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薩爾瓦多·阿連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薩爾瓦多·阿連德
Salvador Isabelino Allende Gossens
Salvador Allende Gossens-.jpg
第29任智利總統
任期
1970年11月4日-1973年9月11日
前任 埃杜阿多·弗雷
繼任 奧古斯托·皮諾切特
個人資料
出生 (1908-06-26)1908年6月26日
智利瓦爾帕萊索
逝世 1973年9月11日(1973-09-11)(65歲)
智利聖地亞哥
政黨 智利社會黨
配偶 Hortensia Bussi
專業 醫師
簽名

薩爾瓦多·阿連德(Salvador Allende,1908年6月26日-1973年9月11日)是智利政治人物、醫師,作為拉美第一位通過公開民選上任總統的馬克思主義者而聞名。阿連德於1970年就任,於1973年軍事政變中被殺害。

早年[編輯]

1908年,阿連德生於智利的港口城市瓦爾帕萊索。在當地高中畢業後他進入智利大學醫學院學習,1933年畢業,獲醫學博士學位。與妻子育有三女,其中伊莎貝爾·阿連德(Isabel Allende)曾任智利眾議院議長。

年輕時阿連德就加入了智利社會黨並成為其無可爭辯的領導人。他先後擔任過內閣部長、眾議員、參議員的職務,直至智利參議院議長。1952年、1958年、1964年,他三次競選總統失利。他曾自嘲說自己的墓碑上應該刻上「下一任智利總統長眠在此」。

阿連德熱衷於馬克思主義,公開批評資本主義,支持工人運動,致力於推動社會主義改革。因此他在從約翰·肯尼迪尼克松的歷屆美國政府中都不受歡迎。美國擔心智利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並效法古巴加入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

美國在智利擁有實質性的經濟利益。一旦社會主義者執政,一些大公司的投資就有可能被國有化或者沒收。尼克松政府對阿連德的仇視最深,尼克松本人也公開承認這一點。在尼克松總統任內,1970年美國資助支持保守派候選人若熱·亞歷山德里(Jorge Alessandri)的政黨。阿連德也從國外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組織那裡獲得財政支持。

大選[編輯]

阿連德作為「人民團結」聯盟候選人,在1970年的智利總統大選中獲勝。在投票中他獲得了36.2%的微弱多數,前總統亞歷山德里獲得34.9%,排名第三的基督教民主黨候選人拉多米爾·托米克(Radomiro Tomic)的得票為27.8%。按照當時智利憲法規定,如果沒有總統候選人獲得超過半數的選票,則將由國會從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中選出總統,通常的做法是選擇得票最高的候選人。大選後,美國中央情報局聯繫即將卸任的智利總統埃杜阿多·弗雷,希望他能說服他所在的智利基督教民主黨在國會投票中支持保守黨候選人若熱·亞歷山德里。按這一計劃,亞歷山德里在就任總統後將會立即辭職,並舉行新一屆總統選舉。弗雷就能夠合法地再次競選總統(智利憲法不允許同一人「連續」擔任兩屆總統,但對非連續的當選沒有限制),按照當時形勢,他應該能夠輕鬆擊敗阿連德。

然而,智利國會最終還是選擇了阿連德,條件是他要簽署一個「憲法承諾條款」,保證尊重並遵守智利憲法,所進行的社會主義改革不能破壞憲法的任何條文。

總統[編輯]

阿連德就任總統後,開始推行被稱為「智利社會主義之路」的規劃,包括進行大型工業(銅礦、銀行等)的國有化,徹底改造醫療衛生系統,改革教育系統,給兒童提供免費牛奶,深化前總統弗雷的土地改革。

智利總統任期六年,不能連任,這可以解釋阿連德為什麼迫切進行經濟結構調整。要想使他的事業得到繼承,他不僅要組織改革,更重要的是必須獲得成功。

阿連德的具體措施包括:開徵「福利稅」,延期償付外債、對國際貸款人和外國政府的債務不予償還,提高工資、同時凍結物價。這些措施招致了地主、中產階級、保守主義人士、羅馬天主教會(天主教會對政教分離的教育改革方向強烈不滿)的強烈反對。

