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普通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 普通話)
跳到: 導覽搜尋
普通話
母語國家和地區  中國大陸
區域 各地現代標準漢語.png
母語使用人數 8.48億[1](日期不詳)
語系
官方地位
作為官方語言  中華人民共和國
 新加坡
管理機構 中華人民共和國 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cmn
ISO 639-6 cosc (普通話)

普通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認定的現代標準漢語[2]。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普通話與漢族人口佔比最高的官話方言區最為類似,「普通話」中的「普通」二字是指「普遍」和「共通」的意思[3]

1923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國語統一籌備會第五次會議決定基於現代中國北方官話白話文語法和北京話語音制定標準化漢語,稱為中華民國國語。1932年經中華民國教育部頒佈《國音常用字彙》後,被採納為中國的官方語言。作為聯合國六種官方工作語言之一,成為國際人士學習中文的主要參照。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5年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將「國語」改稱為「普通話」[3][4]。「普通話」的稱呼後來也使用於港澳地區中華民國則繼續使用「國語」稱呼,在海外華人地區則稱為「標準華語」。當前「國語」一詞在中國大陸主要是在網絡中使用,影視節目中多以「國語版」指代現代標準漢語版本的電影動畫作品。

普通話國家標準[編輯]

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是普通話最權威的工具書[5][6],其中,新華字典是由錢玄同的學生、北大中文系主任魏建功主編,1950年8月國家出版總署組建新華辭書社出版。

而《現代漢語詞典》是國務院指示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於1956年2月6日開始編纂,並在1978年由商務印書館正式出版[7]。1956年普通話審音委員會成立[8],歷經八年編成了《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初稿》及「續編」、「三編」,1963年合併為《普通話異讀詞審音總表初稿》,奠定了普通話語音規範的基礎。1982年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重新組織成立普通話審音委員會,開展了第二次普通話審音工作,以《總表初稿》為基礎,形成了《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此表1985年12月由國家語委國家教委廣播電視部聯合發佈[9],是普通話語音的國家標準。2011年10月28日,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組建新一屆普通話審音委員會成立[10]

歷史[編輯]

普通話大抵可追溯到元、明、清時期,其基礎為三朝首都北京土話(當時北京被稱為南京或燕京)。

東晉起,南京音以古中原雅音的正統嫡傳身份受到政治上和文化上的推崇,在中國產生巨大影響的同時,也流傳到周邊國家,比如傳入日本的「吳音」,便是當時的南京話。

元代定都在大都(今北京)。元代朝廷規定學校教學要使用以大都漢語語音為標準的天下通語。元代盛行雜劇和散曲,這是兩種接近口頭語言的新的文學形式。著名的雜劇作家關漢卿、馬致遠、王實甫都是大都人,他們的作品《竇娥冤》、《漢宮秋》、《西廂記》等反映出當時大都話的面貌。元代周德清的《中原音韻》是根據元雜劇的用韻編寫的,書中歸納的語音(聲母、韻母、聲調)系統已經相當接近今天的北京話,因此,大都話成為近代普通話開始形成的最原始基礎。

明朝開始以官話為官方語言,以金陵雅言以古中原雅言為基礎(稱為「中州音」),形成漢語共同語系統,稱為「正音」,並深遠地影響到直至今天的中國語言形態,當時的「南京話在明代佔據重要地位」,這就是通行中國直至近代的下江官話。明永樂年間遷都北京後,南京話又成為當時北京語音的基礎。張衛東等學者認為「明代官話有南北兩支的差別」,而以南京官話為主導。明、清時代因作為漢語正音,南京話相對比較穩定。清時期來華的西方傳教士所流行的中國話,基本上是以南京官話為標準。民國初年西方傳教士主持的「華語正音會」,也以南京音為標準。

長久以來,南京話以其清雅流暢、抑揚頓錯的特點以及獨特的地位而受到推崇。清末中國切音新字的創制者盧戇章,仍然倡議以南京話為「各省之正音」。近百年來,南京城區語言的格局發生了較多變化。歷史上的下江官話與今天的揚州話最為接近。

「普通話」一詞一般被認為是清末從日本引入的名詞。1902年,學者吳汝綸日本考察,日本人向他建議中國應該統一語言時,曾提到「普通話」。1904年,秋瑾留學日本時,曾組織一個「演說聯繫會」,內容提到普通話。1906年,著名研究切音字的學者朱文熊,曾在《江蘇新字母》一書中,把漢語分成「國文」(文言文)、「普通話」和「俗語」(方言),並定義普通話為「各省通行之話」。

