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李察·派普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李察·派普斯
Richard Pipes 2004.JPG
派普斯像,攝於2004年8月
出生 (1923-07-11) 1923年7月11日95歲)
波蘭第二共和國切申
國籍 美國
母校 康乃爾大學
哈佛大學
職業 歷史學家
配偶 艾琳·尤金妮亞·羅恩
兒女 戴利爾·派普斯英語Daniel Pipes
獎項 美國國家人文獎章英語National Humanities Medal

李察·埃德加·派普斯英語:Richard Edgar Pipes;1923年7月11日)是一位波蘭裔美國籍的學者,他專門從事研究俄羅斯歷史,而且特別是對於有關蘇聯的。在1976年,他領導了由美國中央情報局針對蘇聯的戰略能力和蘇聯軍事和政治領導目的進行分析的Team B英語Team B

概述[編輯]

李察·派普斯出生於波蘭切申的一個猶太人家庭(他的名字曾原本拼作"Piepes")[1]他的父親Marek曾經是個商人並且還在一戰時參了軍.[2] 派普斯曾自述自己童年和青年時代時, 給他留下深遠影響的文化是波蘭和德國,而不是蘇聯。 當他十六歲時, 此時在波蘭戰役波蘭戰敗。他在Marszałkowska街,曾看到了希特拉在華沙的勝利遊行。[3]派普斯一家在1939年8月逃離了波蘭,在意大利待了7個月的時間之後,於1940年的七月來到了美國。[4]1943年,派普斯在美國陸軍航空兵團服役時,通過歸化,取得了美國國籍。之後先後在瑪斯金格姆大學,哈佛大學康乃爾大學留學。在1946年與艾琳·尤金妮亞·羅恩結婚,並有了兩個孩子。其中兒子戴利爾·派普斯為研究有關中東事務的學者。[5][6]

生平[編輯]

派普斯在1958年在哈佛大學任教,在1968年到1973年,他曾是哈佛俄羅斯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於1996年退休。在1962年,他在列寧格勒國立大學發表了一系列關於俄羅斯的思想文化史的演講。在1973至1978,他在斯坦福研究所的高級顧問。期間,他還是華盛頓參議員亨利·m·積遜的顧問。在1981至1982年間,在列根總統的指導下,他成為國安局的一員,擔任有關東歐和蘇聯的事務主任。[7]在1970年代,派普斯是緩和政策的主要批評者。[8]在1977至1992年間,派普斯加入了當前危險委員會英語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後來這個委員會又併入了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

有關俄羅斯及其歷史的著作[編輯]

派普斯寫過很多關於俄羅斯歷史的書, 比如有《俄國的舊政權》(1974年),《俄國革命》(1990年)和《在布爾什維克政權下的俄國》(1994年)。並且是在有關蘇聯歷史蘇聯外交關係方面被媒體頻繁採訪作者。他的作品也出現在美國《評論》雜誌、《紐約時報》和《泰晤士報文學增刊》。在哈佛的大課教學裏,他講授俄羅斯帝國和俄國革命,並且指導了八十多名研究生成為學術研究型的博士(PhD)。

派普斯因爭論對俄羅斯是單獨起源於15世紀的莫斯科公國而知名。在他的觀點裏, 莫斯科公國與當時歐洲的很多地區不相同,國家沒有私有制的概念,所有的財富都被認為是屬於大公/沙皇的;這條特殊的路徑是由俄羅斯進行的(或許收到了蒙古人的影響)是為了確保俄羅斯是個獨裁國家,價值觀從根本上不同於西方文化。派普斯也已認同這種俄羅斯帝國"世襲主義"被打破是在19世紀俄羅斯帝國領導人試圖領導國家走向現代化,但不尋求改變俄羅斯社會的基本「世襲的」結構時。派普斯認為, 正是俄羅斯走了這麼多個世紀的特殊路徑,使得在1917年俄羅斯十分不尋常的爆發了革命。派普斯因看到那些激進的知識分子狂熱但不無法接受現實而強烈的批評他們。蘇俄的一名作家亞歷山大·伊薩耶維奇·索贊尼辛 曾指責派普斯的的作品是「波蘭版的俄羅斯的歷史」。派普斯則指責索贊尼辛是反猶太主義、過激的民族主義、把共產主義的弊端歸咎於猶太人而不是承認蘇聯有俄羅斯的根源的人。派普斯看到索贊尼辛在1985年11月13日的《紐約時報》上發表的小說:《1914年的8月》之後評論到: "每一種文化都有他們自己反猶太主義的特點。在索贊尼辛的情況下, 這不是種族之間的。他當然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這個問題從根本上是宗教和文化方面。他與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一些相似之處,是一個狂熱的基督徒、愛國者和狂熱的反猶太份子。索贊尼辛的無疑是革命的俄羅斯極端右翼的觀點,即這是猶太人的造成的。"[9]派普斯對索贊尼辛有關蘇聯的觀點解釋道: "索贊尼辛說馬克思主義是西方的理念,後來傳入到俄羅斯。 而我的觀點是,它在俄羅斯歷史上已根深蒂固。"[10] 這個觀點激怒了索贊尼辛,他諷刺派普斯是個 "偽學者"

