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對教育的影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至2021年1月12日,受COVID-19導致的停課影響的學習者[1][2]
  國家層級學校關閉
  地方層級學校關閉
  無學校關閉
  無數據

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影響了世界各地的教育系統,導致了大部分的學校,大學和學院閉校。[3]

大多數的政府都決定暫時性的關閉教育機構,以此來減少COVID-19的傳播。[4][5]截至2021年1月12日,因應對COVID-19大流行而關閉學校等教育機構,使得目前約有8.25億學生受到了影響。根據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縮寫UNESCO)的監測,超過100個國家/地區已在全國範圍內實行停課,影響了全球近90%的學生。[6]但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監測,目前已有112個國家的學校開學。[7]

停課不僅影響學生、教師和家庭,[8]還會產生強烈的經濟和社會影響。[9][10][11]因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而關閉的學校也同樣揭示了各種社會經濟問題,包括學生債務,[12] 數字化學習,[11][13][14]糧食不安全[15],和無家可歸者[16][17],以及獲得托兒服務[18]保健[19]住房[20]互聯網[21],和殘疾人服務[22]。特別對處境不利的兒童及其家庭的影響更為嚴重,導致學習中斷,營養受損,育兒問題,並給無法工作的家庭造成經濟損失。[23][24]

為應對學校的停課,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建議使用遠程學習計劃以及開放的教育應用程序和平台,學校和教師可利用該平台和平台遠程接觸學習者並限制教育中斷。[25]

高校已經着手尋找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以在線,面對面但與社會隔絕的方式或以混合形式進行教學。

其他影響[編輯]

考試[編輯]

背景[編輯]

通過非藥物干預和保持社交距離(Maintain Social-Distancing)和自我隔離等預防措施阻止COVID-19傳播的努力促使100多個國家廣泛關閉了小學中學第三期教育的學校[1]

先前的傳染病暴發已導致世界各地廣泛的學校停課,其有效性水平不盡相同。[28] [29][30]數學模型表明,關閉學校可能會延緩疫情的傳播。[31]但是,有效性取決於孩子在校外保持的聯繫。[32][33]停課對於減少被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似乎是很有效的,尤其是在迅速傳播的情況下。[34]如果學校停課比疫情爆發晚,採取停課的效果會比較差,可能根本起不到任何影響。[28] [29]此外,在某種情況下,關閉一段時間的學校後,重新開放會導致感染率上升。[35]因為停課往往與禁止公共聚會的公告等其他干預措施同時發布,因此很難衡量停課的具體影響。[35]

1918-1919年的美國流感大流行期間,學校停課和禁止公共聚會措施的實施較低了總死亡率。[29]較早實施此類干預措施的城市在達到最高死亡率有更大的延遲。[35][36]根據美國43個城市對西班牙流感的措施的研究來看,採取學校關閉措施的時間平均為4周。[36]在1957–1958年期間爆發流感,關閉學校可將亞洲流感發病率降低90%[37],而在2004–2008年期間,美國控制流感的比例高達50%。[38]

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間,多個國家通過關閉學校而成功地減緩了感染的傳播。發現在日本大分市的學校停課已成功地減少了感染高峰期的受感染學生人數。 但是,沒有發現關閉學校可以減少受感染學生的總數。[39]強制性關閉學校和採取其他遠離社會的措施,可使流感傳播率降低29%至37%。[40]早期美國的學校將停課推遲到了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的高峰。[28]儘管關閉學校取得了總體成功,但對密歇根州的停課研究表明,「地區一級的被動式停課是無效的」。[41]

在2009年英國爆發的豬流感期間,在《柳葉刀》傳染病雜誌上發表的題為「流感大流行期間學校停課」的文章中,流行病學家們贊成關閉學校以中斷感染過程, 延緩進一步傳播並有時間來購買、研究和生產疫苗。.[42] 他們研究了以前的流感大流行,包括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1957年的流感大流行(亞洲流感)1968年的流感大流行,根據當地報告顯示,停學將對經濟和勞動力產生影響,特別是醫生和護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婦女,其中一半有16歲以下的孩子。他們還研究了法國學校假期期間法國流感的傳播動態,並指出當學校關閉時流感病例有所減少,而在重新開放時又重新出現增長狀況。他們指出,當以色列的教師在1999-2000年的流感季節罷工時,去看醫生和呼吸道感染的人數分別下降了五分之一和五分之二以上。[43]

同時,在學校關閉下,依賴線上授課會加劇數碼鴻溝,連電腦及網絡費都未能負擔的貧窮家庭兒童,恐怕會失去接受教育機會。此外,在失去學校群體學習環境下、學童的人際、社交技能培育,將無可避免有負面影響。

危害控制[編輯]

疫情期間清華大學在食堂採一人一桌的防疫措施
根據黃岡市防控指揮部《關於高三學生返校工作的緊急通知》的要求,2020屆高三學生返校複課後將採取全封閉管理直至高考結束[44],此圖為蘄春縣某高中高三開學後大門實行的封閉措施。

對於美國學校和兒童保育設施。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建議,無論社區有無蔓延,如果感染者曾在學校大樓內,都應短期封閉以清潔或消毒。如果社區的傳播很少至中等程度,則可以實施社會疏遠策略,例如推遲或取消實地考察,集會以及其他大型聚會,例如體育教育或在自助餐廳中合唱團上課或進餐,增加了桌子之間的空間,增加了到達和下班的時間,限制了不必要的訪客,並為患有流感樣症狀的兒童提供了單獨的衛生所。噹噹地社區有大量傳播途徑時,除了採取社會疏遠策略外,還可以考慮延長開學時間。[45]

隨著大流行的進行,學校可能會繼續進行遠程學習或決定重新開放。諸如隊列,輪換時間表,在教室裡吃午餐和利用室外空間等策略是使近距離接觸最小化的一些方法。[46]其他預防措施包括口罩,洗手液站,重新佈置教室以疏遠身體和經常清潔。[47]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製作了「學校決策樹」,以幫助管理人員進行重新開放的規劃過程。[48]美國兒科學會敦促,隨著有關該病毒的新信息的出現,再入境政策必須靈活和響應迅速。[49]

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指出,應優先為K-5年級和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提供親自指導,以防止孩子落後。[47]年幼的兒童如果沒有親身學習,則面臨長期的學術後果和發育缺陷的風險更高。[47][50]

有調查顯示,線上教學導致美國學生成績大幅滑落,引發教育專家和家長的擔憂。[51]

誠信問題[編輯]

在世界範圍內已經觀察到對學術誠信的影響。所述的上升合同作弊行為和學術檔案分享,以及考試集體舞弊問題大大增加等。2020年12月,一家位於土耳其的權威大學——畢爾肯特大學英語Bilkent University為了防止學生於線上考試作弊,對1萬多名學生寄出裝有鏡子的包裹,要求學生考試時將鏡子設置在支架上,以便教師能時時透過電子設備的攝影機,從學生們鏡子裡查看周遭情況,是否有翻閱書本,上網尋找答案,或尋找槍手代考等。[52][53]不然就是直接要求部分學生回校考試等。

時間軸[編輯]

此外,高級分班考試,SAT管理和ACT管理已在線上被取消。 此舉讓負責管理ACT和SAT考試的非營利組織,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慘遭財務損失。

  • 2020-1-26中國是第一個採取措施遏制COVID-19疫情(包括延長春節假期)的國家,並成為第一個關閉全國所有大學和學校的國家。[54]
  • 2020-3-4:教科文組織於3月3日發布了全球第一個有關停課和受影響學生的數據。報告顯示,三大洲的22個國家已經採取了預防措施,包括暫時關閉學校和大學,影響了全世界2.905億學生。作為回應,教科文組織呼籲各國支持受影響的學生和家庭,並促進大規模的包容性遠程學習計劃。[55]
  • 2020-3-5:受COVID-19緊急措施影響的大多數學生/學者位於中國,受影響的學生/學者為2.33億,其次是日本(1,650萬)和伊朗(1,450萬)。[56]
  • 2020-3-10: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料,全世界五分之一的學生,由於COVID-19危機而離開了學校,有四分之一的學生,因封校禁止進入高等教育機構。[57]
  • 2020-3-13至2020-3-16:3月13日,有49個國家的中央政府宣布或實行了停課,其中包括全國範圍內關閉學校的39個國家和局部停課的22個國家。[1]截止3月16日,根據教科文組織的統計,這一數字增加到73個國家。[1]
  • 2020-3-19:全世界共有50%的學生受到學校停課的影響,相當於102個國家/地區的全國停課,以及11個國家/地區的本地封鎖影響了10億人口。
  • 2020-3-20:全世界超過70%的學習者受到停課的影響,全國124所學校停課。[1]
  • 2020-3-27:全世界將近90%的學生失學。[58]
  • 2020-3-29:超過15億兒童和其他學生受到全國學校停課的影響。其他人則因本地學校關閉而中斷。[23]
  • 2020年4月中旬:全球因應對COVID-19大流行而關閉的學校和高等教育機構而影響了全球17.25億學生。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監測報告,有192個國家在全國範圍內實行了停課,影響了全球約99%的學生。[59]
  • 2020-6-30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修訂了其針對初等,中等和高等教育機構的指導方針,其中明確表示不建議對學生和教職員工進行通用測試。 相反,CDC僅建議對表現出COVID-19症狀或已接觸已知COVID-19病例的人進行測試。[60][61]
  • 截至2021年5月12日,由於大流行而關閉學校,目前約有8.25億學生受到影響。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監測,目前有23個國家在全國範圍內實行停課,有40個國家在本地實施停課,這影響了全球約47%的學生。 目前有112個國家的學校開學。[7]

