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社會信用體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社會信用體系是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了提高全社會的誠信意識和信用水平而提出的規劃,源於2014年由中國大陸國務院印發的《國務院關於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的通知》,計劃到2020年基本建成、獎懲機制全面啟用。[1]

中國大陸當局提出的社會信用體系與許多發達國家信用評分系統不完全相同,發達國家通常僅有用於信貸的金融信用評分,而沒有類似的「社會信用」。[2][3][4][5][6]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數據主要由政府部門、社會組織等在監管和服務的過程中得到,旨在「規範公共行為」,與中國大陸社會的大規模監控系統緊密相連,並採用了臉部辨識技術大數據分析技術。[7][8][9]2019年,據估計中國大陸的「天網」系統在各地設有約2億個公共監控網絡攝影機,八個中國大陸城市位列世界最大規模監控城市前十名,而到2020年社會信用體系基本建成並全面啟用時,中國大陸在各地的公共監控網絡攝影機數量預計將達到6.26億個。[10][11][12][13][14][15]

截止2019年11月,除傳統金融違約和欺詐行為外,部分地區已經正式將在地鐵上進食或大聲播放音樂[16]、包括闖紅燈和橫穿馬路在內的交通違章[17][18][19][20]、生活垃圾未合理分類[21][22]、冒用他人的公共交通證件[23]、訂酒店不入住或預約餐廳餐位不出現[24]等行為納入社會徵信體系,並給予相應懲罰;另一方面,獻血、捐款、社群志願者服務等行為被視為信用加分專案[25][26][27]

截止2019年6月,中國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官方數據顯示,已有2682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購買飛機票、596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437萬失信被執行人繼而主動履行法律義務,與此同時,失信的「聯合懲戒」還在不斷強化。[28]一般而言,黑名單的有效期為2-5年,但如果失信人積極履行義務或主動糾正失信行為,法院可提前移除其失信資訊。[29][30]截止2019年,部分地區的懲戒方式還包括限制失信之人的子女入讀私立學校以及大學錄取[31][32][33][34]、為失信之人設置專屬「老賴」手機鈴聲[35][26]、在電影院和公交車等公共場合公示失信者的部分個人資訊[30][35][36][37],等等。與此同時,部分地區對信用分數高的居民也制定了相應的獎勵政策,包括設立綠色通道、招聘優先錄用、辦卡優惠折扣等等。[23][25][38][39]

支持者認為,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體系可以開機人們更加注重誠實守法的社會行為、提高生活質素、弘揚誠信傳統美德[40][41][42],而反對者認為現行的政策有損個人和單位的合法權益和自由,尤其是名譽權、私隱權和人格尊嚴,並可能成為國家全面監控、中國共產黨打壓異見者的工具[4][26][43][44][45]

涵蓋內容[編輯]

宗旨[編輯]

2014年,中國大陸當局在《國務院關於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的通知》中提出將推動4個重點領域的誠信建設,包括政務誠信、商務誠信、社會誠信和司法公信。[1]中國大陸當局提出的體系與傳統理解有所不同,通常發達國家僅有用於信貸的金融信用評分,而沒有類似的「社會信用」[46]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表示,至2020年,謀求將該系統建成以法律、法規、標準和契約為依據,以健全覆蓋社會成員的信用記錄和信用基礎設施網絡為基礎,以信用資訊合規應用和信用服務體系為支撐,以樹立誠信文化理念、弘揚誠信傳統美德為內在要求,以守信激勵和失信約束為獎懲機制的社會信用體系。[40]

此外,由社會企業推動的金融個人徵信系統與政府主導的社會信用體系有所差異,而2018年中國大陸當局已經不允許私人企業開展個人徵信評估業務,使其失去作為信用評級業務的功能。[47][48]2019年6月12日,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加快建設社會信用體系。[49]

政務誠信體系[編輯]

中國大陸國務院表示,將建立政務和行政承諾考核制度,將政務履約和守諾服務納入政府績效評價體系[1]。並將建立公務員誠信檔案,將公務員誠信記錄作為其個人考核、任用和獎懲的依據[1]

商務誠信體系[編輯]

