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人祭(英語:human sacrifice)是一種古代宗教儀式(祭祀),即用人作為祭品來祭祀神靈,與它相似的儀式有動物祭英語Animal sacrifice。在整個人類史上,各種文明均發生過用活人作為牲禮的現象。食人和出草獵頭是與之密切相關的現象。[1]

在鐵器時代,隨着宗教的發展(也就是所謂的「軸心世紀」)在舊世界活人獻祭逐漸地減少,到了古典時代,人們已經將活人獻祭給視為野蠻的風俗;然而在新世界(當時的美洲),在歐洲人到達前,活人獻祭的習俗依舊廣泛地存在。

一項對過去一萬年間在全球範圍內曾經存在的四百多個社會的研究指出,當社會總人口超過大約十萬人時,人祭會成為導致社會不穩定的一項因素。[2]而在社會總人口超過大約一百萬人時,這種導致社會不穩定的效應會變得特別強烈[3],這種習俗便因為文明發展而隨之消失;另外在人祭被廢除後,動物獻祭或使用人偶獻祭的做法,常會被用來代替活人獻祭,像是漢人社會在秦漢以後以代替活人殉葬等即為一例。到了現代社會,即便是動物獻祭,也已經從許多宗教當中消失,活人獻祭更是除了邪教外,更是極端少見。多數的宗教譴責此種習俗,且現代世俗法律將活人獻祭給視同謀殺,在譴責活人獻祭的社會中,人們可能會使用「儀式殺人」一詞來描述此種行為。[4][5]

各地人祭的歷史[編輯]

中國[編輯]

仰韶文化齊家文化龍山文化的遺址中,就出土有帶砍斫痕跡的人頭骨,這些有可能是人祭的開始。人祭所屠殺的用於祭祀神靈的活人供品,叫「人牲」。人牲通常是戰俘、罪犯等。人祭最早出現於原始社會末期,盛行於商朝西周時期,在春秋戰國逐漸衰落。

《甲骨續存》下七四四片有火焚女戰俘以祭天祈雨卜辭殷墟王陵遺址中出土的人牲祭祀坑有數百座,殺祭人數總共為一千九百多;但根據甲骨文統計,商代後期所殺人牲總數為一萬四千多。武丁時期戰爭較多,所殺人牲總數為九千多;當時人祭最多的是小屯乙組第7號宮殿址,共用五百八十五人。另外,人祭和人殉是有區別的,人祭發生在祭祀坑中,人殉則發生在墳墓中。商代的人殉中有一部分是自願的,是死者的親屬和親兵自殺而為其殉葬;也有一部分人殉是強制性的,會使用戰俘和家庭奴隸;殷人認為人死了以後都會成為鬼神,在天上可能需要陪伴者,便讓死者的親屬、親兵、家奴等的靈魂去陪伴死者。從殷墟的土坑和甲骨文資料來看,商朝在帝乙帝辛時期,人祭和人殉都非常少見,並且不採用野蠻的方式對待戰俘[6];帝乙帝辛時期的戰爭很多,戰俘來源是很豐富的,人祭和人殉的減少可能與當時鬼神觀念的淡化有關。

周武王姜太公周公仍然實行人牲祭祀制度,並且指責商紂王「不敬上帝」[7]西周統治者對外征伐頻繁,尤其是攻打漢水流域和東部地區時,他們在周朝的陪都洛邑多次舉行殺俘獻祭儀式。西周洛邑祭祀遺址中有規模很大的人牲祭祀坑[8]。西周時期的小盂鼎記載了周康王在宗廟裏殺祭人牲,人牲來自從鬼方獲得的戰俘。虢季子白盤記載了周宣王時期的殺俘獻祭。西周也有人殉的風俗,由於周王陵至今尚未被發現,目前所挖掘出的西周墓葬中總共只發現有800多名殉葬者。