學校停課[編輯]

局部關閉[編輯]

截至2021年1月12日,已有40個國家在當地關閉了學校。教科文組織估計,有473,933,356名學習者處於潛在危險中(從初學到高中教育),而有77,938,904名學習者則處於高等教育中。

本地關閉的學校,按國家/地區分組
國家/地區 政策概括a 政策網址 參考
 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尚未根據澳大利亞健康保護主要委員會的建議關閉學校。此外,亦有部分私立學校選擇了關閉。[62]

2020年3月22日至2020年3月23日,維多利亞州和澳大利亞首都特區的州政府頒布了與聯邦政府的建議相牴觸停課規定,而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則鼓勵學生儘可能地放學回家。[63] 許多大學暫時關閉,並逐漸開始線上學習。[64]

2019冠狀病毒病澳大利亞疫情 [62][63][64]
 巴西 截至2020年3月16日,巴西確診冠狀病毒的病例比拉丁美洲任何其他國家都多,但是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並未在全國範圍內採取任何措施減緩該病毒的傳播。[65][66]由於總統和聯邦政府未能就大流行採取行動,截至到2020年3月18日,尚未決定取消整個國家的線下授課方式,因此下級政府會自主採取相關行動。州立學校,市政學校,私立機構和大學在逐步停止或者不暫停課程,以線上授課的方式代替或只是推遲了課程等各下級政府採取了不同的行動。因此,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數據,截至2020年3月20日,只有「本地化」(而非「國立」)學校關閉。[1]

聖保羅里約熱內盧伯南布哥州等州已經取消了國立學校的課程,但這些州里仍有一些市政級學校在繼續正常上課。[67][68][69]米納斯吉拉斯州州僅三天內在2020年3月18日取消了公立學校的課程[70],州長宣布該州首府貝洛奧里藏特地區的課程被無限期取消,因為該地區已確認社區傳播。該州其他地區將繼續正常上課,直至另行通知。[71]

在聖保羅,課程逐漸被取消,這樣父母就有時間提出解決方案,而不必讓孩子與祖父母同在。在2020年3月16日至2020年3月20日之間,學生可以上課,但曠課的學生不會受到處罰。 從2020年3月23日開始無限期取消課程。[68]關於學生的食品安全,一些市立和州立學校宣布每周(例如在累西腓)提貨的「食品包」[72],或者某些學校選擇繼續開放式的午餐供給,例如在聖埃斯皮里托。[73]

高等教育方面,坎皮納斯州立大學於2020年3月13日宣布取消課程,也是該國第一所取消所有課程的大學。 起初,課程被取消到2020年3月31日,後來將暫停課程延長到了2020年4月12日。[74]

2020年3月11日,USP的一名學生被確診為新冠,導致此系取消課程一天,[75]直到2020年3月17日,該校才宣布取消整個大學的課程。[76]全國許多大學取消了課程,例如UFV(自2020年3月16日起)[77]和UNILA(自2020年3月17日起)[78],但仍有一些大學繼續開放。

12萬猶太人中,近有一半猶太人在巴西的聖保羅市定居,猶太學校已經關閉,有些學校通過視頻遠程提供課程。在里約熱內盧所在州範圍內沒有公立和私立學校發布關於停課的決定的情況下,猶太走讀學校也停課了。[79]

2019冠狀病毒病巴西疫情 [1]
 芬蘭b 在社會功能至關重要的部門工作的父母的子女,以及從學前教育到高中教育有特殊需要的兒童,都將繼續接受學前教育和1-3年級。將為所有父母無法在家中照料的兒童提供幼兒教育和照料。 在其他層次的教育中,如果認為完成學習有必要,可以繼續進行接觸式教學。 2019冠狀病毒病芬蘭疫情 [1]
 瑞典b 學校一直保持開放。2020年3月17日,瑞典政府宣布高中,職業學校和大學關閉,並建議通過遠程教育繼續授課。 2019冠狀病毒病瑞典疫情 [1][80][81]
 美國 截至2020年4月10日,大多數美國公立和私立小學和中學(至少12.4萬)在全國範圍內停止了親自授課,影響了至少5510萬學生。到2020年5月2日為止,已下令或建議在本學年剩餘時間內關閉47個州,四個地區和哥倫比亞特區的教學樓。大多數學校轉向線上學習。 但是,對學生獲得必要技術的擔憂,缺勤以及為特殊需要的學生提供住宿的問題。學校系統還希望調整分級量表和畢業要求,以減輕因史無前例的關閉而造成的混亂。

為應對疫情爆發,許多高等教育機構取消了課程並關閉了宿舍,其中包括常春藤盟校的所有成員以及全國許多其他公立和私立大學。許多大學還在2020年的春季學期擴大了「通過/不通過」評分的使用。2020年3月27日,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簽署了《CARES法》,其中有對學生貸款借款人的經濟救濟。該法將所有聯邦持有的學生貸款政策放寬,直到2020年9月30日為止都不增加利息。

COVID-19對美國教育的影響(Impact of COVID-19 on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美國發生COVID-19大流行的社會影響(Social impac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the United States)

烏拉圭烏拉圭 從2020年3月14日起,烏拉圭僅在學生中發現被確診為冠狀病毒的情況下關閉學校。

烏拉圭共和國大學英語University of the Republic (Uruguay) Universidad de la República;簡稱:UdelaR)於2020年3月13日取消了課程,政府宣布於2020年3月14日星期六暫停在公立和私立學校上課兩周。學校將在不授課的情況下保持開放,以便為學生提供飯菜。

烏拉圭COVID-19大流行 [1]
 越南b 越南關閉了所有學前,小學、初中和多個省份的所有高等院校。 2019冠狀病毒病越南疫情 [1][82]

附註[編輯]

a^ 數字對應於學前,小學,初中和高中教育程度的學生總數(《國際教育標準分類法》(ISCED)第0至3級),以及在全國範圍內關閉本地化課程可能會受到影響的高等教育水平(ISCED 5至8級)。 入學數據基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研究所最新數據。
b^ 所有的教育機構都是開放的。

學校關閉的後果[編輯]

據國際勞工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COVID-19大流行可能會使發展中國家的數以百萬計的兒童淪為童工(2020年6月11日)。[83]

因應對COVID-19大流行而關閉的學校,揭示了許多影響受教育機會的問題,以及更廣泛的社會經濟問題。[1]截至2020年3月12日,由於政府為了延緩COVID-19的傳播而暫時或無限期關閉全國範圍的學校,目前有3.7億兒童及青少年被停課。[1][84][85]截至2020年3月29日,全球將近90%的學習者受到停課的影響。[1]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數據,COVID-19大流行已經影響了全球91%以上的學生,並且由於暫時關閉和封鎖而無法上體育課的兒童和青少年大約有16億。[86]

即使暫時關閉學校,也會帶來很高的社會和經濟成本。他們造成的破壞影響到整個社區的人們,但對處境不利的兒童及其家庭的影響更為嚴重,包括學習中斷,營養不良,育兒問題以及因此給無法工作的家庭帶來的經濟損失。[1][87]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Dell'Ocse(英語: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義大利語Organizzazione per la cooperazione e lo sviluppo economicoOECD)的研究,學校的表現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與教師保持密切的關係。[88]對於處境不利的學生而言更是如此,他們可能不能從父母那裡得到自己學習所需的支持。[89]工作中的父母在學校關閉後因選擇照顧孩子而錯過工作,在許多情況下會導致工資損失並對生產率產生負面影響。[9]由於父母和官員將孩子們重定向到開放的學校,本地化的停課給學校帶來了負擔。[9]

給衛生保健系統帶來意外壓力[編輯]

近70%的衛生保健工作人員為女性,這近使她們面臨更大的被感染風險。[90]由於停課導致的育兒義務,他們通常無法正常上班。這使在健康危機期間,許多醫療專業人員不能提供最需要它們的設施。[9]

線上授課[編輯]

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採用線上線下融合教學
俄羅斯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的視頻會議上的數學距離課程

在線學習已成為教育的重要生命線,因為各機構都在努力使社區傳播的可能性降到最低。[4][91]這種技術可以使教師和學生以跨多種格式和跨時空的方式訪問課本以外的專業資料。[89]由於COVID-19大流行,世界各地許多學校開始通過視頻電話軟件(例如ZoomGoogle ClassroomGoogle Meet)進行遠程教學[92]只要有可能與不得不依靠異步指令相比,實時授課的能力就可以極大地幫助教育工作者應對過渡。[93]

