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董卓
東漢太師
Dong Zhuo Portrait.jpg
三國演義中的董卓像
主君 漢桓帝漢靈帝漢少帝漢獻帝
仲穎
封爵 斄鄉侯
出生 2世紀
隴西臨洮
逝世 192年5月22日
長安北掖門

董卓(2世紀-192年5月22日),仲穎涼州隴西臨洮(今甘肅岷縣)人,東漢末年軍閥和權臣,其種種的暴行使之成為中國歷史上總體評價極其負面的人物之一。[1]

董卓於桓帝末年先後擔任并州刺史,河東太守,利用漢末戰亂和朝廷勢弱占據京城,廢少帝立漢獻帝並挾持號令,東漢政權從此名存實亡。而且他生性兇殘,施行暴政魚肉鄉民只為滿足一己之私,引致全國其它割據軍閥發動董卓討伐戰,後來聯軍發生內鬨,轉而成為了各軍閥互相爭戰的情況,董卓本人則被朝內大臣聯合其部下設計誅殺,死後部下李傕郭汜兩人為了把持朝政互相火拚,皇帝與朝廷流離失所,各地州牧、刺史、太守、佔據屬地完全脫離中央控制,開啟三國時代

董卓年輕時頗具豪俠之氣,好交朋友並樂於施捨且勇猛好鬥,許多豪俠勇將都樂於與他交往並聽其號令,入主京師後禁不住名利權勢的誘惑,失去往日豪氣而墮落為世人恨之入骨的暴虐虎狼。

生平[編輯]

建基西北[編輯]

董卓生來具備過人的怪力,能在馬上左右開弓。年少時遊歷羌胡聚居地,與豪帥結交。後從事耕作,豪帥來訪時以謀生的耕牛宰殺大宴,彼此禮尚往來。後為兵馬,巡視塞下。漢桓帝末年,董卓被徵召為羽林郎,後又為中郎將張奐部下作軍司馬,討伐漢陽羌人,董卓作戰粗猛有謀,力建戰功。一共討殺一萬多名羌人,因此羌人們都非常懼怕董卓,絲毫不敢秋犯。後來董卓升為郎中,獲得絲娟九千匹,並將賞賜盡分部下。後為戊己校尉,但是因為犯罪而被革職。先後升為并州刺史河東太守

討伐黃巾軍[編輯]

中平元年(185年),漢靈帝封董卓為中郎將,命他討伐黃巾軍,卻失敗,然後被免職,後來韓遂邊章起兵涼州,董卓再度被任為中郎將,隨破虜將軍張溫討伐。利用敵方因為出現了流星而萌生退意,主動出擊,斬殺數千人。於追擊時為羌人圍困,利用水壩蓄水,表面用作捕魚,實則掩人耳目在水底行軍成功撤退,並且以水壩決堤阻止追兵。在張溫軍中唯一全師而還,封斄鄉(雍州武功,邑千戶。中平五年(188年),韓遂和邊章再度來犯,封董卓為前將軍,與左將軍皇甫嵩大破韓遂等。中平六年(189年),先後封為少府、并州,因為不願意把兵權交給皇甫嵩,都拒絕領受。心知天下必將大亂,擁兵自重,駐兵河東,靜待時機。

入主雒陽[編輯]

中平六年(189年),何進欲除宦官,但是為其妹何太后所阻撓,所以請董卓領兵入宮作兵諫,結果何進先被宦官殺掉。董卓見袁術放火燒宮的火光知道亂事已經生起,於是引兵急進,隨即找到被宦官虜出的少帝陳留王(未來的獻帝)二人。初入雒陽時兵力只有3千人,為求營造大軍壓境的場面以震懾鄰近諸侯,每晚令士兵出城,翌日再大張旗鼓入城,令到雒陽全城有大軍源源不絕進軍之虛況。不久令其弟董旻聯合吳匡殺掉上司何苗,又招攬呂布殺掉丁原,很快就吞併了附近兩大軍閥兵力。隨後董卓廢少帝,立劉協即位(是為漢獻帝),且不久就弒害了少帝及何太后,專斷朝政。

董卓既已掌權,亦思拉攏豪傑賢士,協助遭黨錮之禍事件受到委屈的志士陳蕃竇武還有李膺等人申冤與平反。後來命令荀爽蔡邕等人赴任朝廷官職;而後袁紹與董卓發生爭執,隻身離開雒陽,董卓本想殺害袁紹,經過手下伍瓊周毖等勸說,乃改以懷柔手段安撫之,命袁紹為渤海太守,同時也提拔了另一批名士為官,如陳留太守張邈冀州刺史韓馥豫州刺史孔伷等人,後來這些人卻全部成為了日後討伐董卓的主力。與此同時,董卓自己的親信僅為列校,並未被董卓提拔。