武昌起義後,瞿秋白在《鬼門關以外的戰爭》一文提出,「文學革命的任務,決不止於創造出一些新式的詩歌小說和戲劇,它應當替中國建立現代的普通話的文腔。」「現代普通話的新中國文,應當是習慣上中國各地方共同使用的,現代『人話』的,多音節的,有結尾的……」並與茅盾就普通話的意義展開辯論。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在《小學語文課程暫行標準(草案)》規定,應使用以北京音為標準的普通話,不用方言土語。《小學語文教學大綱草案(初稿)》和《小學語文教學大綱(草案)》也強調普通話是教給兒童的語言,並應推廣,在方言區域須特別注意正音工作。

1955年10月,在「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和「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期間,明定普通話為「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

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為促進漢字改革、推廣普通話、實現漢語規範化而努力》的社論,文中提到:「新中國的共同語,就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普通話」。1955年11月4日,解放軍發出《關於在軍隊中推行漢字簡化、推廣普通話和實現語言規範化的通知》。1955年11月17日,教育部發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關於在中小學和各級師範學校大力推廣普通話的指示》。

1956年2月6日,國務院定義普通話為「以北京語音為基礎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11],並發出推廣普通話的指示。[12]

1999年,中國大陸能用普通話進行交際的人口比例為53.06%。

截至2014年,雖然中國大陸政府極力推廣普通話,但仍有30%人口(4億人口)無法用普通話交流[13],約四億多人[14]

推廣[編輯]

中國大陸許多地方非官話的其他漢語語言依然盛行[15],政府認為不利於各地交流,因此極力推廣普通話[16],然而卻在尤其是東南沿海城市的地方受到阻力,被認為是消滅地方文化和民族文化[17]

普通話與中華民國國語的差異[編輯]

根據臺灣《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及大陸《普通話四讀詞審音表釋例》,兩岸的字音有許多差異,台大中文系教授黃沛榮認為,台灣較重視字音的淵源,而大陸較重視字音通俗化[18]

發音差異例字
國語 普通話 廣韻反切推導[19] 康熙字典 例子
ㄅㄛˊ ㄆㄛ ㄅㄛˊ ㄅㄛˊ、ㄆㄞ 血泊
ㄏㄨㄛˋ ㄏㄜˋ ㄏㄜˋ ㄏㄜˋ、ㄏㄨㄛˋ 丘壑
ㄍㄨㄚ ㄨㄛ ㄍㄨㄚ ㄍㄨㄚ、ㄍㄜ 蝸牛
ㄧㄠˊ ㄒㄧㄠˊ ㄒㄧㄠˊ ㄧㄠˊ 混淆
ㄔㄜˋ ㄓㄜˊ ㄓㄜˊ ㄔㄜˋ 南轅北轍
ㄓㄜˊ 沒轍
ㄒㄧㄠˋ [註 1] ㄐㄧㄠˋ ㄐㄧㄠˋ ㄐㄧㄠˋ 發酵
ㄍㄨㄚ ㄍㄨㄚ ㄍㄨㄛ ㄍㄨㄚ、
ㄎㄨㄛˋ、
ㄏㄨㄛˊ
搜括
ㄎㄨㄛˋ 包括
ㄎㄨㄛˋ 括約肌
ㄙˋ [註 2] ㄘˋ ㄙˋ ㄙˋ 賞賜
ㄊㄧˊ [註 3][註 4] ㄉㄧ ㄔˊ ㄔˊ 堤封
ㄉㄧ ㄉㄧ、ㄑㄧˊ 河堤
ㄉㄧˇ ㄉㄧˇ 堤之
ㄧㄞˊ ㄧㄚˊ ㄧㄚˊ ㄧㄚˊ 山崖
ㄋㄧㄢˊ ㄋㄧㄢˊ ㄋㄧㄢˊ ㄋㄧㄢˊ 粘姓
ㄓㄢ 粘貼
ㄓㄢ [註 5] 腸粘連
ㄑㄧˋ ㄑㄧˇ ㄑㄧˋ ㄑㄧˋ 企業
ㄎㄨㄟˇ ㄑㄧˇ
ㄏㄨㄟˋ ㄏㄨㄟˋ ㄏㄨㄟˋ ㄏㄨㄟˋ、
ㄍㄨㄚ、ㄏㄨㄛˊ
會話
ㄏㄨㄟˇ 一會兒
ㄎㄨㄞˋ ㄎㄨㄞˋ ㄎㄨㄟˋ ㄎㄨㄞˋ 會計
ㄍㄨㄟˋ 會稽
ㄕㄥˋ ㄔㄥˊ ㄕㄥˋ ㄕㄥˋ 上乘[註 6]大乘
ㄔㄥˊ ㄔㄥˊ ㄕㄥˊ、ㄓㄥˋ 乘坐
ㄌㄜˋ ㄌㄚ 未收錄 未收錄 垃圾
ㄙㄜˋ ㄐㄧ ㄧˋ [註 7] ㄐㄧˊ、ㄜˋ 垃圾
ㄐㄧˋ ㄑㄧˊ ㄐㄧˋ ㄐㄧˋ 驃騎
ㄑㄧˊ ㄑㄧˊ ㄑㄧˊ 騎乘
ㄐㄧㄝˋ ㄍㄞˋ ㄐㄧㄝˋ ㄐㄧㄝˋ、
ㄐㄧˋ、ㄐㄧㄚˊ
芥藍
ㄐㄧㄝˋ 芥菜
ㄗㄡˋ ㄓㄡˋ ㄓㄡˋ ㄓㄡˋ、
ㄑㄩ、ㄐㄩˋ
步驟
ㄒㄧ [註 8] ㄒㄧㄝˊ ㄏㄨㄟˊ ㄑㄧˊ 攜帶