獲得的技術不平等[編輯]

缺乏技術或快速,可靠的互聯網訪問會阻止農村地區的學生和處境不利的家庭。缺乏技術或良好的互聯網連接是繼續學習的障礙,特別是對處境不利家庭的學生而言。[9]老師報告說,如果學生在家中可以上網,他們更有可能完成作業。[94]為了應對COVID-19導致的學校停課,教科文組織建議使用遠程學習計劃以及開放的教育應用程序和平台,學校和教師可以使用這些平台和平台遠程接觸學習者並限制教育中斷。[95]

為了幫助減慢COVID-19的傳輸速度,數百個圖書館已暫時關閉。在美國,許多主要城市宣布關閉公共圖書館,其中包括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和紐約市,影響了221家圖書館。[96]對於在家中沒有互聯網的學生,這增加了跟上遠程學習的難度。[97]

獲得的教育資源不平等[編輯]

缺乏版權的限制和例外也可能影響學生獲取他們需要學習的教科書和材料的能力。[98]採取了一些舉措,以使學生和教師可以使用開放式教育資源或了解版權限制。國際開放和遠程教育理事會發布了一個特殊網站,以提供網絡研討會,在線教學提示和教師資源。[99]

新西蘭,一群出版商同意允許從圖書館和教室對其材料進行虛擬公開閱讀。[100]澳大利亞也達成了類似的協議,澳大利亞出版商協會,澳大利亞圖書館和信息協會以及澳大利亞作家協會就一系列例外措施達成了一致,以允許圖書館提供教育內容。[101]澳大利亞組織AMCOS同意向澳大利亞所有學校免費提供其所有音樂作品的許可。[102]

荷蘭的一個宣傳組織啟動了一個網站,允許教師在課堂上使用免費許可的音樂和視頻。[103]

由500多個民間社會組織和個人組成的聯盟向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主任弗朗西斯·加里(Francis Gurry)致信,除其他事項外,詢問了在大流行期間對版權的一系列特殊限制和例外。[104]

一些組織也在努力向老師解釋如何瀏覽複雜的版權方案。澳大利亞國家版權局是負責澳大利亞學校和技術與繼續教育學院的版權政策和管理的專業版權團隊。它發布了一系列建議,以在進行遠程學習時遵循版權問題[105][106],並提出了一系列使用開放許可內容的建議,這些內容專門針對 給支持學生的父母。[107]波蘭的Cyfrowe中心正在進行公開呼籲,以支持領先於開放教育領域的教師和教育工作者的工作。[108]美利堅大學信息正義與知識產權計劃正在為不同的教育者舉辦一系列網絡研討會,以指導他們在進行在線教學時解決版權問題[109],以及如何解決合理使用的最佳做法。[110]

育兒[編輯]

停課對父母和監護人施加壓力,使他們在孩子失學時提供托兒服務並管理遠程學習。[56]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有工作的父母常常在學校關閉時獨自留住孩子,這可能導致冒險行為,包括同伴壓力和藥物濫用的影響增加。[9]

截至4月初,在美國,超過一半的現有托兒服務計劃至少已暫時關閉,並且沒有為任何兒童提供服務。[111][112]

勞動力中的女性[編輯]

在學校停課和在線學習期間,許多在職母親退出了勞動力隊伍,以照顧自己的孩子。在實行非全日制上學或完全虛擬學習的地方,在職父母通常可以選擇安排托兒服務或在子女不在學校的日子裡停止工作。 但是,由於大流行期間對托兒服務的需求增加和日托中心的關閉,托兒服務通常很難找到或負擔不起,因此對於許多父母來說,托兒服務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113]

由於難以從僱主那裡獲得住宿和靈活性以允許他們照顧孩子,自大流行開始以來,美國的婦女,特別是黑人和拉丁裔婦女,失去了不成比例的工作份額。這些包括無法實現生產力目標的婦女的強迫減員,以及在管理有償和無償責任方面承受太大壓力的婦女的自願辭職。在許多情況下,勞動力中的婦女無力負擔私人托兒所的費用,因此她們必須休假或辭職。[113]2021年春季的一項學術研究表明,在美國各州,主要是提供遠程教育州,許多母親離開了勞動力市場。在2020年2月至2021年之間,美國有超過230萬婦女離開了勞動力大軍。 在2021年1月,只有57%的美國婦女加入了勞動力隊伍,這是33年來的最低水平。[114]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從2020年2月至2020年4月,母親的帶薪工作時間比父親減少了四到五倍,這使工作時間的性別差距最多增加了50%。該研究的作者認為,這種差距可能導致成群的婦女離開勞動力市場,並大量裁員。[115]密歇根大學的經濟學家貝西·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警告說,在大流行期間,婦女從勞動力大軍中流亡可能會對婦女的勞動力市場產生長期影響。[113]由於工作時間是造成性別工資差距的主要原因,並且失業時間會對未來的收入和工作流動性產生不利影響,因此專家警告說,由大流行引起的減少可以使婦女的地位提前幾十年。[114]

營養與糧食不安全[編輯]

營養對於兒童的認知發展和學業成績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116]世界各地的許多兒童在學校依靠免費或打折的飯菜。[56]當學校關閉時,在提供食物的學校里兒童的營養尤其受到損害。[1]

在美國,學校午餐計劃是僅次於美國補充營養協助計劃的第二大反飢餓計劃。每年,將近3000萬兒童依靠學校提供免費或低成本的餐食,包括早餐,午餐,小吃甚至晚餐。[117]華盛頓州,約有45%的州有110萬名傳統公立和特許學校就讀學生有資格獲得補貼的學校伙食。 由於學校停課,至少有52萬學生及其家庭可能受到糧食不安全的影響。[118]亞拉巴馬州,截至2020年3月18日,全州範圍內的學校停課已經影響了720,000多名學生,州監督員宣布,受貧困影響最大的學校員工將建立膳食分配網絡,為依賴學校午餐的學生提供食物。[119]

許多低收入家庭有資格參加由聯邦政府資助並由州政府資助的學校午餐計劃。由於我們社會的這種需求,要求學校在COVID-19危機中保持開放,以便為有資格獲得免費或減價餐的兒童提供餐食。學校變得很有創造力,他們每周發送一次調查,以覆蓋需要免費午餐或減價午餐的每個學生。[120]

英國足球運動員馬庫斯·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敦促政府在八月的暑假期間延長免費學校用餐時間。它最初以61票被選出。 但是,在掉頭時,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政府對其進行了更改,並同意繼續付款。[121]馬庫斯·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因他的努力而獲得了大英帝國勳章[122]

學生學習成果[編輯]

停課對學生的學習成績產生負面影響[9][11]學校教育提供必要的學習,而當學校關閉時,兒童和青年被剝奪了增長和發展的機會。對於弱勢的學習者來說,劣勢是不成比例的,他們往往在學校以外獲得較少的教育機會。[95]當學校關閉時,通常會要求父母在家裡促進孩子學習,並且可能很難完成這項任務。 對於教育和資源有限的父母尤其如此。[9]

在停課期間,學生的識字速度比平常的學年慢。據估計,與主動上學相比,在美國停學期間,美國幼兒園兒童的閱讀能力提高速度下降了66%。[8]

由於要確保所有學生在停課結束後都能重返校園,因此面臨停課的影響,學生的輟學率往往會增加。持久的關閉尤其如此。[9][56]弱勢群體,處於危險中或無家可歸的孩子更有可能在停課結束後不再重返學校,而這種機會往往會因失去機會而終生不利。[123]

學校還是社會活動和人類互動的樞紐。當學校關閉時,許多兒童和年輕人錯過了對學習和發展必不可少的社會聯繫。[9]因此,隨着每個教育水平的提高,教師對學生應對的看法大大降低,大學教師發現他們的學生要比小學教師更好地處理這種情況。[124]

無法採用緩解策略[編輯]

在夏季,已經研究了學校關閉對學業成績的影響。[125]在大流行期間,許多預防學業低迷的策略(例如上暑期學校,參觀圖書館和/或參加基於知識的夏季知識豐富的活動)都是不可用的。每天讀書給孩子看,在家中可以使用的選項,使丟失率降低了42%。[8]

特殊教育服務[編輯]

聯邦立法法案目前並未解決學校停課和依賴遠程學習的潛在影響。[118][126]特殊教育學生可能是COVID-19受影響最大的群體之一。教育工作者繼續專注於實施策略,以虛擬,混合和個人的方式提供服務和住宿。但是,目前尚無關於他們受到的影響有多嚴重,其地位將如何影響他們的等級以及是否會影響他們的未來的信息,以及這將如何影響他們的未來。

停課對COVID-19病例和死亡率的影響[編輯]

在多項研究中已經研究了停課對COVID-19病例和死亡率的影響。

在一項專門針對美國學校停課的研究中,在為期六周的研究期內,學校停課減少了137萬例COVID-19病例,減少了40,600例死於COVID-19的病例。[34]但是,兩項研究從幼兒園重開至12年級的學校的國際研究發現,這些學校的重新開放與COVID-19的傳播之間沒有一致的關係,而美國的另一項研究表明,繼續從事幼兒園的保育人員沒有增加去工作風險。[127]其他針對多項政策變化的研究表明,與停課相關的變化較小。[128]

