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淵明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陶淵明
Tao Qian.jpg
元亮
羲皇上人、五柳先生
出生 東晉廢帝太和不詳(公元369年或公元365[1]或公元352)
潯陽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
逝世 劉宋文帝元嘉四年(公元427年)
國籍 晉、宋
籍貫 潯陽柴桑
親屬 曾祖父:陶侃
曾祖母:龔氏
祖父:陶茂
祖母:劉氏
父:陶逸
母:孟氏
妻子:陳氏、翟氏(翟法賜妹)
兒:陶儼、陶俟、陶份、陶佚、陶佟
《陶淵明攜子》塑像

陶淵明(不詳約352或365[2]或369年-427年)[3],(出自易經‧乾卦九四:或躍在,無咎),一名(出自易經‧乾卦初九:龍勿用)。一說世名淵明,字元亮劉宋時改名,自號五柳先生[4],私諡靖節先生[5]潯陽柴桑(今在江西九江西南廬山市[6])人。東晉劉宋的文學家,出身世族,八州都督陶侃曾孫,父、祖皆為郡守,自曾祖、祖、及父,都在東晉為臣,但自己一生未曾擔任高官,曾任彭澤令,但因厭惡當時的政治,做了80餘日就辭職歸故里。


人物生平[編輯]

九江市廬山市陶淵明石像

陶淵明出身於沒落的官宦家庭,曾祖陶侃出身微寒,官至大司馬,都督八州軍事,長沙郡公。姑丈羅遵士,娶陶茂女。祖父陶茂作過武昌太守,父親陶逸任安成太守,早逝,母親是東晉名士孟嘉的第四女[7]。幼年生活貧困,勤於學習,對於諸子百家群書都有所涉獵。

陶淵明早年曾任江州祭酒,鎮軍參軍,建威參軍及彭澤縣令等職,後因與上層失和,毅然辭官,「不為五斗米折腰[8] ,回家(從此時開始「五斗米」成為生活必需花費的薪資的代名詞),從晉安帝義熙二年(公元406年)起隱居不仕。直至宋文帝元嘉四年(427年)病故。歸田的這20多年,是他創作最豐富的時期。陶淵明逝後,其生前好友顏延年為其作誄文《陶徵士誄》。

在今江西省九江縣馬回嶺鎮存有清代重建的陶淵明墓。九江市有新立的巨大陶淵明石像。

思想[編輯]

陶淵明在青年時期受儒家思想的薰陶,有著「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的入世抱負[9]

三十歲時陶淵明先後入了桓玄晉安帝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勤王的僚屬,但是後來桓玄篡晉,他又加入了劉裕討伐桓玄的義軍幕府(公元404年)。晉安帝義熙元年(公元405年)[10],他意識到了劉裕也非真心匡復晉室,遂急流勇退以明哲保身,辭去彭澤令以避覆滅之禍,作《歸去來兮辭》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以明志(見《歸去來兮辭》第一段最後一句為「撫孤松而盤」,第二段最後一句為「樂夫天命復奚」,各綴最後一字成桓疑)。 公元420年劉裕篡晉[11]後,在貧困躬耕中隱居的陶淵明,以隱喻手法寫下了《桃花源記》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表達對此事最大的譴責,「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歎惋。」感嘆暴秦雖然酷虐,此時尤過於秦亂,所以聞者皆歎惋,在《桃花源詩》首即有「嬴氏亂天紀,賢者避其世」點明其意。

進入劉宋之後,陶淵明貧病加劇,江州刺史檀道濟去勸他棄隱出仕,但是他不受餽贈,不為所動,就是不放棄他隱居求志、不食周粟的風範(因為陶淵明的曾祖父、祖父、父親及自身俱在東晉為官,如同張良其家五世相韓,之後一生為韓報仇)。正如他詩作:「歷覽千載書,時時見遺烈。高操非所攀,謬得固窮節。」他的後半生,正實踐著他入劉宋後所改的名—,一生遂潛龍勿用了!

陶潛《桃花源記》對現實有深刻批判。桃花源中人的生活,與外界並無太大分別,一樣是「往來耕作」,「屋舍儼然」,所不同的是,桃花源居民能和睦相處,「怡然自樂」。桃花源中似乎沒有村社一類的基層組織,又因與世隔絕,外界一切機構組織都無由對之施用權力,人們生活在自由自在的狀態中。文章寓意是,外界社會賴以支撐的社會制度,恰恰是人們不能幸福美滿生活的根源,一切政治、制度、機構都是多餘的,乃是破壞和平安寧的根源。[12]

陶淵明曾經説過:「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千字文》中也有「尺璧非寶,寸陰是競」的格言。

作品[編輯]

梁昭明太子蕭統搜求陶淵明遺世作品,編為《陶淵明集》七卷錄一卷,並為之作傳[13]、序[14]

[編輯]

  • 五言詩:《歸園田居》、《和郭主簿》、《於西獲早稻》、《懷古田舍》、《桃花源》並序(序被通稱為《桃花源記》)、《飲酒》二十首並序、《止酒》、《責子》、《述酒》、《蠟日》、《雜詩》十二首、《詠貧士》、《詠荊軻》、《讀山海經》十三首、《輓歌詩》三首等。

辭賦[編輯]

頤和園長廊彩繪:淵明愛菊

《感士不遇賦》並序、《閑情賦》、《歸去來兮辭》並序。

[編輯]

《五柳先生傳》、《晉古征西大將軍長史孟府君傳》、《扇上畫贊》、《讀史述九章》、《與子儼等疏》、《祭程氏妹文》、《祭從弟敬員文》、《自祭文》。

小說[編輯]