註釋[編輯]

  1. ^ 原將「ㄐㄧㄠˋ」列為又讀音,《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將其併入「ㄒㄧㄠˋ」 。
  2. ^ 原將「ㄘˋ」列為白讀音,「ㄙˋ」列為文讀音;《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將兩者合併為「ㄙˋ」。
  3. ^ 原將「ㄉㄧ」列為又讀音,《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將其併入「ㄊㄧˊ」。
  4. ^ 做動詞「蓋堤防」、「滯水」之意時,如「堤之」,原唸做「ㄉㄧˋ」,《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將其併入「ㄊㄧˊ」。
  5. ^ 《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增列此音為粘的白讀音,但只用於「腸粘連」一詞。
  6. ^ 臺灣口語中仍習慣發為「ㄔㄥˊ」。
  7. ^ 「垃圾」本字為「擸𢶍」,唸作「ㄌㄚˋ ㄙㄚˋ」,寫作「垃圾」為誤字[20]。而「圾」字本身是「岌」的異體字,「岌」的推導現代漢語發音為「ㄧˋ」。
  8. ^ 原將「ㄒㄧㄝˊ」列為白讀音,「ㄒㄧ」列為文讀音;《國語一字多音審訂表》將兩者合併為「ㄒㄧ」。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一張圖告訴你 使用人數最多的23種語言
  2. ^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全文). [2016-08-10]. 
  3. ^ 3.0 3.1 張奚若. 大力推廣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普通話. 中國語文. 1955年, (第12期). 
  4. ^ 王東傑. 官話、國語、普通話:中國近代標準語的「正名」與政治. 學術月刊. 2014, (2): 168頁. 
  5. ^ 普通話朗誦字音要準確
  6. ^ 新華正音詞典
  7. ^ 《現代漢語詞典》又有新版
  8. ^ 審音委員會
  9. ^ 審音 為普通話定標準「腔」
  10. ^ 普通話審音工作通訊2011年第4期(總第4期)
  11. ^ 新中國的推廣普通話工作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7-01-13.
  12. ^ 國務院. 國務院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 1956年2月20日. 
  13. ^ 我國仍有30%人口不會說普通話
  14. ^ 教育部:中國有4億人不能用普通話進行交流
  15. ^ 方言與文化的宏觀研究
  16. ^ 國務院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
  17. ^ (殷言快語)方言保護
  18. ^ 黃沛榮. 兩岸語文比較. 1999-08-04 [2016-08-10]. 
  19. ^ 董同龢. 漢語音韻學. 王守京發行. 1968. 
  20. ^ 蕭旭. 「垃圾」考. 復旦大學. 2010-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1). 

外部連結[編輯]

  •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普通話的多媒體資源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