對正規教育的影響[編輯]

與非正規教育或非正規教育相對,正規教育往往是指學校,學院,大學和培訓機構。[129][130]世界銀行1974年的一份報告將正規教育定義如下:

正規教育:從小學到大學運行的,層次結構化,按時間順序分級的「教育系統」,除一般學術研究外,還包括各種專門課程和機構,用於全日制技術和專業培訓。[129]

收集的有關受COVID-19影響的學生和學習者人數的大多數數據是基於關閉正規教育系統而計算出的。[131]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研究所提供了受COVID-19影響的學生的數字,對應於學前,小學,初中和高中以上教育的學生人數(《國際教育標準分類法》等級0至3),以及 高等教育水平(《國際教育標準分類法》第5至8級)。[131]平均而言,K-小學的教師在過渡過程中的應對能力要比高中教育者和大學教員要差。[93]

早期兒童教育[編輯]

更多參考:學前教育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由於COVID—19的發生,3月25日,西雅圖一所小學的操場被關閉。

幼兒教育計劃通常是針對3歲以下的孩子設計的,可能包括學前班,托兒所,幼兒園和某些日托兒童照顧[132]儘管由於COVID-19,世界各地許多中小學都關閉了,但影響幼兒教育計劃的措施卻有所不同。在某些國家和地區,例如在澳大利亞,學前班和日托被認為是必要的服務,並未與普通的學校關閉措施相結合地關閉。[133]

在美國,華盛頓州兒童,青少年和家庭部鼓勵兒童保育和早期學習中心保持開放。一些學區可能會提供替代性的托兒服務,將急救人員和醫護人員的孩子放在優先位置。[134]馬里蘭州州長規定,特殊的兒童保育服務將繼續為急救人員的孩子開放,而華盛頓州和加利福尼亞州則將其留給護理人員自行決定。[135][136]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瑟姆(Gavin Newsom)解釋了該州的立場,他說:「我們需要運營我們的托兒所和日托中心,以吸收這些停課所帶來的影響。」[137]科羅拉多州鼓勵開發「工具包」,以供父母在家中使用,以模仿孩子在其早期學習計劃中將獲得的教訓。[138]

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20年4月8日前本國所有學校全部封校,但兒童日托設施被排除在外。[139]3月初,五名與神戶學齡前兒童護理中心相關的成年人的冠狀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在該機構對一百多名兒童進行測試後,發現一名學齡前兒童正在攜帶該病毒。[140]

小學[編輯]

小學或基礎教育通常由前四年到七年的正規教育組成。幼兒園是孩子們第一次參加正規教育。根據對春季學期與暑假期間學齡前兒童縱向識字數據的比較,一項研究預測,在缺課的情況下,COVID-19停課會使幼兒園兒童的識字能力提高速度減慢66% 減輕替代教育策略的影響。[8]該研究估計,假設2020年3月16日至2020年3月16日至9月1日停課(並考慮到那時通常仍會進行的暑假),則從2020年1月1日至9月1日為期8個月 與沒有關閉學校的情況相比,幼兒園的兒童平均識字能力要低31%。[8]

塞爾維亞基金達一間由於COVID-19而封閉的小學空教室

中學[編輯]

在大多數國家,中學教育是連續的教育階段,負責青年的青春期發展,這是他們身體,心理和情感成長的最快階段。[141]但是,據許多研究人員稱,中學教育的學生已經失去了在中學環境中蓬勃發展所需的結構。取而代之的是,學生在自給自足中掙扎,並且由於在家中和網上的干擾而有落後的風險。[142]最近的一項調查還顯示了中學生的社會情感幸福感,理由是該流行病使80%的學生對其心理健康產生了負面影響。20%的人說他們的心理健康在大大惡化。[143]疾病控制中心(CDC)建議學生應有充足的休息,規律的運動以及均衡飲食,以幫助應對疫情的精神壓力。[144]

在美國,在中學教育快要結束時進行的大學入學標準考試(例如SATACT)已經適應於以較低的能力進行親自考試,並遵守預防措施。[145][146]還探討了在線監查,作為使考試更容易獲得的一種方法。在線版的托福(TOEFL)考試現在可供學生在家中參加。[147]另外,許多大學已經不再要求對招生進行標準化考試,或將要求設為可選。[148]

一所因冠狀病毒而封校的公告牌

國際文憑組織(IBO)取消了其計劃於2020年4月30日至5月22日期間舉行的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和與職業相關計劃的候選人的考試,據報導,該課程影響了全球200,000多名學生。IBO表示將根據「他們的課程」和「該計劃中已經建立的既定評估專業知識,嚴謹性和質量控制」向候選人授予其文憑或證書。[149]美國大學理事會已開始在2020-2021學年為高級入學考試提供面試和在線測試。[150]

美國的私立學校[編輯]

美國爆發COVID-19的後果之一是私立學校入學人數增加。由於父母需要在家中工作,因此許多尋求私立學校教學的父母需要一個送孩子的地方。儘管私立學校的費用很高,但父母發現學費是值得的。[151]

遷移到私立學校的意外後果是,負擔得起私立學校學費的家庭與不能負擔私立學校的家庭之間的不平等差距不斷擴大。[152]這些家庭通常在虛擬學習環境中在家中帶孩子。寬帶連接不良以及由於英語水平不足或工作衝突導致父母無法適當支持孩子的學習等問題,將使某些學生在學業上落後。

肯尼亞的中小學[編輯]

一項關於「教師和家長準備在肯尼亞發生covid-19大流行期間支持虛擬學習的準備」的研究表明,大多數父母和教師並不準備支持虛擬學習。[153]此問題影響到所有學校:公立8-4-4學校,私立8-4-4學校,國際學校和該國的私立學校。這表明在COVID-19爆發期間,肯尼亞學校的虛擬教育支持系統薄弱,影響了虛擬學習的交付。

等級通縮[編輯]

然而,在2020年7月6日發布成績後,IBO在全球範圍內對學生的最終成績的計算方法以及他們的「成績查詢」(EUR)策略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因此,許多學生的成績不僅比他們的老師預期的要低得多,而且錯過了他們申請的每所大學的入學要求,影響了153個國家的大約170,000名學生。結果,在網上創建了成千上萬個簽名的請願書,其中帶有「 IBSCANDAL」的標籤變得很流行,學校和人們對這家教育公司失去了信心,並正在考慮中等教育的其他替代方案,並且正在提出教育改革的建議 學生將來會偏離參加大量考試的機會。[154]

大專(及以上)[編輯]

更多參考:高等教育中的在線學習(Online learning in higher education)

高等教育,也稱為高等教育,是指中學或高中畢業後的非義務教育程度。高等教育通常被認為包括本科研究生教育,以及職業教育和培訓。完成高等教育的個人通常會獲得畢業證書專業文憑學位[155]

本科教育[編輯]

俄勒岡州立大學簽名,將學生帶到測試現場

本科教育是指在中等教育之後且在研究生教育之前進行的教育,為此,學習者通常會獲得學士學位。[155]在美國等國家/地區,在學院大學社區學院就讀高等教育課程的學生通常被稱為「大學生」。

高校的關閉對學生,教職員工,管理人員和機構本身具有廣泛的個人,組織和學與教影響。[11][156]2020年的快速適應初期包含對COVID-19的三項主要應對措施:最小的法律響應,延遲的學習期開始和快速的課程數字化。[157]關於如何處理這種情況的思考,導致了可選的在線學習或親自學習,這取決於大學宣稱是強制性的。[158]

由於疫情,預計將有數百萬學生將本科學習的開學時間推遲到下一年。由於可用地點的短缺,這不僅會對未來的大學錄取過程產生負面影響,而且由於預計在2020/2021學年在大學學習的學生人數,全球大學預計將損失數十億美元。[159]

美國各地的大學已被要求向學生退還學費和食宿費用。[160][161]

儘管在大流行期間向學生提供了60億美元的緊急救濟,但教育部長貝琪·德沃斯於2020年4月21日決定,僅向也已經有資格獲得聯邦財政援助的學生提供這筆款項。這項規定將排除成千上萬沒有證件的學生,這些學生參加了政府的「童年入境者暫緩遣返手續」(DACA或「夢想家」),無法獲得緊急救助資金。[162]

除了大學損失大量收入外[163],由於COVID-19,本科生本身也喪失了大量的命令式教育。[164]由於所有學生都缺乏正規教育,因此學習似乎更難被管理。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大學生將進行面對面的上課,面對面的上班時間和面對面的課外活動。但是,流行病創造了一種氛圍,讓那些對自己未來的職業有想法的學生正在學習屏幕後面的基本信息。這些變化使得專注於圍繞所選專業的學生開設的班級變得非常困難,因為他們沒有充分體驗到他們所熱衷的東西。[165]其結果是對特定學科失去了熱情,無法專注於關鍵信息,並破壞了整個學術的誠信。

對當地經濟的影響[編輯]

