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木田獨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國木田獨步
Kunikida Doppo.jpg
出生 國木田哲夫
1871年8月30日
 大日本帝國千葉縣銚子市
逝世 1908年6月23日(1908-06-23)(36歲)
 大日本帝國神奈川縣茅崎市
職業 小說家
國籍  大日本帝國
創作時期 1894年 - 1908年
體裁 短篇小說
文學運動 浪漫主義現實主義
代表作 《獨步吟》
《武藏野》
《獵鹿》
配偶 佐佐城信子(1895年-1896年)
榎本治子(1896年-1908年)
受影響於 威廉·華茲華斯[1]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国木田独歩
假名 くにきだ どっぽ
平文式羅馬字 Kunikida Doppo
文學
Lit.jpg
文學
各國文學
記事總覽
出版社文學期刊
文學獎
作家
詩人小說家
其他作家

國木田獨步(1871年8月30日-1908年6月23日),日本小說家詩人,幼名龜吉,本名國木田哲夫,出生於日本千葉縣。日本著名作家。[1]

生平[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國木田獨步出生於千葉縣銚子市,1878年,7歲的他就讀於岩國錦見小學校。[1]

12歲時,他跟隨父親工作調轉到山口縣今道小學校就讀。[1]

15歲時,他考上上了山口中學校,二年後因為國家改革教育制度而被迫退學,轉入法律學校。[1]

16歲時考入早稻田大學前身東京專門學校英語科,在校期間因為發動改革英語政治科而退學。[1]

記者生涯[編輯]

1892年,他在東京都加入德富蘇峰民友社開始了自己的記者生涯。[1]

1895年,他辭去記者職務,加入《國民之友》編輯部,在編輯部認識了自己的妻子佐佐城信子,此年後離婚。[1]

編輯生涯[編輯]

在他離婚之後,他了東京都拜訪內村鑒三請求資助其赴美國留學,卻沒有成功。[1]東京都結識榎本治子並結婚。[1] 為了生活加入了《報知新聞》編輯部,因工薪太低而轉入《民聲新報》。1901年,他和主編星亨力圖競選議員,結果星亨被殺而作罷。[1]

去世[編輯]

1908年6月,川上眉山切頸動脈自殺。[1] 隨後,國木田獨步也因病逝世。[1]

宗教信仰[編輯]

1891年,他加入了基督教[1]

作品[編輯]

日文作品[編輯]

  • 愛弟通信(1894年10月21日 - 95年3月12日、「國民新聞」)
  • 源叔父(1897年8月、「文芸倶楽部」)
  • 武蔵野(1898年1月 - 2月、「國民之友」)※発表時は「今の武蔵野」
  • 忘れえぬ人々(1898年4月、「國民之友」)
  • 死(1898年6月、「國民之友」)
  • 二少女(1898年7月、「國民之友」)
  • 河霧(1898年8月、「國民之友)
  • 鹿狩(1898年8月、「家庭雑誌」)
  • 遺言(1900年8月、「太平洋」)
  • 郊外(1900年10月、「太陽」)
  • 初戀(1900年10月、「太平洋」)
  • 置土産(1900年12月、「太陽」)
  • 小春(1900年年12月、「中學世界」)
  • 初孫(1900年12月、「太平洋」)
  • 帰去來(1901年5月、「新小説」)
  • 牛肉と馬鈴薯(1901年11月、「小天地」)
  • 巡査(1902年2月、「小柴舟」)
  • 湯ヶ島より(1902年6月、「山比古」)
  • 非凡人(1902年6月、「太平洋」)
  • 富岡先生(1902年7月、「教育界」)
  • 少年の悲哀(1902年7月、「小天地」)
  • 鎌倉夫人(1902年10 - 11月、「太平洋」)
  • 酒中日記(1902年11月、「文芸界」)
  • 運命論者(1903年3月、「山比古」)
  • 正直者(1903年10月、「新著文芸」)
  • 女難(1903年12月、「文芸界」)
  • 春の鳥(1904年、「女學世界」)
  • 渚(1907年12月、「文章世界」)
  • 竹の木戸(1908年1月、「中央公論」)
  • 二老人(1908年1月、「文章世界」)

漢語譯作[編輯]

  • 《獨步吟》
  • 《武藏野》
  • 《獵鹿》
  • 《牛肉和馬鈴薯》
  • 《富岡先生》
  • 《酒中日記》
  • 《巡查》
  • 《女難》
  • 《老實人》
  • 《窮死》
  • 《波浪之聲》
  • 《號外》
  • 《竹柵欄門》
  • 《兩個老人》
  • 《畫的悲哀》

文學風格[編輯]

國木田獨步一生的創作分為三大時期:明治30年前後到明治34年主要是浪漫主義作品;明治34年到明治40年主要是浪漫主義現實主義作品;此後都是現實主義作品[1] 早期浪漫主義作品富有詩情畫意,柔婉和美,後期現實主義作品揭露了社會生活中的種種黑暗和矛盾。[1]

評價[編輯]

芥川龍之介:「國木田獨步有着敏銳的頭腦,同時,他又有着柔軟的心臟。不幸的是此兩者在國木田獨步身上失去了調和。所以,他是個悲劇性的人物。因為有敏銳的頭腦,他不能不看地,而又因有柔和的心臟,他無法不看天。自然主義作家們都在努力向前邁步,然而,唯有國木田獨步卻時而飛上天空。」[1]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從飛天到落地——國木田獨步. 日本新華僑報網. [2009年] (中文(簡體)‎). 

外部連結[編輯]

日本連結[編輯]

參見條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