傳統的信貸機構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給借款人的信用評分(如芝麻信用騰訊信用等),是市場導向的信用評分,有人也稱之為金融信用系統。金融信用數據來自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第三方徵信機構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意見,徵信機構的數據除了影響商業貸款,還可以被政府使用,包括影響政府採購、招標投標、行政審批、市場准入、資質稽核等。[50]

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不再允許各公司單獨開展個人徵信業務,並且要求所有個人徵信由公共機構百行徵信提供,實質上結束了芝麻信用等的信用評級業務。[51]

社會誠信體系[編輯]

社會誠信體系與中國大陸的社會大規模監控系統緊密相連,涉及個人生活諸多方面,包括交通違章、見義勇為、旅遊過失行為、打車行為等等。[4][24][26][52][53][54]

司法公信體系[編輯]

2013年7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82次會議通過及根據2017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07次會議通過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修改〈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的若干規定〉的決定》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的若干規定》規定,各級人民法院應當將其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依法對其進行信用懲戒[55]

  1. 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的;
  2. 以偽造證據、暴力、威脅等方法妨礙、抗拒執行的;
  3. 以虛假訴訟、虛假仲裁或者以隱匿、轉移財產等方法規避執行的;
  4. 違反財產報告制度的;
  5. 違反限制消費令的;
  6. 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執行和解協定的。

2017年5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的若干規定》生效,規定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期限一般為2年;對以暴力、威脅方法妨礙、抗拒執行情節嚴重或具有多項失信行為的,可以延長1年至3年。[29][30] 此外,積極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或主動糾正失信行為的,人民法院可以提前刪除失信資訊。[29]

獎懲機制[編輯]

懲戒方式[編輯]

根據國務院意見,獎懲措施包括通過設立紅名單和黑名單。信用差的組織或個人可能將面臨不公平的嚴格監管,信用好的組織將可以獲得行政審批「綠色通道」。對嚴重失信的組織或個人,由各政府部門採用各自分開的標準,將其監管的組織或個人列入各自的黑名單。而被列入黑名單後,將面臨多個部門的「聯合懲戒」[56],黑名單的有效期一般為2-5年,但如果失信人積極履行義務或主動糾正失信行為,法院可提前移除其失信資訊。[29][30]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意見,徵信機構的數據除了影響商業貸款,還可以被政府使用,包括影響政府採購、招標投標、行政審批、市場准入、資質稽核等[57]。國務院表示,懲戒措施包括將乘坐高鐵吸煙的旅客列入黑名單,而被納入黑名單的旅客將在幾個月內無法乘坐高鐵。此外,貸款逾期不僅會影響下次貸款,個人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後,將無法乘坐高鐵和飛機[56]阿里巴巴集團還和最高人民法院合作,限制失信被執行人在淘寶上購買奢侈品[58]。2019年7月22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佈《互聯網資訊服務嚴重失信主體信用資訊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表示將對納入失信黑名單的互聯網資訊服務提供者和使用者依法依規實施限制從事互聯網資訊服務、網上行為限制、行業禁入等懲戒措施[59]

截止2019年6月,中國大陸國家發改委的官方數據顯示,已有2682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購買飛機票、596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437萬失信被執行人繼而主動履行法律義務。[28]2019年7月,單月新增256萬人次被限制購買飛機票、9萬人次被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60]

此外,重慶廣東佛山河北等地限制失信之人的子女入讀私立學校[31][32],一些學生因父母失信導致大學錄取受到影響[33][34][61];多個城市與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合作,將失信之人的手機鈴聲設為專屬的「老賴」彩鈴[35][26]福建山東的多個城市在電影院放映熒幕上公示是失信之人的資訊[36][37]

獎勵方式[編輯]

部分地區對信用高的公民也制定了相應的獎勵政策,包括設立綠色通道、最佳化容缺受理等等。[25][38][39]譬如在蘇州,信用分數「桂花分」較高者可享受公共自行車租借時間延長、圖書館借閱書籍量增多、辦卡折扣等優惠[25];在廣州,對於信用分數高的居民,在人員招錄、任用、職稱評定、考核評優等工作中,同等條件下列為優先選擇物件,在教育、就業、積分入戶、住房保障、創業等領域給予優先考慮或者重點支援等[23]

各地政策[編輯]

