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哈德良長城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World Heritage Logo global.svg
羅馬帝國的邊界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世界遺產
Hadrian's Wall west of Housesteads 2.jpg
哈德良長城
正式名稱
英文名稱* Frontiers of the Roman Empire
法文名稱* Frontières de l’Empire romain
基本資料
國家  英國
 德國
編號 430
註冊類型 文化遺產
評定標準 文化遺產(ii)(iii)(iv)
備考 羅馬帝國的邊界分三部分:哈德良長城(英國),安東尼長城(英國),上日耳曼-雷蒂安邊牆(德國)
註冊歷史
註冊年份 1987年
拓展年份 2005年
其他
地圖
哈德良長城的位置
UNESCO的記錄(英文)
* 名稱依據世界遺產名錄註冊。
** 地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劃分為準。

哈德良長城英語:Hadrian's Wall拉丁語Vallum Aelium),是一條由石頭和泥土構成的橫斷大不列顛島防禦工事,由羅馬帝國君主哈德良所興建。公元122年,哈德良為防禦北部皮克特人反攻,保護已控制的不列顛島的人民安全,開始在今英格蘭北面的邊界修築一系列防禦工事,後人稱為「哈德良長城」。哈德良長城的建立,標誌着羅馬帝國擴張的最北界。

長城十分重要的一段至今尚存,並且可以沿着國家步道領略它的風采。哈德良長城是英格蘭北部最受歡迎的景區,並在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規模[編輯]

哈德良長城總長80羅馬里,即117.5公里(73.0英里)[1];高寬因就近可用來修築的材料種類的不同而不同。厄辛河英語River Irthing東岸的牆體由料石堆砌而成,有3米(9.8英尺)寬,5至6米(16至20英尺)高,河西岸的牆體則由草皮堆成,寬6米(20英尺),高3.5米(11英尺)。壕溝,崖徑和堡壘都沒有計算在內。經測量,牆的中心截面寬8羅馬尺(7.8英尺;2.4米),牆基寬3-米(10-英尺)。中心段留存下來的某些部分達3米(10英尺)高。

路線[編輯]

哈德良長城的路徑/線路
哈德良長城的一段。多年來,牆體大部分已被拆除,石塊被用於鄰近的各種建築工程。

哈德良長城西起要塞西格杜努姆英語Segedunum,地處沃爾森德市泰恩河畔,穿過卡萊爾市柯克安德魯斯英語Kirkandrews-on-Eden,東至索爾韋灣英語Solway Firth海岸,鮑內斯-索爾威鎮英語Bowness-on-Solway西邊的不遠處[2]

儘管長城在鮑內斯-索爾威鎮英語Bowness-on-Solway附近已蹤跡難尋,卻並不意味着這就是這條防禦工程的終點。眾所周知,里堡英語milecastle(一種小堡壘,因大約一羅馬里建一個而得此名)和炮塔系統英語Turret (Hadrian's Wall)坎布里亞海岸一直蔓延到瑪麗波特鎮南部的瑞思豪(英語:Risehow[3]

A69英語A69 roadB6318英語B6318 Military Road道路沿長城路線而建,從紐卡斯爾卡萊爾,然後又順着坎布里亞北海岸(索爾韋灣英語Solway Firth南海岸)一路延伸。人們普遍將哈德良長城誤認為是英格蘭蘇格蘭的分界線。事實並非如此——哈德良長城完全位於英格蘭境內。儘管在鮑內斯-索爾威鎮英語Bowness-on-Solway以西長城離蘇格蘭邊境僅有不到1公里(0.6英里),在其東方兩者之間的距離可達到110公里(68英里)。

修築目的[編輯]

