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清運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簡稱社教運動,又稱四清運動,簡稱四清,是1963年中國共產黨八屆十中全會以後,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中國農村逐步推開的一場政治運動,意圖「反修防修」,防止演變。[1][2]四清運動最初是「清工分,清賬目,清財物,清倉庫」,後來擴大為「大四清」,即「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1][2][3]

四清運動於1965年基本結束,與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聯繫緊密,常被視為文革的預演。[2][4][5][6]四清運動造成了大量人員的非正常死亡,包括被迫害身亡和自殺等,部分區縣的死亡人達數百人甚至數千人。[7][8][9]據相關研究人員,四清運動期間7萬7千5百6十人被逼死,共整了5,327,350人,產生了大量冤假錯案。[10][11][12]

運動歷程[編輯]

運動前兆[編輯]

對廣大農村幹部和群眾進行社會主義教育,一直是毛澤東關心的一個大問題。1957年7月反右派鬥爭開始不久,毛澤東表示「贊成迅即由中央發一個指示,向全體農村人口進行一次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教育」。同年8月8日中央發出《關於向農村群體人口進行一次社會主義教育的指示》。

1959年廬山會議以後中央再一次提出要在農村進行一次社會主義教育。1960年起,先後在農村開展了「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運動和整風整社運動。1961年11月13日,中央又一次發出《關於在農村進行社會主義教育的指示》[13]。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提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號召,再次提出要進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14]

1963年2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重點討論開展社會主義教育的問題。在這次會上,毛澤東在國家主席劉少奇講話時插話指出:「我國出不出修正主義,兩種可能,一種是可能,一種是不可能,現在有的人三斤豬肉,幾包紙煙,就被收買。只有開展社會主義教育,才可以防止修正主義」。「經過討論,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厲行增產節約,反對貪污盜竊,反對投機倒把,反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注意,反對官僚主義運動的指示》,但該指示只在縣級以上單位實施[15]。會後毛澤東便着重研究農村如何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問題。

起源:前十條的頒佈[編輯]

1963年2月毛澤東在中央會議上介紹了保定地區清理賬目,清理倉庫,清理財務,清理工分(簡稱「四清」)的經驗。後又發現東北局宋任窮和湖南省委的報告,具體講述了當地社會主義教育經驗。包括「正面教育」,「群眾自我教育等」。[註 1]

1963年5月杭州會議,毛澤東把各中央局書記召集到杭州,舉行包括部分政治局委員參加的小型會議。會中指出「要點就是階級,階級鬥爭,社會主義教育,依靠貧下中農,四清,幹部參加勞動這一套。」在5月11日晚的講話中毛澤東着重強調「不要性急,要搞穩一點,不要傷人太多。」12日凌晨又找到各大區的書記,再次強調。最終《關於目前在農村工作中的若干問題的決定(草案)》經5月18日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5月20日正式發出,後來被稱為「前十條」。杭州會議後,「四清運動」初步展開。

初步展開:後十條的頒佈[編輯]

1963年各地立即展開了農村社會主義教育的試點。多數單位情況不錯,但在試點中也暴露刪除一系列問題。當年下發的《中央關於在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嚴禁打人的通知》就指出「根據許多地區的材料反映,在農村社會主義教育中有些地方發生打人和亂搞鬥爭等違法亂紀現象」。例如在湖南省麻城縣,共鬥爭331人其中被打21人,被捆的65人,被吊的3人,被罰跪的42人。同年3月15日,帥孟奇在《關於湖南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情況和存在的問題中》提到二月底全省因為鬥爭自殺76人。

中央視察組在八省視察工作後,向黨中央的報告中寫到:要防止急躁情緒;對於上中農,工作人員中的地富和資本家子女,犯錯誤的幹部要正確對待,防止出差錯;對於貪污盜竊,投機倒把分子,要在不損害嚴肅性的原則下儘可能從寬處理,絕大多數幹部是好的,或者是可以教育好的。

1963年10月25日,毛澤東起草了《關於印發和宣傳〈關於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一些具體政策問題(草案)〉的通知》,先後由鄧小平和劉少奇修改。將題目改為《中共中央關於農村社會主義教育中的一些具體政策的規定(草案)》,毛澤東批准發出,後被稱為後十條

後十條與前十條相銜接,主要是對前十條中「團結95%以上的幹部、群眾做了許多政策規定。最主要的是強調「運動要依靠基層組織和基層幹部」、工作隊不應包辦替代。其次文件強調:第一:必須分清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的界限,並且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第二:必須團結中農,正確對待上中農。第三:正確對待地富反壞分子問題。第四,正確對待地主、富農子女。為了達到這些要求文件提出了許多政策界限。另外後十條還提出要結合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整頓農村黨的基層組織。

然而後十條的效果並不理想。湖北省第一批試點鋪開前後死了2000多人,第二批試點開始後,僅襄陽在25天內就死了74人。1963年11月末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妻王光美帶工作隊到河北省撫寧縣盧王莊公社桃園大隊搞試點,總結出桃園經驗進行推廣。

全面展開:後十條的修正[編輯]

運動全面展開後,中央大大增加對防止修正主義範圍,之後的階段爭議較大。

1964年6月2日劉少奇在會上講話中,提出「和平演變」已經演變到高級機關中的某些人了,省委,市委都有他們的人,不再強調依靠基層幹部。在群眾沒有充分發動起來之前,不能強調團結95%以上的幹部,依靠基層。

6月8日毛澤東在會上談到防止修正主義的問題時說:國家有三分之一的權力不在我們手裏,白銀廠、小站就是搞修正主義。關於三分之一政權不在我們手裏的估計,影響了運動之後的發展走向。