派普斯強調蘇聯是征服世界的擴張主義, 極權主義國家。他寫得許多論文也與市面上介紹的傳統蘇聯歷史大相逕庭,他認為十月革命不是那樣受到人民的擁護。是由極少數在建立一黨制的專制政權後沉默和偏狹的知識分子強加給俄羅斯絕大多數人的。由此,派普斯認為俄羅斯1917革命對於俄羅斯是個大災難, 不現實的使得使小部分狂熱的知識分子 參與政治生活。[來源請求]

派普斯是極權主義教育(如他見到的納粹德國和蘇聯,它們作為類似政權尋求類似的政策。實際上,在幾個重要方面有着合作)的主要倡導者。在這裏舉他引用一些歷史學家占士·格雷戈爾, 亨利·阿什比特納, 倫佐·德·菲利斯赫爾曼·勞施寧的資料, 派普斯認同沒有比法西斯主義更為同行的了,比如德意志第三帝國, 蘇聯意大利法西斯主義,這些極權政府的組成都是由它們對民主的厭惡。(觀點來自他的《在布爾什維克政權下的俄國》的一章節)

在1981年5月一個意為"非正式"的採訪中,派普斯告訴路透社: "蘇聯的領導人向西方國家那樣和平演變他們的共產主義制度還是要爆發戰爭之間將不得不做出選擇。在這裏沒有另外的選擇而且可能會同時選擇,因為緩和政策以死亡(Détente is dead)。"派普斯也在訪談中表示西德的外交部長漢斯-迪特里希·根舍容易受到來自蘇聯施加的壓力。能夠從中獨立地見解到派普斯在與路透社之間的採訪是代表官方的。這可能會潛在地給派普斯的工作帶來一些不好因素。訪談過後美國白宮和和 "憤怒" 的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駁斥派普斯的言論。[11]

在1992年, 派普斯在俄羅斯憲法法院有關蘇聯共產黨的審訊方面擔任鑑定證人

參考[編輯]

  1. ^ Pipes, Richard. Vixi: Memoirs of a Non-Belonger. 2006, page 14-5
  2. ^ Gałęzowski, Marek: Żydzi w Legionach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in Uważam Rze Historia, 10 November 2012.
  3. ^ Pipes, Richard. Need To Know with Mona Charen and Jay Nordlinger (訪談者 : Jay Nordlinger). 2014-03-07. 
  4. ^ Romano, Sergio. Memorie di un conservatore. TEA. 2005: 180. ISBN 88-304-2128-6. 
    *Notes on Professor Richard Pipes. www.persiancarpetguide.com. [January 28, 2006]. 
  5. ^ Norton, Anne. Leo Strauss and the politics of American empire. 2005, page 93
  6. ^ Steven M. Chermak, Frankie Y. Bailey, Michelle Brown. Media representations of September 11. 2003, page 22
  7. ^ Press, Eyal. Neocon man: Daniel Pipes has made his name inveighing against an academy overrun by political extremists but he is nothing if not extreme in his own views.. The Nation. May 2004 [2007-08-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1-13). 
  8. ^ Bogle, Lori Lyn "Pipes, Richard" page 922.
  9. ^ Thomas, D.M. Alexander Solzhenitsyn 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New York,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998 ISBN 0-312-18036-5 page 490.
  10. ^ Nancy deWolf Smith. A Cold Warrior At Peace. Wall Street Journal. August 20, 2011 [August 20, 2011]. 
  11. ^ Author Unknown. U.S. Repudiates a Hard-Line Aide. New York Times. March 19, 1981: A8. 
    *Shribman, David. Security Adviser Ousted for a Talk Hinting at War.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1, 1981: Section A; Page 1, Column 2. ; Author Unknown. The Rogue General. Newsweek. November 2, 1981. 

延伸閱讀[編輯]

  • Bogle, Lori Lyn, "Pipes, Richard", pp. 922–923, from The Encyclopedia of Historians and Historical Writing edited by Kelly Boyd, Vol. 2, London: Fitzroy Dearborn Publishing, 1999.
  • Malia, Martin Edward, "The Hunt for the True October", pp. 21–28, from Commentary, Vol. 92, 1991.
  • Pipes, Richard, "Vixi: The Memoirs of a Non-Belonger", 2003.
  • Poe, Marshall, "The Dissident", Azure (Spring 2008).
  • Somin, Ilya, "Riddles, Mysteries, and Enigmas: Unanswered Questions of Communism's Collapse", pp. 84–88, from Policy Review, Vol. 70, 1994.
  • Stent, Angela, "Review of U.S-Soviet Relations in the Era of Détente", pp. 91–92, from Russian Review, Vol. 41, 1982.
  • Szeftel, Marc, "Two Negative Appraisals of Russian Pre-Revolutionary Development", pp. 74–87, from Canadian-American Slavic Studies, 1980.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