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菲臘親王愛丁堡公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菲臘親王
愛丁堡公爵其他頭銜英語List of titles and honours of Prince Philip, Duke of Edinburgh
Duke of Edinburgh 33 Allan Warren.jpg
1992年的菲臘親王
英國君主配偶
在位1952年2月6日-2021年4月9日(69年62天)
愛丁堡公爵
(第三次授封)
在位1947年11月20日-2021年4月9日(73年140天)
前任阿佛烈親王(第二次授封)
首任(第三次授封)
繼任威爾斯親王查理斯(第二代公爵)
出生希臘與丹麥王子菲臘
1921年6月10日
 希臘王國克基拉島蒙里普斯英語Mon Repos, Corfu
逝世2021年4月9日(2021歲-04-09)(99歲)[1]
 英國英格蘭伯克郡溫莎堡
安葬2021年4月17日
配偶伊利沙伯二世1947年結婚)
子嗣
詳情
王朝
父親安德烈亞斯王子
母親愛麗絲公主
軍事生涯
效命 英國
軍種 英國皇家海軍
 英國陸軍
 英國皇家空軍
服役年份1939-1952
(正式服役)
軍銜英國海軍元帥
陸軍元帥英語Field Marshal (United Kingdom)
英國空軍元帥
統率喜鵲艦英語HMS Magpie (U82)
參與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
獲得勳章

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英語:Prince Philip, The Duke of Edinburgh;1921年6月10日-2021年4月9日),原是希臘王國王子,稱希臘與丹麥王子菲臘[2],作爲英國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皇夫,自放棄希臘與丹麥的皇室頭銜與王位繼承權之後,正式成爲英國皇室成員。

1921年菲臘出生於座落在希臘科孚島希臘語Κέρκυρα)上的寧靜宮(法語:Mon Repos),一幢建造於1828年的別墅。他當時同為希臘和丹麥皇室成員,擁有希臘王位繼承權。在他還只有18個月大時,他的家人就因當時不穩固的政治局勢而被流放出國。在法國、德國和英國成長並接受教育後,1939年,18歲的他正式加入英國皇家海軍服役。他在1934年與伊利沙伯初次見面,並從1939年7月起開始與時年僅13歲的伊利沙伯二世通信。在二戰期間,他在地中海艦隊和太平洋艦隊服役,表現出色。戰後,菲臘得英皇佐治六世之許諾與伊利沙伯成婚。在1947年7月正式宣佈訂婚前,他放棄了希臘和丹麥的頭銜和王位繼承權,歸化為英國公民,並採用了其外祖父路易·蒙巴頓海軍元帥的姓氏「蒙巴頓」。1947年11月20日,菲臘與伊利沙伯結婚。在大婚前,國王佐治六世授予他「殿下」的稱號,並冊封其為愛丁堡公爵、梅里昂斯伯爵和格林威治男爵。1952年,伊利沙伯正式登基為英國女皇,時為英國皇家海軍中校的菲臘退出現役,並於1957年取得了親王頭銜。

菲臘與伊利沙伯育有四個孩子,分別爲:威爾斯親王查理斯長公主安妮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威塞克斯伯爵愛德華王子。自1960年,樞密院通過議令,這對皇室夫婦的子嗣將不帶有皇室稱號和爵位。同時將皇室姓氏更名爲蒙巴頓-溫莎,確實也有一些擁有頭銜的皇室成員選擇使用這個姓氏,如安妮、安德魯和愛德華。

菲臘也是英國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配偶,同妻子伊利沙伯共同見證了大英帝國的興衰和二十世紀的諸多重大歷史事件。他也是英國皇室中最長壽的男性成員,同時是第三長壽的皇室成員

菲臘年輕時高大俊帥,與女皇婚後的幽默風趣與熱心公益,在英國民眾心中印象深刻。菲臘也是780個多個社會組織的事實贊助人,在青年環保社福動物保護等議題都有巨大貢獻,愛丁堡公爵獎就是他所設置的。2017年8月2日,他宣佈於例行的皇室職責中退休,結束65年的皇室公職生涯。據官方記錄,自1952年以來,他完成了2219次單獨的個人行程[3]。菲臘於2021年4月9日在溫莎城堡離世[4],此時距離他的100歲生日還有兩個月零一日。

生平[編輯]

希臘與丹麥王子菲臘(希臘語Φίλιππος羅馬化:Fílippos[5])於1921年6月10日出生在希臘伊奧尼亞群島克基拉州克基拉島的蒙裏普斯皇家別墅,據說他是生於皇家別墅的客飯廳裏的一個桌子上出生的[6],他誕生開始己經成為希臘和丹麥王子[註 1]。他父親安德魯希臘國王佐治一世的第四子,曾祖父則是丹麥國王基斯頓九世,母親黑森-巴滕堡艾麗絲郡主則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皇的外曾孫女[7] 。他是格呂克斯堡王朝的成員,憑藉著佐治一世和基斯頓九世的父系血統,他即為希臘和丹麥的王子,自出生起就擁有兩個王位的繼承權。菲臘的四個姐姐是瑪格麗塔、狄奧多拉、塞西莉和索菲。他在科孚古堡的聖佐治教堂東正教儀式受洗

他的外祖父是巴滕堡路易(本姓巴滕堡,將姓氏改爲蒙巴頓),路易早已入籍英國,因當時英國的反德情緒,路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於皇家海軍服役後,毅然決然採用了蒙巴頓這個姓氏(此爲「巴滕堡」的盎格魯化,是為路易·蒙巴頓),放棄了德國的貴族頭銜,而受封為英國的米爾福德黑文侯爵,是為蒙巴頓侯爵。蒙巴頓侯爵在菲臘出生不久後便去世,襁褓中的菲臘隨着母親前往倫敦參加外祖父喪禮

當時已爆發希土戰爭,其父安德魯王子當時則留在希臘擔任師長[8]。但希臘軍在這次戰爭中慘敗,土耳其收復了前幾次舊戰中的失土,甚至取得了更為豐厚的戰果。菲臘的伯父希臘國王康斯坦丁一世被控為戰敗的罪魁禍首,被迫於1922年9月27日退位。隨後,新成立的軍政府逮捕了安德魯王子等人。由11名軍官組成的軍事法庭處決了前首相古納里斯等六名康斯坦丁寵信的顯貴,所以安德魯王子也是性命垂危,其妻愛麗絲公主也受到監視。好在12月時法庭宣判將安德魯王子驅逐出境[9]

英國海軍艦艇「卡利普索號」搭救了安德魯王子及其家人,菲臘當時被裝在一個橘子箱做成的嬰兒車,抬到了安全地帶。菲臘的家人隨後去了法國,並在巴黎郊區的聖克勞德的宅院定居,是他富有的嬸嬸瑪麗·波拿巴公主借給他們的別墅[10][11][12]

青年時期[編輯]

教育[編輯]

菲臘最初是在巴黎的一所艾爾姆斯美式學校接受教育,這所學校的首任校長兼創辦人是當奴·麥克詹涅,他把當時的菲臘親王描述為一個「知識淵博的聰明人,而且總是表現地彬彬有禮」[13][14][註 2]。他隨後被送往英國就讀切姆中學,同時與外祖母米爾福德黑文侯爵夫人維多利亞·蒙巴頓一起生活[15]。三年之後,他的四個姐姐分別嫁給了德意志的皇子並移居德國,母親則因確診為思覺失調,被送進了位於瑞士的療養院[16][17]。其父親則居住於蒙特卡洛[18]。菲臘在童年的剩餘時間裏幾乎都沒有再和母親聯繫[19]。1933年,菲臘前往德國的塞勒姆城堡高中(Schule Schloss Salem)就學,原因是這所學校為他的姐夫,德國皇子巴登藩侯貝托爾德所置辦,所以有「免學費」的好處[20]。然而隨着德國納粹主義的興起,塞勒姆的另一位猶太裔創始人庫爾特·哈恩為躲避納粹迫害,在聯合王國的蘇格蘭創辦了戈登斯通學院,菲臘在塞勒姆讀了兩個學期後即轉學去了那裏[20][21]

