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中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獨立中學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簡稱獨中,是由馬來西亞華人民間贊助維持而籌辦的中學總稱,是馬來西亞特有的私人教育體制,目前共有61座[註 1]分佈在各個州屬。其運作是由華校董事聯合總會和華校教師公會(董教總)負責,也就是馬來西亞華校董事聯合會總會(董總,Persekutuan Persatuan - Persatuan Lembaga Pengurus Sekolah China Malaysia /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CAM)。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的政策就是要肩負着發展中華民族母語教育和承傳中華民族文化,培育民族子女,為國儲才的教育任務[1]

由於華文是馬來西亞非官方語言,華文中學在馬來西亞獨立後全被改制為國民型中學,而不接受改制的就稱作獨立中學,獨中方面須在經濟上自力更生,因此獨中成了民辦的教育體制,學生除了要自行繳付學費,全校上下也需時常對外募捐籌款,以維持學校的日常開銷。此外,一些獨中也採取新穎的集資措施,如與銀行、商業機構合作,通過互惠互利的方式籌取持續性的發展基金。

簡史[編輯]

早期歷史[編輯]

早期,1818年就有英華書院(英語:Ying Wa College,舊稱Anglo-Chinese College),來自香港的教會男子學校,是英語學校,畢業生可以直接為英政府打工當官。辦學由英國傳教士馬禮遜於1818年創立於英國殖民地馬六甲。馬來亞第一所中文學校採用『廣東話』為教學語的『五福書院』於1819年在檳城成立[2][3]。新式現代化華文學校的開始是來自滿清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康有為。他曾受到定居馬來亞唐人的邀請,來馬來亞住上了一段長時間。同時,革命領袖孫中山先生也曾前來檳城鼓吹革命與推動新式教育。在這種熱絡的情勢下,馬來亞第一所新式現代化學校中華官音學堂,在滿清駐檳城理事張弼士的大力捐助下,於1904年在檳城正式開課。滿清此時為了拉攏馬新華人,以延長國祚,因此連續數年特別派遣視學員來馬新鼓吹辦學。尊孔學堂創辦於1906年,坤成女子中學及育才學堂分別創辦於1908年。此後,新式學堂取代了私塾,而現代化華文學堂隨着歷史的推移,形成了今天華文獨中由來的基礎。180年風雨路--華教歷史淺談

華文中學的改制壓力[編輯]

在1960年2月18日,教育部長拉曼達立宣佈成立教育政策檢討委員會,以檢討《1956年拉薩報告書》。委員會的9位成員包括了陳修信的3位親信:梁宇皋、王保尼和許金龍。8月4日,《1960年教育檢討報告書》(簡稱《拉曼達立報告書》)正式公佈,並在8月13日獲聯合邦立法議會通過[4]

1961年起,政府不再舉辦以華文為媒介的中學公共考試(初中三年級考試、華文中學升學考試和華文中學離校文憑考試),只以官方語文——馬來文或英文作為考試媒介;在中學方面,規定只有「全津貼中學」,即國民中學(馬來文中學)與國民型中學(算是華文中學),和不受津貼的「獨立中學」兩種,並由1962年1月1日起,停止對不合格(不接受改制)的局部資助學校的津貼,而獨立中學可以繼續存在,但須受到政府教育條例之限制。這意味着,華文中學面對兩個選擇:接受政府的津貼和條件進行改制為國民型中學,或是不接受政府分文津貼,成為獨立中學。

儘管官方和馬華公會員進行各種宣傳活動,強調改制的好處,宣稱該報告書乃維護華文教育,並無消滅華文教育、華校、華人語文和文化之意圖,但在誘使華文中學接受改制方面仍然受到民間極大的反彈。以陳修信為首的馬華公會新領導層,極力支持《拉曼達立報告書》和華文中學改制。馬華公會自此與堅決持反對立場的董教總關係緊張,三大機構於是無法操作,實質上已經名存實亡。

1960年11月5日,在馬華公會拒絕召開三大機構會議後,董教總自行召開全馬華文中學董教會議,大會通過5項議決:

  1. 根據《1957年教育法令》第2條國民型中學的定義,不應改變華文中學教學之媒介語;
  2. 贊成實施小學免費教育;
  3. 應有以華文為媒介語的高初級文憑考試,而價值相等;
  4. 應有以華文為教學媒介之後期小學;
  5. 小學升中學不應受30%的限制。