聯軍討伐[編輯]

獻帝初平元年(190年),關東聯軍以討董為名起兵[2],但大多並未對董卓發兵;190年1月17日,董卓遷都長安,曹操起兵追擊,在滎陽汴水遭受徐榮擊敗,隨後聯軍發生內鬨而解散。

亡於長安[編輯]

董卓在朝野內外都廣佈親信,僭用近似天子的服飾及車駕,呼召三台尚書以下官員自行繞過朝廷到董卓家中議事,董卓與官員言語間略有不合即被當場殺死,引起朝野不滿。司徒王允反間計,挑撥董卓大將呂布殺死董卓(在《三國演義》,呂布與董卓關係變得惡劣是因為受到義父王允所命的虛構人物美女貂蟬所挑撥),結果成功。根據史書記載,董卓身軀肥胖,棄屍後,陳屍示眾;守屍的士兵在董卓肚臍眼中插上燈芯,點燃照明,持續了數天。蘇軾以此事寫了詩《郿塢》嘲笑董卓的下場:「衣中甲厚行何懼,塢裡金多退足憑。畢竟英雄誰得似,臍脂自照不須燈。」董卓餘黨李傕郭汜帶兵進城,殺害王允,並把持朝廷大權。李傕等人把董卓骨灰合斂一棺殮葬,殮葬當天,大風大雨,雷電劈中其棺木,水流入墓穴,漂浮其棺木。

家庭[編輯]

  • 董君雅,董卓之父,潁川綸氏
  • 池陽君,董卓之生母,只知封號,未知其姓氏(一說姓牛),年九十,於郿塢塢門被斬首。
  • 董擢,字孟高,董卓之兄,早卒。
  • 董旻,字叔穎,董卓之弟,隨董卓征戰,後為皇甫嵩破於郿塢。
  • 董璜,董卓之姪,董擢之子,隨董卓征戰,於郿塢塢門被斬首。
  • 牛輔,董卓女婿,董卓死後帶領董卓餘部,後左右見財起殺機,獻其首級到長安。
  • 呂布,董卓義子,與董卓侍婢私通,又受到董卓擲戟羞辱,與王允同謀殺董卓。
  • 董氏,董卓之女,後嫁牛輔。
  • 董某(171年生),董卓子,早亡。[3]
  • 董某(190年生),董卓幼子,妾室所出,襁褓中即封侯。
  • 董白(176年後生),董卓孫女,未行笄禮就被封為渭陽君,印綬為董璜作使者所綬。
  • 董某(186年生),董卓孫,董卓愛之如親子。被誅。[4]

部下[編輯]

  • 李傕,在董卓被呂布、王允聯合所殺之後,與同僚郭汜、張濟等人合作攻進長安。
  • 郭汜,校尉,牛輔死後與李傕內鬥,大耗涼州軍力。
  • 張濟,校尉,牛輔死後李傕與郭汜內鬥,張濟從中調解。
  • 樊稠,與李傕攻入長安,後為李傕猜忌所殺。
  • 李蒙,與李傕攻入長安,後為李傕猜忌所殺。
  • 王方,與李傕攻入長安。
  • 徐榮,唯一擊敗孫堅和曹操的董卓部下,牛輔死後王允派徐榮和胡軫抵抗郭汜李傕張濟等,徐榮戰死。
  • 段煨,護送天子東歸,和楊奉中途內閧,為郭汜領兵相救。
  • 胡軫東郡太守,與呂布行軍時內鬥,被孫堅擊敗,牛輔死後隨王允抗郭汜、李傕等,胡軫戰敗投降。
  • 華雄都督,胡軫與呂布內鬥被孫堅斬殺。
  • 楊定鎮南將軍,李傕殺樊稠後為求自保,護送天子東歸。
  • 楊奉,原李傕部屬,後叛離李傕,護送天子東歸。
  • 周毖伍瓊,二人向董卓提拔一眾軍閥,但都聯合反董,董卓以通敵殺害。
  • 楊彪趙謙,二人反對遷都長安,不獲董卓接納。
  • 劉囂,司隸校尉,領董卓命誅殺及充公為子不孝,為臣不忠,為吏不清,為弟不順者的財物。
  • 李肅,曾參與誅殺董卓,在攻擊牛輔時因戰敗被呂布誅殺。
  • 董承,原牛輔的部將,牛輔死後開始與董卓舊部爭奪長安的主導權。
  • 董越,中郎將,被牛輔懷疑欲忌害他而被殺。
  • 賈詡,董卓死後曾勸李傕等回擊長安,有毒士之稱,黃初四年六月去世。
  • 田儀,主簿,因與董卓奴婢投向其屍被王允等人所殺。
  • 李儒,東漢時博士,曾為弘農王劉辯的朗中令,被董卓下令奉上毒酒害死劉辯,演義設定為董卓女婿。