阿連德政策的中心是土地改革。這一改革在弗雷執政時就已經進行了。弗雷政府沒收了全國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易於接管的財產。而阿連德政府的目標是沒收所有超過80公頃有基本灌溉的土地。另外,阿連德希望通過提供(在實行了國有化的企業中或者公共工程項目中的)工作機會,改善最貧窮國民的經濟社會福利。

在阿連德任期的第一年,在經濟部長奉行的擴張貨幣政策下,短期的經濟狀況十分喜人。國內生產總值增長8.6%,工業增長12%。同時,通貨膨脹率從34.9%降至22.1%,失業率也明顯回落至3.8%。然而在1972年,這一成果未能得到保持,出現了無法控制的140%的通貨膨脹。而政府採取的凍結物價政策使得黑市上的大米、大豆、糖、麵粉的價格飛漲,超市貨架上也看不到這些基本貨物了。

1971年,不顧美洲國家組織條約的規定,智利與古巴恢復了外交關係。古巴共產黨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對智利進行了一個月的訪問。卡斯特羅積極參與了智利的內政,組織了大規模的集會,對阿連德提出公開的建議。這使得右翼人士認為「智利社會主義之路」就是要將智利送上與古巴一樣的軌道。

1972年10月,智利爆發了第一波大規模的罷工浪潮。這次罷工由沒落小康階層發起,卡車司機、小商人、一部分職業團體和學生組織參與其中。持續24天的罷工給智利經濟以沉重打擊。智利陸軍總司令卡洛斯·普拉茨(Carlos Prats)將軍出任內政部長。

除了早先討論的提供工作機會以外,阿連德在1970年和1971年數次提高工人工資,但都被食品價格的持續上漲所蠶食。在弗雷政府時期物價就持續走高(1967年至1970年期間平均每年上漲27%),而僅在1972年8月這一個月中,一攬子基本消費品的價格就從190埃斯庫多上漲到421埃斯庫多,漲幅為120%。在阿連德執政的1970-1972年,出口下降24%,進口上升26%,其中據估計進口食品上升149%。智利人民生活水平並沒有得到與工資上漲相匹配的改善。出口的下降主要是由於銅價下跌。像半數的發展中國家一樣,智利超過一半的出口都依賴於單一商品。1971-1972年,國際銅價從1970年高峰時的66美元每噸,下降至48-49美元每噸。國際銅價的波動對智利經濟造成了負面影響。

執政期間,阿連德與天主教民主黨主導的國會摩擦不斷。雖然天主教民主黨作為中間偏左的政黨,然而在阿連德的任期內,該黨與右翼的國家黨結成聯盟。他們指責阿連德將智利走向古巴式的獨裁統治,試圖推翻阿連德的一些激進改革措施。

阿連德愈加堅定的社會主義政策(部分是應同盟中激進派成員的要求)和與古巴的親密聯繫,使當時美國的尼克松政府憂心忡忡。美國政府通過多邊組織向智利施加經濟壓力,繼續支持阿連德在國會中的反對派。尼克松指示中央情報局國務院對阿連德政府「施加壓力」。這些政策對阿連德政府的垮台造成了多大影響還不得而知。

政變[編輯]

對智利軍事政變的擔心持續了很久,最遲在1972年就有流言傳出。1973年,由於智利的貿易夥伴對阿連德心懷不滿,而銅價又快速下跌,智利經濟墜入低谷。到9月,惡性通貨膨脹和商品短缺導致整個國家陷入一片混亂。

雖然經濟指標下滑,但是阿連德所在的人民團結聯盟在1973年早先舉行的議會選舉中所獲席位仍然些微上升至43%。然而此時基督教民主黨與右翼的國家黨結盟(「民主同盟」)反對阿連德政府,反對派在國會佔多數,但未過三分之二。行政機構與立法機構的之間的矛盾陷入僵局。1973年8月22日軍事政變前夕,基督教民主黨聯同右派政黨以81對47票通過要求阿連德停止違背憲法。阿連德與他的反對者在國會指責對方違背憲法,踐踏民主。

