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上腺素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腎上腺素
Skeletal formula of epinephrine (adrenaline)
Ball-and-stick model of epinephrine (adrenaline) molecule  在我家
系統(IUPAC)命名名稱
(R)-4-(1-Hydroxy-2-(methylamino)ethyl)benzene-1,2-diol
臨床數據
商品名 EpiPen, others
Drugs.com Monograph
MedlinePlus a603002
醫療法規
妊娠分級
  • US: C (不排除有風險的可能)
成癮性
給藥途徑 靜脈注射肌肉注射氣管內管英語endotracheal tube心內注射英語Intracardiac injection鼻噴劑眼藥水
合法狀態
合法狀態
藥代動力學數據
代謝 腎上腺素能突觸MAOCOMT
開始出現藥效 快速[1]
生物半衰期 2分鐘
作用時間 數分鐘[2]
排泄 尿液
識別信息
CAS註冊號51-43-4 ✓
ATC代碼 A01AD01 B02BC09 C01CA24 R01AA14 R03AA01 S01EA01
PubChem CID 5816
IUPHAR/BPS英語IUPHAR/BPS 479
DrugBank DB00668 ✓
ChemSpider 5611 ✓
UNII YKH834O4BH ✓
KEGG D00095 ✓
ChEBI CHEBI:28918 ✓
ChEMBL英語ChEMBL CHEMBL679 ✓
PDB配體ID ALE (PDBe, RCSB PDB)
化學信息
化學式 C9H13NO3
摩爾質量 183.204 g/mol
  (verify)

腎上腺素EpinephrineAdrenaline), 3,4-三羥基-N-甲基苯乙胺。是腎上腺髓質分泌的激素神經傳導物質,也是一種藥物[3][4]。腎上腺素被應用於治療多項疾病,包含全身性過敏反應心搏停止,以及表面出血等等[1],吸入式的腎上腺素有時會被用於改善義膜性喉炎的症狀[5]。另外當哮喘的第一線治療皆無效時,也可能會考慮使用腎上腺素。由於口服腎上腺素會迅速被降解而失效,因此須從靜脈、肌肉,或皮下注射給藥。也可以吸入的方式給予藥物[1]

常見的副作用包括暈眩、焦慮和盜汗。心跳過快和高血壓也可能發生,偶爾也會導致心律不整。雖然此藥物在懷孕以及哺乳使用的風險還未釐清,但對母親的害處還是必須納入考慮[1]

腎上腺素通常由腎上腺和特定神經分泌[3]。腎上腺素在戰鬥或逃跑反應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能增加到肌肉的血流量、心輸出量、促使瞳孔放大血糖上升[6][7] 。主要是由於腎上腺素作用在α和β接受器[7]。腎上腺素在許多動物以及某些單細胞生物上也找得到[8][9]

高峰讓吉在1901年首次分離出腎上腺素[10]。此後,腎上腺素被列入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標準清單之中,為基礎醫療中的必備藥物[11]。本藥物現在為通用名藥物[1],一小罐的售價區間約為0.10至0.95美金之間.[12] 。而治療全身性過敏反應自動注射器價錢在2015年則約為100元美金[1]

醫療用途[編輯]

常見的一型攜帶型腎上腺素自動注射器(Epipen),它經常用於過敏休克,心跳停止等的急救。
另一種攜帶型腎上腺素自動注射器的內部設計1。四個閂柱用於固定柱塞。 2.裝載的彈簧,驅動柱塞和針(向右)。 3.柱塞。 4.腎上腺素溶液。 5.外體。 向上縮回(左)露出針頭並觸發閂鎖機構。 後來彈回使用後蓋住針。 6.當將其壓在皮膚上時,針通過保護屏障射出。
毫克裝小瓶腎上腺素。
毫克裝安瓿腎上腺素。

腎上腺素用於治療多種病症,包括:心臟驟停過敏反應和利用其血管收縮功能以阻止表淺性出血[13]。以往曾用腎上腺素治療哮喘低血糖,但是目前治療哮喘,則優先選擇對β2腎上腺素受體具有選擇性的藥物,如沙丁胺醇

心臟驟停[編輯]

雖然腎上腺素通常用於治療心臟驟停,但尚未顯示其在身體恢復後,能改善長期存活率或腦部的功能。但它確實改善或恢復了自主的體循環

過敏性休克反應[編輯]