1961年上半年,各地華文中學都按兵不動,等待董教總的決定。3月15日,教總主席林連玉先生在檳城召開的教總15人工委會會議上,強調「津貼金可以被剝奪,獨立中學不能不辦」的堅定立場,大力呼籲全馬華文中學不可申請改制,應積極籌辦華文獨立中學。5月30日,退出馬華公會的前教育部副部長朱運興,以獨立人士身份並以反對《拉曼達立報告書》作為競選宣言,在安順國會議席補選中,以3千多數票擊敗馬華公會候選人華景裕。

然而,選民的意願並不能使聯盟政府重新檢討整個教育政策。相反的,在1961年下半年,馬華公會要員如李三春、李孝友、謝敦祿、李潤添等人與教育部部長拉曼達立相繼通過電台推銷華文中學改制的「好處」和「保證」。教育部和新聞部在當時發放大量宣傳品,梁宇皋的《事實勝過雄辯》也印成冊子到處派送。而新聞部宣傳刊物《今日之談》幾乎每期皆以改制中學為課題。

當局的宣傳重點有4項:

  1. 改制後有三分之一時間學華文;
  2. 董事部不必為經費操心;
  3. 學生學費減少,減輕家長的負擔;
  4. 改制後學生有出路。

改制[編輯]

10月21日,在華社和反對黨激烈反對下,國會通過《1961年教育法令》,把《1960年教育檢討報告書》的建議賦予法律地位。[5]

東馬的華文中學[編輯]

砂拉越[編輯]

1960年,砂拉越的18所政府資助和私立華文中學共有學生5,050名,22所政府資助和私立英文中學4,224名學生。當年,砂拉越英殖民政府發表《砂拉越中等教育報告書》(《麥里倫報告書》),主張把華文中學改制為英文中學。12月6日,英殖民政府總督在立法議會建議所有還未採用英語為教學媒介的中學,在幾年內逐步使用英語為所有科目的教學媒介,除了研究土著和中國語言及文學科維持現狀。

1961年初,英殖民政府教育部長逖遜致函各華文中學董事會,提出把華文中學改為英文中學的政策,即除了華文科外,其他各科目全部以英文作為教學媒介語,且以10年為期完成改制計劃。1961年中旬,英殖民政府發表《國家中等教育白皮書》,規定中學教育必須以英文為教學媒介,否則從1962年4月1日起撤銷津貼金。

雖然砂拉越華社強烈反對華文中學改制,但英殖民政府仍強硬推行該改制計劃。結果,有6所華文中學拒絕改制為英文中學,而成為華文獨立中學,即古晉中華第一中學、第三中學和第四中學,詩巫光民中學、建興中學和開智中學。其他12所接受改制的華文中學則逐步變質,先改為英文中學後再改為馬來文中學。在砂拉越、沙巴和馬來亞聯合邦於1963年組成馬來西亞聯合邦後,1983年砂拉越英文中學逐年改用馬來文教學,並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成為目前的國民中學(馬來文中學)。

砂拉越華社不只堅持經營原有6所華文獨立中學(於1945年至1960年創辦),更在1962年至1968年創辦另8所華文獨立中學,即詩巫公民中學,詩巫公教中學,美里培民中學,詩巫黃乃裳中學,石角民立中學,美里廉律中學,泗里奎民立中學,西連民眾中學。這就是目前砂拉越僅存的14所華文獨立中學,學生4,948人。

沙巴[編輯]

沙巴目前的9所華文獨立中學,都是在1960年代(1962-1969)創辦的。在《1961年北婆羅洲教育法令》頒佈後,英殖民政府實施統一薪津制度,接受資助的華文中學必須受政府管制。1970年,沙巴有14所華文中學,即4所政府資助華文中學和10所私立華文中學。1971年,受政府資助的華文中學逐步改為英文中學。1976年,沙巴受資助的英文中學(包括改制的前華文中學),與西馬的英文中學一起逐年改用馬來文為教學媒介,並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成為目前的國民中學(馬來文中學)。目前,沙巴有9所華文獨立中學,學生6,344人。

困境[編輯]

