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大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國史大綱》乃近代歷史學家錢穆所撰寫的一本通史性論著,主要闡述中國從上古到現代的發展歷程。全書主要是貫徹了錢穆的思想觀點:強調傳統的價值。他反對近代中國學術界以科學馬克思主義否定中國古代社會的特質。他在書中說:「今求創建新的古史觀,則對近人極端之懷疑論,也應稍加修正。」

創作背景[編輯]

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爆發,錢穆倉促地從北平(今北京)逃離至西南大後方,教學多年來的大量教材悉數失散。時中國面臨國家存亡時節,錢穆有感於中國國運飄渺,儘管他本身相信抗戰中國會贏得勝利,但也對中國的命運抱持最壞的打算。錢穆在雲南鄉下的偏僻之處寫下《國史大綱》,他是抱着「中國人寫中國最後一本史書」的心情而著,盼若中國不幸敗戰覆亡,至少留給後人一本中國史書,讓後人知道中國的歷史及文明成就,激勵後人復興中國之心。

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中國抗戰勝利,錢穆的最壞打算沒有發生。

內容[編輯]

傳統中國史家研究歷史,歷來都是以斷代史方式研究,研究時又常會人事角度以至歷史人物善惡評價。錢穆在這部著作卻以通史概念研究中國歷代王朝的興亡,並用相當篇幅闡述中國傳統學術的發展。全書以淺白之文言文寫成,以彰顯錢穆維護文化道統的決心。

寫作內容上,《國史大綱》主要都是以傳統社會價值作其立場。如評論到晉朝,則認為這是一個不光明的政權,理由是晉朝的司馬氏乃篡奪前朝曹魏政權而獲得的。又如元朝,則《國史大綱》標題為「暴風雨的來臨」。並且評價滿清政權是一個部落民族壓迫政權。

書中引經據典甚多,取材書籍由二十四史到其他書籍也有。

書中序言部分,向來為人引用最多,甚至成為一代史學家研究史學態度之代表。摘錄如下:

 凡讀本書,請先具下列諸信念:
 一、當信任何一國之國民,尤其是自稱知識在水平線以上之國民,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應該略有所知。(否則最多只算一有知識的人,
    不能算一有知識的國民。) 
 二、所謂對其本國已往歷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隨一種對其本國已往歷史之溫情與敬意。(否則只算知道了一些外國史,不得云對本
    國史有知識。) 
 三、所謂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有一種溫情與敬意者,至少不會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抱一種偏激的虛無主義,(即視本國已往歷史為無一點
    有價值,亦無一處足以使彼滿意。) 亦至少不會感到現在我們是站在已往歷史最高之頂點,(此乃一種淺薄狂妄的進化觀。) 而
    將我們當身種種罪惡與弱點,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四、當信每一國家必待其國民具備上列諸條件者比數漸多,其國家乃再有向前發展之希望。(否則其所改進,等於一個被征服國或次
    殖民地之改進,對其國家自身不發生關係。換言之,此種改進,無異是一種變相的文化征服,乃其文化自身之萎縮與消滅,並非其
    文化自身之轉變與發皇。)

地位[編輯]

有的儒學者認為,錢穆及其所作的《國史大綱》在精神上完全貞守儒家義理,將儒家文化與儒家思想寓於史學之中,已經成為了新一派的「新儒學史學」[1]

參考文獻[編輯]

  1. ^ 羅義俊. 論《國史大綱》與當代新儒學——略及錢賓西先生史學的特性與意義. 史林. 1992,(4):1~8。
  • 錢穆. 《國史大綱(修訂本)》. 商務印書館. 1996年6月. ISBN 978-7-100-01766-4. 
  • 凌亢. 錢穆的《國史大綱》. 瞭望. 1996,(22):35。
  • 張志哲. 錢穆和《國史大綱》. 文史哲. 1986,(2):6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