開始寒冷,鴨綠江水結成堅冰,唐軍在契苾何力的率領下踏冰而過,鼓譟奮擊,高句麗軍大潰,唐軍追擊數十里,斬首三萬級,其餘部眾全都投降,泉男生僅以身免。正當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契苾何力率領的北路唐軍順利推進,將南下與蘇定方會師平壤的時候,唐高宗下詔班師,於是撤軍,很快漠北鐵勒九姓發生了叛亂,回紇比粟毒與同羅、仆固進犯大唐邊境。十月十一日,蕭嗣業回國改任仙萼道行軍總管並加入鐵勒平叛大軍。兩人班師後,唐軍南北合擊高句麗的戰略部署落空,戰爭陷入了持久戰。

龍朔二年(662年)初,沃沮道總管,蠻酋龐孝泰率嶺南兵戰於蛇水之上,「賊知其懦,襲破之」,與其子十三人皆戰死。同月,浿江道行軍大總管任雅相在軍中病逝。孤軍圍城的蘇定方沒有辦法得到友軍的協同作戰援助,又正逢大雪,攻克平壤已不可能,遂解除包圍,於二月班師回國。

龍朔三年(663年),吐谷渾被吐蕃祿東贊所破,蘇定方奉命任涼州安集大使節度諸軍,鄭仁泰獨孤卿雲辛文陵等,負責對吐蕃的守備。乾封二年(667年),蘇病死,年七十六歲,諡號莊,追贈幽州都督。

蘇定方平百濟塔碑銘[編輯]

