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啟蒙運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蘇格蘭歷史 Flag of Scotland

本條目是系列中的文章

年代
史前蘇格蘭
中世紀早期蘇格蘭
中世紀盛期蘇格蘭
蘇格蘭獨立戰爭
中世紀末期蘇格蘭
蘇格蘭改革
近代蘇格蘭
蘇格蘭啟蒙運動
現代蘇格蘭
王朝和政權
亞爾賓王朝(843-878)以及(889-1040)
馬里王朝(1040-1058)
鄧凱爾德王朝(1058-1286)
巴里奧王朝(1292-1296)
布魯斯王朝(1306-1371)
斯圖亞特王朝(1371-1714)
聯合法案(1603)
主題
藝術史
殖民史
文化
經濟史
編史
文學史
軍事史
政治
蘇格蘭歷史時間軸


蘇格蘭啟蒙運動一般是指從1740年至1800年期間在蘇格蘭所發生的人類文明的巨大進步,分享了歐洲啟蒙運動的人文與理性主義。

歷史背景[編輯]

從社會歷史背景上來看,蘇格蘭啟蒙運動不同於法、德等歐陸啟蒙運動最為顯著而獨特的方面,那應該就是蘇格蘭啟蒙運動是一場政治轉型和宗教改革已然完成的「後革命啓蒙」[1] 。《1707年聯合法案》通過以後,蘇格蘭在世界上的地位徹底改變了。隨着宗教改革的完成,許多蘇格蘭學者開始在歐洲大陸的大城市授課,但隨着大英帝國的誕生和快速擴張,在蘇格蘭本土進行了哲學思想上的反思,誕生了數量眾多的思想家。這使得蘇格蘭這個西歐最為貧窮、偏遠的國家引起了世界的注意,迅速成為歐洲文明的一股強大勢力。

到1750年時,蘇格蘭人是當時歐洲最有教養的市民,識字率高達75%[2]。閱讀是當時主流的文化風氣[3],而蘇格蘭的啓蒙知識份子,在以阿蓋爾公爵為首的地主商人之統治階層的穩定與持續的資助下[4], 生活在一個緊密的社會與學術圈子裏,組織了許多社團學會俱樂部,諸如愛丁堡擇優學會(The Select Society)、拔火棍俱樂部(The Poker Club)、文學會(Literary Society)、政治經濟俱樂部(the Political Economy Club)、哲學學會(Philosophy Society)等[5] ,形成了異常活躍的進行思想傳播與論辯的「公共領域」,斯莫特(Smout)幽默地稱其為「交流的頭腦」(cross-fertilisation of minds)[6]

蘇格蘭通過和在大英帝國內的自由貿易獲得了經濟上的優勢,又通過自古典時期就建立起來的第一個歐洲公共教育系統獲得了教育上的優勢。各方面的復甦使得蘇格蘭思想家開始懷疑那些約定俗成的假設,在啟蒙運動中開闢了自己的人文主義實踐道路。伏爾泰這麼評價說:我們通過蘇格蘭看到了所有那追求文明的信念。

代表人物[編輯]

哈奇森[編輯]

哈奇森是蘇格蘭啟蒙運動中第一個主要思想家,他在1729年到1746年間任格拉斯哥大學哲學教授,對後來的蘇格蘭大思想家們起到了重大影響。他作為一個道德哲學家持有和霍布斯不同的意見,反對霍布斯的信徒休謨,為蘇格蘭思想找到了一條新的道路。哈奇森對世界作出的主要貢獻在於他的功利主義思想,他的結果主義準則是將最高的快樂帶給最多的人。

休謨[編輯]

大衛·休謨本人被認為是蘇格蘭啟蒙運動乃至整個西方哲學史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的道德哲學勝過了哈奇森,他對政治經濟的研究鼓舞了他的好友亞當·斯密做了更為細緻的工作。休謨對蘇格蘭啟蒙運動的實踐性質有着很大的影響,他關心知識的本質,發展了關於實證、經驗和因果律的觀點,其中大多都帶有科學方法的要素。現代很多關於科學和宗教之間的觀點也是由他發展起來的。

斯密[編輯]

如果休謨主要關注哲學較少研究經濟的話,他的觀點仍然引發了後來經濟領域中的重要著作。跟隨休謨對自由貿易極富熱情的辯護,亞當·史密斯發展了這一觀點,並於1776年發表了被認為是現代經濟學的首部作品《國富論》。這部著作首次提出政治經濟的研究,並創造了沿用到馬克思時代的社會學,發表後瞬間影響了英國的經濟政策,並在21世紀中對全球化關稅問題的探討仍然發揮作用。

人類科學[編輯]

蘇格蘭啟蒙運動的思想家發展了一種建立在休謨關於道德哲學和人類本性的作品之上的「人類科學」(science of man)。這種風格表現於詹姆斯·伯尼特(James Burnett,Lord Monboddo)、亞當·福格森約翰·米勒(John Millar)和威廉·羅伯遜(William Robertson)的作品中,他們都帶着一種現代性的眼光重組了對遠古文化中人類行為的科學研究。記錄了許多蘇格蘭啟蒙運動中的觀點的組織是愛丁堡的撲克俱樂部(The Poker Club)。

其他影響[編輯]

蘇格蘭啟蒙運動之後從哲學和經濟的研究轉向了個別的科學領域。轉向的先驅是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對農學有着興趣的醫生。建築師亞當兄弟,完成了歐洲最完善的都市計劃:愛丁堡的新城區。他們發明了日後對全歐洲影響巨大的嚴格、純粹的新古典主義。蘇格蘭人不僅將新古典主義普及化,來自蘇格蘭的作家司各特爵士讓哥德式的中世紀在浪漫人士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般認為蘇格蘭啟蒙運動結束於這種轉向(18世紀末),但蘇格蘭對英國科學文化之後50年的的巨大影響仍然是值得注意的,這些著名的人物有:近代地質學之父詹姆斯·哈頓、發明了蒸氣機的詹姆斯·瓦特、工程師威廉·默多克William Murdoch)、物理學家麥克斯韋等等。這對一個人口不多的小國來說的確不簡單,司各特爵士曾這麼評論道:身為蘇格蘭人,我必須靠着雙手打天下。十八、十九世紀的蘇格蘭歷史,是辛苦得來的勝利和令人心酸的悲劇,成就伴隨着拋頭顱、灑熱血。

參考資料[編輯]

  1. ^ [1]項松林,《生活史視野下的蘇格蘭啟蒙運動》,中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第16卷第4期,2010 年 8 月
  2. ^ Herman, Arthur (2003). 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The Scots' Invention of the Modern World. 4th Estate, Limited. ISBN 1841152765.
  3. ^ Mark R. M. Towsey, Reading 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Books and Their Readers in Provincial Scotland, 1750-1820 (2010)
  4. ^ Jane Rendall. The Origins of 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M].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78.
  5. ^ [2]項松林,《生活史視野下的蘇格蘭啟蒙運動》,中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第16卷第4期,2010 年 8 月
  6. ^ T.C.Smount.A history of the Scottish People(1560-1830) [M]. London: Fontana, 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