藝術形象[編輯]

戲劇[編輯]

動漫遊戲[編輯]

評價[編輯]

  • 民謠曰:「千里草(董),何青青,十日卜(卓),尤不生(不得生)。」[5][6][7]
  • 王粲:「昔大人見臨洮而銅人鑄,臨洮生卓而銅人毀;世有卓而大亂作,大亂作而卓身滅,抑有以也 。」
  • 鄭泰:「董卓強忍寡義,志欲無饜。」
  • 蓋勛:「昔伊尹、霍光權以立功,猶可寒心。足下小丑,何以終此?賀者在門,吊者在廬,可不慎哉!」(《後漢書·虞傅蓋臧列傳第四十八》)
  • 荀彧:「卓暴虐已甚,必以亂終,無能為也。」(《三國志·魏書·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
  • 荀攸:「董卓驕忍無親,雖資強兵,實一匹夫耳。」(《資治通鑑·卷六十》)
  • 蔡邕:「董公性剛而遂非,終難濟也。」(《後漢書·蔡邕列傳》)
  • 王允:「卓,國之大賊,殺主殘臣,天地所不祐,人神所同疾。」
  • 皇甫酈:「昔有窮后羿恃其善射,不思患難,以至於斃。近董公之強,明將軍目所見,內有王公以為內主,外有董旻、承、璜以為鯁毒,呂布受恩而反圖之,斯須之間,頭縣竿端,此有勇而無謀也。」
  • 孫權:「天降喪亂,皇綱失敘,逆臣乘釁,劫奪國柄,始於董卓,終於曹操,窮凶極惡,以覆四海,至令九州幅裂,普天無統,民神痛怨,靡所戾止。」(《三國志·卷四十七·吳書二·吳主傳第二》)
  • 三國志》作者陳壽評曰:「董卓狼戾賊忍,暴虐不仁,自書契已來,殆未之有也。」
  • 劉淵:「黃巾海沸於九州,群閹毒流於四海,董卓因之肆其猖勃,曹操父子凶逆相尋。」(《晉書·卷一百一·載記第一》)
  • 陸機:「遠惟王莽篡逆之事,近覽董卓擅權之際,億兆悼心,愚智同痛。」
  • 裴松之:「桀、紂無道,秦、莽縱虐,皆多歷年所,然後眾惡乃著。董卓自竊權柄,至於隕斃,計其日月,未盈三周,而禍崇山嶽,毒流四海。其殘賊之性,寔豺狼不若。」(《三國志·魏書·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
  • 後漢書》作者范曄對董卓早年的性格評為「麤[8]猛有謀」。又評曰:「董卓初以虓虎闞為情,因遭崩剝之埶,故得蹈藉彞倫,毀裂畿服。夫以刳肝斮趾之性,則腢生不足以厭其快,然猶折意縉紳,遲疑陵奪,尚有盜竊之道焉。及殘寇乘之,倒山傾海,昆岡之火,自茲而焚,版蕩之篇,於焉而極。嗚呼,人之生也難矣!天地之不仁甚矣!」
  • 常璩:「漢末大亂,雄傑並起。若董卓、呂布、二袁、韓、馬、張、楊、劉表之徒,兼州董郡,眾動萬計,叱咤之間,皆自謂漢祖可踵,桓、文易邁。」
  • 李世民:「至如趙高之殞二世,董卓之鴆弘農,人神所疾,異代同憤。」(《全唐文·卷四》)
  • 高適:「董卓地兼形勝,手握兵鈐,顛而不扶,禍則先唱。興晉陽之甲,君側未除;入洛陽之宮,臣節如掃。至乃發掘園寢,逼辱妃嬪。太后之崩,豈稱天命!宏農之廢,孰謂人心?敢諷朝廷,以自尊貴;大肆剽虜,以極誅求。焚燒都邑,馳突放橫。衣冠凍餒,倚死牆壁之間;兆庶困窮,生塗草莽之上。於是天地憤怒,鬼神號哭。而山東義旗,攘袂爭起,連州跨郡,皆以誅卓為名。故兵挫於孫堅,氣奪於袁紹。僭擬與服,黨助奸邪,驅蹙東人,脅帝西幸。淫刑以逞,有湯鑊之甚,要之糜爛,刳剔異端。乃謂漢鼎可移,郿塢方盛,殊不知禍盈惡稔,未或不亡。故神贊允誠,天假布手,母妻屠戮,種族無留。懸首燃臍,遺臭萬代,骨肉灰燼,不其快哉!」(《後漢賊臣董卓廟議》)
  • 劉知幾:「漢之有董卓,猶秦之有趙高。」
  • 蘇軾:「衣中甲厚行何懼,塢里金多退足憑;畢竟英雄誰得似,臍脂自照不須燈。」
  • 錢時:「卓,誠巨奸,無所逃罪也。若真能感悟自悔,其非收召諸賢,傾心委倚,使朝廷之上一變而為君子之規模,宗社奠安,海宇清晏,不特身免刑戮,亦可長保祿位。蓋愆補過,尚庶幾焉而卓則不如是也。嗚呼!亦愚矣。」(《兩漢筆記》)
  • 郝經:「卓為羿莽而奸計不足,其暴戾淫虐過之……自昔國亡驅除之際未有若斯之亂且酷也。」「召戎起釁。運極厄防。祲塞風饕,虎躍鯨沛。逆鈇淬日,凶鋒掃孛。翻覆宗社,廢立君主。血蔑咸京,金盈郿塢。岩岩公師,烈烈尚父。雖伏天誅,竟委皇綱。」(《續後漢書》)
  • 羅貫中:「董卓遷都漢帝憂,生靈滾滾喪荒丘。狗銜骸骨筋猶動,烏啄骷髏血尚流。郿塢追魂憑李肅,宮門取命有溫侯。奸雄已死戈矛下,直到如今罵未休。」「霸業成時為帝王,不成且作富家郎。誰知天意無私曲,郿塢方成已滅亡。」
  • 丁耀亢:「卓近羌,粗勇無人理。當時不內召,直一番將耳。漢鼎將移,如籬落不牢,而虎狼入之,遂以成荼毒弒廢之禍。及塢守虜,自謂大事不成則退以自老,何異曹爽不失富家翁之言?真一粗莽蠢之物耳!燃臍達旦,脂膏自煎,何快也!」(《天史》)
  • 蔡東藩:「山東兵起,董卓遣將出御,未聞敗衄,而忽議西遷,意者其即由賊膽心虛,有以懾其魄而奪其氣歟?然於伍孚行刺,則殺之;於周毖伍瓊之進諫,則亦殺之;於袁隗袁基之有關紹術,則又殺之;窮凶極惡,何其殘忍乃爾?且屠戮富人,焚毀宮室,二百里內,不留雞犬,雖如秦政項羽立暴虐,亦未有過於是者。」