1973年6月29日,羅伯托·索帕(Roberto Souper)上校指揮的坦克團包圍了總統府(拉莫內達宮),但政變未遂。8月9日,普拉茨將軍出任國防部長,但這一決定招致軍隊普遍不滿,導致了8月22日他不僅辭去這一職務,同時也辭去了陸軍總司令一職。皮諾切特取而代之。政府由於擔心國家警察的忠誠度,始終不敢動用。8月,憲政危機已經浮出水面,最高法院公開抱怨政府執行土地法不力,而眾議院(此時基督教民主黨已與國家黨結成緊密同盟)指責阿連德政府違背憲法,號召軍隊維持憲法秩序。9月上旬,阿連德構想通過公民投票的方法解決危機。演講提綱顯示他將於12日提出方案,但是他未能在生前發表演講。

1973年9月11日,皮諾切特將軍領導軍隊發動了針對阿連德的軍事政變。阿連德在總統府前中彈身亡。按照軍政府的官方版本,阿連德是用機關槍自殺的。槍托上嵌有黃金,上刻「致好友薩爾瓦多·阿連德,菲德爾·卡斯特羅贈」。多年來,阿連德的支持者幾乎一致認為他是被政變軍人殺害的。近年自殺的這一版本開始被接受。另一個版本稱,阿連德是在總統府外台階上的交火中被殺的。

美國在軍事政變前插手了智利政治,介入的程度仍眾說紛紜。中央情報局在軍事政變前兩天得到了消息,但中情局稱其「沒有直接參與」政變。

皮諾切特掌權後,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向尼克松總統匯報說,美國「沒有發動政變」,但是「盡力創造政變的條件」,包括領導經濟制裁。近期解密的文件顯示,美國政府和中央情報局曾試圖在1970年阿連德就職之前推翻智利政府,計劃代號「福貝爾特」(Project FUBELT),導致當時智利陸軍總司令瑞恩·施奈德(René Schneider)被暗殺。許多相關文件至今仍未解密,因此中央情報局是否直接參與了1973年的政變還沒有公開的檔案證據。

導致阿連德下台的這場政變是美國冷戰時期對外行動的熱點話題。雖然同一時期拉丁美洲多國也發生了軍事政變,並由獲美國支持的右翼軍人政府掌權,這場政變仍然是最具爭議性的。

身後[編輯]

薩爾瓦多·阿連德

阿連德是一個有爭議的政治人物。他未能完成自己的總統任期,因此有很多關於如果他當時能夠繼續執政,智利今天將是什麼樣的揣測。

阿連德的生平在討論共產主義政府是否贏得過民主選舉的勝利時常被提及。阿連德合法地贏得了民主選舉,但是在投票中他獲得的是相對多數而不是絕對多數,人們為此爭論不休。他的支持者認為,因為基督教民主黨候選人托米克的左傾競選立場與阿連德相仿,分流了左翼的選票,而他們兩人獲得總共64%的選票。而反對者認為,阿連德比選民預計的更為左傾,而基督教民主黨後來又與右翼勢力聯盟,並獲得軍隊的支持最終導致阿連德政府下台。

在左翼政治家的眼裡,阿連德是一位英雄。有些人認為他是為社會主義獻身的烈士。他的形象如同切·格瓦拉一樣,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的標誌。有些人認為,美國政府,尤其是亨利·基辛格和中央情報局,應當對阿連德之死負責。他們把阿連德視作美國帝國主義的犧牲品。

另一些人眼中的阿連德迥然相異。他們批評他的左派政府對私有工業進行大規模國有化,與一些激進組織如左翼革命運動關係親密,以及執政後期出現的物資供應短缺和惡性通貨膨脹。這些都導致了阿連德支持率的明顯下滑和與基督教民主黨的分道揚鑣。他們還指責他試圖繞過國會,實行獨裁,對媒體批評懷有敵意。一種普遍的批評源於他與卡斯特羅和中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緊密聯繫。批評者認為他試圖將智利轉變為古巴式的獨裁社會主義國家。這些評論爭議頗大。後來的軍政府曾稱阿連德政府密謀先發制人,自行發動流血政變以建立阿連德的個人獨裁。這一所謂阿連德政府的「Z計劃」被證明是軍政府的虛假宣傳。

近來的辯論圍繞阿連德1933年的醫學博士論文《精神衛生學與犯罪行為》而展開。有人認為,阿連德具有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傾向。阿連德基金會對此反駁說,阿連德只是在論文中引用了一位意大利科學家的話,而阿連德本人對那些理論是持批評態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