哈德良長城東臨峭壁湖英語Crag Lough

哈德良很可能在122年進入不列顛之前就有修築哈德良長城的打算。在賈羅發現的一些砂岩碎片被修復後顯示始於118或119年。哈德良修築長城旨在保持「完整帝國」,而他表示這是迫於「神的旨意」的驅使[4]。其後這些碎片被認定是長城的建築材料。122年,哈德良到達不列顛。北部邊境十分可能是他此趟旅程中的一個站點,以視察哈德良長城的修築進程。

儘管哈德良的傳記作者寫道「哈德良是建立80英里城牆以分離羅馬人與野蠻人的第一人」,修築原因卻遠不止這麼簡單,只是沒有任何準確記錄流存[5]。歷史學家們提出各種觀點,主要還是圍繞兩個方面:展示羅馬的實力;哈德良繼續擴張前的防禦策略。因為,117年,哈德良即位那年,經歷了羅馬不列顛的反叛,以及其他被征服領地的人民的叛亂,其中有埃及巴勒斯坦利比亞毛里塔尼亞[4]

這些動亂應該是哈德良修築長城的原因之一,因此他也在羅馬帝國其他區域修築了邊界,但何種規模就不為人知了。學者們在一些問題上也觀點各異:北部不列顛居民的威脅度;守衛像長城這樣的固定防線,而不是征服、吞併蘇格蘭低地是否有經濟價值,以及以零散的堡壘保衛領土是否是受經濟利益影響[4]

羅馬人並沒有指望這個邊界能阻止部落遷移、軍隊侵略,但有籬笆或者石牆的邊境,足以將偷牛人拒之門外,阻擋其他小族群的入侵[6]。然而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建築72英里(116公里)的城牆,長期配備人員守護,僅僅是為了阻擋小規模的襲擊——此舉的經濟可行性是值得懷疑的[4]

另一原因可能是修築長城並加以控制可以帶來外來移民,商品交易,以及關稅[4]。邊境並不意味着是羅馬的邊界盡頭,因為羅馬的權勢總是蔓延至城牆之外[4]。邊境內外的人們每天穿越邊境進行交易,設立幾個像哈德良長城那樣的交易點,能藉此徵稅。瞭望塔離邊境關卡很近,巡邏的士兵可以記錄進進出出的本地人和羅馬民眾,收取海關費用,監察交易情況。

另一觀點更簡單直觀——哈德良長城的建造,即使不完全,但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展示羅馬的實力,其也是哈德良政治觀點的體現。持這一觀點的人認為哈德良長城一完工,就被刷上了灰泥白粉,光亮的牆面能反射太陽光,方圓幾英里都能看到[4]

歷史[編輯]

哈德良時期[編輯]

哈德良長城是羅馬皇帝哈德良所建。哈德良在位時,羅馬面臨強大的軍事壓力,不僅僅在不列顛,在幾乎所有羅馬征服的土地上,包括埃及猶太利比亞毛里塔尼亞等,以及他的前任圖拉真征服的土地,所以哈德良致力於加強邊境防守。綿延不斷的城牆顯示了羅馬帝國的力量。

以前帝國的邊境大多以自然物或是軍事防守標明。軍事道路和邊牆也常常被用來標示邊界,還有一些堡壘和瞭望塔。直到圖密善統治時期,第一條實質意義上的邊牆才開始修建,在上日耳曼行省,但大多數部分不過是簡單的柵欄。哈德良深化了這個措施,在日耳曼的木柵欄後面修建了堡壘以加強防守。儘管這些工事只能抵抗些小規模的騷擾,但它明確表示了羅馬帝國的統治區域。

哈德良削減了羅馬在不列顛的軍力,致力於在北部邊界建造一條更堅固的防禦工事,用石造的城牆來防衛羅馬的邊境。

哈德良時期之後[編輯]

哈德良在138年去世後,即位的安敦尼放棄了這條邊境,向前推進在北方160公里處蘇格蘭境內新建了一條邊牆,即安多寧長城。這條邊牆長60公里,新建了比哈德良長城更多的堡壘。但安敦尼無法征服北部的部落,所以在164年,當馬克奧里略繼位時,放棄了安敦尼長城,重新以哈德良長城為邊境。這條邊境一直保持到羅馬軍隊撤出不列顛。

