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周汝昌
Zhou Ruchang 1939.jpg
禹言、玉言
敏庵
性別
出生 (1918-04-14)1918年4月14日
中國天津鹹水沽
逝世 2012年5月31日(2012-05-31)(94歲)[1]
 中國北京市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民族 漢族
語言 漢語英語
職業 紅學家作家
研究領域 紅學中華文化
宗教信仰 大乘佛教
學術生涯
職務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20世紀-21世紀)
筆名 念述、蒼禹、雪羲、顧研、玉工、石武、玉青、師言、茶客

周汝昌(1918年4月14日-2012年5月31日),本字禹言,號敏庵,後改字玉言,籍貫天津鹹水沽。筆名:念述、蒼禹、雪羲、顧研、玉工、石武、玉青、師言、茶客等。[2]其祖父是天津八大家東門外天成號韓家賬房先生,後自立門戶,故家道不俗。就學於北京燕京大學西語系本科。周汝昌自二十幾歲,雙耳失聰。1991年開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貼。他是研究《紅樓夢》的著名考證派新紅學家,有紅學著作多種,其中《紅樓夢新證》影響很大。被稱為自傳派大將胡適的得意門生,但其觀點與胡適有些不同甚至對立。周汝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研究《紅樓夢》第一人,享譽海內外的考證派主力和集大成者。[3]

生平[編輯]

1918年4月14日,周汝昌生于于天津城外25公里的鹹水沽鎮。

1939年,周汝昌考入燕京大學西語系。

1941年,日本製造珍珠港事件後,佔領了燕京大學,把教授從燕京押送到山東省集中營,學生則被遣散。周汝昌只好回家自學,1947年複試回燕京大學西語系完成學業。同年,周汝昌涉足《紅樓夢》研究。[4]

1953年9月,周汝昌在四川大學外文系任教,並且在棠棣出版社發佈新書《紅樓夢新證》,此書被譽為「紅學史上一部劃時代的著作」,也奠定了周汝昌在紅學上的地位。

1954年,紅學界發起批評俞平伯的論戰,馮雪峰邀進周汝昌,由於形勢,不得不發起對胡適的批評,但自身也同時遭到批判。胡適在看過《紅樓夢新證》後說:「周汝昌是我的『紅學』方面的一個最後起、最有成就的徒弟……」,「這是一部很值得看的書。」,「:「關於周汝昌,我要替他說一句。他是我在大陸上最後收到的一個『徒弟』,他的書決不是『清算胡適思想的工具』。他在形式上不能不寫幾句罵我的話,但在他的《新證》里有許多向我道謝的話,別人看不出,我看了當然明白……(附註一句:我那「批胡」原稿,發表前是經別人給「加工」過的。)」[5]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周汝昌因罪名是「周揚文藝黑線的黑標本」和「現行反革命」。被下放到湖北省咸寧向陽湖看守菜地,並與楊霽雲被安排在一起抬糞。[6]

1970年8月,周汝昌被周恩來總理調回北京,公函上說道:「今奉中央周總理辦公室專電至湖北軍區司令部:調人民出版社周汝昌回京工作……」。[6]

1986年8月至1987年8月,周汝昌應美國魯斯基金會之邀以威斯康星大學訪問教授身份赴美一年,他在威斯康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紐約市立大學哥倫比亞大學4所大學及亞美文化協會講解《紅樓夢》。

2008年,90歲的周汝昌又被請上央視《百家講壇》評點四大名著。提出新觀點,《西遊記》和《紅樓夢》都是「求真」「求誠」。

2012年5月31日凌晨1點59分,周汝昌先生於家中去世,終年94歲。[7]

借玉通靈存翰墨,為芹辛苦見平生。

周汝昌,自敘對聯,《周汝昌校訂批點本石頭記》。[4][8]

個人生活[編輯]

周汝昌的左眼幾乎失明,右眼視力也只有0.01,左耳沒有聽力,右耳也要藉助助聽器。[9] 他曾回答媒體記者的問題「如果視力尚好,最想做的是什麼呢?」說:「我要旅遊。親身感受那些滋養了中華文化的名山大川。我不想悶在自己的斗室里。我要走出去。」[9]

周汝昌一生研究中華文化,尤其是詩詞曲賦,他曾自敘「很多人給我貼上了『紅學家』的『標籤』。其實我真正感興趣的是中國詩詞。」[9]