注釋[編輯]

  1. ^ 《後漢書·董卓傳》:「論曰:董卓初以虓虎闞為情,因遭崩剝之勢,故得蹈藉彝倫,毀裂畿服。夫以刳肝斫趾之性,則群生不足以厭其快,然猶折意縉紳,遲疑陵奪,尚有盜竊之道焉。及殘寇乘之,倒山傾海,崑岡之火,自茲而焚,《版》、《盪》之篇,於焉而極。嗚呼,人之生也難矣!天地之不仁甚矣!」
  2. ^ 三國演義》中記述「十八路諸侯共討董卓」,實際上只有13路
  3. ^ 《三國志·司馬朗傳》載董卓對司馬朗(生於171年)語「卿與吾亡兒同歲,幾大相負!」
  4. ^ 太平御覽·卷356◎兵部八十七○甲下》引《卓別傳》:卓孫年七歲,愛以為己子,為作小鎧胄,使騎駃騠馬,與玉甲一具,俱出入,以為麟駒鳳雛;至殺人之子,如搔虱耳。
  5. ^ 意思1:董卓,你活著還不如死了好。
  6. ^ 意思2:董卓,你怎麼還沒死?
  7. ^ 意思3:董卓,你做這般的壞事天地難容,快死吧!
  8. ^ 粗的異體字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