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大基因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深圳華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BGI)
成立1999年9月9日9:09:09(北京)
代表人物楊煥明(董事、理事長)
汪建(董事長)
徐訊(首席執行官)
路軍(COO)
營業據點數中國北京、天津、上海、廣州、深圳、武漢、杭州、西安、西藏、香港、美國波士頓、丹麥哥本哈根、日本、澳大利亞布里斯本
業務範圍世界範圍
產業基因測序
主要部門BGI 中國(中國大陸)
BGI 亞太
BGI 美洲(北美和南美)
BGI 歐洲(歐洲和非洲)
主要子公司
網站www.bgi.com
www.genomics.cn
華大基因在香港的一間測序室。

華大基因深交所300676),原名北京華大基因研究中心,是中國的一家基因組測序英語Whole genome sequencing中心[1],於1999年成立,曾參與多個基因研究項目而得到關注[2][3][4]。2017年,華大基因於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總部位於廣東省深圳市鹽田區北山工業區11棟[5]

發展歷程[編輯]

1999年9月9日,隨着「國際人類基因組計劃1%項目」的正式啟動,北京華大基因研究中心在北京成立。2002年,在中國科學院的領導下,依託華大基因研究中心建立了生物信息系統工程國家工程研究中心。2003年,中國科學院又在華大基因研究中心基礎上組建了北京基因組研究所,並任命楊煥明為所長[6]。2007年,華大基因成立了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並相繼成立了香港華大,美洲華大,歐洲華大及日本華大等分支機構[7]

華大基因旗下有華大科技、華大醫學、華大農業以及華大智造等不同領域的品牌[8],其中在醫學方面,華大基因主要從事生育健康相關檢測,其中主要有對無創產前基因檢測胎兒染色體非整倍體,包括21-三體綜合徵18-三體綜合徵13-三體綜合徵的檢測,胚胎植入前遺傳學篩查與診斷、新生兒遺傳代謝病檢測、地中海貧血基因檢測等[9]

2015年,華大基因成為遺傳病診斷、產前篩查與診斷、植入前胚胎遺傳學診斷和腫瘤診斷與治療高通量基因測序技術臨床試點單位,並是中國首家獲得基因測序產品三類醫療器械註冊證的機構[10],其BGISEQ-1000、BGEQ-100基因測序儀以及與其配套使用用於檢測胎兒染色體非整倍體(T21、T8、T13)檢測試劑盒於2014年6月30日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准上市[11]

2011年10月14日,深圳市批准設立深圳市華大基因學院,並於10月21日舉行揭牌儀式[12]。2012年,華大基因斥資1.18億美元收購了矽谷的DNA測序公司Complete Genomics英語Complete Genomics[13]。同年,華大基因創立其出版部門和期刊GigaScience, 旨在發表生命科學和生物醫學領域的技術和數據驅動, 發表內容可開放獲取[14]。2017年7月14日,華大基因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15][16]

科研[編輯]

截止2016年底,華大基因承擔(或參與)已結題科研項目/課題共計192項,其中國家級/部委項目66項省級項目14項,市級項目96項,其他16項。承擔及參與在研項目143項,其中國家級/部委項目62項,省級項目9項市級項目71項,其他1項。其實驗室有國家/部委級重點實驗室2個,廣東省重點/工程實驗室3個,深圳市重點/工程實驗室15個[17]

炎黃計劃[編輯]

炎黃計劃是一項對百位黃種人進行基因組測序的計劃,由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生物信息系統國家工程研究中心與中國科學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合作研究。該計劃完成了全球首份亞洲人基因組圖譜的繪製。2000年10月完成第一階段,之後「炎黃99」計劃由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舉行[18]

中國國家基因庫[編輯]

2011年10月深圳國家基因庫建設方案由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以及衛生部四部委批覆,並由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組建及運營。國家基因庫集生物資源樣本庫、生物信息數據庫和生物資源信息網絡為一體[19]

大腸桿菌基因[編輯]