美利堅合眾國,學院和大學是「微型城市」,為城市、州和地區帶來可觀的收入。[166]例如,普林斯頓大學在2017年估計,該大學每年為新澤西州經濟貢獻15.8億美元,而學生在校外的支出約為6000萬美元。[166]高校關閉對經濟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帶的影響很大。[10]

哈佛肯尼迪政府學院的琳達·比爾姆斯(Linda Bilmes)3月份指出:「本地酒店,飯店,咖啡館,商店,汽車租賃公司和其他本地企業在畢業周和大學聚會中獲得了很大一部分年收入...如果當時大學關閉,這些社區將遭受很大的經濟損失。」[166]

依賴大學生支持當地經濟並為當地企業提供勞動力的小城鎮尤其受到學校停課和學生從校園外流的影響。[160]伊薩卡 (紐約州)康奈爾大學的學生在湯普金斯縣 (紐約州)每周至少花費400萬美元。康奈爾大學決定在春假後過渡到虛擬教學後將學生留在家裡,伊薩卡市市長呼籲「立即採取有力的聯邦行動–康奈爾大學關閉將給我們帶來巨大的經濟影響」。[167]

推薦的替代品[編輯]

德克薩斯州一所公立學校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進行數字化分配

教科文組織的建議[編輯]

在此期間,教科文組織分享了10條建議[169][170]

  1. 檢查準備情況並選擇最相關的工具: 根據本地電源的可靠性,互聯網連接以及師生的數字技能,決定使用高科技和低技術解決方案。這可能包括集成的數字學習平台,視頻課程,MOOC,以及通過廣播和電視廣播。
  2. 確保納入遠程學習計劃: 採取措施,以確保包括殘疾人或低收入背景的學生在內的遠程學習計劃,即使只有少數學生可以使用數字設備。考慮暫時將此類設備從計算機實驗室下放到家庭,並通過互聯網連接為它們提供支持。
  3. 保護數據隱私和數據安全性: 在將數據或教育資源上傳到網站空間以及與其他組織或個人共享數據或教育資源時,評估數據安全性。確保使用應用程序和平台不會侵犯學生的數據隱私。
  4. 在教學之前優先考慮解決社會心理挑戰的解決方案:調動可用的工具將學校,家長,老師和學生彼此聯繫起來。建立社區以確保定期的人際交往,採取社會關懷措施,並解決學生與世隔絕時可能面臨的心理社會挑戰。
  5. 計劃遠程學習計劃的學習時間表:組織與利益相關者的討論,以審查可能關閉學校的時間,並確定遠程學習計劃應集中在教授新知識還是增強學生對上課的知識。根據受影響地區的情況,學習水平,學生需求和父母的可用性來計劃時間表。根據學校停課和家庭隔離的狀態,選擇適當的學習方法。避免學習需要面對面交流的方法。
  6. 為教師和家長提供有關使用數字工具的支持:如果需要監視和促進,還可以為教師和家長組織簡短的培訓或入職培訓。如果需要提供實時流的課程,則幫助教師準備基本設置,例如使用互聯網數據的解決方案。
  7. 融合適當的方法並限制應用程序和平台的數量:融合大多數學生可用的工具或媒體,用於同步交流和課程以及異步學習。通過要求學生和父母下載和測試太多的應用程序或平台,避免讓他們負擔過多。
  8. 制定遠程學習規則並監控學生的學習過程:與家長和學生一起制定遠程學習規則。設計形成性的問題,測試或練習,以密切監控學生的學習過程。嘗試使用工具來支持學生反饋的提交,並通過要求父母掃描並發送學生反饋來避免讓父母超負荷
  9. 根據學生的自我調節技能來定義遠程學習單元的持續時間:根據學生的自我調節和元認知能力的水平,保持連貫的時機,尤其是直播課程。最好是,小學生的學分不應超過20分鐘,中學生的學分不應超過40分鐘。
  10. 創建社區並增強聯繫:創建教師,家長和學校管理人員的社區,以解決孤獨感或無助感,在遇到學習困難時促進經驗分享和關於應對策略的討論。

開放教育社區的回應[編輯]

開放教育社區成員針對COVID-19共享了開放教育資源(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OER),包括:

  • 學習聯邦創建了「打開學習之門」的資源。[171]該項目匯集了政策制定者,學校和大學行政人員,教師,父母和學習者的精選資源清單,這些資源將在關閉教育機構期間協助學生學習。 其中大多數可作為OER獲得。[172]
  • 在COVID-19時代,社區貢獻的開放式教學資源用於教學,是共同創建的資源電子表格。電子表格上有多個選項卡,提供以下鏈接:K-12(主要/次要)資源,OER存儲庫,OER工具包,學生支持,在線教學等。[173]
  • OERu在線課程[174]是一種資源,可用於增強設計和開發基於OER的在線學習的能力。OERu提供了兩個便利的在線課程,包括免費獲得版權和知識共享許可的能力證書。這些課程將為希望使用OERu開源,基於組件的數字學習環境來設計和發布自己的在線課程的參與者提供技能。
  • 在線教與學是SkillsCommons和MERLOT的網站,提供免費的在線資源頁面以回應COVID-19。此頁面可幫助老師和學生準備開始在線教學。[175]
  • 亞利桑那大學大學圖書館創建了「轉向在線教學的圖書館支持」頁面[176]和免費使用的課程材料網絡研討會。[177]
  • WirLernenOnline是德國的在線平台,可在小學,中學,高中和職業教育中查找數字課程的學習材料。[178]

在線學習平台[編輯]

Coursera大型公開在線課程項目[編輯]

隨着學校關閉,對在線教育平台的需求增加了。[179]可在網上教、授的Coursera在大流行期間也顯着增長。[179]

  • Coursera的收入同比增長59%,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疫情大流行引起的數字化學習熱潮。[180]
  • 2020年的註冊用戶總數比2019年增長了65%。[180]
  • 在大流行期間,Coursera還與70個國家和美國30個州和城市的330多個政府機構合作,作為Coursera勞動力復甦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幫助政府為失業工人提供免費訪問數千門有關商業,技術和數據的課程 來自亞馬遜和谷歌的公司的科學技能。[180]