使用不同劑量,不同強度和不同的給藥途徑,腎上腺素是治療過敏性休克反應的首選藥物。

常用的腎上腺素自動注射器含有0.3毫克腎上腺素注射液(0.3mL, 1:1000),用於緊急處理過敏性休克反應。並且在包括對蜇傷,造影劑,藥物,食物或已知具有過敏反應史的人,對過敏性休克反應的緊急治療。 建議對體重30公斤或更多的人使用單次劑量(0.3毫克),如有必要可重複使用。 兒童可使用較低劑量的產品。

腎上腺素自動注射器[編輯]

2016年8月,米蘭製藥公司將性命危急時可發揮關鍵救命作用的攜帶型EpiPen自動注射器價格,由100美元調漲至500美元,引起患者與家屬強烈抗議。一位荷里活女星因兒子患有致命性的嚴重食物過敏,為了預防萬一,長期以來她與兒子都隨時各自隨身攜帶EpiPen自動注射器。她表示,過去10年來,眼看着這款藥品的價格不斷上漲,但成分與包裝其實都沒有改變。[14][15]

哮喘[編輯]

如果特異性β2激動劑不能用或無效時,腎上腺素也用作哮喘的支氣管擴張劑。當通過皮下或肌內途徑用於哮喘時,適當的劑量為0.3毫克至0.5毫克。

哮吼[編輯]

外消旋腎上腺素歷來被用於治療哮吼,但是常規腎上腺素的效果同樣好。外消旋腎上腺素是腎上腺素右旋(D)和左旋(L)異構體的1:1混合物,L型是活性部分。外消旋腎上腺素通過刺激氣道中的α腎上腺素受體起作用,產生粘膜血管收縮和降低聲門下水腫,以及通過刺激β腎上腺素受體,導致支氣管平滑肌鬆弛。

局部麻醉劑[編輯]

腎上腺素加入到許多局部麻醉劑(例如布比卡因和利多卡因)的注射液中,作為血管收縮劑以減緩吸收,因此延長麻醉劑的作用時間。由於腎上腺素的血管收縮能力,在局部麻醉中使用腎上腺素也有助於減少患者在小手術期間的總失血量。使用局部麻醉的一些不良作用,例如憂慮,心動過速和震顫,可能由腎上腺素引起。腎上腺素經常與牙科和脊髓麻醉劑組合,並且當他們在半睡眠狀態麻醉而不能移動或說話時,可能會在易感患者中引起驚恐發作(Panic attacks)。目前對於需要使用有外周血管收縮劑的牙科局部麻醉劑中,人的最大推薦日劑量為10微克/磅總體重。

腎上腺素與可卡因混合形成莫菲特氏溶液,用於鼻腔手術。

不良反應[編輯]

腎上腺素的不良反應包括心悸,心跳過速,心律不整,焦慮,恐慌發作,頭痛,震顫,高血壓和急性肺水腫。

生理效應[編輯]

腎上腺髓質是總循環中兒茶酚胺的貢獻者(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和多巴胺,左旋多巴胺在血漿中處於較高濃度),其貢獻了超過90%的腎上腺素。在其他組織中也發現少量腎上腺素,主要在分散的嗜鉻細胞中。腎上腺切除術後,腎上腺素在血液的檢驗下限中消失。

腎上腺貢獻約7%的循環去甲腎上腺素,其中大部分是神經傳遞中溢出,作為激素其活性很小。藥理劑量的腎上腺素刺激交感神經系統的α1,α2,β1,β2和β3腎上腺素受體。交感神經受體被歸類為腎上腺素類,基於他們對腎上腺素的反應。


術語「腎上腺素的」通常被曲解,因為主要的交感神經遞質是去甲腎上腺素,而非腎上腺素,在1946年發現的奧伊勒。

腎上腺素確實具有β2腎上腺素介導受體,對代謝和氣道有影響。並沒有從交感神經節到氣道的直接神經連接。

腎上腺髓質和交感神經系統參與飛行的這個概念,與打擊和驚嚇反應最初是由沃爾特佳能提出。但腎上腺髓質與腎上腺皮質相反,不是生存所必需。腎上腺切除術後患者對受刺激後的血液動力學和代謝反應,如低血糖和運動仍保持正常。

運動[編輯]

運動是使得腎上腺素分泌的一種生理刺激。第一次證明是使用貓的去神經支配的瞳孔來測定,後來使用尿液樣品的生物測定法確認。1950年公佈了生物化學方法用於測量血漿中兒茶酚胺。雖然使用熒光測定法測量總兒茶酚胺濃度已經發表了許多寶貴的作法,但該方法是太非特異性和不敏感,用以準確地測定血漿中非常少量的腎上腺素。提取方法和酶同位素衍生物放射性酶測定(REA)的發展將分析轉化為靈敏度1皮克的腎上腺素。早期REA血漿測定表明,腎上腺素和總兒茶酚胺在運動後期上升,主要是在無氧代謝開始時。