2011年德國爆發大腸桿菌疫情。6月5日,華大基因首先完成大腸桿菌O104:H4型的基因定序[20],經過資料比對,研究人員判斷2001年德國從腹瀉病人分離的01-09591菌株應為這次O104:H4型大腸桿菌的直接祖先,其毒性基因與本次菌株大致吻合,但本次菌株經過十年演化後,攜帶了許多以前沒有的抗藥性基因[21]

家蠶基因[編輯]

2015年,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參與家蠶基因組功能研究項目,獲2015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項目通過40個家蠶突變品系和中國野桑蠶全基因組序列研究,獲632.5億對鹼基序列(63.25Gb),覆蓋99.8%基因組區域。此項目也是世界第一張基因組水平上蠶類單鹼基遺傳變異圖譜[22]

爭議與爭端[編輯]

IPO文件數據不一致爭議[編輯]

2017年11月,華大基因IPO的不同版本申報稿中,出現了數據不一致的「打架」現象,引發了媒體關注;當月27日,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函詢問[23],華大回應為統計口徑不一致導致。由於未能實現真實、準確的披露,市場對華大保持懷疑態度[24]

至2018年6月,華大基因完成7個月蒸發680億,經營現金流淨額下滑[25]。同月,天涯社區出現舉報文章,華大基因在連續負面話題後又陷入「圈地門」;而《華大癌變》文章對其無創基因檢測技術抱持質疑。華大股價繼續下跌,半個月內市值蒸發百億;一周內三度發佈增持公告[26]

2019年虛報利潤爭議[編輯]

2019年4月,因為淨利潤虛增千萬,深圳證監局對其發送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27],華大基因回應辯稱為信息系統不完善等原因導致[28]。至2019年5月,其市值較其高峰期跌去近七成[29]

基因授權爭議[編輯]

2018年10月,中國科技部網站公佈了六項人類遺傳資源行政處罰,其中就包括華大基因。華大基因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華大基因主要是與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未經許可與英國牛津大學開展中國人類遺傳資源國際合作研究,同時未經許可將部分人類遺傳資源信息從網上傳遞出中國境外[30]

列入美國實體清單[編輯]

2020年7月,新疆絲路華大基因科技與北京六合華大基因科技,因被指控「涉嫌強制採集維族人與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基因作研究,以打壓維族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31]。對於公司旗下兩家公司被列入實體清單,華大集團表示不解和遺憾[32]

與Illumina的訴訟爭議[編輯]

華大基因與Illumina最初為供應關係(Illumina為華大基因供應商)[33]。2005年隨着第二代測序技術出現,Illumina開始進行自行研發,並通過在2006年以6億美元天價收購Solexa進入測序儀行業。而與此同時另一個競爭對手454公司由於2007年被羅氏收購(後2016年因市場競爭不足被淘汰)。華大基因為保證其市場份額,於2012年斥資1.18億美元收購了矽谷的DNA測序公司Complete Genomics英語Complete Genomics。而2013年,Illumina通過收購Verinata Health(非侵入性胎兒預測技術)繼續強化市場地位[34]。2019年開始雙方公司的訴訟開始增加,雙方在德國、丹麥、瑞典、瑞士、土耳其和英國等地均有訴訟[35]。2020年3月,Illumina在其總部所在地美國加利福尼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提起訴訟,並於同年6月獲得勝訴,華大基因被要求停止在美國銷售MPS測序和CoolMPS化學測序技術的基因測序儀[36]

疑與解放軍合作[編輯]

2021年,路透社報道,華大基因同解放軍疑有密切聯繫,包括與解放軍的超級電腦專家共同分析由呼吸道病源到腦部研究等多個項目。自2019年冠狀病毒病爆發以來,華大在全球各地銷售數以千萬計試劑,美國安全部官員曾警告當地的研究中心不要採用中國的試劑,認為中國可能藉此收集外國人的基因數據以協助自己的研究,惟華大強烈否認;並引述一名曾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作供的智囊組織的高級研究員,指出解放軍致力於腦部、基因編輯以至人工基因組創建等研究,將來甚至可能配合生物武器的應用,又指美國政府應該關注華大基因同解放軍的聯繫。華大回應報道時強調公司向來遵守有關開放科學,數據共享和基因組研究的國際標準及中國法律,又強調同解放軍的合作只是屬於學術研究,並強烈否認任何同解放軍聯繫的指控,尤其是有關2019年冠狀病毒病測試的指控。[37]