另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COVID-19 Educational Disruption and Response. UNESCO. [2020-03-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3-19) (英語). 
  2. ^ U.S. News & World Report. World News | US News. U.S. News & World Report. 11 March 2020 [12 March 20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3-19). 
  3. ^ COVID-19 Educational Disruption and Response. UNESCO. 2020-03-04 [2020-05-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02) (英語). 
  4. ^ 4.0 4.1 https://plus.google.com/+UNESCO. Education: From disruption to recovery. UNESCO. 2020-03-04 [2021-03-21] (英語). 
  5. ^ Skulmowski, Alexander; Rey, Günter Daniel. COVID-19 as an accelerator for digitalization at a German university: Establishing hybrid campuses in times of crisis. Human Behavior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 2020, 2 (3): 212–216. ISSN 2578-1863. PMC 7283701可免費查閱. PMID 32838228. doi:10.1002/hbe2.201 (英語). 
  6. ^ Lindzon, Jared. School closures are starting, and they'll have far-reaching economic impacts. Fast Company. 2020-03-12 [2020-03-22] (美國英語). 
  7. ^ 7.0 7.1 https://plus.google.com/+UNESCO. Education: From disruption to recovery. UNESCO. 2020-03-04 [2021-03-21] (英語). 
  8. ^ 8.0 8.1 8.2 8.3 8.4 Bao, Xue; Qu, Hang; Zhang, Ruixiong; Hogan, Tiffany P. Modeling Reading Ability Gain in Kindergarten Children during COVID-19 School Closur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20-9, 17 (17). ISSN 1661-7827. PMC 7504163可免費查閱. PMID 32882960. doi:10.3390/ijerph17176371.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https://plus.google.com/+UNESCO. Adverse consequences of school closures. UNESCO. 2020-03-10 [2021-03-21] (英語). 
  10. ^ 10.0 10.1 Lindzon, Jared. School closures are starting, and they’ll have far-reaching economic impacts. Fast Company. 2020-03-12 [2021-03-21] (美國英語). 
  11. ^ 11.0 11.1 11.2 11.3 Aristovnik, Aleksander; Keržič, Damijana; Ravšelj, Dejan; Tomaževič, Nina; Umek, Lan. Impacts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Life of Higher Education Students: A Global Perspective. Sustainability. 2020/1, 12 (20): 8438. doi:10.3390/su12208438 (英語). 
  12. ^ Jamerson, Josh Mitchell and Joshua. Student-Loan Debt Relief Offers Support to an Economy Battered by Coronavirus. Wall Street Journal. 2020-03-20 [2021-03-21]. ISSN 0099-9660 (美國英語). 
  13. ^ https://plus.google.com/+UNESCO. Distance learning solutions. UNESCO. 2020-03-05 [2021-03-21] (英語). 
  14. ^ 'Clear as mud': schools ask for online learning help as coronavirus policy confusion persists. the Guardian. 2020-03-23 [2021-03-21] (英語). 
  15. ^ Schools Race To Feed Students Amid Coronavirus Closures. NPR.org. [23 March 2020] (英語). 
  16. ^ Sessons B. Homeless students during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We have to make sure they're not forgotten'. Statesville.com. [23 March 2020] (英語). 
  17. ^ Ngumbi E. Coronavirus closings: Are colleges helping their foreign, homeless and poor students?. USA TODAY. [23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8. ^ Coronavirus Forces Families to Make Painful Childcare Decisions. Time. [23 March 2020] (英語). 
  19. ^ Feuer W. WHO officials warn health systems are 'collapsing' under coronavirus: 'This isn't just a bad flu season'. CNBC. 20 March 2020 [23 March 2020] (英語). 
  20. ^ Barrett S. Coronavirus on campus: College students scramble to solve food insecurity and housing challenges. CNBC. 23 March 2020 [23 March 2020] (英語). 
  21. ^ Jordan C. Coronavirus outbreak shining an even brighter light on internet disparities in rural America. TheHill. 22 March 2020 [23 March 2020] (英語). 
  22. ^ Education Dept. Says Disability Laws Shouldn't Get In The Way Of Online Learning. NPR.org. [23 March 2020] (英語). 
  23. ^ 23.0 23.1 COVID-19 Educational Disruption and Response. UNESCO. 4 March 2020 [28 March 2020]. 
  24. ^ Coronavirus deprives nearly 300 million students of their schooling: UNESCO. The Telegram. Reuters. [11 March 2020]. 
  25. ^ 290 million students out of school due to COVID-19: UNESCO releases first global numbers and mobilizes response. UNESCO. 4 March 2020 [6 March 2020]. 
  26. ^ Update from Cambridge International on May/June 2020 exams. www.cambridgeinternational.org. [2021-03-21]. 
  27. ^ May 2020 examinations will no longer be held.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2021-03-21] (英語). 
  28. ^ 28.0 28.1 28.2 Mallory Simon, CNN. Children's coronavirus cases are not as severe, but that doesn't make them less serious. 2020年3月16日 [2021年3月30日] (美國英語). 
  29. ^ 29.0 29.1 29.2 Matt Barnum. To close or not to close: As schools weigh tradeoffs in light of coronavirus, here’s what research says. 2020年3月16日 [2021-03-30] (美國英語). 
  30. ^ Dr. Tom Frieden CNN. Lessons from Ebola: The secret of successful epidemic response. 2020年3月11日 [2021年3月30日] (美國英語). 
  31. ^ Jackson, Charlotte; Mangtani, Punam; Hawker, Jeremy; Olowokure, Babatunde; Vynnycky, Emilia. The Effects of School Closures on Influenza Outbreaks and Pandemics: Systematic Review of Simulation Studies. PLOS ONE. 15 May 2014, 9 (5): e97297. Bibcode:2014PLoSO...997297J. ISSN 1932-6203. PMC 4022492可免費查閱. PMID 24830407. doi:10.1371/journal.pone.0097297 (英語). 
  32. ^ Zumla, Alimuddin; Yew, Wing-Wai; Hui, David S. C. Emerging Respiratory Infections in the 21st Century, An Issue of Infectious Disease Clinics 24.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 2010: 614. ISBN 978-1-4557-0038-7 (英語). 
  33. ^ Cauchemez S, Ferguson NM, Wachtel C, Tegnell A, Saour G, Duncan B, Nicoll A. Closure of schools during an influenza pandemic.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August 2009, 9 (8): 473–81. PMC 7106429可免費查閱. PMID 19628172. doi:10.1016/S1473-3099(09)70176-8. 
  34. ^ 34.0 34.1 Auger, Katherine A.; Shah, Samir S.; Richardson, Troy; Hartley, David; Hall, Matthew; Warniment, Amanda; Timmons, Kristen; Bosse, Dianna; Ferris, Sarah A.; Brady, Patrick W.; Schondelmeyer, Amanda C. Association Between Statewide School Closure and COVID-19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the US. JAMA. 29 July 2020, 324 (9): 859–870. PMC 7391181可免費查閱. PMID 32745200. doi:10.1001/jama.2020.14348 (英語). 
  35. ^ 35.0 35.1 35.2 Jackson C, Vynnycky E, Hawker J, Olowokure B, Mangtani P. School closures and influenza: systematic review of epidemiological studies. BMJ Open. 2013, 3 (2): e002149. PMC 3586057可免費查閱. PMID 23447463. doi:10.1136/bmjopen-2012-002149. 
  36. ^ 36.0 36.1 Markel H, Lipman HB, Navarro JA, Sloan A, Michalsen JR, Stern AM, Cetron MS.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implemented by US cities during the 1918-1919 influenza pandemic. JAMA. August 2007, 298 (6): 644–54. PMID 17684187. doi:10.1001/jama.298.6.644. 
  37. ^ Chin TD, Foley JF, Doto IL, Gravelle CR, Weston J.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characteristics of Asian strain influenza. Public Health Reports. February 1960, 75 (2): 149–158. JSTOR 4590751. PMC 1929395可免費查閱. PMID 19316351. doi:10.2307/4590751. 
  38. ^ Wheeler CC, Erhart LM, Jehn ML. Effect of school closure on the incidence of influenza among school-age children in Arizona. Public Health Reports. 2010, 125 (6): 851–9. PMC 2966666可免費查閱. PMID 21121230. doi:10.1177/003335491012500612. 
  39. ^ Kawano S, Kakehashi M. Substantial Impact of School Closure on the Transmission Dynamics during the Pandemic Flu H1N1-2009 in Oita, Japan. PLOS ONE. 15 December 2015, 10 (12): e0144839. Bibcode:2015PLoSO..1044839K. PMC 4682869可免費查閱. PMID 26669757. doi:10.1371/journal.pone.0144839. 
  40. ^ Flu Pandemic Study Supports Social Distancing", NIH Research Matters, 6 June 2011.
  41. ^ Davis BM, Markel H, Navarro A, Wells E, Monto AS, Aiello AE. The effect of reactive school closure on community influenza-like illness counts in the state of Michigan during the 2009 H1N1 pandemic.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June 2015, 60 (12): e90–7. PMID 25896795. doi:10.1093/cid/civ182. 
  42. ^ Wardrop, Murray. Swine flu: schools should close to halt spread of virus, ministers told. The Telegraph. 21 July 2009 [17 March 2020]. ISSN 0307-1235 (英國英語). 
  43. ^ Walsh, Eric (編). Closing schools won't stop pandemics: study. Reuters. 20 July 2009 [17 March 2020] (英語). 
  44. ^ 【教育动态】实验高中硬核封闭打造安全校园 师生齐心奋战高考-蕲春人才网. www.qichunzp.com. [2020-05-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1). 
  45. ^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 Interim Guidance for Administrators of US Childcare Programs and K-12 Schools.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20-03-12 [2020-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7) (美國英語). 
    PD-icon.svg 該來源屬於公有領域,本文含有該來源內容。
  46. ^ CDC.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 FAQs for Administrator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20-02-11 [2020-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6) (美國英語). 
  47. ^ 47.0 47.1 47.2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Reopening K-12 Schools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www.nationalacademies.org. [2020-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9). 
  48. ^ 存档副本 (PDF). [2020-10-17].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20-12-31). 
  49. ^ COVID-19 Planning Considerations: Guidance for School Re-entry. services.aap.org. [2020-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9) (英語). 