地區 部分政策
北京
  • 2019年5月15日起,《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生效,在地鐵上逃費、佔座、列車上進食(嬰兒、病人除外)、推銷行銷、大聲播放視像音樂等行為,將以不良資訊的方式記錄個人信用。[16][62][63]
  • 2018年底,《北京市進一步最佳化營商環境行動計劃(2018年—2020年)》頒佈,計劃於2020年底前完成北京市社會信用條例立法工作、建成覆蓋全部常住人口的北京「個人誠信分」工程;將定期公示企業和個人失信記錄,形成「一處失信、處處受限、寸步難行」的失信懲戒格局。[64]
  • 2018年起,部分地區行人闖紅燈會被相應設施抓拍,並即時公示在路口的大熒幕上,而闖紅燈違法記錄未來還計劃與個人信用掛鈎。[65][66][67]
上海
  • 2019年9月,上海警方將建立「養犬信用積分制」,並將納入徵信體系,以規範市民養犬行為。[68][69]
  • 2019年7月1日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生效,個人和單位「不履行生活垃圾分類義務且拒不改正,造成嚴重不良影響的」,資訊將歸集到上海公共信用資訊平台,失信主體將依法受到懲戒措施;個人處以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單位依據實際情況罰款金額由五百元至五十萬元不等。[21][70][71][72]
  • 2016年5月1日起,《上海市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生效,如果子女等家庭成員拒不探望老人,老人可以提起訴訟、要求他們履行探望的義務,上海的法院也可做出相關的判決,要求子女回家或者到養老機構探望,而拒不探望老人的子女或其他家庭成員將被列入信用黑名單。[73][74]
廣州
  • 2019年8月1日起,《廣州市公共信用資訊管理規定》生效,參加國家、廣東省或者廣州市組織的統一考試作弊的,將被納入失信資訊 。[23][75]
  • 2019年8月1日起,依據上述《管理規定》,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冒用他人證件、使用偽造證件乘車、霸佔他人座位等妨礙公共交通秩序或者影響安全行駛的,將被納入失信資訊 。[23][75]
深圳
  • 2019年11月1日起,《深圳經濟特區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處罰條例修正案》生效,十四歲及以上行人未遵守交通規則(譬如肆意橫穿馬路、闖紅燈),一旦被發現,其違法行為將直接納入徵信系統;而十四周歲以下的兒童違反道路法規時,交警可安排其監護人接受安全教育或參加社會服務,如果監護人拒絕履行義務同樣會納入徵信系統。[17][18][76][77][78]
  • 2019年11月1日起,依據上述《修正案》,機動車非機動車駕駛人的違法行為納入信用系統:「違規使用遠光燈」「代扣駕照分」「酒後駕駛電動車」違法主體將被納入徵信體系,駕駛人一年內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受到五次及以上罰款處罰的,或者一年內有三次及以上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未處理的等等,都將被納入徵信系統。[18][79]
  • 2018年起,深圳部分地區行人闖紅燈等行為會被記錄在案,並定期推播給前海徵信、螞蟻金服等信用機構,而違規者的個人相片等資訊會被即時公示在交通路口的大熒幕上。[80][81][82]
杭州
  • 2019年8月1日起,《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生效,違反本條例規定受到行政處罰(比如生活垃圾未合理分類投放),不良資訊將被納入個人或單位的信用資訊系統。[22][83]
南京
  • 2019年7月8日起,《南京市文明交通信用管理實施細則》生效,非機動車、行人一年內闖紅燈等違法達到5次及以上的,認定為一般交通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檔案;一些地區,交通違規者的部分個人資訊會被即時公示在交通路口的大熒幕上。[19][20][84][85]
  • 2019年7月8日起,依據上述《管理實施細則》,非機動車一年內駛入機動車道累計達5次,無牌上路、非法改裝累計3次以上等情形構成一般交通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檔案。[20]
蘇州
  • 2016年起,蘇州市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辦公室設立「桂花分」系統,包含全市常住人口和流動人口共計約1300多萬,將打車軟件爽約、打怪升級使用外掛作弊、訂酒店不入住、預約餐廳餐位不出現、實名手機欠費、叫外賣不取餐等25條列入扣分專案。[24][25][86] 此外,志願公益服務、獻血等被視為加分專案。[24][25]
濟南
  • 2017年1月1日起,濟南市《文明養犬信用計分制實施細則》生效,按照規定,第一次查處犬只擾民、遛狗不拴繩等行為,民警將對犬主進行警告,並扣除3分;第二次查處時,將視情形對犬主處以200元至500元的罰款,再次扣除3分;第三次查處時,對犬主扣滿12分、5年內不得飼養犬只;此外,犬只如未辦證或狗證未進行年審,將一次扣除12分、罰款2000元。[87][88][89]扣滿12分的犬主,將被沒收犬只,到指定地點學習相關養犬法規,考試合格後可領回犬只;而在動物保護基地做義工、自願與民警一起巡查等行為可以適當加分。[87][88][89]

