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上海文藝出版社於2013年出版的《繁花》單行本封面

繁花》,原題為《上海阿寶[1],為《上海文學》副主編金宇澄完成的一部話本長篇小說,以滬語風格描寫上海市民生活。該小說創作伊始為網絡小說形式,發佈於本地文化論壇「弄堂網」,後於《收穫》2012年秋冬長篇專號正式發表[2],小說單行本於2013年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

該書被認為確立了金宇澄在上海敘事白話小說上的歷史地位,並獲得2012年度中國小說排行榜長篇小說第一名、2013年首屆魯迅文化獎年度小說獎[3]、第九屆茅盾文學獎[4]等獎項。該作品後也被改編為舞台劇蘇州評彈

創作[編輯]

金宇澄欲於互聯網上寫一些無名者的市井事跡,故為自己在以上海話交流的本地文化論壇「弄堂網」註冊了用戶名「獨上閣樓」,發表隨筆。2011年5月10日開始,這部小說在該論壇文學版塊開始連載[5]。在論壇網友的鼓勵和建議下,金宇澄不斷完善自己的文章,並開始考慮小說的結構問題。他每日寫作,至當年11月4日完成初稿[6][7]

金宇澄後將稿件交《收穫》雜誌社,雜誌社建議其方言使用要讓北方操官話的讀者也能看懂。金宇澄認可該觀點,於是修改稿件,對語言進行了再創造。後應雜誌社邀請,程德培西颺對該文章做出評論,一併刊登於《收穫》2012年秋冬長篇專號上[7]。金宇澄在該書的跋中提及,他創作該作品時以口語形式鋪陳,感興趣的地方一是在當下的小說形態和舊文本之間的夾層,二則是在中國國民通識官話的當下以特定的方言內涵和樣式轉達文字信息的效果[8]:443-444

該作品為上海市重大文藝創作項目,受到了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的資助,上海市作家協會也立項為重點創作資助項目[8]:封三

內容與人物[編輯]

小說分為兩個時間線書寫,分為滬生的童年和當下。滬生和阿寶是小說的兩個主要人物。阿寶的童年時間線上有小毛、姝華、銀鳳、大妹妹、蘭蘭、蓓蒂、紹興阿婆、小珍、雪芝等人物。而滬生的當下時間線上則有陶陶、芳妹、梅瑞、小琴、阿寶、李李、汪小姐、葛先生、蘇安、康總、玲子等人物[9]

《繁花》的敘事時間為上海的20世紀60年代90年代,全文加上引言、尾聲共計三十三章。其敘事分為兩條線,一條線從1960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另一條線則自1980年21世紀初,講述了阿寶、滬生、小毛三個童年好友的上海往事,以十歲的阿寶開始,以中年的小毛去世結束,起於六十年代,終於九十年代。隨着時間推移,最終兩條線合二為一,歸入了「海上」。[10]

語言風格[編輯]

金宇澄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表示,《繁花》是一部基於上海話思維寫成的小說,有別於普通話思維。該作品均採用方言句式完成,為防止拒讀者於門外,故儘量改到與普通話同步,但仍存留了差異而存在滬語的語音特徵。此外,金宇澄提到,他在找到一種合適的表達方式後,感覺很痛快。[11]

該小說在句式上以不分行的方式書寫對白;用詞上,該小說用了約1500個「不響」,甚至題記只有一句「上帝不響,像一切全由我定……」[8]:扉三,成為了小說顯著的用詞特徵。金宇澄表示,他有意換一種寫法,以這種方式寫作,去除了內心描寫,以對話替代。他認為:「……中國人最聰明,什麼都懂了,什麼都可以不響,小說可以大聲疾呼,也該允許我一聲不響。」[12]

評價[編輯]

茅盾文學獎評委王春林認為,按時序,關於上海的白話小說有四位作家是「絕對繞不過去的」:韓邦慶張愛玲王安憶以及金宇澄,《繁花》一書確立了金宇澄的上海敘事白話小說的歷史地位[3];時任中國小說學會會長、評論家雷達認為該小說是上海最好小說之一,並認為該小說對上海的偉大基點做了一次深度挖掘;《文藝報》總編輯閻晶明認為,若該小說不運用方言風格,該小說不會成為經典作品;華東師範大學教授陳子善認為該作品應該放入海派文化作品的脈絡里來考察。[13]

此外,程永新認為該作品建立了「一座與南方有關與城市有關的人情世態的博物館」;程德培認為該小說恢復了小說的連載傳統,是一部難得的、受上海各類人群喜愛的小說;郜元寶認為該作品沒有明確的主線,並將這種結構和《紅樓夢》相類比,認為難言這種結構是好是壞;李敬澤更是認為該作品深得《紅樓夢》精髓,和中國古典小說一樣描述了人生興衰的過程;華東師範大學教師毛尖認為該作品生產初期的模式回歸了小說發展初期讀者和作者交流並影響故事走向的模式,且作品中少用帶「的」字的形容詞,和上海本地生活不存在隔閡。[14]

改編作品[編輯]

