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層語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雙層現象:葡萄牙語克里奧爾語非洲西岸佛得角聖維森特島明德盧市的共存。上方白色區域文字為葡萄牙語,而下方兩張啤酒廣告使用克里奧爾語

雙層語言(英語:diglossia)在語言學中指在特定社會中存在兩種緊密聯繫的語言,一種具有更高的威望,通常被政府所使用,或在正式的文本中使用、或謂之文言或書寫體文言文;另一種威望較低,常作為方言口頭使用、或謂之白話或書寫體白話文。威望較高的語言具有更規範的形式,其形式和詞彙經過篩選以不同的面貌進入方言中。

文白分離現象[編輯]

希臘語言學家和通俗文字專家Ioannis Psycharis最早採用了法語詞「diglossie」。阿拉伯學者威廉·馬爾薩使用該詞描述阿拉伯語國家的語言學形勢。查爾斯·福格森發表於期刊《詞語》(1959)的《雙層語言》一文,認為雙層語言是特定社會中存在兩種語言的現象,其中之一被稱為H,即威望較高的語言,另一語言被稱為L,即威望較低的語言。在福格森的定義中,H和L總是緊密相聯的。費希曼也談及無關的雙層語言"擴大的雙層語言「(費希曼1967),如梵語H和埃納德語,或阿爾薩斯阿爾薩斯語L和法語H。克羅斯稱H為上層語言,L為下層語言

在某些情況下,H和L之間聯繫的本質是有爭議的;例如,牙買加使用的混合語L和標準英語H。

通常H是書面語,L是口頭語。在正式場合人們使用H,在非正式場合人們使用L。最早的例子之一是拉丁語,書面拉丁語是威望較高的語言,通俗拉丁語是威望較低的語言。羅曼語源於後者。

L不僅僅是H簡單化的變體。許多威望較低得語言具有比相應威望較高的語言更複雜的特性。如瑞士德語方言中有 /e/, /ɛ//æ/,但標準德語只有/ɛ/音。牙買加混合語中雖然元音比標準英語少,但有額外的上顎音/kʲ//ɡʲ/

下層語言也被稱為下層方言,上層語言也被稱為上層方言,介於上下之間的被稱為中層方言。注意在瑞士盧森堡的德語區沒有中層語言。在巴拉圭是否存在雙層語言是一個值得爭議的問題,因為巴拉圭語西班牙語都是官方語言。一些學者爭論說確實有些巴拉圭人根本不會巴拉圭語。

福格森的經典事例包括標準德語/瑞士德語標準阿拉伯語/阿拉伯方言,海地的標準法語/混合語,符合古希臘語法的現代希臘語/純正希臘語。但混合語現在在海地被視為標準語。瑞士德語方言也很難說是一種下層語言,現在白話阿拉伯語在某些意義上比標準阿拉伯語更具權威。(參錢伯斯,社會語言學理論)在1974年希臘軍事政府(1967-1974)結束以後,現代希臘語成為希臘唯一的標準語言,符合古希臘語法的純正希臘語不再被使用。哈若德西夫曼這樣描述瑞士德語:"瑞士德語曾和標準德語構成雙層語言的等級,但現在這種雙方的協議已經被打破。」尤其是在阿拉伯語世界也有很多符號轉換的情況。根據安得魯·弗里曼,這與福格森對於雙層語言所提出的兩種形式互補分佈的描述不同。在一定程度上,所有雙層語言的社會裏都有符號轉換和重疊,包括瑞士德語區。另外,在福格森的定義中,雙層語言區分於雙重語言(bilingualism);但這取決於學者對於語言學的定義。例如,不同種類的阿拉伯語之間不能相互理解;即使可以相互理解,也是由於不同的語言變體相互暴露,而不是由於其固有的語言學特性。

高低兩分法在社會威望的層面上被校正的事例還包括意大利方言和標準意大利語,德國方言和標準德語。在意大利和德國,方言使用者通常在非正式場合使用方言,尤其是在家裏。但是,在瑞士德語區,瑞士德語方言在一定程度上在學校裏,並在很大程度上在教堂中被使用。拉姆塞爾將瑞士德語區的雙層語言現象稱為「中間雙層語言」,而費里希提拉什則稱其為「功能性雙層語言」。由於沒有明晰的層級劃分,瑞士德語既是雙層語言最合適的事例,也是最不合適的事例。

漢語[編輯]

文言文[編輯]

在過去二千年以來,中國人一直以文言文上層方言和標準書面用語。多種方言則各自變化,成為下層方言。兩者變化之大,被認為是阻礙教育和提高識字率的原因。1910年代白話文誕生,以現代標準漢語為基礎,用於任何規範的溝通。

現代漢語[編輯]

中國採用白話文以來,官話使用者的雙層語言問題不再嚴重。在不使用官話的地區,白話文與標準語仍然是上層方言。

香港等粵語地區,粵語廣東話廣州話)是口語溝通的主要語言,但正式書面語仍是白話文。粵語的特點,在於它有獨特的書寫形式,但因無標準可循而變得不一致,所以一般只在非正式場合使用。

漢語的獨特之處,在於它的書寫系統漢字意音文字,也是少數仍使用此種文字的語言。看着同樣的漢語文本,使用不同方言的漢語使用者都可以用各自的語音朗讀。根據上述的例子,粵語使用者讀白話文文本時,會使用異於標準漢語的語音。而完全將書面語轉換成粵語口語時,除了讀音外,用字和文法都有可能改變。

  • 白話文:
    • 請你給我他的書。
    • 漢語拼音:Qǐng nǐ gěi wǒ tā de shū
    • 粵語拼音:Cing2 nei5 kap1 ngo5 taa1 dik1 syu1
  • 粵語口語:
    • 唔該(請)你畀(給)佢本書(他的書)我。
    • 粵語拼音:M4 goi1 nei5 bei2 keoi5 bun2 syu1 ngo5

(以上粵語拼寫系統是粵拼。)

一般來說,粵語使用者能夠明白現代漢語白話文,並能用粵語讀音讀出,但日常的口語交流並不會使用這種文體。電視、廣播等傳媒一般使用粵語的語法,用詞較日常口語而言更貼近書面語,但也會偶爾使用本地俗語和口語,以流暢表達。在香港,這種粵語口語處於較高的語域(register),相對於一般粵語口語而言,是當地的上層方言。

當文言文作為標準書面語,以上情況同樣適用。但方言使用者比較難了解各自對文言文的發音,這是文言文不再作為標準書面語的原因之一。

參考文獻[編輯]

延伸閱讀[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