春秋戰國時期,人祭和人殉都受到了諸子百家的嚴厲抨擊。西門豹嚴懲進行人祭的巫師,秦獻公下令禁止人殉。[9]但是,人祭和人殉之事仍史不絕書。《左傳》記載春秋時期魯國季平子「用人於亳社」[10]晉文公「秋七月丙申,振旅愷以入於晉,獻俘授馘,飲至大賞」[11],春秋晚期的秦景公墓中挖掘出166具殉人和20個人牲,《北史》記載西南少數民族「其俗畏鬼神,尤尚淫祀。所殺之人,美鬢髯者必剝其面皮,籠之於竹,及燥,號之曰『鬼』,鼓舞祀之,以求福利。至有賣其盡者,乃自賣以供祭焉。」[12]。《史記·陳涉世家》:「為壇而盟,祭以尉首。」可見秦朝末年仍然有人祭。漢代多位皇帝包括漢高祖劉邦漢武帝劉徹等都禁止人殉,儘管有些時期出現反複,但隨着社會進步,人祭和人殉都逐漸被摒棄。

印度[編輯]

印度,少部份印度教性力派信徒會有以人體、人人頭為祭品,奉獻給時母難近母等女神的現象。在英國殖民統治期,少數信徒仍然有這種行為,被英國殖民當局禁止,以後逐漸消失。

東南亞[編輯]

東南亞南島民族獵首,包含臺灣原住民出草都有祭祖的意味。

緬甸古代興建大型建築物時,會以生人活埋地基之下,作為守護神,這種風俗緬人稱為「苗賽」(Myosade)。[13]

西亞[編輯]

古代蘇美爾巴比倫都出現了人祭。古代閃米特人有人牲祭神的習慣,例如燒死孩子祭祀摩洛(Moloch)。《創世記》中有考驗亞伯拉罕是否願意殺獨生子獻祭耶和華(Jehovah)的故事。

歐洲[編輯]

在歐洲,人祭在至少5000年前的農業社會已經存在。古希臘古羅馬殺人祭神,到羅馬帝國時期在一些宗教信仰中是重要內容,例如用活人祭祀希臘植物神阿多尼斯(Adonis)、羅馬冥後神普羅塞耳皮娜(Proserpina)等等曾十分盛行,死亡和復活成為這些信仰的重要特徵。羅馬執政官克拉蘇 (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Dives) 於西元前97年禁止人殉。羅馬帝國時代社會上有傳迦太基宗教信徒、德魯伊教徒、猶太教徒、基督教徒用嬰兒祭祀[14][15],使得教徒受到歧視與迫害[15]

美洲[編輯]

阿茲特克活人獻祭儀式。

瑪雅人印加人也都有過這種習俗。阿茲特克人的人祭習俗間接地繼承自瑪雅,但是其規模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例如,1486年,特諾奇蒂特蘭大金字塔落成時,阿茲特克統治者下令把兩萬多名俘虜抬到祭壇上,挖出心臟祭祀太陽神,接着把心臟丟入一尊石頭神像所持容器中,再把屍體拋下寺廟的台階。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Michael Rudolph. Ritual Performances as Authenticating Practices. LIT Verlag Münster. 2008: 78. ISBN 3825809528. 
  2. ^ 存檔副本. [2019-05-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7). 
  3. ^ http://seshatdatabank.info/human_sacrifice/
  4. ^ Boys 'used for human sacrifice'. BBC News. 2005-06-16 [2010-05-25]. 
  5. ^ Kenyan arrests for 'witch' deaths. BBC News. 2008-05-22 [2010-05-25]. 
  6. ^ 江雨德《國之大事:商晚期的禮制改革》
  7. ^ 《清華簡·系年》:昔周武王監觀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籍,以登祀上帝天神名之曰千畝,以克反商邑。
  8. ^ http://www.dahe.cn/xwzx/sz/t20100608_1815548.htm
  9. ^ 北大漢簡《周訓》
  10. ^ 《左傳·昭公十年》
  11. ^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
  12. ^ 《北史·獠傳》卷95
  13. ^ *《緬甸史》,戈·埃·哈威著,姚梓良譯,132頁
  14. ^ Human sacrifice in Ancient Rome, by M. Horatius Piscinus
  15. ^ 15.0 15.1 人類的故事》.房龍

來源[編輯]

書籍
  • 王平; (德)顧彬. 《甲骨文與殷商人祭》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and human sacrifice during the Yinshang period]. 鄭州: 大象出版社. 2007: 269. ISBN 9787534748486 (中文(中國大陸)‎). 
  • 《緬甸史》,戈·埃·哈威 著,姚梓良 譯,商務印書館,1973年6月出版
文章
  • "The Practice of Human Sacrifice", Mike Parker-Pearson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