檢測屢次出錯[編輯]

華大基因是香港2019冠狀病毒檢測服務的主要承辦商,但檢測接連出現問題[38],多次出現假陽性或假陰性結果,延誤發放陰性報告等,更多次令假陽性的受測者無辜被送入醫院,其密切接觸者亦被送往檢疫中心[39],而他們上班或上學的場所更因此被停工停課[40]。2021年4月22日華大基因向衛生署上報有多達30個樣本驗出陽性,卻與其他機構複檢的結果不符,而且多個樣本之間缺乏環境關連,港大微生物系教授袁國勇前往華大基因的實驗室調查時發現[40],華大基因處理樣本涉及多項不當,導致標本發生交叉污染,使兩個真陽性的樣本污染數十個樣本。袁國勇指出華大基因的化驗人員在開啟樣本瓶時對氣泡的處理失當,未有注意氣泡爆開時造成手套及儀器受病毒污染;記錄用的紙本工作單不應貪方便放在容易受到病毒污染的安全櫃內;而盛載樣本瓶的托盤不應未經消毒便重覆使用[40];他建議華大基因須要徹底為化驗室進行消毒。雖然最後發現28個樣本是因為華大基因處理不當而被驗出「陽性」,但受影響的受測者及其緊密接觸者多達近百人當時已被無辜被送入醫院或禁閉營。對此,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特區政府會嚴肅處理,但她以擔心削弱香港整體抗疫能力為由,拒絕更換承辦商[41],而華大基因的其中一個董事是政協委員胡定旭,他曾出任香港醫院管理局主席[40]

華大基因隨後於5月又發生多次檢驗卻未能驗出帶病毒樣本的事件[42],導致變種病毒流入香港社區[43],這4名來自印度及菲律賓的人士在4月抵達香港後按規定在酒店接受強制隔離21天,期間曾多次接受華大基因的人員提取樣本及進行檢測,但華大基因始終未能在多次檢測中驗出他們帶有病毒[44],這4名帶有變種病毒的確診者於檢疫期滿後進入社區,引致香港多座樓宇的居民需要被隔離檢疫[45]

職員懷疑在工作間遭原始冠狀病毒株污染[編輯]