  50. ^ Return to School During COVID-19. HealthyChildren.org. [2020-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22). 
  51. ^ 疫情期间“网课”导致不及格率猛增 亚裔学生也不例外. VOA. 2020-11-28 [2020-1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1). 
  52. ^ 笑場的木偶人. 【防偷看新招】为阻止线上考试作弊,大学竟『寄镜子』给学生“监视”他们. VIRALCHAM!. 2020-12-24 (中文(馬來西亞)). 
  53. ^ ANKARA. University asks students to put mirrors during online exams to prevent cheating. Hürriyet Daily News,Turkey. 2020-12-23 (英語). 
  54. ^ 李雪晴. China's State Council extends Spring Festival holiday - Chinadaily.com.cn. chinadaily.com.cn. [15 March 2020]. 
  55. ^ 290 million students out of school due to COVID-19: UNESCO releases first global numbers and mobilizes response. 12 March 2020 [16 March 2020]. (原始內容存檔於12 March 2020). 
  56. ^ 56.0 56.1 56.2 56.3 Coronavirus update: 290 million students now stuck at home. UN News. 5 March 2020 [15 March 2020] (英語). 
  57. ^ With one in five learners kept out of school, UNESCO mobilizes education ministers to face the COVID-19 crisis. 12 March 2020 [16 March 2020]. (原始內容存檔於12 March 2020). 
  58. ^ Mokhtar F, Gross S. Should Schools Close to Fight Virus? These Places Say No. www.bloomberg.com. 27 March 2020 [31 March 2020]. 
  59. ^ Reddy V, Soudien C, Winnar Desiree L. Impact of school closures on education outcomes in South Africa. www.theconversation.com. 6 May 2020 [25 May 2020]. 
  60. ^ CDC. Communities, Schools, Workplaces, & Event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30 April 2020 [20 August 2020] (美國英語). 
  61. ^ CDC. Communities, Schools, Workplaces, & Event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30 April 2020 [20 August 2020] (美國英語). 
  62. ^ 62.0 62.1 Karp P. Why Australia is not shutting schools to help control the spread of coronavirus. The Guardian. 2020-03-16 [16 March 2020]. ISSN 0261-3077 (英國英語). 
  63. ^ 63.0 63.1 McCulloch D. Confusion over coronavirus school closures. The Canberra Times. 23 March 2020 [26 March 2020]. 
  64. ^ 64.0 64.1 Online mass exodus: How Australian unis are coping with COVID-19. iTnews. [2020-03-26]. 
  65. ^ Latin America takes steps to counter coronavirus, Brazil's Bolsonaro snubs warnings. France 24. 16 March 2020 [16 March 2020] (英語). 
  66. ^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order school closures over coronavirus fears. Reuters. 12 March 2020 [16 March 2020] (英語). 
  67. ^ Ávila E. Escolas públicas e particulares do RJ não terão aulas a partir de segunda-feira. G1 Rio de Janeiro. 13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68. ^ 68.0 68.1 Coronavírus: escolas estaduais de SP têm menos de 5% de presença e municipais, 30% nesta terça. G1 São Paulo. 17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69. ^ Governo da PB suspende aulas na rede estadual e recomenda cancelamento de eventos por 90 dias. G1 Pernambuco. 17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0. ^ Ronan G. Coronavírus: governo de Minas suspende aulas na rede estadual. Estado de Minas Gerais. 15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1. ^ Rede estadual tem calendário de aulas alterado como medida preventiva contra o coronavírus. Agência Minas. 18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2. ^ Alves P. Universidades e instituições de ensino técnico suspendem aulas em Pernambuco [Universities and technical education institutions suspend classes in Pernambuco]. State of Pernambuco. 15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3. ^ Coronavírus: Governo do ES suspende aulas e antecipa férias. G1 Espírito Santo. 16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4. ^ Coronavírus: Novo Comunicado. Reitor destaca regras para funcionamento da Universidade. Unicamp. 16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5. ^ Galvani G. USP confirma primeiro caso de coronavírus e cancela aulas em departamento. Carta Capital. 11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6. ^ Coronavírus: USP e Unesp suspenderão as aulas a partir do dia 17 de março. UOL. 13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7. ^ UFV decide suspender atividades acadêmicas por tempo indeterminado. Universidade Federal de Viçosa. 14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8. ^ Coronavírus: UNILA suspende aulas e implementa expediente administrativo especial. Universidade Federal da Integração Latino-Americana. 16 March 2020 (葡萄牙語). 
  79. ^ Gilban MM. Brazilian Jewish schools close to prevent coronavirus infections. timesofisrael.com. [16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80. ^ How do coronavirus containment measures vary across Europe?. The Guardian. 16 March 2020 [16 March 2020]. ISSN 0261-3077 (英國英語). 
  81. ^ Elever från gymnasiet och uppåt ska inte vara i skolan. Sveriges Radio. [17 March 2020] (瑞典語). 
  82. ^ Voice of America – English. VOA. [10 June 2020] (英語). 
  83. ^ COVID-19 may push millions more children into child labour – ILO and UNICEF. www.unicef.org. [2020-06-14] (英語). 
  84. ^ Coronavirus update: 290 million students now stuck at home. UN News. 2020-03-05 [2020-03-07] (英語). 
  85. ^ Goldberg E. Parents are struggling to cope as coronavirus worries shut down schools, leaving kids scared and confused. Business Insider. 2020-03-08 [9 March 2020]. 
  86. ^ Keeping the world's children learning through COVID-19. www.unicef.org. [2020-07-22] (英語). 
  87. ^ Reuters Inc. Coronavirus deprives nearly 300 million students of their schooling: UNESCO. The Telegram. [11 March 2020] (英語). 
  88. ^ Learning remotely when schools close: How well are students and schools prepared? Insights from PISA. OECD. [10 June 2020] (英語). 
  89. ^ 89.0 89.1 OECD. read.ecd-ilibrary.org. [7 May 2020]. 
  90. ^ OECD. read.oecd-ilibrary.org. [7 May 2020]. 
  91. ^ Murphy MP. COVID-19 and emergency eLearning: Consequences of the securit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for post-pandemic pedagogy. Contemporary Security Policy. 30 April 2020, 0 (3): 492–505. ISSN 1352-3260. doi:10.1080/13523260.2020.1761749. 
  92. ^ Reimers RM, Schleicher A. A framework to guide an education respons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of 2020. OECD. 2020 [5 July 2020]. 
  93. ^ 93.0 93.1 Jelińska M, Paradowski MB. Teachers’ engagement in and coping with emergency remote instruction during COVID-19-induced school closures: A multi-national contextual perspective. Online Learning Journal. 2021, 25 (1): 303–328. doi:10.24059/olj.v25i1.2492. 
  94. ^ Stelitano L, Doan S, Woo A, Diliberti M, Kaufman JH, Henry D. The digital divide and COVID-19: Teachers' perceptions of inequities in students' Internet access and participation in remote learning.. RAND. 2020. 
  95. ^ 95.0 95.1 UNESCO. 290 million students out of school due to COVID-19: UNESCO releases first global numbers and mobilizes response. UNESCO. 4 March 2020 [6 March 2020] (英語). 
  96. ^ Hauck G, Stanglin D. Coronavirus updates: Trump declares national emergency; schools in 12 states shut down; cruise lines halted. USA TODAY. [15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97. ^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changed education forever. This is how. World Economic Forum. [10 June 2020] (英語). 
  98. ^ Education in Times of Crisis and Beyond: Maximizing Copyright Flexibilities. Creative Commons. 31 March 2020 [16 April 2020] (美國英語). 
  99. ^ Coronavirus and Online and Distance Teaching. ICDE. [16 April 2020] (英國英語). 
  100. ^ Virtual Storytimes – LIANZA. [16 April 2020] (美國英語). 
  101. ^ Book industry partners come to agreement on copyright • Books Create Australia. Books Create Australia. 19 March 2020 [16 April 2020] (澳大利亞英語). 
  102. ^ Increased digital rights in print music for schools due to COVID-19 crisis. www.smartcopying.edu.au. [16 April 2020]. 
  103. ^ Muziek en foto's voor in je video's. Open Nederland. 2 April 2020 [16 April 2020] (荷蘭語). 
  104. ^ CIVIL SOCIETY LETTER TO WIPO DIRECTOR GENERAL FRANCIS GURRY ON COVID-19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fojustice.org. [16 April 2020]. 
  105. ^ Remote & Online Learning During the COVID-19 Outbreak. www.smartcopying.edu.au. [16 April 2020]. 
  106. ^ COVID-19 Copyright Issues. www.smartcopying.edu.au. [16 April 2020]. 
  107. ^ Useful Creative Commons and Other Free Educational Resources for Parents Supporting Students. www.smartcopying.edu.au. [16 April 2020]. 
  108. ^ Open Education Links #17 –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Policy in Europe. oerpolicy.eu. [16 April 2020] (英國英語). 
  109. ^ Best Practices in Fair Use for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 [16 April 2020] (英語). 
  110. ^ Best Practices in Fair Use for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 [25 May 2020] (英語). 
  111. ^ Bipartisan Policy Center. bipartisanpolicy.org. 10 April 2020 [15 May 2020] (英語). 
  112. ^ Peck E. The Child Care Industry Is About To Collapse. There's No Bailout Coming.. HuffPost. 15 May 2020 [15 May 2020] (英語). 
  113. ^ 113.0 113.1 113.2 'Clusterbomb,' 'Catastrophe,' 'Disaster': Experts Predict a Dire Fall for Working Moms. Working Mother. [2021-04-07] (英語). 
  114. ^ 114.0 114.1 Study: Moms Are More Likely to Quit Work in States With Remote-Only School. Working Mother. [2021-04-07] (英語). 
  115. ^ Kitchener C. Moms are working dramatically fewer hours than dads during coronavirus. It's a 'red flag' for what's ahead.. The Lily. [2021-04-07] (美國英語). 