運動期間腎上腺素血中濃度升高,部分由於來自腎上腺髓質的分泌增加,以及部分由於肝血流減少而引起腎上腺素在肝中的代謝減少。腎上腺素的輸注在休息的受試者,重現腎上腺素的運動循環濃度上,幾乎沒有血流動力學的影響,除了小的β2-介導的舒張壓下降。腎上腺素的輸注在生理範圍內,抑制人的氣管高反應性,足以拮抗吸入組職胺造成的氣管收縮效應。

在1887年格羅斯曼指出對心跳加速神經的刺激逆轉了毒蕈鹼誘導的氣道收縮,知道交感神經系統和肺之間的關係。傑克遜說明了,通過從腎上腺髓質釋放的腎上腺素,使支氣管收縮發生逆轉。在正常受試者中運動誘導進行性氣道擴張與工作負荷相關並且不被β受體阻滯劑阻止。隨着運動的增加使氣道進行性擴張,是由迷走神經調解。正常受試者運動後由普萘洛爾β受體阻滯劑導致氣道阻力反彈,同時造成支氣管收縮,引起運動誘導的哮喘。運動期間減少氣道阻力,減少了呼吸的工作量。

情緒反應[編輯]

每個情緒反應都有一個行為組成部分,自主成分和激素成分。激素成分包括腎上腺素的釋放,腎上腺髓質反應發生於反應壓力,並且由交感神經系統控制。有關於腎上腺素的主要情感研究是恐懼。在恐懼電影實驗中,與對照組相比注射腎上腺素的受試者表現出更負面和更少的陽性面部表情。從影片和對照組受試者相比,這些受試者有更強烈的恐懼和更大的負面記憶。這項研究的結果表明,在負性情緒和腎上腺素水平之間有學習關聯。總體而言更大量的腎上腺素與具有負面情緒的喚醒狀態呈正相關。這些發現部分可歸因於腎上腺素引起生理性交感反應的作用,包括心率的增加和膝部搖動,這可以造成對恐懼的感覺,而不管從視頻中引起的恐懼的實際水平。

記憶[編輯]

已經發現腎上腺素激素類,例如腎上腺素,可以產生人類長期記憶的逆行性增強。由於情緒壓力導致腎上腺素釋放,這是內源性腎上腺素,可以調節對某事件的記憶的鞏固,確保記憶力,這對記憶是重要的。學習後腎上腺素活性也與覺醒與初始編碼關聯的程度相互作用。有證據表明腎上腺素確實有長期壓力適應和情緒記憶編碼的作用。在特定病理條件下腎上腺素也可以在升高覺醒和恐懼的記憶中起作用,包括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總的來說在動物和人類受試者中喚起情感記憶的任務中,廣泛的證據表明由腎上腺素調節與鞏固記憶。研究還發現涉及腎上腺素的識別記憶依賴於β腎上腺素受體的機制。腎上腺素不容易穿過血腦屏障,因此其對記憶鞏固的影響至少部分由周邊β腎上腺素受體引發。研究發現索他洛爾(sotalol),一種β腎上腺素受體拮抗劑,也不容易進入大腦,阻止腎上腺素在周邊的記憶增強效果。這些發現表明,在腎上腺素對記憶的鞏固效果上,β腎上腺素受體是必需的。

歷史[編輯]

腎上腺的提取物首先由波蘭生理學家拿破崙齊布爾斯基在1895年獲得。美國眼科醫生威廉·貝茨在1896年4月20日之前發現腎上腺素在眼科手術中收斂和止血性質的用法。1901年,日本科學家高峰讓吉首先發現、完成世界最初的腎上腺素結晶化[16]。腎上腺素首先在1904年由弗里德里希·斯托爾茲和亨利·萊斯戴爾·達金獨立地在實驗室中合成。

來源[編輯]

  • 腎上腺素是腎上腺髓質的主要激素,其生物合成主要是在髓質鉻細胞中首先形成去甲腎上腺素,然後進一步經苯乙胺-N-甲基轉移酶(phenylethanolamine N-methyl transferase,PNMT)的作用,使去甲腎上腺素甲基化形成腎上腺素。
  • 藥用腎上腺素可從家畜腎上腺提取,或人工合成。理化性質與NA相似。腎上腺素能激動α和β兩類受體,產生較強的α型和β型作用。

生物合成和調節[編輯]