2021年5月4日,華大基因香港化驗所有一名29歲男職員在接受定期病毒檢測時,被安球醫學化驗所和相達生物科技發現他帶有2019冠狀病毒,故此被列為陽性個案,並且感染源頭不明。該名男職員已經接種兩劑BioNTech供應的復必泰疫苗,近期也沒有離開香港,該名職員其後被送入醫院,先後再進行四次病毒檢測,結果卻是陰性,當局因而將該確診個案(編號:11801)註銷,但需要進一步跟進之前被驗出陽性的原因,衞生防護中心香港大學為該名華大基因職員的樣本進行基病毒因排序後,發現華大基因員工的樣本帶有在2020年年初流行的武漢原始病毒株[46],但該種原始病毒株已有一年在香港沒有被檢出,因此該名華大基因職員不可能在日常生活環境中受到這種原始病毒株污染[47],並懷疑他在華大基因的工作間受到病毒污染,或該職員的樣本在安球醫學化驗所受到污染,當局已要求華大基因及安球醫學化驗所提交報告。安球醫學化驗所稱不會使用完整的病毒進行基因比對,只會使用病毒核酸的一段基因片段。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烈文表示化驗所進行陽性比對時會使用武漢原始病毒株對照[48],以此提高化驗結果的可信度,但如果因此污染檢測樣本,便不會單單只有該名男子的樣本受到污染,潘認為安球醫學化驗所造成該名男子的樣本假陽性的機會很低。華大基因否認有使用武漢原始病毒株進行樣本陽性比對,又稱該名職員從未進入樣本化驗室[49]。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袁國勇教授於5月17日先後前往安球醫學化驗所及華大基因進行調查,得悉該名華大基因男職員被驗出對病毒陽性前,曾經在華大基因的實驗室工作及在2樓的休息室留宿[50],2樓同時設有基因排序的實驗室,而3樓設有華大基因用於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樣本的實驗室[51]。袁國勇稱該名男職員有很大機會在2樓留宿時受到空氣中的病毒DNA樣本污染,包括透過吸入或接觸導致鼻腔及喉嚨沾染病毒的DNA,而且病毒的DNA比RNA狀態穩定,導致該員工接受病毒檢測出現陽性結果,但病毒的DNA不同於具傳染性的RNA,病毒的DNA樣本不具傳染性,並且常用於基因排序,在大學研究亦常用到,華大基因有做相關的研究,安球醫學化驗所則沒有,因此污染問題是出在華大基因。而今次有華大基因員工受到武漢原始病毒株DNA樣本污染應屬個別事件[46],再發生的機會很低。袁國勇建議華大基因在房間不使用時可使用紫外光燈殺滅殘留的病毒DNA質粒,減低員工受到污染的機會[51]。袁國勇表示已經採集兩家化驗所的環境樣本作進一步化驗[50]。華大基因回應稱會落實袁國勇教授提出的建議[51]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Lone Frank, High-Quality DNA, Apr 24, 2011, The Daily Beast, http://www.thedailybeast.com/newsweek/2011/04/24/high-quality-dna.html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2. ^ [The dragon's DNA, Jun 17th 2010, The Economist,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6349434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3. ^ Chinese scientists sequence 1st volunteer's genome. [29 March 20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年7月18日). 
  4. ^ Ruiqiang Li, Wei Fan, Geng Tian, Hongmei Zhu, Lin He, Jing Cai, Quanfei Huang, Qingle Cai, Bo Li, Yinqi Bai, Zhihe Zhang, Yaping Zhang, Wen Wang, Jun Li, Fuwen Wei, Heng Li, Min Jian, Jianwen Li, Zhaolei Zhang, Rasmus Nielsen, Dawei Li, Wanjun Gu, Zhentao Yang, Zhaoling Xuan, Oliver A. Ryder, Frederick Chi-Ching Leung, Yan Zhou, Jianjun Cao, Xiao Sun, Yonggui Fu, Xiaodong Fang, Xiaosen Guo, Bo Wang, Rong Hou, Fujun Shen, Bo Mu, Peixiang Ni, Runmao Lin, Wubin Qian, Guodong Wang, Chang Yu, Wenhui Nie, Jinhuan Wang, Zhigang Wu, Huiqing Liang, Jiumeng Min, Qi Wu, Shifeng Cheng, Jue Ruan, Mingwei Wang, Zhongbin Shi, Ming Wen, Binghang Liu, Xiaoli Ren, Huisong Zheng, Dong Dong, Kathleen Cook, Gao Shan, Hao Zhang, Carolin Kosiol, Xueying Xie, Zuhong Lu, Hancheng Zheng, Yingrui Li, Cynthia C. Steiner, Tommy Tsan-Yuk Lam, Siyuan Lin, Qinghui Zhang, Guoqing Li, Jing Tian, Timing Gong, Hongde Liu, Dejin Zhang, Lin Fang, Chen Ye, Juanbin Zhang, Wenbo Hu, Anlong Xu, Yuanyuan Ren, Guojie Zhang, Michael W. Bruford, Qibin Li, Lijia Ma, Yiran Guo, Na An, Yujie Hu, Yang Zheng, Yongyong Shi, Zhiqiang Li, Qing Liu, Yanling Chen, Jing