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瑪利亞·泰瑞莎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玛丽亚·特蕾西亚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瑪利亞·泰瑞莎
Kaiserin Maria Theresia (HRR).jpg
瑪利亞·泰瑞莎像
馬丁·范·梅伊滕斯繪,1759年
神聖羅馬皇后
在位1745年9月13日 — 1765年8月18日
奧地利女大公
匈牙利女王
克羅地亞女王
統治1740年10月20日 — 1780年11月29日
加冕1741年6月25日
前任查理六世
繼任約瑟夫二世
波希米亞女王
第一次在位1740年10月20日 — 1741年12月19日
前任查理六世
繼任查理·阿爾伯特
第二次在位1743年5月12日 — 1780年11月29日
加冕1743年5月12日
前任查理·阿爾伯特
繼任約瑟夫二世
出生(1717-05-13)1717年5月13日
 神聖羅馬帝國奧地利維也納霍夫堡宮
逝世1780年11月29日(1780-11-29)(63歲)
 神聖羅馬帝國奧地利維也納霍夫堡宮
安葬
配偶弗朗茲一世
子嗣瑪利亞·安娜女大公
約瑟夫二世
瑪利亞·克里斯蒂娜女大公
瑪利亞·伊麗莎白女大公
瑪利亞·阿瑪利亞女大公
利奧波德二世
瑪利亞·約翰娜·加布里埃拉女大公
瑪利亞·約瑟法女大公
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后瑪利亞·卡羅琳娜
奧地利-埃斯特大公斐迪南·卡爾
法蘭西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
馬克西米利安·弗朗茲大公
王朝哈布斯堡王朝
父親查理六世
母親不倫瑞克-沃爾芬比特爾的伊麗莎白·克莉絲丁
宗教信仰羅馬天主教
簽名瑪利亞·泰瑞莎的簽名

瑪利亞·泰瑞莎·瓦爾布加·阿馬利婭·克里斯蒂娜[1](德語:Maria Theresia Walburga Amalia Christina;1717年5月13日-1780年11月29日),哈布斯堡君主國史上唯一女性統治者,統治範圍覆蓋奧地利匈牙利王國克羅地亞波希米亞特蘭西瓦尼亞曼托瓦米蘭加利西亞和洛多梅里亞奧屬尼德蘭帕爾馬。通過婚姻,其亦為洛林公爵夫人、托斯卡納大公夫人及神聖羅馬皇后[2]

1740年10月神聖羅馬皇帝查理六世過世,瑪利亞·泰瑞莎作為其女即位,開始其近四十年的統治。查理六世先前試圖通過《1713年國事詔書》保證其繼承權,並餘生致力於確保其得以施行[3]。查理過世後,薩克森普魯士巴伐利亞法國先後宣佈拒絕繼續承認詔書,普魯士亦由此起兵入侵富裕的哈布斯堡省份西里西亞,引發長達九年的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並最終征服之。七年戰爭期間瑪利亞·泰瑞莎試圖奪回西里西亞,但未能成功。

瑪利亞·泰瑞莎及其夫神聖羅馬皇帝弗朗茲一世共育有十六名子女,其中有日後的法蘭西王后那不勒斯與西西里王后帕爾馬公爵夫人英語Archduchess Maria Amalia of Austria及兩位神聖羅馬皇帝約瑟夫二世利奧波德二世。十六人中有十一女五子,十人最終得以成年。瑪利亞·泰瑞莎原則上應當將其權力轉讓予弗朗茲和約瑟夫,但在奧地利及波希米亞二人均與其共治[4]。其本人在謀士支持之下擁有絕對權力[5],頻繁批評和反對約瑟夫的決策。雖然史學界認為瑪利亞·泰瑞莎在才智上不及約瑟夫和利奧波德[5],但她深知本人公眾形象的重要性,並由此能夠獲得其子民的尊重和愛戴[6],有「奧地利國母」之稱。