正式名稱為《大唐平百濟塔碑銘》,現位於韓國忠清南道扶餘市定林寺的五層石塔底層。

大唐平百濟塔碑銘
顯慶五年歲在庚申八月己巳朔十五日癸未建
洛州河南權懷素書
原夫皇王所以朝萬國,制百靈,清海外而舉天維,宅寰中而恢地絡,莫不揚七德以馭遐荒,耀五兵而肅邊徼。雖質文異軌,步驟殊途,揖讓之與干戈,受終之與革命,皆載勞神武,未戢佳兵。是知洶水挻祅,九嬰遂戮;洞庭構逆,三苗已誅。若乃式鑒千齡,緬惟萬古,當塗代漢,典午承曹。至於任重鑿門,禮崇推轂,馬伏波則鑄銅交阯,竇車騎則勒石燕然,竟不能覆鯷海之奔鯨,絕狼山之封豕。況丘樹磨滅,聲塵寂寥?圓鼎不傳,方書莫紀?蠢茲卉服,竊命島洲;襟帶九夷,懸隔萬里。恃斯險厄,敢亂天常?東伐親鄰,近違明詔,北連逆豎,遠應梟聲。況外棄直臣,內信祅婦?刑罰所及,唯在忠良;寵任所加,必先諂幸。標梅結怨,杼軸銜悲。我皇體二居尊,通三表極,珠衡毓慶,日角騰輝。輯五瑞而朝百神,妙萬物而乘六辯。正在柱於西北,回地紐於東南。若夫席龍圖,裒鳳紀,懸金鏡,齊玉燭。拔窮鱗於涸轍,拯危卵於傾巢。哀此遺甿,憤斯凶丑,未親吊伐,先命元戎。使持節神丘、嵎夷、馬韓、熊津等一十四道大總管、左武衛大將軍、上柱國、邢國公蘇定方,迭遠構於曾城,派長瀾於委水,葉英圖於武帳。標秀氣於文昌,架李霍而不追,俯彭韓而高視,趙雲一身之膽,勇冠三軍;關羽萬人之敵,聲雄百代。捐軀殉國之志,冒流鏑而逾堅;輕生重義之心,蹈前鋒而難奪。心懸冰鏡,鬼神無以蔽其形;質過松筠,風霜不能改其色。至於養士卒,撫邊夷,慎四知,去三惑,顧冰泉以表潔,含霜柏以凝貞。不言而合詩書,不行而中規矩,將白雲而共爽,與青松而競高遠,懷前人咸有慚德,副大總管冠軍大將軍、行左驍衛將軍、上柱國、下博公劉伯英,上□□□,□□風雲,負廊廟之材,懷將相之器,言為物范,行成士則,詞溫布帛,氣馥芝蘭,績着旗常,調諧律呂。重平生於晩節,輕尺璧於寸陰。破隗之勛,常似不足;平□之策,□未涉言。副大總管使持節隴州諸軍事、隴州刺史、上柱國、安夷公董寶德,□志飄舉雄圖,傑六藝,通三略,策運後□□□真,梅能令魏軍止渴;無勞實,纊終使楚卒忘寒。副大總管左領軍將軍金仁問,氣度溫雅,器識沉毅,無小人之細行,有君子之高風。武既止戈,文亦柔遠。行軍長史、中書舍人梁行儀,雲翹吐秀,日鏡揚輝,風偃搢紳,道光雅俗,鑒清許郭,望重荀裴。辯箭騰波,控九流於學海;詞條發穎,掩七澤於文亮。□太傅之深謀,未堪捧轡;杜鎮南之遠略,猶可扶輪。暫游鳳池,或清鯨壑。邢國公運秘鑒,縱驍雄,陰羽開偃月之圖,陽文含曉星之氣。龍韜豹鈐,必表於情源;玄女黃公,咸會於神用。況乎稽天蟻聚,迎地蜂飛,類短狐之含沙,似長蛇之吐霧,連營則豺狼滿道,結陣則梟獍彌山。以此兇徒,守斯窮險,不知懸縷將絕,墜之以千鈞;累棋先危,壓之以九鼎。於時秋草衰而寒山淨,涼飆舉而殺氣嚴。逸足與流電爭飛,迭鼓共奔雷競震。命豐隆而後殿,控列缺以前驅。沵氣妖氛,掃之以戈戟;崇墉峻堞,碎之以沖棚。左將軍、總管、右屯衛郎將、上柱國祝阿師、右一軍總管、使持節、淄州刺史、上柱國於元嗣,地處關河,材包文武,挾山西之壯氣,乘冀北之浮云:呼吸則江海停波,嘯咤則風雷絕響。嵎夷道副總管、右武衛中郎將、上柱國曹繼叔,久預經綸,備嘗艱險,異廉頗之強飯,同充國之老臣。行軍長史、岐州司馬杜爽,質耀璿峰,芳流桂畹。追風籋電,騁逸轡於西海;排雲擊水,搏勁翮於南溟。驥足既申,鳳池可奪。右一軍總管、宣威將軍、行左驍衛郎將、上柱國劉仁願,資孝為忠,自家刑國,早聞周孔之教,晚習孫吳之書,既負英勇之材,仍兼文吏之道。邢國公奉緣聖旨,委以班條,欲令金如粟而不窺,馬如羊而莫顧。右武衛中郎將金良圖,左一軍總管、使持節、沂州刺史、上柱國馬延卿,俱懷鐵石之心,各勵鷹鸇之志,擁三河之勁卒,總六郡之良家。邢國公上奉神謀,下專節度,或發揚蹈厲,或後勁前鋒,出天入地之奇;千變萬化,致遠鈎深之妙。電發風行,星紀未移,英聲載路。邢國公仁同轉扇,恩甚投醪,逆命者則肅之以秋霜,歸順者則潤之以春露。一舉而平,九種再捷,而掃三韓。降劉弘之尺書,則千城仰德;發魯連之飛箭,則萬里銜恩。其王扶餘義慈及太子隆,自外王余孝一十三人,並大首領大佐平沙咤千福、國辯成以下七百餘人,既入重闈,並就擒獲。舍之馬革,載以牛車,佇薦司勛,式獻清廟,仍變斯獷俗,令沐玄猷,露冕褰帷,先擇忠款,烹鮮制錦,必選賢良,庶使剖符績邁於龔黃,鳴弦名高於卓魯,凡置五都督,卅七州二百五十縣,戶廿四萬,口六百廿萬。各齊編戶,咸變夷風。夫書東觀紀,南宮所以旌其善;勒辭鼎銘,景鍾所以表其功。陵州長史、判兵曹賀遂亮,濫以庸材,謬司文翰,學輕俎豆,氣重風雲,職號將軍,願與廉頗並列;官稱博士,羞共賈誼爭衡。不以衰容,猶懷壯節提戈,冀效涓塵,六載賊庭,九摧逋寇,窮歸之隘,意欲居中,乃弁余詞,敬撝直筆,但書成事,無取浮華。俾夫海變桑田,同天地之永久;洲移郁島,與日月長懸。其銘曰:
悠悠遂古,茫茫厥初,人倫草昧,造化權輿,冬巢夏穴,殼飲鶉居,以結以刻,或畋或漁。
淳源既往,大道淪胥,爰及三五,代非一主,揖讓唐虞,革命湯武,上齊七政,下均九土。
屢擾干戈,式淸區宇,未漸西掖,豈覃東戶?奧我聖皇,德葉穹蒼,瑩鏡千古,牢籠百王。
逖矣遠徼。遐哉大荒,咸稟正朔,並預封疆,蠢茲九種,獨隔三光,叛族澤國,憑凌水鄉。
天降飛將,豹蔚龍驤,弓彎月影,劍動星芒,貔貅百萬,電舉風揚,前誅蟠木,卻翦扶桑。
冰銷夏日,葉碎秋霜,赳赳武夫,明明號令,仰申廟略,府齊軍政,風嚴草衰,日寒江淨。
霜戈夜動,雲旗曉暎,□戟前驅,吳鈎後勁,巨猾授首,逋誅請命,威惠□□,邊隅已定。
嘉樹不翦,甘棠在詠,花台望月,貝殿浮空,疎鍾夜鏗,淸梵晨通,刊茲寶剎,用紀殊功,拒天關以永固,橫地軸以無窮。