4世紀蠻族入侵不列顛,羅馬放棄了不列顛行省,城牆成為廢墟。

建築[編輯]

建築工程從122年開始,大約用了14年完成,三個羅馬軍團的士兵參與到工程中來。路線大約按照原來已有的防禦工事。城牆大部分建在突出地面由玄武岩構成的岩床上。

狗和邊牆
綿延的邊牆

最初的計劃是建造一段城牆和溝壑,80座每隔一羅馬里的堡壘,和位於堡壘間用於瞭望和發信號的塔樓。城牆最初設計是寬3米,高度大約在5到6米間。城牆大多使用的是當地的石灰石,除了在西邊的一段使用的是草泥,因為附近沒有石灰石。草泥牆大約3.5米高,6米寬。在這一地區的堡壘也是用木頭和泥土建造的。

堡壘有三種不同的式樣,因為有三個羅馬軍團建造,分別是第2、第6、第20軍團。同樣塔樓也有三種式樣,但所有的都間隔493米,為邊長4.27米的方形。

建築工程被分成每段5英里的小段。每個軍團有一部分人先建造地基和堡壘以及塔樓,軍團裏的其他人會接着建造城牆。牆的實際寬度被減少到2.5米或更少,原先3米的寬度只能在一些地基上和堡壘的牆上看到。

幾年後,又在城牆附近增加了城堡,駐有500到1000輔助大隊。城牆東端被一直延伸到泰恩河口。有些大型城堡直接建在堡壘或是塔樓的地基上。在哈德良統治時期的某時,牆的西段被用石灰石重建。

在所有堡壘都造好後,被稱作壁壘(Vallum)的工事在南面開始建造。它有一條平底的、上端寬6米、深10米的溝渠組成。在溝的旁邊建有6米寬2米高的土坡。每隔一定距離有堤道穿過。溝最初可能是作為邊牆一帶運送物資用的,但它也成為了防禦工事,南邊的英格蘭部族有時也會騷亂。

駐防軍[編輯]

邊牆由輔助大隊防守,人數視具體情況而變,一般來說有9000人左右,包括步兵和騎兵。一個堡壘可以駐紮500到1000名士兵。一開始在邊牆的駐防人數可能超過10000。

在180年,駐防軍遭到了猛烈的進攻,尤其是在196年到197年間,因為駐防軍被大幅削弱。直到羅馬皇帝塞維魯帶兵鎮壓了當地部族,在3世紀末期邊牆一帶保持和平。許多士兵都和當地人通婚,並融入當地社會。

參考資料[編輯]

  1. ^ BBC – History – Hadrian's Wall Gallery. Bbc.co.uk. 1 January 2013 [26 March 2013]. 
  2. ^ Breeze, David J. Handbook to the Roman Wall 14th – November 2006. Society of Antiquaries of Newcastle upon Tyne (1934). November 2006. ISBN 0-901082-65-1. 
  3. ^ Breeze, D.J. Roman military sites on the Cumbrian coast. (編) R.J.A. Wilson and I.D Caruana, eds. Romans on the Solway : essays in honour of Richard Bellhouse. CWAAS Extra Series, vol.31. Kendal: Cumberland and Westmorland Antiquarian & Archaeological Society on behalf of the Trustees of the Senhouse Roman Museum, Maryport. 2004: 1–231, p.66–94. ISBN 1873124392.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Anthony Everitt, Hadrian and the Triumph of Rome(2009), Random House, Inc, 448 pages; ISBN 978-0-8129-7814-8.
  5. ^ Unknown. 11.2. Scriptores Historiae Augustae. Vita Hadriani. 
  6. ^ Stephen Johnson (2004) Hadrian's Wall, Sterling Publishing Company, Inc, 128 pages, ISBN 978-0-7134-8840-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