1937年,菲臘的三姐塞西莉婭及她的丈夫黑森和萊茵河畔大公儲格奧爾格·多納圖斯、及他們的兩個兒子路德維希和亞歷山大、剛出生的嬰兒以及婆母索爾姆斯·霍恩索爾姆斯·利奇公主埃利奧諾雷在奧斯坦德的空難英語1937 Sabena Junkers Ju 52 Ostend crash中喪生,當時年僅16歲的菲臘在悲痛中參加了他們的葬禮[22][23]菲臘的三姐塞西莉和她的丈夫是納粹黨的成員[24]。次年,他的舅舅和監護人米爾福德黑文侯爵佐治·蒙巴頓英語George Mountbatten, 2nd Marquess of Milford Haven也因骨髓癌去世[25]

海軍歲月[編輯]

1939年初於戈登斯通畢業後,菲臘在達特茅斯皇家海軍學院完成了一個學期的學員培訓,隨後返回希臘,在那年夏天與病情減緩的母親在雅典生活了一個月左右。在他的堂兄希臘國王佐治二世的要求下於9月回到英國,並繼續接受皇家海軍的訓練[26][27]直到第二年作為課程中「最優秀的學員」從達特茅斯畢業[28]。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繼續在皇家海軍中服役,菲臘於1940年1月被任命為中尉。他在「拉米利斯號」戰列艦上執行了4個月的任務,該戰艦負責在印度洋保護澳洲遠征軍的船隊,隨後也在「根德號」、「史樂郡號」和錫蘭等地作了短期的派駐。 1940年10月在意大利入侵其故國希臘後,他從印度洋被調往地中海艦隊的「英勇號」戰列艦上與敵軍作戰[29]

隨後於1942年7月16日晉升為上尉[30],同年10月,他被任命華萊士號的副旅長,年僅21歲的他是當時英國皇家海軍最年輕的軍艦大尉級別的軍艦指揮官之一。1943年7月,在盟軍登陸西西里島期間,他作為「華萊士號」的二把手,曾從夜間轟炸機的攻擊中救出了自己的艦艇。他策畫了一個用煙霧浮筒發射木筏的作戰,成功地分散了敵人轟炸機的注意力,使艦艇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成功地「戰略轉進」。1944年,他轉到新驅逐艦「惠普號」上,在英國太平洋艦隊第27驅逐艦船隊中服役[31][32][33]。在代表二次大戰終戰的日本簽訂投降協議時,他當時也在東京灣附近。1946年1月,菲臘乘「惠普號」返回英國,戰後被派往位於渭州郡Corsham的皇家亞瑟號士官學校擔任海軍教官[34]

婚姻[編輯]

1939年,英皇佐治六世和長女,當時還是公主的伊利沙伯參觀了達特茅斯皇家海軍學院。在參觀期間,18歲的菲臘受邀陪同著國王的兩個女兒,伊利沙伯以及她的妹妹瑪嘉烈;伊利沙伯和菲臘在血緣上,因同爲維多利亞女皇的後裔、兩人互為八等親,故可算作表兄妹關係[35]。伊利沙伯對菲臘一見鍾情,伊利沙伯只有13歲時,便與菲臘通過魚雁往返的情書墜入愛河[36]

1946年夏天,菲臘向英國國王佐治六世請求,希望國王允許與其長女、王位推定繼承人——伊利沙伯公主成婚[37]。1947年3月,菲臘為娶伊利沙伯公主,入籍英國,放棄所有希臘和丹麥的皇室頭銜[註 1]和繼承權。同時,依外公路易斯·蒙巴頓而改姓蒙巴頓(Mountbatten)。1947年7月10日對外發佈訂婚消息[38],同年11月20日,兩人正式完婚。岳父佐治六世授予他愛丁堡公爵梅里奧尼思伯爵(Earl of Merioneth)和格林威治男爵(Baron Greenwich)等爵位[39]

菲臘和伊利沙伯在西敏宮舉行了皇家婚禮,英國廣播公司(BBC)進行了錄製,並向全世界2億人進行了轉播,是當時史上最大規模的轉播之一。在戰後的英國,愛丁堡公爵的德國親戚都沒能受邀請參加婚禮,包括菲臘倖存的三個姐姐,因爲她們都嫁給了德意志的王子。婚後,身爲愛丁堡公爵的菲臘和伊利沙伯住進了克拉倫斯宮。他們的前兩個孩子在1952年伊利沙伯登上聖愛德華寶座前就出生。如查理斯王子於1948年出生,安妮公主於1950年出生。他們的婚姻確信是歷代君王中歷時最長久的[40][41]

1948年,菲臘親王被委任為上議院世襲議員[42],但菲臘從未在會期內發言。他的舅父蒙巴頓將軍隨後也被封為緬甸的蒙巴頓伯爵[43]。直至1999年上議院法令通過後,包括菲臘在內的所有皇室成員,不再直接委任為上議員

由於國王佐治六世龍體欠安,菲臘親王夫婦代表國王巡視加拿大,隨後於1951年11月4日雙雙被任命為樞密院當然成員。1952年1月底,菲臘夫婦開始了英聯邦之旅。1952年2月6日,菲臘夫婦在肯雅時,佐治六世在英國不幸駕崩,享年五十六歲。伊利沙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法定君王,菲臘在薩加納山莊向伊利沙伯透露了這一哀音,於是夫婦立即返回英國主持先王的後事[44]

大英帝國的皇夫生涯[編輯]

加冕照

伊利沙伯的加冕登基也隨即帶來了皇室姓氏問題,因慣例每當女皇結婚(如安妮女皇維多利亞女皇)一般都會讓後裔改用夫婿的姓氏。菲臘的舅父,蒙巴頓伯爵主張皇室用姓氏「蒙巴頓」。菲臘則建議以他的公爵頭銜,將家族姓氏定為「愛丁堡家族」[45]。伊利沙伯的祖母瑪麗太皇太后得知後,非常不悅,並通知了時任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由首相出面斡旋,首相後來建議女皇親自發佈敕令,宣佈皇室仍為「溫莎」,以團結民心。瑪麗太皇太后更要求邱吉爾將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的後裔姓氏和王朝名號將維持為溫莎的議案提交國會,國會其後於1952年4月通過決議。菲臘親王對此私下抱怨道:「我只不過是一個該死的阿米巴原蟲。因我是這個國家唯一一個不被允許給自己的孩子取名的人[46]。」1960年瑪麗太皇太后去世7年後,女皇為了折衷矛盾,發佈一道樞密院御令,宣佈其後裔的姓氏將會是她丈夫和她自己姓氏的合體,即蒙巴頓-溫莎,王朝名號保持「溫莎王朝」,以安撫菲臘親王,此舉被視為一個成功的折衷方案[47]。女皇登基之後發佈了敕令,愛丁堡公爵菲臘「將在所有場合和會議上都應有符合其地位的尊重、優先權和特權」,除非《議會法》另有規範。就皇室地位而言,這意味着菲臘的地位高於他的兒子威爾斯親王查理斯,除非在如國會般的場合,儘管他幾乎只有在護送女皇參加年度英國國會開幕式時才會出席國會[48]。此外,與多年間其與女皇不合的傳言相反,據知情人士透露,儘管伊利沙伯二世當政期間倆人的感情面臨質疑,但女皇和公爵在整個婚姻期間關係一直很好[49][50]。女皇在2012年的一次演講中稱菲臘親王是她「一直恆久的力量和指引」[50]