周汝昌的生活非常有規律,早晨起床寫感想,中午午睡後再寫寫文字,晚飯後工作到午夜,不分寒暑,不分節假日。[9]

學術思想[編輯]

《紅樓夢》是涉及曹李兩家的著作[編輯]

周汝昌認為,《紅樓夢》帶有自傳性質,主要故事涉及到曹雪芹、李煦兩家的家庭興衰。[10]

脂硯齋是曹雪芹的紅顏知己[編輯]

脂硯齋」的身份長期都有爭議,周汝昌認為脂硯齋是曹雪芹的紅顏知己,他的理由有三:脂硯齋是《紅樓夢》書中的人物;脂硯齋是女性;脂硯齋和曹雪芹倫理關係頗為密切。脂硯齋是史湘雲的原型。[10]

和珅高鶚刪改《紅樓夢》後四十回[編輯]

周汝昌認為,曹雪芹在世的時候已經完成了《紅樓夢》的創作,由於書籍觸動了清朝統治者的敏感神經,被和珅及其幫手高鶚刪改了後四十回的內容。[10]

史湘雲後淪落為乞丐成賈寶玉妻子[編輯]

周汝昌研究得知,曹雪芹的爺爺的續弦姓李,為《紅樓夢》賈母的原型,而史湘雲就是李家的姑娘,「金玉良緣」指的是賈寶玉和史湘雲。[10]

主要著作[編輯]

紅學專著[編輯]

學術專著[編輯]

其他[編輯]

評價[編輯]

中國紅樓夢學會的官方悼詞:

周汝昌先生的一生,是奮鬥的一生,是追求理想、進步的一生。他孜孜不倦,筆耕不輟,光明磊落,愛憎分明。他對《紅樓夢》及中國文化的研究成果是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他的不幸逝世,是我國紅學界和文化界的重大損失,我們感到萬分悲痛和惋惜。中國紅樓夢學會對周汝昌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並向他的親人表示誠摯的慰問!我們將永遠懷念他。周汝昌先生千古![11]

胡適在1954年在給吳相湘的信中說:「你在那信里大稱讚周汝昌的書,我完全同意。此君乃是我的《紅樓夢》考證的一個最後起、而最努力最有成績的徒弟。」[12]

劉文莉:「周先生是一位學者,一位中華文化大家。他不僅在詞方面,金石研究上,繪畫書法上,都有了不起的成就。而《紅樓夢》,不過是他的興趣使然偶爾進入的一個領域。」[13]

紅學家梁歸智:「像周汝昌這麼全才的,文史哲全懂,文採風流,能把論證邏輯分析感悟人生體全部融為一體的,我不敢說以後一定沒有了,但是短期內夠嗆。你聽周先生出版過的紅學研究的書名,叫什麼什麼賞會,這些都是很基於中華文化本位的。周先生偉大在於,他還不僅僅是觀點怎麼怎麼樣,主要是他的人格,治學方式,文化精神,周先生也算是清末民初的,念私塾,那會兒的社會內部環境、外部環境都和現在非常不一樣。」[14]

紅學家周嶺:「我覺得周老他不是承前啟後的作用,而是開拓性的,篳路襤褸、空前絕後。在他之前,很多很多紅學研究是零碎的、不系統的,很多人認為第一個系統的是胡適,但胡適不是專一研究紅學的,而且並未深入下去,他主要是把治經的方法引入紅學研究,這是他最大的貢獻。真正深入下去做了巨大貢獻的是周先生,《紅樓夢新證》承接胡適的研究,但比胡適的成果要多得多。」[15]

中國紅樓夢學會副會長孫遜:「周先生在紅學方面最重要的建樹是他的兩本《紅樓夢新證》,這是新紅學研究的奠基之作,是每個《紅樓夢》研究學者不能繞開的著作。周先生的紅學研究特點就在於,他着力研究曹雪芹家世生平,他認為曹家史料是研究《紅樓夢》最基本的資料。但也正因為如此,他的研究有時候過於拘泥於曹家家族與《紅樓夢》的對應關係,甚至把《紅樓夢》當作史料看待。從『紅學』研究出發,他又發展了其他三個分支,也就是『曹學』、『脂學』和『探軼學』,我認為,這三個分支都是成立的。」[16]