  116. ^ McCary JM. Improving access to school-based nutrition services for children with special health care need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September 2006, 106 (9): 1333–4, 1336. PMID 16963333. doi:10.1016/j.jada.2006.07.022. 
  117. ^ Schools Race To Feed Students Amid Coronavirus Closures. NPR.org. [21 March 2020] (英語). 
  118. ^ 118.0 118.1 Furfaro H, O'Sullivan J, Morton N, Bazzaz D. Inslee expands coronavirus K-12 school closure, 250-person gathering ban, across Washington. The Seattle Times. 13 March 2020 [15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19. ^ Powell Crain T. Alabama closes all K-12 schools, first COVID-19 case confirmed in Jefferson County. al. 13 March 2020 [15 March 2020] (英語). 
  120. ^ Goldschmidt K. The COVID-19 Pandemic: Technology use to Support the Wellbeing of Children. Journal of Pediatric Nursing. July–August 2020, 53: 88–90. PMC 7161478可免費查閱. PMID 32317129. doi:10.1016/j.pedn.2020.04.013. 
  121. ^ Marcus Rashford forces Boris Johnson into second U-turn on child food poverty. The Guardian. 8 November 2020 [23 December 2020] (英語). 
  122. ^ Manchester United striker Marcus Rashford humbled after receiving MBE. Metro. 9 October 2020 [23 December 2020] (英語). 
  123. ^ Baker J. The kids who will never return to school after COVID-19.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12 April 2020 [13 April 2020]. 
  124. ^ Jelińska M, Paradowski MB. Teachers' perception of student coping with emergency remote instruction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The relative impact of educator demographics and professional adaptation and adjustment.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021, 12: 648443. doi:10.3389/fpsyg.2021.648443. 
  125. ^ Cooper H, Nye B, Charlton K, Lindsay J, Greathouse S. The Effects of Summer Vacation on Achievement Test Scores: A Narrative and Meta-Analytic Review.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September 1996, 66 (3): 227–268. ISSN 0034-6543. doi:10.3102/00346543066003227. 
  126. ^ Public Law 108-446 (PDF). uscode.house.gov. [18 March 2020]. 
  127. ^ Kamenetz A. Are The Risks Of Reopening Schools Exaggerated?. NPR.org. 27 October 2020 [22 February 2021] (英語). 
  128. ^ Courtemanche C, Garuccio J, Le A, Pinkston J, Yelowitz A. Strong Social Distancing Measures In The United States Reduced The COVID-19 Growth Rate. Health Affairs. July 2020, 39 (7): 1237–1246. PMID 32407171. doi:10.1377/hlthaff.2020.00608. 
  129. ^ 129.0 129.1 Coombs PH, Manzoor A, Israel BB. Attacking rural poverty; how nonformal education can help.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74. ISBN 0-8018-1600-9. OCLC 897554. 
  130. ^ infed.org. [22 March 2020] (英國英語). 
  131. ^ 131.0 131.1 COVID-19 Educational Disruption and Response. UNESCO. 4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英語). 
  132. ^ NAEYC. www.naeyc.org. [21 March 2020]. 
  133. ^ Collignon P. Other countries are shutting schools – why does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say it's safe to keep them open?. The Conversation. [16 June 2020] (英語). 
  134. ^ 'Social distancing is impossible in a preschool': Child care during coronavirus. The Seattle Times. 16 March 2020 [21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35. ^ Oyefusi D. 'I don't understand': Petition calls on Maryland Gov. Hogan to close child cares amid coronavirus pandemic. baltimoresun.com. [22 March 2020]. 
  136. ^ Coronavirus has Californians asking: Who'll watch the kids?. CalMatters. 21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37. ^ Coronavirus has Californians asking: Who'll watch the kids?. CalMatters. 21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38. ^ What Denver daycares and preschools are doing about coronavirus. Denverite. 13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39. ^ Harding R, Inagaki K. Japan shuts all schools to combat coronavirus. Financial Times. 27 February 2020 [22 March 2020]. 
  140. ^ Coronavirus Cluster Suspected at Child Facility in Kobe. nippon.com. 12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英語). 
  141. ^ Iwamoto W, Bahri S, Perera M, Siamatowe C, Adubra E, Kono M, Nozawa M, Uchida H. Secondary Education Reform: Towards a Convergence of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kills Development (PDF). UNESCO Research. 2005, 37: 1–24 [19 November 2020]. 
  142. ^ The Impact of Covid-19 on High School Students. www.childandadolescent.org. Child & Adolescent Behavioral Health. [19 November 2020]. 
  143. ^ Ellis S. The Growing Mental Health Effects of COVID-19 for Young Adults. healthcentral. Web. 30 September 2020 [19 November 2020]. 
  144. ^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ping with Stress. www.cdc.gov.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1 July 2020 [19 November 2020]. 
  145. ^ Coronavirus SAT and PSAT-Related Updates. Account Help. 8 September 2017 [16 February 2021] (英語). 
  146. ^ The ACT Test Amid COVID-19 - The ACT Test. ACT. [16 February 2021] (英語). 
  147. ^ TOEFL iBT Home Edition. www.ets.org. [16 February 2021]. 
  148. ^ Colleges That Don't Require the SAT or ACT. Accredited Schools Online: Find Top-Rated Accredited Programs Online. 23 October 2020 [16 February 2021] (美國英語). 
  149. ^ Lee J.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cancels May exams worldwide. Harbour Times (Hong Kong). 23 March 2020 [31 March 2020]. 
  150. ^ About the 2021 Exam Schedule. AP Central. 21 January 2021 [16 February 2021] (英語). 
  151. ^ Dickler J. Families jump to private schools as coronavirus drags on. CNBC. 8 November 2020 [8 February 2021] (英語). 
  152. ^ What Happens When Private Schools Reopen and Public Schools Don't?. Time. [8 February 2021]. 
  153. ^ Ireri M. Teachers' and parents' preparedness to support virtual learning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Kenya.. African Journal of Empirical Research. 2021, 2 (1): 95–102. doi:10.51867/ajer.v2i1.17. 
  154. ^ IB results 'scandal': Students demand new grades. Tes. 
  155. ^ 155.0 155.1 International Standard Classification of EducationI S C E D 1997. 19 March 2017 [22 March 2020]. (原始內容存檔於19 March 2017). 
  156. ^ Crawford J, Percy A. JUTLP Editorial 17.3: Connection, digital education, and student-centric teaching practice before COVID-19. Journal of University Teaching and Learning Practice. 2020, 17 (3) [24 August 2020]. 
  157. ^ Crawford J, Butler-Henderson K. COVID-19: 20 countries' higher education intra-period digital pedagogy responses. Journal of Applied Learning and Teaching. 2020, 3 (1): 9–28 [24 August 2020]. doi:10.37074/jalt.2020.3.1.7. 
  158. ^ 6 Ways Universities Are Responding To Coronavirus. NPR.org. [8 December 2020] (英語). 
  159. ^ UK universities facing £760m hit as one in five students plan to defer. The Guardian. 20 May 2020. 
  160. ^ 160.0 160.1 Jesse D. Small colleges were already on the brink. Now, coronavirus threatens their existence. USA TODAY. [22 March 2020] (美國英語). 
  161. ^ Korn M, Belkin D. To Fight Coronavirus, Colleges Sent Students Home. Now Will They Refund Tuition?. Wall Street Journal. 19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ISSN 0099-9660 (美國英語). 
  162. ^ Green EL. DeVos Excludes 'Dreamers' From Coronavirus College Relief. The New York Times. 22 April 2020 [23 April 2020]. ISSN 0362-4331 (美國英語). 
  163. ^ Coronavirus pandemic brings staggering losses to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ABC News. [8 December 2020] (英語). 
  164. ^ Goldstein D. Research Shows Students Falling Months Behind During Virus Disruptions. The New York Times. 5 June 2020 [8 December 2020]. ISSN 0362-4331 (美國英語). 
  165. ^ Is online learning shrinking your attention span?. The Beacon. [8 December 2020]. 
  166. ^ 166.0 166.1 166.2 College Towns to Clear Out as Virus Upends Local Businesses. Bloomberg.com. 10 March 2020 [22 March 2020] (英語). 
  167. ^ Platsky J. Loss of Cornell students during coronavirus pandemic could cost Ithaca, Tompkins $4M a week. Ithaca Journal. [22 March 2020] (英語). 
  168. ^ 纪实报道减轻疫情对儿童的影响. UNESCO. [2021-03-22] (中文(簡體)). 
  169. ^ How to plan distance learning solutions during temporary schools closures. UNESCO. 2020-03-06 [2020-03-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3-18) (英語). 
  170. ^ 学校停课期间,如何规划远程学习解决方案?. UNESCO. 2020-03-06 [2020-03-16] (中文(簡體)). 
  171. ^ COL. www.col.org. [26 May 2020]. 
  172. ^ Teaching and Learning Online. www.merlot.org. [2020-05-26]. 
  173. ^ COVID-19 Open Education Community Contributed Resources. Google Docs. [26 May 2020] (美國英語). 
  174. ^ Capacity development – OER response to Covid-19. [26 May 2020] (en-NZ). 
  175. ^ Teaching and Learning Online. www.merlot.org. [26 May 2020]. 
  176. ^ Church-Duran J. LibGuides: Library Support for Shifting to Online Teaching: For Your K-12 Kids. libguides.library.arizona.edu. [26 May 2020] (英語). 
  177. ^ Being efficient: What are sources of free-to-use course materials? Tuesday 1pm Session, [26 May 2020] (英語) 
  178. ^ Homepage. Wir lernen online. [26 May 2020] (德語). 
  179. ^ 179.0 179.1 Nishant N. Coursera files for US IPO as edtech booms amid the pandemic. The Economic Times. 6 May 2021 [18 March 2021]. 
  180. ^ 180.0 180.1 180.2 de León R. Coursera files for IPO amid online learning boom. CNBC. 5 March 2021 [18 March 2021] (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