菲臘親王每年領取議會撥款的特別津貼,共計三十九萬英鎊用於支付其公務開支。此年金並不受2011年下議院皇室財政改革期間通過的法案《主權贈與法》之影響[51][52]。菲臘親王任何未用於支付公務開支的津貼部分都要納稅。經官方公佈的數據,其全部津貼都用於支付公務費用[53]

職責與里程碑[編輯]

作為女皇的夫婿,菲臘一直支持妻子履行新的君主職責,陪同她出席各國議會開幕式、國宴和巡遊等國事訪問儀式。他也是第一位乘坐直升機的皇室成員,因他是其妻伊利沙伯加冕委員會主席,乘坐直升機探望了將要參加加冕儀式的儀仗隊[54]。然而作爲皇夫,菲臘並沒有在儀式上接受加冕,而是跪在伊利沙伯的面前向她的起誓要作其「無論生死之君臣」[55]

20世紀50年代初,他的妻妹瑪嘉烈公主考慮嫁給佐治六世副官彼得·湯森,由於湯森是一位離過婚的年長男士。當時有媒體指責菲臘對這樁婚事懷有不滿,對此他回答:「我什麼都沒做!」菲臘解釋,他並沒有干涉,因爲他並不願意指劃她的感情生活[56]。瑪嘉烈公主和湯森最終還是分了手。在1953至1954年的6個月裏,菲臘和伊利沙伯在英聯邦巡迴訪問;就和以前巡迴時的慣例一樣,期間女皇夫婦的孩子們被留在了英國[57]

1956年,菲臘公爵與英國德籍猶太裔學者庫爾特·哈恩一起以自身的頭銜爲名,創立了「愛丁堡公爵獎英語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以激勵英國年輕人「對自己和社區有責任感」[58]。同年,在他的主持下成立了國際性科研組織英聯邦研究會英語Commonwealth Study Conferences[59]

1956年至1957年,菲臘乘坐新型艦艇「不列顛尼亞號」(HMY Britannia)週遊並訪問世界,在這期間他在墨爾本為1956年夏季奧運會揭幕,並一直南下訪問了南極,成為英國首位穿越南極圈的皇室成員[60],這期間女皇和孩子們則留在英國國內。在返程途中,菲臘的私人秘書邁克·帕克被妻子起訴要求離婚。與其妻妹的婚姻相同,媒體仍將離婚描繪成皇室醜聞並大肆報道,最終導致了帕克的辭職。帕克後來回憶說,公爵在這期間一直支持他,「女皇也在這段過程中表示支持態度。作爲盎格魯宗領袖的她,把離婚看作是一種悲哀,但不是原罪[61]。」女皇之後為了表示公開的支持,冊封帕克為皇家維多利亞騎士團指揮官[62]。當時有小報進一步稱:女皇和菲臘漸行漸遠。這些假新聞使菲臘火冒三丈,同時也讓女皇對媒體生氣,女皇隨後發表了措辭強烈的否認[63]。1957年2月22日,女皇以皇室特許狀授予菲臘聯合王國親王的爵位和頭銜,授爵的敕令並公佈於英國憲報,從此他在往後五十四年都被尊稱為菲臘親王愛丁堡公爵殿下[64]

1957年10月14日,菲臘被任命為加拿大樞密院當然議員,並在加拿大官邸向女皇宣誓效忠[65]

1959年,他在加拿大醫學協會就青年和體育問題發表的言論,但這次演講起初被認為是「無技巧可言的」,因爲他的言論被認爲是諷刺了「加拿大青年欠缺強健體格」。但菲臘後來因鼓勵體育健身而受到人們的讚賞[66]

1969年,菲臘以皇夫的身分發表對於共和的看法,認為君王並不享受,反而是為人民服務,如果人民不喜歡,隨時可以改為共和,又獲得一片好評[67]

「我認爲...如果有人覺得君主制度的存在是爲了君主本身的利益,那完全是一種誤解。因爲並非如此。它理應是為了國民的利益而存在,如果任何國家在任何時候覺得該制度是不可接受的,那麼就讓他們來改變吧。」

——菲臘親王

1960年,菲臘身穿綠色長禮袍參加了位於威爾斯的聯合王國藝術節,在那裏他被威爾斯大德魯伊埃德加·菲臘授予其榮譽奧弗特的名號(凱爾特神話中一項神職),以反映他的梅里昂斯伯爵的頭銜(因爲該伯爵領在名義上位於威爾斯)[68]

1986年,菲臘親王陪同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訪問中國大陸,他們是第一位訪問中國大陸的英國君主伉儷。在中國大陸訪問期間,兩人在北京會見了邀請他們訪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李先念,與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見面,還登上了萬里長城。離開北京以後又到訪了上海西安昆明廣州,然後轉到香港訪問[69]

查理斯與戴安娜王妃[編輯]

1981年初,菲臘開始寫信給長子威爾斯親王查理斯,勸他下定決心,選擇向戴安娜·史賓沙女爵求婚,否則就分手,不要藕斷絲連,夜長夢多[70]。查理斯感到了來自父親的壓力,於是做出了決定,在2月正式向戴安娜求婚[71]。五個月後他們完婚。然而到1992年,查理斯夫婦的婚姻破裂。女皇和菲臘找來了查理斯和戴安娜,兩人試圖調解這對夫婦之間的感情,但調解到最後也宣告失敗了[72]。菲臘之後寫信給戴安娜,表示對查理斯和她的婚外情都感到十分失望,並希望她能從對方的角度來審視他和她的行為[73]。戴安娜看到這些信時一開始很難接受,但還是讚賞他是「出於好意的勸解」[74]。查理斯和戴安娜後來分居,並於1996年離婚。

離婚一年後,戴安娜於1997年8月31日在巴黎不幸因車禍身亡。當時,菲臘親王正與皇室家族在巴摩盧城堡度假。在悲痛中,戴安娜的兩個兒子威廉哈利想去教堂哀悼母親,於是他們的祖父母當天早上就帶着他們倆去了教堂禱告[75]。隨後女皇和菲臘回返英格蘭,但把孫子們留在巴摩盧五天左右,讓他們在那裏私下哀悼,不讓媒體干擾他們[75] 。然而皇室的迴避卻引起了公眾的不滿[75],直到在9月5日女皇發佈直播表明哀痛後,公眾的情緒發生了變化,轉而同情皇室[76]。起初,威廉和哈利並不知道是否應該參與送葬,對此猶豫不決,菲臘告訴威廉、哈利:「如果你們不走,我想你們以後一定會後悔的。如果我也走,你們要跟着我一起走嗎[76]?」在出殯那天,菲臘、威廉、哈利、查理斯和戴安娜的弟弟史賓沙伯爵,跟在戴安娜的靈柩後面,走過了倫敦的街道,送了戴安娜最後一程。