在化學術語中,腎上腺素是稱為兒茶酚胺一類的單胺之一。它在中樞神經系統的一些神經元中產生,並且在腎上腺髓質的嗜鉻細胞中由苯丙氨酸酪氨酸兩類氨基酸產生。

腎上腺素在腎上腺的髓質中在酶途徑中合成,其將酪氨酸轉化為一系列中間體最終形成腎上腺素。酪氨酸首先被氧化成左多巴,隨後脫羧得到多巴胺。氧化產生去甲腎上腺素。腎上腺素生物合成的最後一步是去甲腎上腺素的伯胺的甲基化。

典型突觸的結構
苯乙胺與安非他命的結構通式
腎上腺素的生物合成涉及一系列酶反應。

調節[編輯]

腎上腺素釋放的主要生理觸發因素集中在壓力,如物理威脅,興奮,噪音,亮燈和高溫環境。所有這些刺激在中樞神經系統中加工。腦下垂體分泌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和交感神經系統通過增強酪氨酸羥化酶和多巴胺β-羥化酶的活性來刺激腎上腺素前體的合成,參與兒茶酚胺合成的兩個關鍵酶。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還刺激腎上腺皮質釋放皮質醇,這增加了嗜鉻細胞中苯乙醇胺N-甲基轉移酶的表達,增強腎上腺素的合成。這通常是為了應對壓力。交感神經系統,通過內臟神經作用於腎上腺髓質,刺激腎上腺素的釋放。這些神經的前節交感神經纖維釋放的乙酰膽鹼作用於煙鹼乙酰膽鹼受體,引起細胞去極化和鈣通過電壓門控鈣通道流入。鈣觸發嗜鉻粒細胞的胞吐作用,從而釋放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到血液中。

不像許多其他激素,腎上腺素(如與其他兒茶酚胺)不施加負反饋下調其自己的合成。異常升高的腎上腺素水平可以發生在各種條件下,例如暗中給腎上腺素藥,嗜鉻細胞瘤和交感神經節的其他腫瘤。

其作用經過重攝取到神經末梢末端,和通過單胺氧化酶和兒茶酚-O-甲基轉移酶的代謝而終止。

作用[編輯]

器官對腎上腺素的生理反應
器官 效果
增加心率
提高呼吸頻率
系統性 血管收縮血管舒張
刺激糖原分解
系統性 觸發脂解
系統性 肌肉收縮

作為激素,腎上腺素作用於幾乎所有的身體組織。其作用因組織類型而異和腎上腺素能受體對組織的表達。例如,高量的腎上腺素引起氣道中的平滑肌鬆弛但引起大多數小動脈平滑肌收縮。

心臟[編輯]

  • 腎上腺素的一般作用使心臟收縮力上升、興奮性增高、傳導加速,心輸出量增多。
  • 藥物上,腎上腺素在心臟停止時用來刺激心臟,作用於心肌、傳導系統和竇房結的β1受體,加強心肌收縮性,加速傳導,加速心率,提高心肌的興奮性。對離體心肌的β作用特徵是加速收縮性發展的速率(正性縮率作用,positive klinotropic effect)。由於心肌收縮性增加,心率加快,故心輸出量增加。腎上腺素又能舒張冠狀血管,改善心肌的血液供應,且作用迅速,是一個強效的心臟興奮藥。其不利的一面是提高心肌代謝,使心肌氧耗量增加,加上心肌興奮性提高,如劑量大或靜脈注射快,可引起心律失常,出現期前收縮,甚至引起心室纖顫。


對全身各部分血管的作用,不僅有作用強弱的不同,而且還有收縮或舒張的不同。對皮膚、粘膜和內臟(如腎臟)的血管呈現收縮作用;對冠狀動脈和骨骼肌血管呈現擴張作用等。由於它能直接作用於冠狀血管引起血管擴張,改善心臟供血,因此是一種作用快而強的強心藥。

血管腎上腺素主要作用於小動脈及毛細血管前括約肌,因為這些小血管壁的腎上腺素受體密度高;而靜脈和大動脈的腎上腺素受體密度低,故作用較弱。此外,體內各部位血管的腎上腺素受體的種類和密度各不相同,所以腎上腺素對各部位血管的效應也不一致,以皮膚粘膜血管收縮為最強烈;內臟血管,尤其是腎血管,也顯著收縮;對腦和肺血管收縮作用十分微弱,有時由於血壓升高而被動地舒張;骨骼肌血管的β2受體佔優勢,故呈舒張作用;也能舒張冠狀血管,機制見去甲腎上腺素。

血壓[編輯]