瑪利亞·泰瑞莎下令進行財政和教育改革,在弗里德里希·威廉·馮·霍格維茨伯爵英語Count Friedrich Wilhelm von Haugwitz赫拉德·范·斯韋騰英語Gerard van Swieten協助下推動貿易及農業的發展,並對奧地利落後的軍事進行了改革,總體提升了奧地利的國際地位。然而她反對宗教寬容[7],當代旅者稱其狹隘且迷信[8]。瑪利亞·泰瑞莎年輕時進行了兩場王朝戰爭,起初認為其事業應當為其子民的事業,但至其晚年這一觀點則發生了反轉[9]

生平[編輯]

15歲的瑪麗婭·泰瑞莎

瑪麗婭·泰瑞莎生於奧地利維也納附近。1713年,她的父親、哈布斯堡家族查理六世發佈國事詔書承認女性同樣可以繼承管理家族世襲領地奧地利大公國,由於神聖羅馬帝國的皇位不能由女性繼承,他迫使德意志諸侯們在《1713年國事詔書》上簽字以確保女兒的繼承權,但這份詔書對諸侯們缺乏約束力。1740年查理六世皇帝去世之後,瑪麗婭·泰瑞莎依照詔書的規定成為奧地利首位女大公,諸侯們群起而攻之,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就此爆發。1742年,維特爾斯巴赫家族巴伐利亞選帝侯波希米亞國王卡爾·阿爾布雷希特利用諸侯們與瑪麗婭·泰瑞莎之間的矛盾得到了神聖羅馬帝國的皇位,歷史稱他為查理七世

查理七世的繼位雖然得到了諸侯們的支持,但他並不能控制帝國的中心奧地利波希米亞,更不用說群雄並起的德意志。他既無兵又無餉,只是個掛名皇帝而已。正在此時,瑪麗婭·泰瑞莎依靠奧地利皇室的力量打敗諸侯,鞏固了哈布斯堡家族在奧地利的統治。

1745年,查理七世在四面楚歌聲中去世,瑪麗婭·泰瑞莎迫使查理七世的兒子馬克西米連三世放棄了繼承要求,並巧妙地使自己的丈夫前洛林公爵法蘭索瓦三世繼承了神聖羅馬帝國的皇位。作為一個女強人,瑪麗婭·泰瑞莎在很長時間內保持着對全歐洲的影響力。她的丈夫於1765年去世生前只是一個尋花問柳形同虛設的皇帝。(不過女王與夫君的關係始終和睦,且值得一提的是,兩人當年是在王室傳統中難以想像的自由戀愛下結為連理)。

1780年瑪麗婭·泰瑞莎去世之前,她和她的兒子約瑟夫二世皇帝一直保持着神聖羅馬帝國的最高統治權。她的女兒們則在歐洲各國保持着王后的地位。其中最有名的是她的小女兒、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瑪麗·安托瓦奈特。她的另一女兒瑪利亞·克里斯蒂安娜在破例的准許下嫁給了薩克森選帝侯的幼子阿爾貝特·卡西米爾(一位光蛋王子),並以泰斯辰公國(duchy of Teschen)為嫁妝;在岳母的刻意提拔下,兩夫婦後來一起擔任過荷蘭匈牙利總督。瑪麗婭·泰瑞莎的另外兩個女兒瑪利亞·阿瑪利亞許配給了帕爾馬公爵,瑪利亞·卡羅萊納則嫁給了那不勒斯國王費迪南多一世

瑪麗婭·泰瑞莎無疑是成功的統治者和政治家。在晚年,她致力於反對瓜分波蘭的戰爭和維護國際和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對俄國女皇葉卡捷琳娜二世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的敵對情緒,列強對波蘭的瓜分直到她生命的最後幾年才得以進行。

統治[編輯]

名為瑪麗婭·泰瑞莎的塔勒(古德意志貨幣名)

統治期間的戰爭[編輯]

統治期間的改革[編輯]

瑪利亞·泰瑞莎的改革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後至七年戰爭前的改革(1748—1756年)以及七年戰爭後的改革。其中,後期改革的主導權由瑪利亞本人轉移至兒子約瑟夫二世和親信大臣馮·考尼茨(1711—1794年)手中,其改革措施延續至約瑟夫二世單獨執政時期。