在接下來的幾年裏,穆罕默德·法耶德(他的兒子多迪·法耶德是戴安娜男友,也同樣在那次車禍中喪生)一直聲稱是菲臘親王下令謀殺了戴安娜,而這起事故顯然是被皇室的人安排的。2008年,對戴安娜王妃之死的調查得出結論,証據顯示,不存在謀殺的可能[77]

晚年[編輯]

2009年4月,菲臘成為英國皇室任職最長的君主配偶[78],2013年2月成為最年長的英國男性皇室成員,2019年4月成為英國皇室第三長壽成員(繼愛麗絲公主、告羅士打公爵夫人和伊利沙伯皇后之後)[79]。 就個人而言,他對自身極長的壽命並不熱衷。在2000年接受采訪時,當被問道是否想當個百歲老人,他回答到「那我...無法想像比這還要糟糕的事情"他說 "因我的身體已猶如脫落的碎片一般」[80]

2008年,菲臘突感身體不適,他在沒有人攙扶著的情況下獨自前往了醫院,隨後被確診為胸部感染住進了倫敦愛德華七世醫院[81]。所幸身體恢復的很快,三天之後就出院了[82]。期間報社《標準晚報》報出菲臘患有前列腺癌,隨後通常不對皇室成員健康狀況新聞報導作評論的白金漢宮打破先例,否認了這一新聞報導,謂之是假新聞[83]。在經僅被診斷為胸部感染的消息被證實後,該報也立刻回收了這篇新聞報導[84][85]

2011年6月,在紀念他90歲生日的一次採訪中,他說他將放慢腳步,減少職責,並表示他已經「盡了責任」。女皇為紀念他90大壽而仼命他為海軍大臣[86]。 同年12月23日,菲臘在諾福克皇室官邸桑德林厄姆宅邸散步時,突覺胸痛,被送往劍橋郡帕普沃斯醫院心胸科,在那裏他進行了冠狀動脈血管成形術和支架植入術,手術很成功[87]。他在五天後出院[88]

2012年6月4日,在慶祝妻子鑽石禧年時,菲臘因膀胱感染從溫莎城堡被送往愛德華七世國王醫院[89],並於6月9日出院[90]。2012年8月,菲臘在巴摩盧城堡居住時感染復發,作為預防措施,他被送入鴨巴甸皇家醫務室住了5個夜晚[91]。2013年6月,菲臘被送入倫敦診所進行腹部探查手術,在醫院住了11天[92]。2014年5月21日,菲臘親王在前一天在白金漢宮做了一個小型手術後,右手纏着繃帶出現在公眾面前[93]。2017年6月,他被診斷出感染後,從溫莎被帶到倫敦,再次住進了愛德華七世國王醫院[94]。他在醫院休養了兩晚,因而無法出席議會的國家開幕式和皇家阿史葛比賽[95][96]

2017年8月2日,白金漢宮宣佈96歲的菲臘親王宣佈,在參與海軍陸戰隊在倫敦慈善遊行活動後,退出皇室公務職責[97]。自1952年以來,他已經完成了22219次單獨參與。時任首相文翠珊對他「一生卓越的服務」表示感謝[98][99]。2017年11月20日,是他與女皇結婚70周年紀念日,這使伊利沙伯女皇成為第一位能夠慶祝鉑金婚紀念日的英國君主[100]

2018年4月3日,菲臘被送入愛德華七世國王醫院,按計劃進行髖關節置換手術,手術在第二天進行[101] 。4月12日,他的女兒安妮公主在醫院呆了約50分鐘,事後她說親王「狀態良好」。第二天他就出院了[102]。同年康復後在其孫修適士公爵哈里王子尤金妮郡主的婚禮中露面。

2019年1月17日,高齡97歲的菲臘親王在山靜咸府附近駕車時遇到了撞車意外,但未有受傷。當時菲臘駕駛的路虎從山靜咸府支路駛出,準備進入A149公路,但與起亞轎車發生碰撞,車上兩名女士需送醫院治療,二人之後均已出院[103][104]。菲臘其後致歉[105],三個星期後自願放棄駕照[106][107]。2月14日,英格蘭及威爾斯皇家檢控署宣佈起訴菲臘違反公共利益[108]。不過事後菲臘仍可以在私人官邸附近駕車,2019年4月還在溫莎城堡被拍到開車[109]

2019年12月20日至24日,菲臘進入國王愛德華五世醫院[110]。之前他未參加同年5月加布里埃拉·京士頓夫人英語Lady Gabriella Kingston的婚禮[111]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期間,菲臘和女皇在溫莎城堡隔離,2020年6月99歲壽辰前解除[112]。2020年7月辭任英軍步槍團英語The Rifles上校,由康和公爵夫人卡米拉繼任[113]

2021年1月9日,菲臘和女皇在溫莎城堡接種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114],2月16日因感覺不適被送往國王愛德華七世醫院[115]。2月23日,白金漢宮確認菲臘出現傳染病症狀[116][117]。3月1日被轉送到聖巴多羅買醫院,3月3日成功接受心臟手術[118],兩天後轉回愛德華七世醫院[119],不久後出院[120]

逝世[編輯]

菲臘親王逝世後,4月9日起白金漢宮降半旗致哀

2021年4月9日上午,英國皇室宣佈菲臘親王於溫莎城堡平靜離世[121]終年99歲。[122][123]他的去世使「霍士橋行動」施行,該計劃公開宣佈他的死訊並組織他的葬禮,將與他生前希望盡量簡樸的願望相稱。菲臘親王的葬禮於4月17日在溫莎城堡聖佐治禮拜堂舉行[124]。葬禮結束後,菲臘親王下葬溫莎城堡皇家墓室[125]

形象[編輯]

公益活動[編輯]

菲臘非常熱心公益,尤其關注環保、工業、體育和教育等社會議題。他同時還是780多個社會性組織的贊助人、主席或成員,他也曾擔任愛丁堡公爵獎的主席,該獎是針對14至24歲年輕人的自強計劃[126]

他以愛丁堡公爵的名號的首次單獨活動是在1948年3月,在皇家亞厘畢音樂廳舉行的倫敦男孩俱樂部聯合會拳擊決賽上,為奪冠者頒獎。他從1947年起擔任國家運動協會主席長達64年,直到他的孫子威廉王子在2013年接替該職務。1961年至1982年,他擔任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的英國方面主席,並在1981年起擔任基金會國際主席,在1996年宣佈退休後仍擔任名譽主席。1952年,他成為工業協會(後改名為工作基金會)的贊助人。1959年至1965年,菲臘親王擔任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協會主席,1964年至1986年擔任國際馬術聯合會主席,並擔任劍橋大學愛丁堡大學蘇福大學威爾斯大學名譽校監。2017年,英國心臟基金會感謝菲臘親王成為其55年的贊助人,在此期間,除了組織募捐活動外,他還政府支持建立由BHF資助的9個英才中心,該中心培養為英國培養人才。他同時是劍橋聖埃德蒙學院的榮譽院士。

1980年代,「溫室效應」還沒成為眾人的常識以前,他就提出大眾應該關注大氣中二氧化碳累積,停止「對自然的貪婪與毫無意義的剝削」。[127]

1966年在美國籌募慈善基金時,一名邁阿密商人表示,如果菲臘肯在他的泳池中洗澡,他就捐出10萬美元。菲臘卻二話不說,脫掉衣服縱身跳入水中,完全不顧他的王族尊嚴形象,那名商人也信守承諾。[128]