經歷這場威迫利誘和軟硬兼施的改制風暴後,華文獨中的辦學陷入低潮,其生存與發展面臨重大危機。在政府廢除小學升中學考試後,華文獨中面對嚴重的學生來源短缺問題,更被視為收留落第生和「破銅爛鐵」的補習學校,獨中整體士氣低落,慘澹經營。

獨中復興運動[編輯]

面對極其惡劣的客觀環境,華人社會為了挽救民族母語教育,於1973年在霹靂州發動一場席捲全國的華文獨中復興運動,把全國僅存的60所華文獨中從滅亡邊緣救活和發展起來。董教總於當年成立董教總全國發展華文獨立中學工作委員會,並發動籌募全國獨中發展基金及提出《獨中建議書》作為獨中今後發展的方向指導。

經過30多年的奮鬥和建設,獨中工委會在推動獨中辦學的歷程中,無論在課本編纂、舉辦考試、師資培訓、技職教育、學生活動、升學輔導、出版業務、資訊收集、基金籌募、獎貸學金等方面均作出重大貢獻。目前,華文獨中的辦學已達一定的學術水平,其統考文憑受世界許多大專承認。而現在獨中的學生人數也逐漸的增長,每年每個家長都搶着獨中的位子,可喻"僧多粥少"。

教育機制[編輯]

獨中以華文作為主要溝通及教學媒介語,因此獨中也被一些華社人士諭為母語教育的堡壘。除了以華文教學,獨中也擁有本身特有的考試機制。一般上,獨中學生被允許參與政府考試如初中評估考試(PMR)、馬來西亞教育文憑考試(SPM)等,另外也必須參與獨中統一考試(Unified Examination Certificate; UEC),簡稱統考。此外,獨中也採用了有別於國民中學五年制的教學年限,獨中生必須完成六年的中學課程方可正式畢業。因此,在如此特殊的多元化教育政策底下,學生不只能夠兼顧華語英語馬來語的學習,所涉獵的知識領域也能更廣泛、深入。

然而,到目前為止,獨中統考並未受馬來西亞政府承認。這造成獨中畢業生必須前往本地私立學院或海外國家繼續升學,使獨中畢業生的足跡可以說是遍佈了世界各地。除了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新加坡等主要的升學管道外,在美國英國日本德國紐西蘭澳洲等國家都有畢業自獨中的留學生。

除了考試和課程的差異,獨中的發展也與國中有分別。由於面對新世紀的重大考驗,獨中也打破傳統固步自封的教育體制,積極走向國際化及專業化。除了重視師資的培訓,獨中也積極前往外國或邀請參訪團進行交流,務必跟上世界的教育發展潮流。中國大陸、台灣、新加坡等地的中學就常與獨中互動及相互學習,這點也造就了獨中在發展方向上與國中有着不小的距離。

當前的問題與契機[編輯]

學生來源[編輯]

由於獨中的數目與學額有限,再加上地域限制與個別家庭的經濟能力等客觀問題,進入獨立中學的華小畢業生並不多,每年只有大約十分之一的華小畢業生進入獨中[6],而多數馬來西亞華人都把孩子送到國民中學、國民型中學和英語源流學校[註 2]。部份家長不選擇獨中是因為認為獨中畢業後升學與投入公共服務困難,因為獨中文憑並不受官方承認,除此之外獨中學費高昂,並且入學考試困難,但獨中生現在的出路廣,因為有許多外國及私立大專以及私人領域承認其文憑。

一般上大型獨中的學生來源並不成問題,面對學生來源問題的主要是偏遠的小型獨中。

華社議論課題[編輯]

華文教育乃至其它非官方語言母語教育在馬來西亞一向是個爭議性的敏感政治課題。馬來西亞政府所採用的《1956年拉薩報告書》主張馬來西亞的教育體系應該以國語(馬來文)做為所有學校的主要教學媒介語,並曾以此為最終目標來執行。由於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是民間私人華文中學抵抗這個國家政策而形成的產物,因而它的爭論主要都圍繞在馬來西亞國家的母語教育問題上。

獨中和國家的「團結政策」對立[編輯]