瑪利亞即位時,哈布斯堡奧地利的國家財政實際已經破產。這種破產,很大程度上說是入不敷出。其原因在於奧地利的財政及稅收制度是中世紀式的:貴族及教士擁有全國大部分財富,卻並不交稅,重稅則壓在人民頭上。稅收上交後,因缺乏審計和出納管理,同時由於哈布斯堡王室的奢靡浪費,被白白浪費掉。

另外,由於哈布斯堡家族統治的是由各民族、各領地組成的「國家」,彼此互不統屬,以至地方貴族權力過大。哈布斯堡家族為維持統治,不得不給予貴族們各種權利,以至於地方權力過大,無法指揮。同時,奧地利各地的教育水平參次不齊,國內識字率低,平民被排除在受教育行列外。

緊張的財政、無法管理的地方行政以及數十年與法國、土耳其的戰爭使得奧地利軍隊精銳損折嚴重,難以補充。同時,自歐根親王去世後,奧地利軍隊沒有產生足以獨當一面的將帥。軍隊士兵來源於各個民族,只聽從本民族貴族出身的軍官的指揮。訓練水平低、裝備差、素質參次不齊,總兵力不到10萬。而人口、國土面積均弱於奧地利普魯士(1740年時,奧地利總人口為1200萬,國土面積70萬平方公里;普魯士250萬人口,面積7萬平方公里),兵力有8萬3000。而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更暴露了哈布斯堡帝國大而無力、外強中乾的真實情況。戰爭中,普魯士軍隊大破腐朽的奧地利軍隊。成功奪取了西里西亞—奧地利最富裕的省份。

1748年王位繼承戰打完後,瑪利亞展現驚人的治國天分,事實證明,除了打仗,作為一國之君的瑪利亞·泰瑞莎絲毫不遜色於腓特烈,甚至很多方面比這位大帝更偉大。

瑪利亞·泰瑞莎統治的哈布斯堡帝國註定了這位女皇很難專制,她的國家是一個廣大而分散的封建集合體,民族成份複雜,各個地區都有自己的權利、語言、風俗與習慣。而瑪利亞·泰瑞莎卻在重重危機之中鞏固了自己的地位,以魅力與能力征服了臣民進而重振了這個本已腐朽的帝國,使其重新成為歐洲一方強權。瑪利亞·泰瑞莎溫和、慈愛、公正、嚴謹、勤勉,一位親眼見過她的外國人評價這位女皇,頭腦超群、心地仁慈,擁有高度的責任感與驚人的工作能力,風度非凡、魅力超俗,真是人民的母儀。

在統治方面瑪利亞·泰瑞莎即仁愛又嚴厲。她愛民如子,總是把改善民生作為自己的義務。對於子民的困難,她總是樂於傾聽,考尼茨伯爵曾經向伏爾泰讚美道,女皇從不拒絕聽人訴苦,拜訪她的人總能滿意而去。瑪利亞·泰瑞莎提拔了一大批賢臣良將,並且給予充分的信任與支持,接受他們的建議與指導,在運用人才方面她絲毫不遜色於腓特烈,不僅如此,這位女皇更以個人魅力而非權利征服了大批臣民,許多人為其效忠是出於光榮感與騎士精神,而非是單純的封建隸屬關係。同時瑪利亞·泰瑞莎也深知僅靠仁愛無法穩定國家,她運用路易十四的方法加強中央集權,強令地方貴族定居維也納,對於不遵守法紀的貴族也還不手軟。在制定法律方面瑪利亞·泰瑞莎十分嚴格,可能僅次於腓特烈,同時這位女皇又熱衷慈善,賑濟窮人。一位來到維也納巴黎商人就曾感慨道,這裏雖然不如巴黎富足,乞丐卻要遠少於巴黎,民風淳樸,幾乎看不到犯罪之徒,人民雖貧困卻很滿足、安逸,四處都是一片祥和。