菲臘也致力保護瀕危動物。身為海洋博物館理事的菲臘,曾向財政大臣要求向海洋博物館撥款應急。但菲臘也很喜歡打獵,儘管他說從來只狩取無危的動物,後來居然說:「我不認為宰殺動物以圖利,會比狩獵更有道德,就如同我不認為妻子比當娼妓更有道德,她們根本是做同一件事。」這個把「妻子和娼妓」擺在一塊的比喻,觸怒大量女權主義者,掀起軒然大波。[128]

民族認同[編輯]

卡迪夫威爾斯威爾斯議會開幕時與蒙巴頓(Mountbatten)與女皇和家人團聚; 2016

菲臘和他的父母都精通英語法語德語這三門語言。由於菲臘在襁褓時期就離開了希臘,所以並不會說希臘語(1992年,菲臘表示自己稍微聽得懂希臘語[129])因為先祖長期的政治聯姻而有英國、德國、希臘、丹麥等皇室血統的菲臘曾表示,就民族認同而言,自認自己是丹麥人

雖然菲臘一直把自己「視為盎格魯宗(又譯英國國教英國聖公會)信徒」,而且他在英國的時日和整個皇家海軍時期,每週都與同學和親戚一起參加了盎格魯宗的禮拜,但他也曾在幼兒時期在希臘正教會接受過洗禮。對此,當時的盎格魯宗最高神職人員坎特伯雷大主教謝菲·費沙希望能「確定菲臘的信仰」,在1947年10月正式接納菲臘加入英格蘭教會

2011年5月25日,俄羅斯正教會沃洛科拉姆斯克牧首希拉利昂在訪問白金漢宮時,菲臘親王向牧首承認;他「成為了聖公會教徒,但也還是東正教慕道友。」

風流傳說[編輯]

年輕時的菲臘親王以其俊朗的外貌與魅力著稱,因而傳出跟許多社交名媛有戀情;其中包括加拿大名媛,也是他的第一任女友奧斯拉·本寧英語Osla Benning。專門報導皇室生活的雜誌《殿下》(Majesty)總編輯塞華德(Ingrid Seward)表示,她長年關注皇室,做過最詳盡的近距離調查,但也沒有找到過任何外遇證據,到頭來塞華德承認:「女人就是喜歡菲臘親王,因為他又帥又幽默……但無論他的私生活如何,從沒有人指責過他,他也永遠把對女皇的義務擺在第一位。」[130][131]

曾有媒體報導稱他在婚後依然風流不斷;根據英國皇室故事改編的影視劇《王冠》,對此亦有暗示[132]。對於外界一直盛傳菲臘有數十名情婦,他一直矢口否認,並自嘲地說:「我只要跟一位女性講過一句話,記者就說我和她上過床。」當時他已經八十多歲,「到了這年紀,還有人認為女孩會對我有興趣,還真是恭維啊。」[131][132]

個人興趣[編輯]

菲臘親王是一個運動健將,醉心體育活動。他本人熱衷於板球馬球馬術賽馬馬車賽車帆船,並且是駕駛馬車的好手,喜好駕駛汽車遊艇與私人飛機,也是各種體育項目的支持者,因他的建議與幫助,行馬駕馭這一馬術項目得到了發展[131][133]

2019年1月,97歲的菲臘在諾福克郡駕車時遇上運輸意外,他的車翻倒,但他幸未受傷,惟另一輛車的司機和乘客受傷,該乘客批評菲臘親王並未道歉[134],而菲臘親王在其後寫給她的信中深表歉意[135]。菲臘在意外發生的兩日後又再次駕車出門,被人拍到未繫上安全帶,而這在大多數情況下皆屬違反運輸規則,故其後被警方勸諫[136]。三星期後,菲臘自願放棄其駕駛執照[137]

此外菲臘親王廚藝高超,也喜歡親自下廚,他經常闖進皇家廚房,就是想要煮飯,有天晚上,他走進廚房,跟廚師聊了一會,自己開始下廚,於是晚餐變成由菲臘親王下廚給工作人員吃,主廚還說自己整晚「坐立難安」[138]

言談無忌[編輯]

[來源可靠?]

菲臘親王有幽默詼諧、直言不諱且親民的形象,他時常嘲弄別人,更不乏自嘲,一直到晚年都是如此。英國的一些小報甚至還專門編撰過《菲臘親王笑話集》之類的搞笑文集。[133][139][140]

菲臘親王非常喜歡揶揄別人,且通常是黑色幽默,非常不政治正確。據說曾消遣女皇的皇冠「哪裏買的」,暗示皇冠不好看,在婦女協會消遣「英國婦女的廚藝」,向駕訓班教練暗示蘇格蘭人往往酗酒並喜歡酒駕,說全副武裝並穿着防彈衣以保護他的蘇格蘭女警「以為你是個自殺炸彈客」對於英國人抱怨失業,他笑稱「先前每個人都跟我說自己要多休息一點。」對於倫敦塞車問題,他說要「禁止遊客」;對寫信給女皇的十四歲男童說:「想不到你居然識字。」嘲諷一個想當太空人的男童:「你得先減肥!」說一位顯貴的宅邸:「裝潢到像妓院。」他對兒子安德魯王子新房的評為:「蕩婦的房間。」開一位百歲女人瑞的玩笑,說:「據說女人總是少報十歲。」對於義務教育曾開玩笑道:「公家逼孩子上學的主要原因,不是為國育才,單純是因為納稅人覺得小孩們待在家裏很煩。」瑪丹娜演唱《007:誰與爭鋒》的主題曲時,他居然問:「我可以戴耳塞嗎?」他在艾爾頓強的演唱會上說,「音樂表現非常好,但如果關掉麥克風會更好。」一名海軍官校的女學生自稱曾在夜店打工,菲臘立刻問:「你是不是作脫衣舞孃?」有記者問:「皇室有沒有考慮查理斯王子的繼承問題」,他反問記者:「你是不是想問女皇會不會死?」對一位被北愛爾蘭共和軍恐怖攻擊傷了眼睛的男子開玩笑,暗示該男子領帶花色很醜,視力好的話絕對不會挑這條領帶。他還曾經在網絡上發文,提醒民眾收看女皇的直播影片:「如果你沒看,她會知道的,然後,嗯……(暗示英國有特工監視人民)」對於一名槍枝收藏家使用合法槍枝謀殺他人,民眾呼籲禁止槍枝收藏;菲臘開玩笑說:「好在那位老兄不是拿板球拍來殺人,不然沒得打板球了。」[140][141][142][143][144]