社會爭議[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 2019年8月,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助理研究員范鄭傑發表文章,認為設置「黑名單」等懲戒失信措施並未超越現有法律範疇,同時「《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實施近五年來,中國大陸公共信用體系與市場信用體系相互補充,初步形成了良性互動的局面。根據2019年年初世界銀行發佈的《營商環境報告》顯示,中國大陸營商環境排名一年內從第78位元躍升到第46位,包括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在內的相關改革措施是市場活力煥發、市場監管效率提升的重要原因。」[41]
  • 2019年7月,德國南德意志報》發佈一篇分析報導稱,有93%的網站運營企業會與第三方共用用戶資訊,尤其是GoogleFacebook等科技巨頭,紛紛通過所謂的「跟蹤器」軟件來評估用戶行為。[90]而之後這些數據大量被政府與金融體系進行數據捕撈分析,所以西方版的社會信用體系早已運作多年,且惡劣的在無宣傳的秘密情況下運轉,所以指責中國大陸即將建立的信用系統這種做法純屬「偽善」。其參照《衛報》一篇報道透露,Google和亞馬遜公司的虛擬助手背後不僅僅是演算規則,而且還有各種服務提供商的員工在做一種等同「竊聽」的大工程。有電腦高手分析大數據發現美國信貸體系中有一種效應,如果用戶在社交媒體上對電結他感興趣,那麼他的信譽評價就不會很高,早已形同一種「社會達爾文主義」參數。[91]
  • 2018年8月,柏林自由大學教授柯珍雅(Genia Kostka)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研究基於對2209名中國大陸各地公民進行的線上調查,調查結果表明約80%的受訪者贊成社會信用體系,柯珍雅總結道:1)富有的高學歷城市市民,可以從社會信用體系獲得更廣泛的利益,所以作為這種聲譽制度的主要受益者,這類人群會是最認可社會信用體系的;2)富有的高學歷城市市民更願意將社會信用體系的功能解釋為對個人社會行為的規範而不是侵犯數據私隱。[42][92][93]結果表明」公民們不認為社會信用體系是一種監視手段,而是一種提高生活質素、縮小(政府和企業/市民間)體制和監管差距的工具,從而開機人們更加注重誠實守法的社會行為。」[42][92][93]但柯珍雅指出,社會信用體系的成功將成為中國共產黨打壓異見者的強大工具。[45]

負面評價[編輯]