血壓在皮下注射治療量(0.5~1mg)或低濃度靜脈滴注(每分鐘滴入10μg)時,由於心臟興奮,心輸出量增加,故收縮壓升高;由於骨骼肌血管舒張作用對血壓的影響,抵消或超過了皮膚粘膜血管收縮作用的影響,故舒張壓不變或下降;此時身體各部位血液重新分配,使更適合於緊急狀態下機體能量供應的需要。較大劑量靜脈注射時,收縮壓和舒張壓均升高。此外,腎上腺素尚能作用於鄰腎小球細胞(juxtaglomerular cells)的β1受體,促進腎素的分泌。

氣管[編輯]

鬆弛支氣管平滑肌及解除支氣管平滑肌痙攣,可以緩解呼吸困難。能激動支氣管平滑肌的β2受體,發揮強大舒張作用。並能抑制肥大細胞釋放過敏性物質如組胺等,還可使支氣管粘膜血管收縮,降低毛細血管的通透性,有利於消除支氣管粘膜水腫。

代謝[編輯]

  • 能提高機體代謝,治療量下,可使耗氧量升高20%~30%,在人體,由於α受體和β2受體的激動都可能致肝糖原分解,而腎上腺素兼具α、β作用,故其升高血糖作用較去甲腎上腺素顯著。尚無證據表明腎上腺素與脂肪分解有關。

社會和文化[編輯]

費用[編輯]

發展中國家腎上腺素的批發成本在每瓶0.10至0.95美元之間。

名稱[編輯]

腎上腺素的名稱包括腎上腺素、博斯明和β,3,4-三羥基-N-甲基苯乙胺。

商品形式[編輯]

  • 腎上腺素可使用自動注射器系統,如EpiPen自動注射器。
  • 在美國銷售的腎上腺計量吸入器,用於緩解支氣管哮喘。

腎上腺素癮君子[編輯]

腎上腺素癮君子是一個從事經由感覺尋求行為的人「追求新穎和強烈的經驗,而不考慮身體,社會,法律或財務風險」。這些活動包括極端和危險的運動,濫用藥物,不安全的性行為和犯罪。該術語涉及在生理應激反應期間,腎上腺素在血液中濃度的增加。這種腎上腺素的循環濃度的增加是繼發於支配腎上腺髓質的交感神經的活化,因為它是快速的,並且不存在於已經除去腎上腺的動物中。單獨的腎上腺素輸注確實增加了警覺性,並且在大腦中具有作用,包括增強記憶。

力量[編輯]

通常在發生危機時期,腎上腺素與強大的力量及增強的反應能力有關。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Epinephrine.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ealth-System Pharmacists. [Aug 15, 2015]. 
  2. ^ Nancy caroline's emergency care in the streets. 7. [S.l.]: Jones And Bartlett Learning. 2012: 557. ISBN 9781449645861. 
  3. ^ 3.0 3.1 Chansky, Michael Lieberman, Allan Marks, Alisa Peet ; illustrations by Matthew. Marks' basic medical biochemistry : a clinical approach 4. Philadelphia: Wolters Kluwer Health/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3: 175. ISBN 9781608315727. 
  4. ^ (-)-adrenaline. Guide to Pharmacology. IUPS/BPS. [21 August 2015]. 
  5. ^ Everard ML. Acute bronchiolitis and croup. Pediatr. Clin. North Am. February 2009, 56 (1): 119–33, x–xi. PMID 19135584. doi:10.1016/j.pcl.2008.10.007. 
  6. ^ Bell, David R. Medical physiology : principles for clinical medicine 3rd. Philadelphia: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09: 312. ISBN 9780781768528. 
  7. ^ 7.0 7.1 Khurana. Essentials of Medical Physiology. Elsevier India. 2008: 460. ISBN 9788131215661. 
  8. ^ Buckley, Eleanor. Venomous Animals and Their Venoms: Venomous Vertebrates. Elsevier. 2013: 478. ISBN 9781483262888. 
  9. ^ Animal Physiology: Adaptation and Environment 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510. ISBN 9781107268500. 
  10. ^ Wermuth, Camille Georges. The practice of medicinal chemistry 3. Amsterdam: Elsevier/Academic Press. 2008: 13. ISBN 9780080568775. 
  11. ^ WHO Model List of EssentialMedicines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October 2013 [22 April 2014]. 
  12. ^ Epinephrine. International Drug Price Indicator Guide. [15 August 2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11月22日). 
  13. ^ Epinephrine.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ealth-System Pharmacists. [3 April 2011]. 
  14. ^ 荷里活女星抗議EpiPen自動注射器漲價
  15. ^ 荷里活女星抗議EpiPen自動注射器漲價
  16. ^ Wermuth, Camille Georges. The practice of medicinal chemistry 3. Amsterdam: Elsevier/Academic Press. 2008: 13. ISBN 9780080568775.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