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潘貴妃圖像,來自《百美新詠圖傳

潘玉兒[1](5世紀-501年),本名俞妮子,又名潘玉奴,父潘寶慶,南齊東昏侯蕭寶卷寵妃,有國色。

生平[編輯]

潘玉兒出身歌妓,因此練就了勾魂攝魄的狐媚手段,在十四歲時,出落得冰肌玉骨,閉月羞花,花明雪豔,宛若仙子。後來南齊君主東昏侯蕭寶卷發現這個大美人。

太子蕭誦的生母黃氏早亡,蕭寶卷令潘妃撫養蕭誦,而非自己的嫡妻褚令璩。拜潘氏為貴妃,蕭寶卷寵愛潘玉兒,而皇后褚令璩則不被禮遇[2]。後來潘貴妃生下一個女兒,封為公主,從母姓潘,蕭寶卷和潘玉兒非常疼愛她,但公主卻不幸百日而殤,蕭寶卷和潘玉兒痛哭欲絕,蕭寶卷還制斬衰絰杖,積旬不聽音樂,衣悉粗布,[3]後來蕭寶卷為了安慰潘玉兒喪女之痛,大興土木,建造芳華、芳德、仙華、含德、清曜、安壽等宮室,又特別為她修建了神仙、永壽、玉壽三座宮殿,南齊書記載:「壁嵌金珠,地鋪白玉,又鑿地為蓮花,用粉紅色美玉裝飾,極盡奢華,玉壽殿刻畫雕彩,居香塗壁,錦饅珠簾,窮極絝麗」,又讓潘貴妃赤裸腳踝在上面珊娜而行,婀娜多姿,蕭寶卷眯起雙眼,恍若見到一個國色天香的仙女,香風過處,遍地蓮花綻放,因而大發感嘆:「仙子下凡,步步生蓮」。蕭寶卷又在「閱武堂」兩側建造「芳樂苑」,亭台樓謝,工巧絕倫,山石都塗上五彩,又建紫閣等台閣,各處牆壁盡畫上男女私褻像,供其淫樂觀賞。

蕭寶卷荒淫無度,後宮嬪妃宮女無數,在民間廣選美女也是始亂終棄。但他見潘玉兒姿色美豔、狐媚多情、乖巧伶俐、能歌善舞,而大受寵幸,此後兩人行影不離,如膠似漆。

史書稱她:「臉似含花,豔斂蕊中未吐,如雨後冉冉雲霧,腰肢柔媚,似風前柳帶纖纖,一雙眼秋水低橫,兩道眉春山長畫,烏髮如緞,肌如白雪,梳影覆額垂肩,粉光映頰凝腮,三尺低垂弱柳」,且有一雙美足,柔若無骨,狀如春筍。

在後宮中,潘玉兒生性嬌貴,因此蕭寶卷時常以奴僕自居,爲潘玉兒端茶送水,捏腳捶背。他們出外遊玩時,他讓美人躺在轎子上,自己卻騎着馬,像隨從跟在後頭,即使眾人議論紛紛,他也毫不在意,有時蕭寶卷握住她的足踝,搓之,揉之,捏之,聞之,甚至吻之,齧之。偶爾咬痛了潘玉兒的美足,潘玉兒便杖怒擊其背,他仍是順從。

潘玉兒出身平民,對於市衢買賣之事,時常心嚮往之,為此蕭寶卷命人在御花園中搭建了一條小型街道,仿照民間市集模樣,由宮人分別設置日用雜貨及酒肉等店鋪,所有六宮的日常用品都在此處購買,潘玉兒擔任「市令」,蕭寶卷自任「市魁」,如果發現市場裏有人不守規矩,或發生爭執,就由「市魁」派人拘束聽侯「市令」發落,具體再由「市魁」執行,當時人稱「閱武堂,種楊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4],所佩戴九鸞琥珀釵,價值一百七十萬。

蕭寶卷和潘玉兒驕奢淫樂,享樂無度,永元三年(501年),蕭衍發動政變,蕭寶卷被弒,妖豔淫靡的潘貴妃被關在獄中,等候發落。蕭衍原本想納潘玉兒為妃子,領軍王茂進諫説:「亡齊者此物,留之恐貽外議。」。大將田安啟求為妻室。潘玉兒慟哭道:「昔者見遇時主,今豈下匹非類?死而後已,義不受辱。」潘玉兒自縊而死,已經氣絕身亡,死後仍潔美如生,光彩奪目。「輿出,尉吏俱行非禮」[1]

文學形象[編輯]

蘇軾《和楊公濟梅花》:「月地雲階漫一樽,玉奴終不負東昏。臨春結綺荒荊棘,誰信幽香是返魂」。

毛熙震《臨記仙》,歎述道:「南齊天子寵嬋娟,六宮羅綺三千。潘妃嬌豔獨芳妍。椒房蘭洞,雲風降神仙。縱態迷觀心不足,風流可惜當年。纖腰婉婉步金蓮。妖君傾國,猶自至今傳」。

注釋[編輯]

  1. ^ 1.0 1.1 南史·卷五十五·列傳第四十五》時東昏妃潘玉兒有國色,武帝將留之,以問茂。茂曰:"亡齊者此物,留之恐貽外議。"帝乃出之。軍主田安啟求為婦,玉兒泣曰:"昔者見遇時主,今豈下匹非類?死而後已,義不受辱。"及見縊,潔美如生。輿出,尉吏俱行非禮。乃以余妃賜茂,亦潘之亞也......
  2. ^ 南史·卷十一·列傳第一》東昏褚皇后,諱令璩......東昏即位,為皇后。帝寵潘妃,後不被遇。黃淑儀生太子誦而卒......
  3. ^ 南史·卷五·齊本紀下》潘妃生女,百日而亡,制斬衰絰杖,衣悉粗布。群小來吊,盤旋地坐,舉手受執蔬膳,積旬不聽音伎。
  4. ^ 南史·卷五·齊本紀下》又於苑中立店肆,模大市,日游市中,雜所貨物,與宮人閹豎共為裨販。以潘妃為市令,自為市吏錄事,將斗者就潘妃罰之。........於時百姓歌云:「閱武堂,種楊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

參考資料[編輯]

  • 南史·卷五·齊本紀下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