  • 2019年10月,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沈巋在《中國法學》2019年第5期發表文章《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法治之道》,其中提到部分現行的失信懲戒制度與「法治國」原則相悖,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體系:1)應當遵循「依法行政原則」,而在目前推行的失信懲戒制度中,聲譽不利、資格剝奪、自由限制等三類失信懲戒措施在事實上或法律上會損害個人或組織的合法權益;2)應當遵循「尊重保障人權原則」,而現在紛亂的懲戒制度,有的把失信做擴大化理解......通常配套的基本措施是把失信人列入失信名單而公開,以示懲戒......有違背尊重保障人權原則的可能,尤其是牽扯名譽權、私隱權和人格尊嚴; 3)應當遵循「不當聯結禁止原則」,現在的「一處失信,處處受限」隱含着「懲戒無邊界」之意,讓失信懲戒嚴重涉嫌違反「不當聯結禁止原則」,該原則的基本含義是行政機關的行政行為與人民的付出之間,若無實質的內在關聯,不得互相結合,禁止「與事件無關之考慮」。[43]
  • 2019年9月,旅美中國大陸學者何清漣認為,一個國家的信用體系由個人信用、廠商信用、制度信用與國家信用等四個層次構成,中國大陸這四個層面都處於崩壞狀態。而國際社會紛紛表達對中國大陸目前推行的信用建設體系的恐懼感,何清漣提道「中國是一黨專政極權國家,在互聯網技術中發展出了一整套完整的干預、監控技術,全世界擔心中國社會信用評價系統會成為政治監控系統,是基於對中國政府的認識。」[4]
  • 2019年8月,人權觀察認為,社會信用體系是中國大陸當局的大規模監控計劃中的一部分。[94]
  • 2019年7月,香港眾志建立人羅冠聰認為,中國大陸社會信用體系顯示了數碼極權(digital authoritarianism)的興起,認為這個以「規訓」為中心的「馴化」國民的系統,在不使用實質暴力、減低政權的正當性之下,可以做出比暴力鎮壓同樣、甚至更強大的維穩功能。[95]
  • 2018-2019年,美國之音、《福布斯》、英國廣播公司自由亞洲電台等媒體報道,中國大陸的社會信用體系被指侵犯個人私隱,使政府權力過大,中國大陸社會可能步入喬治·歐威爾在《一九八四》一書中所描述的極權、監控社會,或是英國電視劇《黑鏡》(第三季第一集《急轉直下》)中所描述的黑科技傷害人類自由的社會。[4][5][26][43][52][53]
  • 2018年3月,美國廣播公司報道,許多專家表示這一系統違反了中國大陸當地的法律,而限制公民的行動和拒絕他們平等接受教育的行為亦侵犯了基本人權。[96]
  • 2018年1月,台灣自由時報》認為,這些紀錄存在社會信用體系等,如果有相關言論如批評當局領導人或是議論政治等行為,將會扣除個人的信用評等,導致個人無法使用購票、坐車等基本服務,被批評是用來控制社會如審查制度的工具而非增進民眾福祉而設計的。[97]
  • 2017年12月,德國之聲認為,中國大陸社會系統體系評估指標與國家評估體系非常不透明,而大量私人數據搜集有機會侵害私隱權,可能成為國家全面監控、侵犯公民權利的工具。[44]
  • 2015年10月,英國廣播公司認為,中國大陸當局正在監測芝麻信用等第三方中國大陸信用評級系統。[98]
  • 2015年4月,荷蘭人民報》指出,中國大陸的評級可能會收集使用中國大陸公民線上行為資訊。[99]

與港澳的關係[編輯]

在國家公共信用資訊中心旗下網站「信用中國」有港澳台的預留位置,令港澳媒體質疑社會信用體系將會在這三地實施。2019年7月9日,香港政府發出新聞稿,指香港不會施行社會信用體系[100]。澳門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也在7月12日作出回應,指澳門不會實施內地社會信用評價體系。[101]7月13日,該網已移除港澳台的預留位置。[102]國家發改委指香港與內地無信用共用政策,內地與港澳實行不同法律制度,社會信用體系不適用於港澳,如港澳地區建設信用體系,需符合《香港基本法》的相關要求。[103][104]儘管社會信用體系不會於港澳實施,但仍然適用於內地營運、工作的企業及個人[105]

2019年7月5日,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公佈《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到「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和市場監管體系建設」和「探索依法對大灣區內企業聯動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106]