另一方面這位女皇又有自身的局限性,瑪利亞·泰瑞莎雖生於啟蒙時代,思想上卻停留在路易十四時代。她是一位徹頭徹尾的保守主義者,歧視猶太人,忠於羅馬教會,反對新教,同時又頑固的抵抗着來自法蘭西啟蒙之風。這位女皇雖努力改革國家卻又因為害怕引發動亂而儘量維持原本的制度,她解放了皇家領地上的農奴,卻默認了匈牙利貴族蓄養奴隸的習慣,她限制教會幹涉國政,向他們收稅以應付與腓特烈的戰爭,卻又允許教會壟斷教育,壓制異教思想,她本人勤簡持家,卻又允許貴族們在維也納大興土木,因為這樣可以把貴族們留在都城,從而限制地方勢力,她鼓勵學識,卻又封殺一切啟蒙書籍,最後乾脆嚴禁所有法文與英文刊物,她待人和善,樂於寬恕他人的罪過,卻見不得婚姻以外的男女私情,以至於有好幾位奧地利貴族帶着情婦逃到法國避難。腓特烈雖然欣賞其才幹卻又批評她是一個狹隘的女人,伏爾泰肯定她的能力卻蔑視她的頑靈。

對天主教會的革新與控制[編輯]

為了限制教會財產無限制的擴大,同時避免年青男女輕易被誘入修道院侍奉上帝,將青春與忠誠獻給教會而不是國家,她禁止教會參與遺囑的定立;減少教會團體的數量;21歲以下的男女不得誓言加入修道院工作;教會及修女不得行使「聖殿庇護權」來保護罪犯;在神聖的皇帝同意之前,教宗命令在國土之內不被認為有效。異端裁判所須受政府監督,故政府實際上在壓制、審核教會的司法審判。教育機構在女王兩位親信的指導下改組:許多教授職務原由耶穌會教士擔任,都改由俗世學者擔任;維也納大學改由國家控制以俗世化、人性化,其他大學的神學主導課程也擴大為科學及歷史各方面,虔誠的女王多少已預期到其子約瑟夫二世未來會因啟蒙運動而對宗教大刀闊斧了。

一生的頭銜[編輯]

外語名字[編輯]

瑪麗婭·泰瑞莎

家庭[編輯]

丈夫:弗蘭茨·斯蒂芬〔1708年12月8日-1765年8月18日〕,1735年失去洛林公國後獲得托斯卡納大公國補償,1736年結婚,1745年成為神聖羅馬皇帝弗朗茲一世

子女

  1. 瑪利亞·伊麗莎白(1737年2月5日-1740年1月7日)
  2. 瑪利亞·安娜(1738年10月6日-1789年11月19日),布拉格修道院院長。
  3. 瑪利亞·卡洛琳娜(卡洛琳娜)(1740年1月12日-1741年1月25日)
  4. 約瑟夫二世(1741年3月13日-1790年2月20日)
  5. 瑪麗婭·克里斯蒂妮(1742年5月13日-1798年6月24日),嫁給了阿爾貝特·卡西米爾(1738-1822),和夫婿一起擔任過荷蘭和匈牙利總督。獲得泰斯辰公國為嫁妝,由於無嗣而過繼利奧波德二世的三子卡爾(後來的卡爾大元帥)為養子。
  6. 瑪利亞·伊麗莎白(1743年8月13日-1808年9月25日),因斯布魯克修道院院長。
  7. 卡爾·約瑟夫(1745年2月1日-1761年1月18日)
  8. 瑪利亞·阿瑪麗婭(1746年2月26日-1804年6月18日),1769年與波旁·帕爾馬公國的費迪南公爵結婚。
  9. 利奧波德二世(1747年5月5日-1792年3月1日),1765年娶西班牙波旁王朝的查理三世之女,瑪利亞·盧多維卡為妻。同年底成為托斯卡納大公,1790年在約瑟夫二世去世後即位。
  10. 卡洛琳娜(1748年九月17日,同日夭折)
  11. 約翰娜(1749年11月4日-1762年12月23日),患天花去世。年僅13歲。
  12. 約瑟芬(1751年3月19日-1767年10月15日),患天花去世。年僅16歲。
  13. 瑪利亞·卡洛琳娜(1752年8月13日-1814年11月8日),1768年與西班牙波旁王朝查理三世之子,那不勒斯國王費迪南結婚。費迪南的前未婚妻先後為卡洛琳娜的姐姐約翰娜和約瑟芬,但是她們都先後患天花去世。
  14. 費迪南(1754年6月1日-1806年12月24日),1771年與摩德納公國的繼承人瑪麗婭·貝婭特麗絲·馮·埃斯特結婚。此後摩德納公國便被奧地利所管。
  15. 瑪麗·安托瓦內特(1755年11月2日-1793年10月16日),1770年與法國路易十五之孫,路易十六結婚。
  16. 馬克西米廉·弗蘭茨(1756年12月8日-1801年6月27日),科隆選帝侯兼明斯特大主教。

