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獅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中山公園社稷壇南門外的石獅子
橋樑上的石獅子(背面)

石獅子雕刻獅子形狀的石頭,是在中國文化中經常使用的一種裝飾物。受中國文化影響地區的宮殿寺廟佛塔橋樑府邸園林、陵墓,以及印鈕上都會看到它。

石獅石獅子一詞在更多時候,是指放在建築物(如宮殿、寺廟、銀行等)大門口兩側的一對獅子造像,而其材質便不單限於石材,亦有以水泥[1]加鋼筋或玻璃纖維製成的獅子,甚或金屬所製,於此意義上都曾統稱為「石獅子」。

中式傳統石獅造型不同於今日所見之獅子,可能是因中國自古不產獅子,雕塑者無從描摹;但也有說法是西域獅與非洲獅體態不同的緣故;或是石獅作用為鎮守化煞視為瑞獸,具誇張神異而踏球含珠不符現實。近代則有寫實造像之石獅子作為大門裝飾。

歷史[編輯]

妙應寺天王殿前的石獅子,身軀瘦長

獅子不是中國本土的物種,獅子形象始於漢朝,據說獅子是從西域傳來的。相傳東漢章帝時,西域大月氏國把一頭金毛獅子作為禮物進貢給中國的皇帝。後來獅子隨着佛教的傳入,而成為一種賦予了神力的靈獸。在中國的文化中,獅子更多地是作為一種神話中的動物,而不是現實生活中的動物,和麒麟一起成為中國的靈獸。唐代高僧慧琳說:「狻猊即獅子也,出西域。」

不知從何時起,獅子就成為了看守門戶的吉祥物了。並且逐漸和中國文化相融合。獅子的造型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特徵,漢唐時通常強悍威猛,元朝時,身軀瘦長有力,明清時,較為溫順。清代,獅子的雕刻已基本定型,《揚州畫舫錄》(1795年作)中規定:「獅子分頭、臉、身、腿、牙、胯、繡帶、鈴鐺、旋螺紋、滾鑿繡珠、出鑿崽子。」

石獅不僅有不同的時代特點,還有明顯的地域特色。總體上,北方的石獅子外觀大器,雕琢質樸;南方的石獅更為靈氣,造型活潑,雕飾繁多,小獅子也不僅在母獅手掌下,有的爬上獅背,活潑可愛。

使用方式[編輯]

牌坊前的石獅子

看門的石獅子的擺放是有規矩的,成雙成對的,而且一般都是左雄右雌,符合中國傳統男左女右的陰陽哲學。放在門口左側的雄獅一般都雕成右前爪玩弄繡球或者兩前爪之間方一個繡球;門口右側雌獅則雕成左前爪撫摸幼獅或者兩前爪之間臥一幼獅。

石獅子在大門兩側的擺放都是以人從大門裏出來的方向為參照的。當人從大門裏出來時,雄獅應該在人的左側,而雌獅則是在人的右側。而從門外進入時,則剛好相反。有些建築物大門裏外都有一對石獅子的話,門的外面(也就是進門方向)是雄獅在右側,雌獅在左側;門的裏面(也就是出門方向)是雄獅在左側,雌獅在右側。也就是說,如果從大門裏出來的話,門的內外兩側左邊一定是雄獅,右邊一定是雌獅。

上面的所述的情況是帶有普遍性的,但是也有一些例外的情況。例如嘉峪關內側關帝廟前的石獅子,曲阜孔府前面的石獅子,鼓樓內東華門大街南北兩側的石獅子。這些獅子的造型就比較特別,爪下沒有繡球和幼獅,難以區分雌雄。另外,泰山上「孔子登臨處」的四柱三門坊前後兩面的兩對石獅子,卻是左雌右雄,與通常的情況正好相反,其中的意義則不得而知。

石獅子通常以須彌座為基座,基座上有錦鋪(鋪在須彌座上,四角垂在須彌座的四面)。獅子的造型各異,在中國又經過了美化修飾,基本的形態都是滿頭捲髮,威武雄壯。

文化含義[編輯]

石獅子在文化上的含義歷來沒有統一的說法。而在《北京形勢大略》一書中則認為:「石者實也,獅者思也,言思前人創業後人守成之不易也。」

石獅子作為一種建築的裝飾,大多用於宮殿、廟觀、衙署(古代的政府機關)以及高級官員、貴族和富商的住宅門口。而在現代,一般石獅子則多放在一些商店的門口。

作家龍應台在其著作《百年思索》中「從石獅子出發」一文裏說道:「中國沒有活生生的獅子,所以廟前畫裏、鑼鼓陣中的獅子是走了樣的獅子。然而走了樣的獅子並不是謊言,因為它是圖騰,既是圖騰,當然就無所謂走樣不走樣……。」

著名的石獅子[編輯]

盧溝橋的獅子
瀋陽故宮大清門前石獅

西方國家的石獅子[編輯]

變體[編輯]

獅型獸[編輯]

其他石獅性質之瑞獸[編輯]

鎮守或裝飾建築物大門的石獅,可因當地文化或其他源由而替換為其他瑞獸(動物)。

日本狛犬[編輯]

「狛」音「迫」(漢語拼音:pò、注音符號:ㄆㄛˋ),《說文解字》釋為「如狼,善驅羊」。

「狛犬」(こまいぬkoma-inu)則是日本神社前的一對神獸。其造型似獅又似犬,一張口、一閉口是狛犬特徵,影響至琉球獅子亦為一張口、一閉口之造型。

狛犬起源於印度,與佛教一起從中國經由朝鮮半島傳入日本。另有一說,中國石獅傳入朝鮮半島以為狗,再傳入日本成似獅似犬之型。[11]

嚴島神社的狛犬

因神社供奉神祇不同,亦有不同的神獸,普遍冠上「狛」(こま)字表示,如「狛狐」、「狛虎」等,其造型亦為一張口、一閉口,以下如:


角獅[編輯]

元代漢白玉角獅

中國古代在住宅月台上用獅形角石作為裝飾,稱為角獅


參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韓增祿,《易學與建築》,瀋陽出版社,1999年6月,p115-118 ISBN 754410737X
  2. 吳泓,劉江,《中國名勝古蹟之謎》,中國和平出版社,1990年,p17 ISBN 7-80037-367-3
  3. 龍應台,《百年思索》,時報文化出版社,1999年8月,p220 ISBN 957-13-2952-5

注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