6月17日由譚震林主持修改「後十條」,後根據陳伯達的提議,中央決定成立「四清」「五反」指揮部由劉少奇掛帥。7月劉少奇在各地多次講話中強調:後十條中團結95%以上的幹部規定不恰當,要改,二是要擴大四清的範圍,不止是經濟,經濟、政治、思想、組織四個方面的問題,統統要搞清,三是要在運動中集中精力打殲滅戰。

以後的運動中,工作組的人數和權力都被大大增強。中央工業,交通戰線的16個部共抽出3901人,占幹部26%。桃園經驗在全國宣傳,後十條的修正案中提出「整個運動都由工作隊領導。」於此同時,一樣在全國宣傳的還有陳伯達負責的天津小站奪權的「經驗」。從此,不被團結的幹部,越來越多。青海省一個公社,工作組認為需要撤職處分的幹部佔總數的47%。暴力事件發生頻率又一次提高。在北京郊區通縣,去了2萬多人,有110個工作隊打了人,自殺70多起。

結束:二十三條[編輯]

1964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利用各地負責人在京參加全國人大三屆一次會議的時機,召集各中央局的領導幹部召開一次中央工作會議。在這段時間,毛澤東與劉少奇之間發生了嚴重的分歧。分歧主要在兩方面運動性質和運動方法。

在運動性質上毛澤東多次公開指出「關於運動性質的幾種提法,即「四清」與「四不清」的矛盾,黨內外矛盾的交叉或者是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的交叉,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矛盾。後一種提法比較恰當。」而前一種提法正是劉少奇的觀點。

在運動方法上,劉少奇認為主要矛盾在基層富裕農民與群眾,而毛澤東提出,先不管下層,而要發動群眾整我們這個黨,整當權派,先搞豺狼後搞狐狸。

1965年1月,毛澤東在一個小型會議上不點名地批評了劉少奇。他反對運動中的「人海戰術」集中過多人員,「繁瑣哲學」學習文件內容過繁瑣,「冷冷清清」不依靠群眾。提出「四清」運動「一是不要讀文件」,「二是不要人多」,「三是不要紮根串聯」。會議後毛澤東講話主要內容被整理為《農村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題》(俗稱《二十三條》)。後來1970年斯諾問毛澤東什麼時候覺得必須把劉少奇在政治上搞掉,毛澤東答「就是發佈二十三條的時候。」

1965年1月5日,宋任窮在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講到現在形勢一年比一年好,生產一年比一年好的時候,毛澤東插話說「在人大會議上講的一片光明,在工作會議上講的一片黑暗,對不上頭啊」。隨着「四清」運動深入發展和運動中種種問題暴露,毛澤東對不少幹部嚴重脫離人民群眾,以至同群眾對立問題越來越感到憂慮[16]:6

到了1965年下半年,毛澤東基本放棄了「四清運動」,認為這場運動連同文化戰線的批判都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因而轉而籌劃和發動「文化大革命」。不久「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後,各地的四清運動也就慢慢退出了歷史舞台。

歷史評價[編輯]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這兩件事情薄一波與宋任窮的回憶錄中時間順序不同,這裏採用的是宋任窮的版本。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大饑荒與四清運動的起源. 香港中文大學. [2019-11-20]. 
  2. ^ 2.0 2.1 2.2 幹部四清自殺 農民:不稀罕 大躍進死那麼多人. 鳳凰網. [2019-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7-08). 
  3. ^ 夏征農陳至立主編;熊月之等編著. 大辭海 中國近現代史卷. 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2013.12: 290. ISBN 7-5326-4071-X. 
  4. ^ 四清運動:文革的預演,劉少奇厄運的開場. 搜狐. [2019-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0-11). 
  5. ^ 預演文革 「四清」運動中的毛、劉矛盾. 鳳凰網. [2019-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1-27). 
  6. ^ 文化大革命的前兆——荒唐的四清運動. 多維新聞網. [2019-11-20]. [永久失效連結]
  7. ^ 幹部四清自殺 農民:不稀罕 大躍進死那麼多人. 鳳凰網. [2019-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5-08). 
  8. ^ Xie, Xuanjun. A Brief History of Chinese Shaman 's Establishment of State. ISBN 9781387223831 (中文). 
  9. ^ 《張欽禮傳》十三 | 張欽禮被四清工作隊指家中茶葉麻袋裝. 復興網. 
  10. ^ 楊繼繩. 《天地翻覆: 中國文化大革命歷史》. 天地圖書. 2017-07-04 (中文). 
  11. ^ 宋永毅. 被掩藏的歷史:劉少奇對「文革」的獨特貢獻. 當代中國研究. [2020-01-31]. 
  12. ^ 季鵬. 《毛澤東的騙術及反人類罪》第三十七章. 北京之春. [2020-01-31]. 
  13. ^ 張樹軍主編. 圖文共和國年輪 2 1960-1969. 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 2009.09: 768. ISBN 7-202-05373-X. 
  14. ^ 李新芝,鄭明俊主編. 毛澤東紀事 1893-1976 下.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3.01: 927. ISBN 978-7-5073-3609-2. 
  15. ^ 《中國共產黨反腐倡廉文獻通典:1921-2008年》編委會編. 中國共產黨反腐倡廉文獻通典 1921年-2008年 第2卷. 北京:黨建讀物出版社. 2009.09: 236. ISBN 978-7-5099-0080-2. 
  16. ^ 當代中國研究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稿》第三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09-01. ISBN 9787515401720.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