個人名言[編輯]

  • 「寧要中庸的和平,不要輝煌的戰爭。」
  • 「我寧可賣掉最後一條裙子,也絕不放棄西里西亞。」

評價[編輯]

  • 公認18世紀歐洲最英明的君主兼軍事天才──普魯士腓特烈大帝,曾感慨奧地利在女大公的治理下:「達到了前人未曾達到的完善程度,她的成就足以媲美最偉大的男人」;又在1752年評價說:「全歐洲君主只有我、匈牙利的瑪利亞·泰瑞莎女王,以及薩丁尼亞國王卡洛·埃曼努埃萊三世三人稱得上睿智天才,其他人都是蠢豬,都受到不良教育之誤導(指宗教束縛思想)而受困其中。」[10]
  • 伏爾泰認為:「女王具有其後代君王少見的溫柔及民望,讓她得以將民心掌控地絲絲入扣、政令推行亦能恰到好處;她免除宮中的形式主義和過多的限制,向她訴苦的臣民最後都會滿意離開,高興得到好女王的教誨。」[10]
  • 美國學者威爾·杜蘭特在20世紀描述她:「在世界歷史中,除了16世紀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以及與瑪利亞同時的俄國女王葉卡捷琳娜二世能在治國才具上略勝她一籌外,找不到比她更優秀的女王了。」[10]
  • 2005年6月捷克票選「最偉大的捷克人」(Největší Čech)中,她排名第28,這表明即使在敵視奧地利的捷克人當中,她的驚人魅力至今仍永垂不朽。

參考文獻[編輯]

  1. ^ 作為第二位統治奧屬尼德蘭(勃艮第的瑪麗)及匈牙利(安茹的瑪利亞)的瑪利亞,其名有時稱瑪利亞二世·泰瑞莎。Ellenius, 210.
  2. ^ Marie Theresa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2009). In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Retrieved 22 April 2009, from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3. ^ Crankshaw, 11–12.
  4. ^ Dawson Beales, 39.
  5. ^ 5.0 5.1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Kann, 157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6. ^ Browning, 67.
  7. ^ In a letter to Joseph, the Empress wrote: "What, without a dominant religion? Toleration, indifferentism, are exactly the right means to undermine everything... What other restraint exists? None. Neither the gallows nor the wheel... I speak politically now, not as a Christian. Nothing is so necessary and beneficial as religion. Would you allow everyone to act according to his fantasy? If there were no fixed cult, no subjection to the Church, where should we be? The law of might would take command." Crankshaw, 302.
  8. ^ Dawson Beales, 69.
  9. ^ Russell Richards Treasure, 410.
  10. ^ 10.0 10.1 10.2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十卷‧盧梭與大革命》(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頁308-309

延伸閱讀[編輯]

  • 《瑪利亞·泰瑞莎女王傳》
  • 顧劍 《普魯士腓特烈大帝的生平戰役》
  • Dennis Showalter "The Wars of Frederick the Great" 1996年英文版
  • Christopher Duffy "Frederick the Great: A Military Life" 1985年英文版
  • Theodore Dodge "Great Captains" 1889年英文版
  • 富勒 《西洋世界軍事史》 1981年中文版
瑪利亞·泰瑞莎
哈布斯堡王朝
出生於:1717年5月13日逝世於:1780年11月29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查理六世
奧地利大公
1740年—1780年
繼任:
約瑟夫二世
匈牙利國王
1740年—17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