Zhao, Ning Qu, Shancen Zhao, Feng Tian, Xiaoling Wang, Haiyin Wang, Lizhi Xu, Xiao Liu, Tomas Vinar, Yajun Wang, Tak-Wah Lam, Siu-Ming Yiu, Shiping Liu, Hemin Zhang, Desheng Li, Yan Huang, Xia Wang, Guohua Yang, Zhi Jiang, Junyi Wang, Nan Qin, Li Li, Jingxiang Li, Lars Bolund, Karsten Kristiansen, Gane Ka-Shu Wong, Maynard Olson, Xiuqing Zhang, Songgang Li, Huanming Yang, Jian Wang, Jun Wang. The sequence and de novo assembly of the giant panda genome. Nature. 2010/01, 463 (7279): 311–317 [2018-04-02]. ISSN 1476-4687. doi:10.1038/nature0869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31) (英語). 
  5. ^ 王振,高子平等著. 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评价工作研究. 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15.12: 173. ISBN 978-7-5520-1036-7. 
  6. ^ 羅桂環主編;李昂,付雷,徐丁丁著. 中国生物学史 近现代卷. 南寧:廣西教育出版社. 2018.08: 661. ISBN 978-7-5435-8430-3. 
  7. ^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科技體制與管理研究所編著. 中国企业在欧洲建立研发机构的调查报告. 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 2015.08: 44–45. ISBN 978-7-5189-0575-1. 
  8. ^ 王振等著. 构建人才全球战略与人才发展新格局. 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15.07: 245. ISBN 978-7-5520-0943-9. 
  9. ^ 曾溢滔編. 遗传病分子基础与基因诊断. 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7.12: 68. ISBN 978-7-5478-3634-7. 
  10. ^ 中國經濟導報社,中國戰略新興產業雜誌社編. 领跑 “十三五”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区域发展前瞻与新产品新技术产业化案例汇编. 北京:中國市場出版社. 2018.07: 54–55. ISBN 978-7-5092-1676-7. 
  11. ^ 楊鐵軍主編. 产业专利分析报告 第47册. 北京: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06: 160–161. ISBN 978-7-5130-4304-5. 
  12. ^ 廣東省教育廳編. 广东教育年鉴 2012 GUANGDONG EDUCATION YEARBOOK. 廣州:中山大學出版社. 2013.06: 400. ISBN 978-7-306-04537-9. 
  13. ^ 楊緒賓,劉洋編著. 大数据真相 谁动了我的数据?. 廣州:華南理工大學出版社. 2018.08: 199. ISBN 978-7-5623-5726-1. 
  14. ^ BGI and BioMed Central Launch GigaScience "Big Data" Journal. DuraSpace. 2012-07-23 [2016-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3-10). 
  15. ^ 华大基因上市以来持续走牛上涨已近14倍 -股票频道-和讯网. 和訊網. [2017-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07). 
  16. ^ 網易. 华大基因上市以来持续走牛上涨已近14倍_网易财经. 網易. [2017-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07). 
  17. ^ 深圳特區科技雜誌社編. 深圳科技年鉴 2017年. 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 2017.12: 47. ISBN 978-7-80709-835-5. 
  18. ^ 《新中國超級工程》編委會編. 举世瞩目的尖端科技. 北京:研究出版社. 2013.09: 86–87. ISBN 978-7-80168-826-2. 
  19. ^ 閆莉主編. 深圳科技年鉴 2013年. 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 2013.12: 91–92. ISBN 078-7-80709-552-1 請檢查|isbn=值 (幫助). 
  20. ^ 中國速度破解“超級細菌”. 新民周刊. 2011-06-20 [2020-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0-18). 
  21. ^ 致命大肠杆菌起源新线索. 華大基因. 2011-06-05 [2020-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6-22). 
  22. ^ 黃玲主編. 深圳年鉴 2016. 深圳年鑑社. 2016.10: 413–414. 
  23. ^ 楊曉波. 廖佳 , 編. 华大基因数据打架引监管问询 回应称统计口径不一致. 新華網. 2017-11-28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中文(簡體)). 
