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別稱崇伯鯀
時代唐堯
國家中國
身份崇國君主
爵位伯爵
逝世日期唐堯七十年
逝世地點羽山
在位年代?-唐堯七十年
正妻女志(一作女嬉)
子女
都城

gǔn[1](?-唐堯七十年),[2]大禹之父[3],封崇伯,又稱崇伯鯀[4]

生平[編輯]

史記集解》和《史記正義》認為鯀亦號檮杌;《左傳》:「顓頊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詘言,告之則頑,舍之則囂,傲狠明德,以亂天常,天下之民,謂之檮杌。」指的是鯀的為人。

在位時,洪水泛濫,民不聊生,堯便派他治水,鯀受命治理洪水水患,鯀用障水法,也就是在岸邊設置河堤,但水卻越淹越高,歷時九年未能平息洪水災禍,結果反使洪水更加泛濫。後來堯把帝位傳給後,鯀便被帝舜處死,另說為流放,使其死於異鄉,由禹繼續治水的工作。

也有認為鯀為堯所殺,見於《韓非子》之《外儲說右上·說三》:欲傳天下於。鯀諫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傳之於匹夫乎?」堯不聽,舉兵而誅殺鯀於羽山(今山東郯城縣東北)之郊[5]

傳說[編輯]

相傳鯀為時代的人,其子為。鯀為堯所殺。三代都將他列為郊祀對象[6]。據傳鯀造出農具,並馴服了,亦傳是城郭的創作者。[7]鯀跟禹都有治水的事蹟,鯀被殺的原因有許多傳說:《山海經》記載,鯀為治水竊取息壤,因此被殺[8]。《韓非子》記載,鯀反對堯將天下傳給,因此被殺[9]

屈原的《天問》寫,鯀死後屍體三年不腐。而屈原在《天問》和《離騷》中都對鯀抱著強烈同情之情︰

檮杌[編輯]

左傳記載,顓頊之子檮杌,為四兇之一[12];《史記集解》和《史記正義》認為鯀亦號檮杌。

世系[編輯]

山海經》記載,鯀為黃帝之孫,其父為駱明[13]。《左傳》、《世本》、《史記》記載鯀為顓頊之子,《漢書》、《大戴禮記》稱鯀為顓頊五世孫[14]

參見[編輯]

資料來源[編輯]

  1. ^ 「鯀」在古書《玉篇·魚部》上說的一種大魚,屠本畯《閩中海錯疏·鱗下》 :「馬鮫,青斑色,無鱗有齒,又名章鮌。」。現代標準漢語讀音同「滾」。
  2. ^ 司馬貞著,《史記索隱
  3. ^ 《山海經》、《天問》等書所記「鯀腹生禹」。顧頡剛與童書業合著的《鯀禹的傳說》,認為「因為《墨子》說鯀是上帝的元子,被上帝所刑,上帝又曾任命過禹,但墨子是反對『殺其父而賞其子』的辦法的」,所以「懷疑墨子是不以鯀、禹為父子的」;可是又因為「《山海經》和《天問》等記載原始神話的書里已經把鯀、禹說成父子」,認為「或許是墨家的傳說特異,或許竟是我們神經過敏,均未可知」(《顧頡剛古史論文集》第二冊89頁)。
  4. ^ 太平御覽》卷一五五引《帝王世紀》云:「夏鯀封崇伯。故《春秋傳》曰謂之『有崇伯鯀』,國在秦晉之間。《左氏傳》曰:『趙穿侵崇是也。』」
  5. ^ 《左傳》桓公三年:「昔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為黃熊,以入於羽淵,三代祀之。」《史記》記載「殛鯀於羽山,以變東夷」。《元和郡縣誌》、《通典》載:「羽山在朐山縣。」
  6. ^ 《左傳》〈昭公7年〉:「昔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為黃熊,以入於羽淵。實為夏郊,三代祀之」
  7. ^ 呂氏春秋·君守》篇說:「夏鯀作城。」《禮記·祭法》正義解「鯀」,引《世本》說他「作城郭。」
  8. ^ 《山海經》〈海內經〉:「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於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9. ^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堯欲傳天下於舜,鯀諫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傳之於匹夫乎?』堯不聽,舉兵而誅,殺鯀於羽山之郊。共工又諫曰:『孰以天下而傳之於匹夫乎?』堯不聽,又舉兵而誅,共工於幽州之都。於是天下莫敢言無傳天下於舜。」
  10. ^ 屈原著,《天問
  11. ^ 屈原著,《離騷
  12. ^ 《左傳》〈文公18年〉:「顓頊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詘言,告之則頑,舍之則囂,傲狠明德,以亂天常,天下之民,謂之檮杌。」
  13. ^ 《山海經》〈海內經〉:「黃帝生駱明,駱明生白馬,白馬是為鯀。」
  14. ^ 皇甫謐和《世本》都認為鯀是顓頊之子,但《漢書·律曆志》記載「《帝系》顓頊五代而生鯀」,司馬貞《史記索隱》認為漢書的說法較為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