在國際場合,菲臘親王一樣幽默不改,在印度會見印度總理尼赫魯時,開玩笑說︰「我還以為印度軟片短缺!」取笑印度貧窮。在1986年訪問中國大陸時,他曾在西安西北大學與英國留學生見面時開玩笑,說:「如果你在這裏待久了,你也會變成瞇瞇眼。」。菲臘說廣東人甚麼野生動物都吃,「四條腿的除了椅子,有翅膀的除了飛機,水裏的除了潛水艇,廣東人都會把它吃掉。」菲臘曾稱德國總理海爾穆·柯爾是「帝國總理」(即Reichskanzler,希特拉的尊號之一)。菲臘對為了求學,遭塔利班恐怖份子開槍襲擊的馬拉拉·優素福扎伊說:「小孩子上學,只是因為父母不想讓他們在家裏鬧。」菲臘在肯雅時,一名女性舞蹈家給了他小禮物,他開玩笑說:「你是男的還女的?」菲臘說自己很想去蘇俄訪問,「儘管這些混蛋殺了我一半的家人。(蘇俄赤色分子處決了沙皇一家,沙皇一家都是菲臘親戚)」,菲臘說泰國人濫捕瀕危物種,而泰國是「世界最惡名昭彰的瀕危動物貿易中心」。菲臘問開曼群島的民眾:「你們大部份不是海盜後裔嗎?」菲臘說美國太空總署阿波羅計劃很有成果,研究出「揮霍金錢的不二法門」;菲臘接見穿着傳統白色長袍的尼日利亞總統奧馬魯·亞拉杜瓦時說:「你這件長袍是要穿着睡覺的嗎?」菲臘在匈牙利遇到英國人時說:「你應該沒在這住太久,因為你沒啤酒肚。(消遣匈牙利人都很胖)」在澳洲拒絕抱無尾熊,說:「我不想感染瘟疫!(無尾熊靠充滿毒素的尤加利葉為生)」菲臘接見澳洲原住民代表時說:「你們這些部落人士見面時,還會互相丟擲標槍嗎?」還問他們「會不會獵首?」菲臘在一間座落於樂團旁邊的啟聰學校跟失聰的學生說:「失聰?如果你就在這附近,也難怪你聾了。」菲臘對曾去巴布亞新畿內亞旅行的英國學生說:「你怎麼沒被食人族喫了?」菲臘對一位駕駛電動小車的殘障人士問:「你開這個電動車,一個早上可以撞倒多少人?」菲臘對一名救濟院中的骨瘦如柴老人說:「你看起來很餓。」[133][140][141][142][143][144]

菲臘也很愛自嘲,他跟一對夫婦聊天,男方謙卑地說:「我太太是哲學博士,比我傑出多了。」菲臘笑着說:「太太比較厲害的情況,我家好像也有。」菲臘發表對婚姻的看法,指出「婚姻必備的條件是寬容」,又說:「你們從我身上就能看出來了,女皇是多麼寬容的一個人啊!」消遣自己是個不稱職的丈夫。菲臘還說:「沒有人會幫老婆開車門,包括我。除非車是新的,或者老婆是新的。」到了晚年,菲臘時常自嘲自己年事已高,經常會在出席剪綵儀式的時候自嘲:「大家請注意,你們現在見到的,是世界上最有經驗的剪綵者。」菲臘在宣佈辭任公務員的記者會上說:「每個產品都有保存期限,你最好在過期前自覺地離開,像我這樣。」八十多歲的時候,記者問他還想不想活到一百歲,他回答道:「這太殘忍了,現在我身體已可以用骨頭玩拼圖了(骨頭都散了)。」[140][142][144][143][131]

神化[編輯]

塔納島原住民展示2007年與菲臘親王同遊的照片

此外,他被瓦努阿圖塔納島的原住民認為是山上精靈之子,視其為神明。當年原住民觀察殖民地官員對女皇的尊崇,便以為女皇身邊的皇夫便是當地神話的神。而這是貨物崇拜的典型例子。[145]

家庭[編輯]

祖先[編輯]

父親安德魯是希臘和丹麥王子[註 1],希臘皇室本身來自丹麥皇室;母親艾麗絲則是巴滕堡(今屬德國,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將姓「巴滕堡」改成「蒙巴頓」)的郡主。再加上歐洲各皇室歷代不斷通婚,故其祖先來自多國王族。

1993年,科學家運用菲臘和他的親戚的線粒體DNA,順利辨認在1918年遇害的俄羅斯皇后亞歷珊卓以及其家人的遺骸。菲臘是皇后的外甥孫、兩人同為維多利亞女皇次女愛麗絲公主的後代。[146]

子孫[編輯]

下列是菲臘親王與伊利沙伯二世所生的子女、孫子女及曾孫子女,除女兒安妮一支外,後代使用蒙巴頓-溫莎這一姓氏:

頭銜、稱號、榮譽和紋章[編輯]

紋章[編輯]

菲臘親王的紋章

菲臘親王的紋章中間的盾徽有四部分,左上、左下、右上、右下分別代表丹麥蒙巴頓(德雲為巴頓貝格)、希臘愛丁堡;盾後環帶的古法語文字:「心懷邪念者蒙羞」;底為英文格言「上帝助我」。

菲臘親王的皇室旗,四格象徵同上

頭銜和稱號[編輯]

  • 出生至1947年2月28日:希臘及丹麥菲臘王子殿下
  • 1947年2月28日-1947年11月19日:菲臘·蒙巴頓上尉
  • 1947年11月19日-1947年11月20日:菲臘·蒙巴頓爵士殿下[39]
  • 1947年11月20日-1957年2月22日:愛丁堡公爵殿下[39]
  • 1957年2月22日至逝世: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殿下[147][148]

菲臘親王的完整尊號為:菲臘親王殿下,愛丁堡公爵,梅里奧達思伯爵,格林威治男爵,最高貴嘉德勳章的皇家騎士,最古老和最高貴薊花勳章的額外騎士,功績勳章成員,最優秀大英帝國勳章爵級大十字勳章的高貴主人和首席騎士,澳洲勳章騎士,新西蘭勳章的額外成員,女王服務勳章額外伴隨,天堂鳥勳章的皇家首領,加拿大勳章的卓越隨伴,軍功勳章的卓越司令,女王陛下最尊敬的樞密院大臣,女王的加拿大樞密院大臣,女王陛下的私人侍從武官,聯合王國的海軍大臣。[149]

注釋[編輯]