  24. ^ 曹中銘. 华大基因澄清质疑,市场为何不买账?. 新京報. 2017-11-29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中文(簡體)). 
  25. ^ 馬先震. 蔣檸潞 , 編. 华大基因市值7个月蒸发680亿 经营现金流净额节节下滑. 中國經濟網. 2018-06-29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中文(簡體)). 
  26. ^ 林子. 华大基因 半月市值蒸发百亿 一周三发增持公告. 新京報. 2018-07-26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中文(簡體)). 
  27. ^ 李雋. 监管决定意外暴露信披漏洞,华大基因关联交易谜团待解. 第一財經. 2019-04-08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中文(簡體)). 
  28. ^ 賀梨萍. 华大基因回应虚增利润、关联交易:系信息系统不完善等原因. 澎湃新聞.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29. ^ 蔣漢昆 富羅娜. 直面质疑,华大基因核心能力是什么. 第一財經. [2019-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3) (中文(簡體)). 
  30. ^ 华大基因回应违规传递人类遗传资源出境:已恢复国际合作. 
  31. ^ 美国又拉11家中企入“黑名单” 华大基因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列. 金融界. [2020-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23). 
  32. ^ 新浪科技綜合. 旗下两公司被美列入“实体清单”,华大基因发公告回应. tech.sina.com.cn. 2020-07-22 [2020-08-17]. 
  33. ^ 深圳市保健協會,深圳市健康產業發展促進會編. 深圳健康产业发展报告 2016. 北京:中國經濟出版社. 2017.12: 174. ISBN 978-7-5136-5099-1. 
  34. ^ 楊鐵軍主編. 产业专利分析报告 第47册. 北京: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6.06: 181–182. ISBN 978-7-5130-4304-5. 
  35. ^ 华大基因独家回应关联交易,头把交椅能否坐稳?. new.qq.com. [2020-08-17]. 
  36. ^ 华大基因及子公司测序产品在美被禁,lllumina初步胜诉. 新浪科技. [2020-08-17]. 
  37. ^ 美媒:華大基因與解放軍合作收集 DNA 數據
  38. ^ 華大基因檢測結果一錯再錯 政府屢不嚴懲放生招致惡果. 成報. 2021-04-23 [2021-05-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06) (中文(香港)). 
  39. ^ 華大基因再多3宗疑假陽性個案 當局稱情況不尋常. 香港電台. 2021年4月23日 (中文(香港)). 
  40. ^ 40.0 40.1 40.2 40.3 香港檢測結果出現「假陽性」,華大基因稱「配合調查」. BBC. 2021-04-23 [2021-05-06] (中文(香港)). 
  41. ^ 政府嚴肅處理華大基因檢測問題.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21年4月27日 (中文(香港)). 
  42. ^ 檢測屢次驗唔出 華大基因涉疏漏. 東方日報. 2021-05-06 [2021-05-06] (中文(香港)). 
  43. ^ 華大基因屢次出錯 仍為機場、檢疫酒店檢測承辦商. CitizenNews. 2021-05-05 [2021-05-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06) (中文(香港)). 
  44. ^ 4宗變種病毒完成疫監始揭確診 衞生署證實華大基因負責. 東方日報. 2021-05-06 [2021-05-05] (中文(香港)). 
  45. ^ 變種病毒壓境 21日隔離隨時悶到慌 一文睇清入營「走佬袋」. 東方日報. 2021-05-06 [2021-05-06] (中文(香港)). 
  46. ^ 46.0 46.1 港大基因排序揭華大確診員工 染一年前武漢病毒株 或屬假陽性. 香港01. 2021-05-15 [2021-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6). 
  47. ^ 華大基因員工驗出一年前武漢病毒株假陽性 檢測商說法現羅生門. 香港01. 2021-05-16 [2021-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6). 
  48. ^ 華大員工「被確診」 樣本疑受污染. 星島日報. 2021-05-16 [2021-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6). 
  49. ^ 華大確診員工疑因污染致陽性 食衛局要求華大、安球實驗室提交報告. 明報. 2021-05-15 [2021-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5). 
  50. ^ 50.0 50.1 袁國勇:華大基因男員工非真正染病 料休息室過夜受病毒DNA污染. 明報. 2021-05-15 [2021-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17). 
  51. ^ 51.0 51.1 51.2 華大基因男員工假陽性 袁國勇:休息室被污染 吸入無傳染性DNA. 香港01. 2021-05-18 [2021-05-18].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