參見[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尋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1.3 國務院關於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的通知. 中國中央人民政府.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03). 
  2. ^ How the West Got China's Social Credit System Wrong. Wired. [2019-11-08]. ISSN 1059-10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2) (英語). 
  3. ^ Ma, Alexandra. China has started ranking citizens with a creepy 'social credit' system — here's what you can do wrong, and the embarrassing, demeaning ways they can punish you. Business Insider.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6). 
  4. ^ 4.0 4.1 4.2 4.3 4.4 評論 | 何清漣: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價體系為何讓人恐懼?. Radio Free Asia.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14) (中文(中國大陸)‎). 
  5. ^ 5.0 5.1 Marr, Bernard. Chinese Social Credit Score: Utopian Big Data Bliss Or Black Mirror On Steroids?. Forbes.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08) (英語). 
  6. ^ 信用體系 德國這麼用. 德國之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中文(中國大陸)‎). 
  7. ^ 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與公眾輿論. 中國數字時代.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5) (中文(中國大陸)‎). 
  8. ^ 習近平黑科技治國 「天網恢恢」另有新內涵. 美國之音.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中文). 
  9. ^ 【聚焦】中國社會信用系統致力於為公民打分並改造社會行為. ABC中文. 2018-03-31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29) (中文(中國大陸)‎). 
  10. ^ 中國天網已建成 2億攝像頭毫秒級尋人. 鳳凰網. [2019-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5-04). 
  11. ^ 未來三年我國公共監控攝像頭將增加到6.26億個. 安防展覽網. [2019-11-14]. 
  12. ^ 攝像頭下的13億中國人:安全何去,隱私何從?| Hey,Data!. 搜狐. [2019-11-14] (英語). 
  13. ^ Chinese city with world’s heaviest surveillance has 2.5 million camera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9-08-19 [2019-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6) (英語). 
  14. ^ 孟寶勒. 中國的威權主義未來:人工智能與無孔不入的監控.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8-07-17 [2019-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16) (中文). 
  15. ^ The world's most-surveilled cities. Comparitech. [2019-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09). 
  16. ^ 16.0 16.1 《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今起實施 車廂內禁止進食. 人民網.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5). 
  17. ^ 17.0 17.1 不開玩笑!11月1日起,行人闖紅燈和這些違法行為將納入徵信體系. 深圳新聞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0). 
  18. ^ 18.0 18.1 18.2 提醒!深圳新交規即將實施,11月1日起重罰這些行為!.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19. ^ 19.0 19.1 7月8日起 在南京一年闖紅燈5次以上將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新浪網. 2019-07-07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7). 
  20. ^ 20.0 20.1 20.2 南京:行人闖紅燈等行為將計入個人信用檔案.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21. ^ 21.0 21.1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全文公布 7月1日起施行. 新浪.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22. ^ 22.0 22.1 新《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審批通過垃圾不分類亂丟亂扔將被罰款並計入信用檔案. 平安浙江網. [201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2).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8月1日起,廣州將霸座、騙保、考試作弊等將被納入失信信息. 搜狐.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英語). 
  24. ^ 24.0 24.1 24.2 24.3 這25條都將被列入個人徵信不良,不可不知!. 蘇州市公共信用資訊中心.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蘇州人有自己的信用指標「桂花分」,它的高低對生活有啥影響?.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英語).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汪宜青. 從檔案袋到信用評分 中國是否正走向「奧威爾式」監控社會. 英國廣播公司. 2018-10-17 [2019-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0) (英國英語). 
  27. ^ 「榮成模式」成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新樣板. 搜狐. [2019-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3). 
  28. ^ 28.0 28.1 2682萬人次因失信被限制乘機. 新華網. 2019-07-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31) (中文). 
  29. ^ 29.0 29.1 29.2 29.3 一批新規5月施行 「老賴」名單期限最長可達5年. 中國中央人民政府. [201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2). 
  30. ^ 30.0 30.1 30.2 30.3 最高法明確「老賴」上榜期限:一般2年 最長或為5年. 中國新聞網. [201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2). 
  31. ^ 31.0 31.1 高院教委出手:限制失信被執行人子女就讀高收費民辦學校. 搜狐. [2019-11-10]. 