  1. ^ 1.0 1.1 1.2 希臘和丹麥王子英語Prince of Greece and Denmark」是希臘國王佐治一世後代頭銜,因其出自丹麥皇室,故有此頭銜。
  2. ^ 同學包括後來嫁給國王米哈伊一世波旁-帕爾馬的安娜公主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菲利普亲王去世:一生甘做妻子“伴驾” | DW | 09.04.2021. Deutsche Welle. [2021-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4). 
  2. ^ Canadian Heritage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Daily Telegraph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Sky New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Website of the Royal Family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all retrieved 10 June 2011.
  3. ^ Low, Valentine. Prince Philip was a man determined to make an impact. [2021-04-09]. ISSN 0140-046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3) (英語). 
  4. ^ 菲利普親王去世,享年99歲.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5. ^ Jydske Tidende. 1986-05-16: 36. 
  6. ^ Alan Hamilton. 1985: 18. 
  7. ^ Brandreth(2004年),第56頁
  8. ^ Brandreth(2004年),第58–59頁
  9. ^ News in Brief: Prince Andrew's Departure. The Times. 5 December 1922: 12. 
  10. ^ Alexandra(1959年),第35–37頁
  11. ^ Heald(1991年),第31頁
  12. ^ Vickers(2000年),第176–178頁
  13. ^ Alexandra(1959年),第42頁
  14. ^ Heald(1991年),第34頁
  15. ^ Heald(1991年),第35–39頁
  16. ^ Brandreth(2004年),第66頁
  17. ^ Vickers(2000年),第205頁
  18. ^ Eade(2011年),第104頁
  19. ^ Brandreth(2004年),第67頁
  20. ^ 20.0 20.1 Brandreth(2004年),第72頁
  21. ^ Heald(1991年),第42頁
  22. ^ Brandreth(2004年),第69頁
  23. ^ Vickers(2000年),第273頁
  24. ^ Brooks-Pollock, Tom. Queen Nazi salute film: Documentary will show Prince Philip's sister calling Hitler 'charming and modest'. The Independent. 2015-07-20 [2021-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25. ^ Brandreth(2004年),第77, 136頁
  26. ^ Eade(2011年),第129–130頁
  27. ^ Vickers(2000年),第284–285, 433頁
  28. ^ Naval career.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British Monarchy. [2010-05-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29). 
  29. ^ Heald(1991年),第60頁
  30. ^ 第35455號憲報. 倫敦憲報. 1942-02-13. 
  31. ^ Brandreth(2004年),第155–163頁
  32. ^ Heald(1991年),第66–67頁
  33. ^ HMS Whelp, destroyer. Naval-history.net. [2008-1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12-03). 
  34. ^ Brandreth(2004年),第176頁
  35. ^ Heald 1991,第57頁引用希臘和丹麥的亞歷珊卓
  36. ^ Brandreth(2004年),第132–136, 166–168頁
  37. ^ Brandreth(2004年),第183頁
  38. ^ Heald(1991年),第77頁
  39. ^ 39.0 39.1 39.2 第38128號憲報. 倫敦憲報. 1947-11-21. 
  40. ^ Queen celebrates diamond wedding. BBC News. 2007-11-19 [2017-02-10]. 
  41. ^ Rayner, Gordon. Queen and Duke of Edinburgh celebrate 65th wedding anniversary. The Daily Telegraph. 2012-11-19 [2017-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2). 
  42. ^ HRH The Duke of Edinburgh (Lords Sitting of 21 July 1948). UK Parliament. [2018-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0). 
  43. ^ Earl Mountbatten of Burma (Lords Sitting of 21 July 1948). UK Parliament. [2018-10-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0). 
  44. ^ Brandreth(2004年),第245–247頁
  45. ^ Soames, Emma. Emma Soames: As Churchills we're proud to do our duty. 2012-06-01 [2019-03-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2). 
  46. ^ Brandreth(2004年),第253–254頁
  47. ^ 第41948號憲報. 倫敦憲報 (Supplement). 1960-02-08. 
  48. ^ British-Japanese Parliamentary Group. Tour of the Palace of Westminster. Retrieved 2012/5/2.
  49. ^ Love and Majesty. Vanity Fair. 2012-01 [2021-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08). 
  50. ^ 50.0 50.1 Prince Philip: The Man At The Queen's Side. ITV. 2012-06-05 [2021-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3). 
  51. ^ Royal Public Finances (PDF). [2014-08-07].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4-02-24). 
  52. ^ "Living off the State, A critical guide to UK Royal Finance", Jon Temple, 2nd edition 2012.
  53. ^ Sovereign grant Act 2011: Tax. www.gov.uk. [2014-08-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27). 
  54. ^ Brandreth(2004年),第259頁
  55. ^ Brandreth(2004年),第263頁
  56. ^ Brandreth(2004年),第270頁
  57. ^ Brandreth(2004年),第278頁
  58. ^ About. 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59. ^ About us. CSC Global Alumni.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60. ^ Nikkhah, Roya. Prince Philip: The Duke you don't know. The Telegraph (UK). [12 December 2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61. ^ 原話位於Brandreth 2004,第287頁.
  62. ^ Brandreth(2004年),第287, 289頁
  63. ^ Brandreth(2004年),第288頁
  64. ^ 第41009號憲報. 倫敦憲報. 1957-02-22. 
  65. ^ Bousfield, Arthur; Toffoli, Gary. Fifty Years the Queen. Toronto: Dundurn Press. 2002: 12 [2021-04-12]. ISBN 1-55002-36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5). 
  66. ^ Prince Philip (HRH The Duke of Edinburgh). 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 Historica Canada. [2017-06-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6-09). 
  67. ^ Brandreth(2004年),第50頁
  68. ^ Prince Philip: The Duke of Edinburgh and Wales in light and dark times. BBC News. 2021-04-09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69. ^ 1986年英女王首次訪華:爬長城 吃海參 用筷子. 大公報. 2014-06-19 [2017-08-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24). 
  70. ^ Brandreth 2004,第344頁;Lacey 2002,第276頁.
  71. ^ Brandreth 2004,第346頁;Lacey 2002,第277–278頁.
  72. ^ Brandreth(2004年),第348–349頁
  73. ^ Brandreth(2004年),第349–351頁
  74. ^ Brandreth(2004年),第351–353頁
  75. ^ 75.0 75.1 75.2 Brandreth(2004年),第358頁
  76. ^ 76.0 76.1 Brandreth(2004年),第359頁
  77. ^ Duke 'did not order Diana death'. BBC News. 2008-03-31 [2010-05-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4-06). 
  78. ^ Prince Philip reaches milestone. BBC News. 2009-04-18 [2013-06-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79. ^ Prince Philip, 97, becomes third oldest royal (and oldest ever male) in British history – but who is number one?. ITV News. 2019-04-19 [2019-04-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09). 
  80. ^ Ward, Victoria. Duke of Edinburgh proves reluctant celebrant ahead of his 100th birthday. The Telegraph. 2020-12-27 [2021-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81. ^ Duke of Edinburgh is in hospital. BBC News. 2008-04-04 [2008-1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24). 
  82. ^ Prince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BBC News. 2008-04-06 [2008-1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24). 
  83. ^ Statement From Buckingham Palace Following the Evening Standard's Story Entitled 'Prince Philip Defies Cancer Scare'. Buckingham Palace. 2008-08-06 [2010-04-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2-02). 
  84. ^ British Paper Retracts Story Claiming Prince Philip Has Prostate Cancer. Fox News. 2008-08-08 [2019-01-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1-10). 
  85. ^ Paper apologises for Prince Philip story.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08-08-08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24). 
  86. ^ New title for duke as he turns 90. BBC News. 2011-06-10 [2020-06-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5) (英國英語). 
  87. ^ Peter Hunt. Prince Philip has heart procedure at Papworth Hospital. BBC News. 2011-12-24 [2011-1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3). 
  88. ^ Duke of Edinburgh leaves hospital. BBC News. 2011-12-27 [2011-1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89. ^ Prince Philip in hospital and to miss Diamond Jubilee concert. BBC News. 2012-06-04 [2012-06-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3). 
  90. ^ Britain's Prince Philip released from hospital in time for his birthday. CNN. 2012-06-09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20). 
  91. ^ Prince Philip leaves Aberdeen hospital after five nights. BBC News. 2012-08-20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92. ^ Prince Philip leaves hospital, will recuperate at Windsor Castle. CNN. 2013-06-17 [2013-06-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12). 