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文化研究所所長劉夢溪:「周先生學問的根底很深、很豐富。他的研究領域不僅是紅學,他對古詩詞、對中國文化流變都有研究。他對楊萬里范成大選集的注釋,很有見地,但是不太為外人知道。周先生還有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是他英文出身,可以閱讀英文作品,但他學的是牛津英語,所以他去美國威斯康辛訪學的時候,還會出現交流上的障礙。周先生還擅長書法,他的書法接近宋徽宗瘦金體,但絕不是模仿,而是自成一家。周先生自身的詩學造詣也很深,律詩也能脫口而出。」

劉心武:「周老的貢獻至少有三點。第一,他在曹學方面的成就非常大。他能夠寫出完整的《曹雪芹傳》,使人信服,或基本信服,並且文筆斐然。第二,在版本學方面,也有很了不得的成績,他和他的哥哥周祜昌、女兒周倫玲,兩代三人用了幾十年的時間把現存的古本《紅樓夢》,一句一句地加以對比。通過對比,推敲出曹雪芹的原筆原意,然後連綴起來,構成一部浩蕩的《紅樓夢會真》10大卷。不見得一定都是對的,可以有爭議、有討論,但版本學上的成績是不容抹殺的。第三,他是繼胡適等諸先生之後,新中國研究《紅樓夢》的第一人,享譽海內外的考證派主力和集大成者。他在1954年出版了《紅樓夢新證》,震動了整個文化界。」

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王冉冉:「1921年胡適對紅樓夢的研究使中國的紅學研究轉向以考證為主的『新紅學』。而周汝昌就是『新紅學』的扛鼎人物,至今無人能望其項背。從『舊紅學』到『新紅學』的轉向體現在兩點:作者和本子。他是燕京大學外文系畢業的,擁有良好的西學素養,中文功底又非常深厚,曾參與編寫《唐詩鑑賞辭典》,所以他的廣闊視野、深厚學養讓他在對各種版本的闡釋上就有了很好的見地。」

參考資料[編輯]

  1. ^ 著名紅學家周汝昌逝世 享年95歲. 鳳凰網. [2012年5月31日] (中文(中國大陸)‎). 
  2. ^ 《周汝昌簡介》. 中國網 (簡體中文). 
  3. ^ 《紅學泰斗——周汝昌》. 人民網. [2008] (簡體中文). 
  4. ^ 4.0 4.1 為芹辛苦見平生. 淮海晚報. [2012年6月3日] (中文(中國大陸)‎). 
  5. ^ 《周汝昌:胡適與我的一段文學因緣》. 周汝昌. 人民網. [2003年11月20日] (簡體中文). 
  6. ^ 6.0 6.1 《周汝昌咸寧「鍍金」》. 人民網. [2011年7月25日] (簡體中文). 
  7. ^ 著名紅學家周汝昌逝世 享年95歲. 中國經濟網. 2012-05-31. 
  8. ^ 為芹辛苦見平生. 搜狐網. [2012年6月1日] (中文(中國大陸)‎). 
  9. ^ 9.0 9.1 9.2 9.3 周汝昌:假如再見光明. 邢宇皓. 鳳凰網. [2011年2月12日] (中文(中國大陸)‎). 
  10. ^ 10.0 10.1 10.2 10.3 周汝昌研紅受胡適影響最喜史湘雲. 王湛 陳寬. 鳳凰網. [2012年6月1日] (中文(中國大陸)‎). 
  11. ^ 中國紅樓夢學會沉痛哀悼周汝昌先生. 中國文化傳媒網. [2012-06-04] (中文(中國大陸)‎). 
  12. ^ 《周汝昌與胡適一段紅樓公案》. 雅虎. [2005-07-14] (簡體中文). 
  13. ^ 我認識的周汝昌先生. 搜狐網. [2006年11月7日] (簡體中文). 
  14. ^ 周汝昌傳作者梁歸智:周先生絕筆「只為中華一雪芹」. 於一爽. 鳳凰網. [2012年6月3日] (中文(中國大陸)‎). 
  15. ^ 學者周嶺評周汝昌:篳路藍縷 空前絕後. 徐鵬遠. 鳳凰網. [2012年6月2日] (中文(中國大陸)‎). 
  16. ^ 各方追思汝昌先生. 孫遜. 鳳凰網. [2012年6月1日] (中文(中國大陸)‎).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