烏海之戰[編輯]

  • 蘇定方烏海之戰是1900年於敦煌莫高窟藏經洞出土的吐蕃文歷史文書記載的一場古代戰爭,然而關於這場大戰的資料在漢文史籍中均沒有記載,相關譯文可參考以下兩部譯著:一、「至羊年(高宗顯慶四年,659年),贊普駐於乍之鹿園。大論東贊駐吐谷渾。達延莽布支於烏海東如與唐廷蘇定方交戰,達延戰死,且以八萬敗於一千。一年。」——參見黃布凡、馬德合著的《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獻譯註》編年史第十條(甘肅教育出版社,2000年)。
  • 二、「及至羊年,(高宗顯慶四年,己未,659年),贊普駐於『札』之鹿苑,大論東贊前往吐谷渾(阿豺)。達延莽布支於烏海之『東岱』處與唐朝蘇定方交戰。達延亦死,以八萬之眾敗於一千。是為一年。」——參見王堯、陳踐踐譯註的《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大事紀年(增訂本,民族出版社,1992年)。
  • 敦煌遺書中的烏海之戰雖不為傳世文獻所載,但在多部西藏史書中卻記錄了唐軍攻至吐蕃國都一事。據《西藏王臣記》記載:【倫布噶(即大相噶爾東贊)為報此恨,又率領藏軍十萬,大襲唐軍,噶爾卒於軍中。此後又盛傳唐軍入藏,急將覺阿釋加像迎至神變寺,藏於南鏡門內,以泥封門,別繪一文殊像以掩之。未兒,唐軍果至,縱火燒布達拉宮,未能將覺阿佛像迎走,乃將不動佛像運至半日程地】。《新紅史》中也有噶爾(即祿東贊)率兵十萬攻唐死於軍中及唐軍直入吐蕃,縱火燒紅山的類似記載。《資治通鑑》667年則記有吐蕃入侵「生羌十二州」的戰事。值得一提,噶爾·東贊和663年後擔任安集大使防備吐蕃的唐軍統帥蘇定方二人卒年皆在乾封二年(667年),如果此項記載屬實的話,他們這個時間似乎有交手的可能性(亦可能他派遣其他將領入藏,此外18世紀中葉成書的《如意寶樹》就予以引用說:‚芒松贊時期與漢人交戰,漢兵來藏時,大臣噶爾(祿東贊)戰死疆場, 布達拉宮被燒毀。[37] 但從敦煌遺書、《西藏王臣記》和《新紅史》的記載可看出,670年唐蕃雙方在大非川交戰前幾年便爆發了衝突。

歷代評價[編輯]