  32. ^ 32.0 32.1 河北衡水治理「老賴」出新招:限制其子女就讀私立學校. 國際教育網.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33. ^ 33.0 33.1 都是失信惹的禍 孩子考上心儀大學政審通不過. 中國法院網.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34. ^ 34.0 34.1 兒子考上知名大學 差點因爸爸的失信行為無法被錄取. 觀察者網.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35. ^ 35.0 35.1 35.2 信用社會來了,我們每個人都將變成透明人. 新浪網.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36. ^ 36.0 36.1 加大曝光!這12名「老賴」登上了新昌影院大銀幕,最高欠款2000多萬元!. 搜狐.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37. ^ 37.0 37.1 「老賴」搬上大銀幕應慎行. 東方網. [2019-11-10]. 
  38. ^ 38.0 38.1 銀川市多措並舉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銀川市人民政府入門網站. [2019-11-10]. 
  39. ^ 39.0 39.1 青島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獎懲分明. 《大眾日報數字報》.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40. ^ 40.0 40.1 國務院關於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的通知. 中國政府網. [2014-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03) (中文(簡體)‎). 
  41. ^ 41.0 41.1 范鄭傑. 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還需借鑑國際經驗,但不接受妄語抹黑.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 [2019-1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3). 
  42. ^ 42.0 42.1 42.2 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與公眾輿論. 徵信寶. [2019-05-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8). 
  43. ^ 43.0 43.1 43.2 沈巋.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法治之道. 中國法學雜誌社. 2019年10月 (中文). 
  44. ^ 44.0 44.1 專訪:社會信用體系成"國家全面監控"?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德國之聲 2017-12-26
  45. ^ 45.0 45.1 Kostka, Genia. China’s social credit systems and public opinion: Explaining high levels of approval. New Media & Society. 2019-02-13, 21 (7): 1565–1593. ISSN 1461-4448. doi:10.1177/1461444819826402 (美國英語). 
  46. ^ 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分與傳統信用評分. 源點credit. 2018-11-19 [2019-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7). 
  47. ^ 中國正在形成「社會信用」體系,人民達成五點共識,態度傾於積極. baijiahao.baidu.com. [2019-05-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2). 
  48. ^ 芝麻信用評分有用嗎?. www.or123.top. 2019-05-08 [2019-05-08] (中文(中國大陸)‎). 
  49. ^ 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 部署加快建設社會信用體系構建相適應的市場監管新機制等. 中國政府網. [2019-06-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9) (中文(簡體)‎). 
  50. ^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51. ^ 芝麻信用評分有用嗎?. OR商業新媒體. 2019-05-08 [2019-05-08] (中文(中國大陸)‎). 
  52. ^ 52.0 52.1 世界媒體看中國:老大哥來了. 美國之音. [2019-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06) (中文). 
  53. ^ 53.0 53.1 中國社會信用體系被指政府侵犯個人隱私權力過大. 美國之音.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中文). 
  54. ^ 中國會淪入《1984》嗎? --評中共當局互聯網管理新規定(胡平). Radio Free Asia. [2019-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中文(中國大陸)‎). 
  55. ^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 2017-03-02 [2018-1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4-05) (中文(簡體)‎). 
  56. ^ 56.0 56.1 國務院關於建立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加快推進社會誠信建設的指導意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6). 
  57. ^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9-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58. ^ 徐雋. 最高法首次聯手芝麻信用共享被執行人信息. 人民日報. 2016-01-04 [2019-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6). 
  59. ^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關於《互聯網信息服務嚴重失信主體信用信息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2017-07-22 [2019-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7). 
  60. ^ 發改委:7月份全國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9萬人次 防止失信「黑名單」認定泛化、擴大化. 財經時報網. [2019-11-12]. 
  61. ^ 家長失信 大學可以拒絕錄取考生嗎?. 新浪. 2018-07-12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62. ^ 地鐵上吃東西將影響個人信用!北京動真格了,網友:喝口水就信用不良?. 上海觀察. [2019-11-10]. 
  63. ^ 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 北京市交通委員會. [2019-11-12]. [永久失效連結]
  64. ^ 北京將對個人信用評價打分 定期公示個人失信記錄. 新華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65. ^ 行人闖紅燈 路口大屏幕「直播」. 《新京報網》.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66. ^ 張倩. [及時點]行人闖紅燈上「直播」,你還敢闖嗎?. 新華網.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67. ^ 北京治理闖紅燈設曝光屏 違規記錄將與個人信用掛鈎. 《北京晚報》.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68. ^ 牽好你的狗!上海推出養犬信用積分制,將納入徵信體系.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英語). 