  93. ^ Duke of Edinburgh has 'minor procedure' on hand. BBC News. 2014-05-21 [2014-08-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94. ^ Furness, Hannah. Prince Philip admitted to hospital with infection and misses State Opening of Parliament. The Daily Telegraph. 2017-06-21 [2017-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95. ^ Davies, Caroline. Prince Philip to spend second night in hospital. The Guardian. 2017-06-21 [2017-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96. ^ Mackintosh, Eliza. UK's Prince Philip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after Treatment for Infection. CNN. 2017-06-22 [2017-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97. ^ 英媒報道 皇夫菲臘親王將於8月2日退休. 星島日報. 2017-07-26 [2017-08-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02). 
  98. ^ Prince Philip carries out final royal engagement before retirement. Sky News. 2017-08-02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99. ^ Prince Philip carries out final official engagement. BBC News. 2017-08-02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00. ^ Queen and Prince Philip portraits released to mark 70th anniversary. The Guardian. 2017-11-20 [2017-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20). 
  101. ^ Duke of Edinburgh leaves hospital. BBC News. 2018-04-13 [2018-04-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02. ^ Royal Wedding 2018. BBC News. [2018-05-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19). 
  103. ^ 菲利普亲王自驾发生车祸 97岁驾车令人惊讶. BBC News 中文. 2019-01-18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04. ^ Haroon Siddique. Prince Philip has not said sorry for car crash, injured woman claims. The Guardian. 2019-01-20 [2019-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8). 
  105. ^ Victoria Ward. Prince Philip sends personal apology to victims of Sandringham car crash. The Telegraph. 2019-01-27 [2019-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06. ^ Lin Jenkins. Prince Philip gives up driving licence three weeks after car crash. The Guardian. 2019-02-09 [2019-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0). 
  107. ^ Prince Philip, 97, gives up driving licence. BBC. 2019-02-09 [2019-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08. ^ Owen Bowcott. Prince Philip will not be prosecuted over car crash, says CPS. The Guardian. 2019-02-14 [2019-0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28). 
  109. ^ Prince Philip 'spotted behind wheel for first time since giving up licence'. Irish Examiner. 2019-04-18 [2019-04-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8). 
  110. ^ Prince Philip leaves hospital to spend Christmas with the Queen. The Independent. 2019-12-24 [2020-05-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111. ^ Prince Philip taken to hospital as a 'precautionary measure'. BBC News. 2019-12-20 [2019-1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12. ^ Prince Philip: Photo with Queen to mark Duke of Edinburgh's 99th birthday. BBC News. 2020-06-09 [2020-06-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09). 
  113. ^ Prince Philip hands over military role to Camilla. BBC News. 2020-07-22 [2021-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14. ^ 英国女王与丈夫已接种新冠疫苗. 路透社. 2021-01-11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15. ^ Prince Philip admitted to hospital as precautionary measure. the Guardian. 2021-02-17 [2021-0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116. ^ Prince Philip has infection and is set to stay in hospital for 'several days'. BBC News. 2021-02-23 [2021-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17. ^ Prince Philip, 99, in hospital 'as a precaution'. BBC News. 2021-02-17 [2021-02-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18. ^ Prince Philip, Duke of Edinburgh, has had 'successful procedure' for pre-existing heart condition, palace says. Sky News. 2021-03-04 [2021-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19. ^ Prince Philip transfers back to King Edward VII's Hospital. BBC News. 2021-03-05 [2021-03-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2). 
  120. ^ Prince Philip: Duke of Edinburgh leaves hospital after a month. BBC News. 2021-03-16 [2021-03-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3). 
  121. ^ 劉淑琴. 張佑之 , 編. 菲立普親王辭世享耆壽99歲 執行任務最久英國王室配偶. 倫敦: 中央通訊社. 2021-04-09 [2021-04-09] (中文(繁體)). 
  122. ^ 白金汉宫宣布菲利普亲王去世享年99岁. BBC News 中文. 2021-04-09 [2021-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3) (中文(簡體)). 
  123. ^ Jill Lawless; Gregory Katz. Prince Philip, husband of Queen Elizabeth II, dies at 99. 倫敦: AP NEWS. 2021-04-09 [2021-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3) (英語). 
  124. ^ Prince Philip: Charles says dear papa was very special. BBC News. 2021-04-10 [2021-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4). 
  125. ^ 快讯!英国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葬礼在圣乔治教堂开始举行. [2021-04-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22). 
  126. ^ Do your DofE – The Duke of Edinburgh's Award. dofe.org. [2021-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9). 
  127. ^ 成為「王夫」,要犧牲什麼?女王愛了一世的男人菲利普|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 
  128. ^ 128.0 128.1 熱心公益 當眾脫衣洗澡募善款 口快惹禍 曾將妻子比喻為妓女 - 國際大事. 中時新聞網. [2021-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129. ^ Rocco, Fiammetta. A strange life: Profile of Prince Philip. The Independent (London). 1992-12-13 [2010-05-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22). 
  130. ^ Eade, Philip. The romances of young Prince Philip. The Daily Telegraph. 2017-05-05 [2018-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11). 
  131. ^ 131.0 131.1 131.2 131.3 「不讓妻子失望是唯一任務」英國女王摯愛不渝的幽默王夫:菲利普親王99歲辭世. 風傳媒. 2021年4月9日: 2–3 [2021年4月10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4月10日). 
  132. ^ 132.0 132.1 英国女王结婚70年不断被外遇折磨,怀孕八个月丈夫竟与女明星传绯闻. 文匯網. 2019-01-14 [2021-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133. ^ 133.0 133.1 133.2 訃告:菲利普親王愛丁堡公爵殿下去世. [2021-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透過www.bbc.com. 
  134. ^ Siddique, Haroon. Prince Philip has not said sorry for car crash, injured woman claims. The Guardian. 2019-01-20 [2020-06-25]. ISSN 0261-307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8) (英國英語). 
  135. ^ Duke 'deeply sorry' after car crash. BBC News. 2019-01-27 [2020-06-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8) (英國英語). 
  136. ^ Police speak to Philip for not wearing seat belt. BBC News. 2019-01-20 [2020-06-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20) (英國英語). 
  137. ^ Lin Jenkins. Prince Philip gives up driving licence three weeks after car crash. 衛報. 2019-02-09 [2019-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0). 
  138. ^ Lee, Eachen Lee 與 Doris. 菲利普親王的15個皇室秘密!回顧「女王背後的男人」菲利普親王的99年精彩人生. Harper's BAZAAR. 2021年4月9日 [2021年4月1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4月11日). 
  139. ^ Heald, pp. 244–245; Lacey, p. 303
  140. ^ 140.0 140.1 140.2 140.3 90 of Prince Philip’s most excruciating comments. The Independent. 2021年4月15日. 
  141. ^ 141.0 141.1 赴中國驚吐:待久會變瞇瞇眼 菲利普親王「17大地獄哏語錄」嚇呆世人. 鏡週刊. 2021年4月10日 [2021年4月10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4月10日). 
  142. ^ 142.0 142.1 142.2 Wang, Elanor. 一生口無遮攔的菲利浦親王,再也聽不到他的「政治不正確」笑話.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2021年4月10日 [2021年4月10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4月10日). 
  143. ^ 143.0 143.1 143.2 她們都60歲了卻像30歲!陳美鳳、黑木瞳、趙雅芝靠17個凍齡秘訣,越活越年輕 | 女人我最大. TVBS. 2020年12月4日. 
  144. ^ 144.0 144.1 144.2 頭條揭密》希臘王子展現英式幽默 菲利普親王毒舌連英女王都怕 - 政治. 中時新聞網. [2021-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145. ^ The island that worships Prince Philip is disappointed by his retirement – Royal Central. royalcentral.co.uk. [2018-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英國英語). 
  146. ^ Gill, Peter; Ivanov, Pavel L.; Kimpton, Colin; Piercy, Romelle; Benson, Nicola; Tully, Gillian; Evett, Ian; Hagelberg, Erika; Sullivan, Kevin. Identification of the remains of the Romanov family by DNA analysis. Nature Genetics. 1994-02, 6 (2): 130–135 [2020-10-22]. ISSN 1061-4036. PMID 8162066. doi:10.1038/ng0294-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3-08) (英語). 
  147. ^ 第41009號憲報. 倫敦憲報. 22 February 1957. 
  148. ^ The Current Royal Family > The Duke of Edinburgh >Styles and Titles. [2020-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10). 
  149. ^ Macfarlane, Jenna. This is why Prince Philip was made Duke of Edinburgh - and what the title means. Edinburgh Evening News. 2021-04-09 [2021-04-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0). 

來源[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