成書於南朝的志怪小説捜神後記》十卷舊題為陶潛撰。魯迅認為「陶潛曠達未必拳拳於鬼神,蓋偽托也」[15]

偽托[編輯]

  • 北齊陽休之編陶潛集十卷中收入《五孝傳》、《四八目》。紀曉嵐四庫總目提要》指出《五孝傳》、《四八目》是偽托。

文學影響[編輯]

陶淵明流傳至今的作品有詩一百二十餘首,另有文、賦等,人們將他稱作「田園詩人」。他最著名的作品為《桃花源記》,描述了一個他所憧憬的桃花源社會,和諧美好且沒有戰亂,自食其力的社會。使得桃花源與烏托邦齊名,都代表了一個美好的幻想。

陶淵明詩歌表現出蔑視權貴、遺世獨立的氣節,樸實自然的詩風,對後世詩歌的創作影響大而深遠。個性分明,情感真摯,平淡質樸,不大用典,簡潔含蓄,「質而實綺,臞而實腴」,富有意境和哲理,主觀寫意,雜有儒、道各家思想。除了傳統儒家思想外,也深受了道家思想的影響。

陶淵明詩歌「通篇渾厚,難以句摘」,不致力於錘鍊,寫來天真自然,是浪漫的自然主義之最高表現。

陶淵明的詩在南北朝時影響不大。劉勰著《文心雕龍》,對陶淵明隻字未提。鍾嶸詩品》雖列之為中品,卻推之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後世對陶詩評價甚高,唐宋以後對陶詩更推崇備至。認爲其詩「其源出於應璩」。梁代昭明太子蕭統對陶淵明推崇備至:「其文章不群,詞采精拔,跌宕昭彰,獨超眾類。抑揚爽朗,莫之與京」[16]。《文選》收錄陶淵明的詩文十餘首,是作品被收錄較多的作者。

陶淵明的田園隱逸詩,對唐宋詩人有很大的影響。杜甫詩云:「寬心應是酒,遣興莫過詩,此意陶潛解,吾生後汝期」。宋代詩人蘇東坡對陶潛有很高的評價:「淵明詩初看似散緩,熟看有奇句。……大率才高意遠,則所寓得其妙,造語精到之至,遂能如此。似大匠運斤,不見斧鑿之痕。」[17]又云:「質而實綺,癯而實腴。」[18]蘇東坡更作《和陶止酒》、《和陶連雨獨飲二首》,《和陶勸農五首》、《和陶九日閒居》、《和陶擬古九首》、《和陶雜詩十一首》、《和陶贈羊長吏》、《和陶停雲四首》、《和陶形贈影》、《和陶影答形》、《和陶劉柴桑》、《和陶酬劉柴桑》、《和陶郭主簿》等109篇和陶詩,可見陶淵明對蘇東坡影響之深。且唐代山水田園派代表性詩人孟浩然非常崇拜陶潛,風格與其極為相似。

子嗣[編輯]

  • 陶淵明有五子陶儼陶俟陶份陶佚陶佟。曾於《責子詩》中感嘆:「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阿舒已二八,懶惰故無匹。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通子垂九齡,但念梨與栗。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
  • 另有女兒數名。

注釋[編輯]

  1. ^ 沈約《宋書》卷九三:潛元嘉四年卒,時年六十三。
  2. ^ 沈約《宋書》卷九三:潛元嘉四年卒,時年六十三。
  3. ^ 龔斌. 〈前言〉. 《陶淵明集校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1-09. ISBN 978-7-5325-6032-5 (中文(中國大陸)‎). 
  4. ^ 陶淵明:《五柳先生傳》
  5. ^ 《陶徵士誄》
  6. ^ 星子縣政府網——陶淵明故里在哪裡?. 
  7. ^ 龔斌. 〈附錄四〉. 《陶淵明集校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1-09. ISBN 978-7-5325-6032-5 (中文(中國大陸)‎). 
  8. ^ 金庸詳解「不為五斗米折腰」:並非嫌官小. 鳳凰網. [2010] (中文(中國大陸)‎). 
  9. ^ 龔斌. 〈前言〉. 《陶淵明集校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1-09. ISBN 978-7-5325-6032-5 (中文(中國大陸)‎). 
  10. ^ 龔斌. 〈前言〉. 《陶淵明集校箋》.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1-09. ISBN 978-7-5325-6032-5 (中文(中國大陸)‎). 
  11.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9%8B%E6%9C%9D#.E5.8A.89.E8.A3.95.E7.AF.A1.E6.99.89
  12. ^ 郭少棠. 旅行:跨文化想像.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4: 167. 
  13. ^ 蕭統:《陶淵明傳》
  14. ^ 蕭統:《陶淵明集序》
  15. ^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五篇《六朝之志怪書(上)》《魯迅全集》9
  16. ^ 蕭統:《陶淵明集序》
  17. ^ 惠洪:《冷齋夜話》卷一
  18. ^ 蘇軾:〈與蘇轍書〉

參考文獻[編輯]

研究書目[編輯]

  • "陶潛":《五柳先生傳》
  • 鍾嶸:《詩品》
  • "陶潛" : 陶淵明集
  • 陳寅恪:《陶淵明之思想與清談之關係》,載氏著:《金明館叢稿初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頁201-229。
  • 李長之. 陶淵明傳論. 天津: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07. 
  • 田曉菲. 塵幾錄:陶淵明與手抄本文化研究. 北京. 2007. 
  • 蔡宗齊著,金濤譯:《陶潛作品中「命」的視角與隨之而變化的人生畫面》,載章培恆編:《中國中世文學研究論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下冊,頁936-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