  • 舊唐書》:「邢國公神略翕張,雄謀戡定,輔平屯難,始終成業。疏封陟位,未暢茂典,蓋闕如也。」

贊曰:「五將雄雄,俱立邊功。張、蘇二族,功名始終。郭、薛、務挺,徼功奮命。垂則窮邊,兵無常勝。」

  • 新唐書》:「唐所以能威振夷荒、斥大封域者,亦有虎臣為之牙距也。至師行數千萬里,窮討殊斗,獵取其國由鹿豕然,可謂選值其才歟!
  • 李綱:「李大亮宿衛之忠,裴行儉、蘇定方術略之奇,秦叔寶薛仁貴李嗣業搏戰之勇,高崇文紀律之嚴,王忠嗣執守之固,李抱真訓練之精,張萬福樂善之篤,李光顏、愬謀慮之決,皆凜然有賢將之風
  • 愛新覺羅·載湉:「自古大一統之世。必為億萬年之圖。西逾蔥嶺。漢通鑿空之官。北界金山。唐設北庭之府。輪台屯戍。外輯烏孫金滿建城。遠收伊列。凡茲經略。能略言歟。蘇定方之討沙缽羅。速不台之窮默爾奇。此其功烈。
  • 魏元忠:臣聞帝王之道,務崇經略;經略之術,必仗英奇。自國家良將,可得言矣。李靖破突厥,侯君集高昌,蘇定方開西域,李勣平遼東,雖奉國威靈,亦其才力所致。古語有之:『人無常俗,政有理亂,兵無強弱,將有能否』。由此觀之,安邊境,立功名,在於良將也。
  • 杜祐:國朝李靖平突厥,李勣滅高麗,侯君集覆高昌,蘇定方夷百濟李敬玄王孝傑婁師德劉審禮皆是卿相,率兵御戎,戎平師還,並無久鎮
  • 黃道周:蘇子定方,少年驍勇。鄉里賊侵,賴之不恐。突厥從征,乘霧一涌。誅者不勝,降者接踵。賀魯再征,攢槊殊猛。大雪不休,砍幾絕種。後襲諸敵,三路雲擁。面縛而降,獻俘丹甬。論法應誅,苦求恩寵。蔥嶺以西,因而朝拱。」
  • 陳元靚:「邢公禦侮,闞如虓虎。生執都曼,鉗驅賀魯。暨平百濟,凡攻皆取。伐國之功,焜耀千古。
  • 於賡哲:在大家熟知的評書《隋唐演義》中,就是他害死了白袍小將羅成。然而在真實的歷史中,蘇定方不但為人正直,而且堪稱唐前期的傳奇將領,他一生東征西討,從黃沙漫天的大漠到驚濤駭浪的大海,戰線縱橫將近萬里,前後伐三國,皆生擒其主。即便是今天,看他的事跡依舊有一種大氣磅礴、熱血沸騰的感覺,可以說他是唐高宗時期軍事頂峰的象徵。」
  • 總評:他是保衛家鄉、先登陷陣的少年豪傑,是開疆拓土、老當益壯的一代名將;是唐高宗朝中傑出統帥;他是竇建德、劉黑闥舊部,天下安定後,又成為拱衛國土、平定四方的大唐軍魂;他在演義中是受人唾罵的大反派,在中國歷史上卻又是當之無愧的民族英雄。蘇定方一生馳騁疆場數十年,北擊頡利,西滅突厥,東平百濟,南鎮吐蕃,縱橫萬里,「前後滅三國,皆生擒其主」,西域諸國震懾降服。唐朝立國二百八十九年,其廣袤疆域至高宗朝達到了巔峰,大唐的聲威隨之播及西北邊隅和東方遐邦,既為中原的穩定繁榮奠定了基礎,同時也促進了各民族的經濟文化交流,對今天中國版圖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蘇定方不僅英勇蓋世,且為人正直。王文度殺降謀財時,「唯定方一無所取」;在滅亡西突厥後,定方讓「諸部各歸所居,通道路,置郵驛,掩骸骨,問疾苦,畫疆場,復生業,凡為沙缽羅所掠者,悉括還之,十姓安堵如故」;都曼投降時曾答應饒他性命,於是定方又信守諾言,頓首乞求唐高宗免其死罪,以保全信義。更難得的是,蘇定方在人生的最後時光卻依然被委以重任,「為諸將節度」,以七十多歲高齡默默鎮守在吐谷渾戰場的最前線。[28] 蘇定方善於提攜後俊。早年遇上才德兼備的青年裴行儉時,直感嘆「吾用兵,世無可教者,今子也賢」,於是傾囊相授,「盡以用兵奇術授行儉」。定方去世後,裴行儉也成為了唐高宗後期的著名將領,兼任禮部尚書、檢校右衛大將軍文武二職,史稱「儒將之雄」。裴行儉後來多次平定東西突厥的叛亂,為大唐重置安西四鎮。唐朝建中三年,師徒二人雙雙配享武廟,在代表古代武將至高榮耀的聖殿享受祭祀,在中華歷史上前後輝映。

參考資料[編輯]

  • 新唐書·卷111([1]蘇定方(列傳第三十六))
  • 舊唐書·卷83([2]蘇定方(列傳第三十三))
  • 《金石萃編》卷五十三

《西藏王臣記》 《新紅史》 《新唐書·吐蕃傳》 《白史》 《吐蕃大事紀年》 《唐吐蕃重要文獻選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