由於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民族及多元文化的國家,種族團結非常重要的。在早期,部份人士認為只有統一在一種語言、一種文化下才能達到平等與團結,政府因而制定了單一語文政策,並對此觀點加以宣傳;在認為土著才是國家真正主人的觀念下,馬來文理所當然成為被用來統一全民的語言。然而此觀點一開始就遇到了不少反對聲音,尤其是認為「多元文化並存與平等共生才能真正達到團結」的人士的異議。而前者往往把後者視作「破壞種族團結」的人。

獨中長期以來所堅持的 「發展中華民族母語教育和承傳中華民族文化,培育民族子女」的發展方向, 原本是為了讓當地華人可接受完整的母語教育。然而在國家語文政策實行下,華文教育工作者尤其是董教總,經常會被馬來西亞其他種族人士尤其是以巫統為主的官員批評為「華人極端主義分子」(英語:Extremist Chinese),而獨中也被視為「華人的學校」、「中國人的學校」等。

在「茅草行動」時期,馬來西亞第四任首相馬哈迪曾經點名直指華教鬥士沈慕羽為反政府的極端分子[7]。2002年,在使用英語教數學和理科的問題上,內政部長伊薩曾警告反對在華小實行英文教數理政策的華人,稱他們試圖挑起種族情緒,並警告可能將會動用《國安法》(ISA,亦做內安法令)。

獨中乃至華文教育工作人士常被認為是華人極端主義的幾個理由:

  1. 反對政府以英語教數理;
  2. 反對中學改制為單一源流;
  3. 課本被認為偏重視中國歷史
  4. 課本內容多來自台灣
  5. 認為不同源流學校是種族隔離

而支持獨中與母語教育的人士認為:

  1. 用學生未掌握的語言來教學,將事倍功半。語文科與數理掛鈎,將犧牲掉語言能力較弱的學生,令數理變成一門不易掌握的知識,會降低學生的學習興趣,不符合教育原理,尤其是英語不普遍的鄉區。
  2. 升上國中的華小畢業生的輟學率一般比獨中生高,不能適應語言環境的轉變被認為是一大因素,因此國家應該設置多語、多元化的教學環境,讓能力不同的學生能有效並快樂地學習。
  3. 獨中對本國歷史、各族的背景歷史等一樣並重,也注重世界史,以便讓學生在認識本國歷史的同時也可以了解不同種族之間的歷史以及世界的歷史。
  4. 獨中的課文內容是依據馬來西亞政府的教育大綱而自行編寫,並不是來自台灣台灣中國的教育工作者只是提供技術協助

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列表[編輯]

1. 柔佛 居鑾 居鑾中華中學

2. 柔佛 峇株巴㮫 峇株華仁中學

3. 柔佛 古來 古來寬柔中學分校

4. 柔佛 新山 新山寬柔中學

5. 柔佛 利豐港 利豐港培華中學

6. 柔佛 麻坡 麻坡中化中學

7. 柔佛 永平 永平中學

8. 雪蘭莪 巴生 中華獨中

9. 雪蘭莪 巴生 光華獨中

10. 雪蘭莪 巴生 興華獨中

11. 雪蘭莪 巴生 檳華獨中

12. 吉隆坡 坤成中學

13. 吉隆坡 循人中學

14. 吉隆坡 尊孔獨中

15. 吉隆坡 中華獨中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如果沒有把柔佛新山寬柔獨中的古來分校計入的話,可以得到60座的數目,參看本條目的獨立中學列表
  2. ^ 以前的英語源流學校多已改成國民學校,除了一些私立學校。

參考資料[編輯]

  1. ^ 林國安. 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課程結構調整的理論思考與實踐考察[A]. 發表於「華研人文沙龍」論文發表會,吉隆坡:華社研究中心,2007年6月29日。
  2. ^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185年簡史(1819-2004)[A]. 董總50年特刊,2004年。
  3. ^ 王琛發. 異姓連枝 : 十九世紀馬來西亞華人同鄉會館擬血緣的集體先人崇拜[A]. 發表於《中華文化的詮釋與發展學術研討會》,2005年6月25日,清華大學.
  4. ^ 沈天奇. 華文中學改制. 董總50年特刊,2004年。
  5. ^ 馬來西亞進華文獨立中學的改制
  6. ^ 董教總簡介. 董教總網站,2009年2月12日查閱。
  7. ^ 李學數.華教先驅鬥士:沈慕羽.南洋大學校友業餘網站,2009年10月15日查閱.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