  69. ^ 牽好你的狗!上海推出養犬信用積分制,將納入徵信體系!並且.... 澎湃新聞.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70. ^ 要去上海的遊客們注意了,不懂扔垃圾的,或可罰款200元.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71. ^ 上海:「垃圾分類」納入信用懲戒框架.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72. ^ 上海啟動首輪生活垃圾分類大整治. 新華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73. ^ 上海新規:子女拒不回家看看或影響當事人信用. 新浪. 
  74. ^ [東方時空]《上海市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5月1日實施:拒不探望老人 子女將入信用黑名單.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75. ^ 75.0 75.1 廣州將出新規:高鐵霸座、考試作弊納入失信信息. 信用廣州網. [2019-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0). 
  76. ^ 《深圳經濟特區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處罰條例修正案》11月起實施. 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員會. [2019-11-12]. [永久失效連結]
  77. ^ 新條例解讀 | 11月1日起,深圳這些交通違法行為將納入徵信體系. 網易.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78. ^ 11月1日起,深圳行人闖紅燈將納入徵信體系,小孩照樣罰!.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79. ^ 深圳新交規:非機動車交通違法、一年3次違法未處理,都將納入徵信系統. 深圳新聞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80. ^ 深圳:闖紅燈就「露臉」 隱私泄漏風險引發爭議. 新華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81. ^ 深圳上人臉識別闖紅燈自動拍、不僅要罰還會影響未來.... 搜狐.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82. ^ 人臉識別闖紅燈附加大屏顯示? 誰闖紅燈就拍誰. 東方女性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83. ^ 新修改的《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全文來啦!. 搜狐. [201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2). 
  84. ^ 闖紅燈納入信用:1年5次以上 認定為失信行為. 信用大連.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85. ^ 南京行人年闖紅燈5次將失信 是加強違法行為制約還是濫用信用?. 搜狐. [2019-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8) (英語). 
  86. ^ 蘇州桂花分:誠信如桂,雖小亦芬. 中國新聞網. [2019-1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09). 
  87. ^ 87.0 87.1 濟南「養犬計分制」實施細則公布 4種違規情況要被扣分. 搜狐. [2019-11-12]. 
  88. ^ 88.0 88.1 濟南:「計分制」看緊養犬人. 中國文明網. [201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0). 
  89. ^ 89.0 89.1 濟南養犬信用計分制細則 勸阻不文明養犬行為能獎分. 濟南市人民政府. [2019-11-12]. 
  90. ^ 德媒:歐洲純屬偽善.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6). 
  91. ^ 德媒:歐洲指責中國是「竊聽者」 純屬偽善.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6). 
  92. ^ 92.0 92.1 Kostka, Genia. China’s Social Credit Systems and Public Opinion: Explaining High Levels of Approval (ID 3215138). Rochester, NY. 2018-07-23 (英語). 
  93. ^ 93.0 93.1 Study: More than two thirds of Chinese take a positive view of social credit systems in their country. www.fu-berlin.de. 2018-07-23 [201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08) (英語). 
  94. ^ 中國大規模監控. Human Rights Watch. [2018-06-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22) (中文(簡體)‎). 
  95. ^ 社會信用評分:人類自我馴化計劃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立場新聞 2019-07-13
  96. ^ Xu, Vicky Xiuzhong. 【聚焦】中國社會信用系統致力於為公民打分並改造社會行為. abc.net.au. 2018-03-31 [2018-06-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5-24) (中文(中國大陸)‎). 
  97. ^ 中國推「社會信用」評等 箝制反政府人士. 2018-01-08 [2019-07-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8). 
  98. ^ Hatton, Celia. China 'social credit': Beijing sets up huge system. [2015-1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25). 
  99. ^ China rates its own citizens - including online behaviour. 2015-04-25 [2015-1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25). 
  100. ^ 香港不會施行社會信用體系.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9-07-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03) (中文(繁體)‎). 
  101. ^ 澳門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就「大灣區社會信用體系」是否在澳實施作出回應. 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 [2019-07-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2). 
  102. ^ 官網「信用中國」 撤台港澳預留連結. 明報.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3) (中文(繁體)‎). 
  103. ^ 發改委:香港與內地無信用共享政策. 蘋果日報. 2019-07-20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0) (中文(繁體)‎). 
  104. ^ 發改委:不適用於港澳 但對大灣區港人「一視同仁」. 蘋果日報. 2019-07-18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0) (中文(繁體)‎). 
  105. ^ 國家發改委:內地社會信用體系制度只適用於內地 - RTHK. news.rthk.hk. [2019-07-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20) (中文(繁體)‎). 
  106. ^ 粵推大灣區3年計劃 聚焦創科吸港青 加強粵港澳警務合作 加快建社會信用系統. 明報新聞網. [2019-07-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6) (中文(繁體)‎).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