蘇州評彈[編輯]

2016年12月28日,上海大世界重新開張。上海評彈團副團長高博文演出了《高博文說繁花》,全長約一個小時[15]

舞台劇[編輯]

2018年1月26日至2月2日,舞台劇《繁花》第一季在上海美琪大戲院上演[16],引發轟動[17];2018年6月21日至24日,舞台劇《繁花》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連演六場[18]。金宇澄本人對該次改編並不擔心;該舞台劇全程以滬語念白,金宇澄認為不會為觀眾帶來理解障礙,反而會為該劇加分[17]。評論員今葉在《北京青年報》提出了批評,認為劇作成功轉化了小說中的心理時空,但是未能在改變時對原作小說在劇場上演的效果進行考慮,以致未閱讀原著的覺得情節瑣碎、人物零散,也限制了原著讀者的想像力[19]上海戲劇學院教授榮廣潤認為,該劇雖長達三個小時而不顯枯燥,抓住原著主線;但劇本沿用雙時空交錯的方式卻看不到兩個時空的聯繫,讓人遺憾;上海戲劇學院教授丁羅男認為,第一季中蓓蒂和紹興阿婆兩個人物都未出現,是一種缺憾[16]

電視劇[編輯]

2021年6月7日,由王家衛擔任總導演、胡歌主演(劇中扮演上海阿寶)的同名電視劇預告片在2021騰訊視頻影視年度發佈上亮相。電視劇講述的是20世紀60到90年代之間的上海,劇中出現和平飯店外灘江海關大樓等場景[20]

參考資料[編輯]

  1. ^ 程德培. 程德培:我讲你讲他讲闲聊对聊神聊——《繁花》的上海叙事. 中國作家網. [2018-08-15]. 
  2. ^ 金宇澄. 繁花. 收穫 (《收穫》文學雜誌社). 2012-09-23,. 2012年長篇專號(秋冬卷). ISSN 0583-1288. 
  3. ^ 3.0 3.1 金宇澄谈成名:像老女人忽然怀孕 不自然. 新華悅讀. 2014-03-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22). 
  4. ^ 第九屆茅盾文學獎評獎辦公室.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2015年]第3号. 作協新聞 (中國作家網). 2015-08-16 [2015-08-16] (中文(簡體)). 
  5. ^ 趙妍. 《繁花》作者金宇澄:耳闻的故事集中成了小说_频道_腾讯网. 騰訊文化. 時代周報. [2018-08-15]. 
  6. ^ 弄堂 longdang.org. 弄堂網.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15). 自2011年5月10日11點42分 「獨上閣樓(金宇澄)」 先生在 「弄堂論壇」 開帖創作 「繁花」 ,每天創作一段並在 「弄堂論壇」 發佈。2011年11月4日13點05分,論壇創作暫告一段落。 
  7. ^ 7.0 7.1 姜妍; 吳月. 金宇澄和他的弄堂里开出的文学“繁花”. 搜狐文化頻道. 新京報. 
  8. ^ 8.0 8.1 8.2 金宇澄. 繁花. 上海: 上海文藝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321-4800-4. 
  9. ^ 劉濤. 花繁花衰——《繁花》论. 藝術評論 (北京: 中國藝術研究院). 2014, (05): 105–109. ISSN 1672-6243. doi:10.16364/j.cnki.cn11-4907/j.2014.05.008. 
  10. ^ 黃平. 从“传奇”到“故事”——《繁花》与上海叙述. 當代作家評論 (遼寧: 當代作家評論雜誌社). 2013, (04): 54–62. ISSN 1002-1809. doi:10.16551/j.cnki.1002-1809.2013.04.014. 
  11. ^ 顏亮. 金宇澄专访:我用上海话思维写《繁花》. 搜狐文化頻道. 南方都市報. [2018-08-15]. 
  12. ^ 1500个“不响”成就“金式语言”. 騰訊文化. [2018-08-15] (中文(中國大陸)). 
  13. ^ 楊舟. 《繁花》被赞上海最好小说 专家称作者可比肩张爱玲. 新華網. 新華社. 2013-10-25 [2018-08-15]. 
  14. ^ 文学名家眼中的《繁花》. 人民日報. 2013-09-04: 24 [2018-08-15]. 
  15. ^ 潘妤. 在上海大世界的八仙桌旁听评弹《繁花》. 澎湃新聞. [2018-08-15]. 
  16. ^ 16.0 16.1 圆桌|从小说到舞台剧,《繁花》的改编好在哪里. 網易新聞. [2018-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15). 
  17. ^ 17.0 17.1 上海话演《繁花》,金宇澄不担心有障碍. 新京報網. [2018-08-15]. 
  18. ^ 《繁花》:何必为生命的片段哭泣,我们整个人生都催人泪下. 新浪新聞. [2018-08-15]. 
  19. ^ 今葉. 把小说搬上舞台,问题开始了-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北京青年報. 
  20. ^ 时光如水,他从“繁花”处走来,“上海阿宝”胡歌拉开人生帷幕.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