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組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行星組曲

The Planets


作品類型 管弦樂組曲
作曲 古斯塔夫·霍爾斯特
創作時間 1914-1916年
作品編號 Op. 32
樂派 現代樂派
首演
時間 1920年11月15日
地點 倫敦

行星組曲》(The Planets suite Op. 32)是一組由英國作曲家霍爾斯特創作的管弦樂組曲,完成於1914年到1916年之間,全曲由7個樂章組成,分別以太陽系中的7個行星命名。首次私下演奏在1918年9月29日的皇后廳(Queen's Hall)進行,指揮者為阿德里安·鮑爾特(Adrian Boult);第一次公開演出則是在1920年11月15日,是由阿普萊比·馬修斯(Appleby Matthews)指揮。[1]霍爾斯特又於1922年10月27日為倫敦交響樂團錄下了該曲的第一張唱片。[2]

特色[編輯]

這部管弦樂使用的樂隊陣容十分龐大,甚至加入了當時仍未普及的新樂器,包括低音長笛(等同現在的G調中音長笛)、低音雙簧管(比雙簧管低一個八度)及較常在管樂隊使用的上低音號。同時也使用了管風琴和兩組女聲三部合唱團。全曲七個樂章以七個行星的名字命名:火星金星水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這更多的是出於占星學上的意義而並非天文學,樂章的標題可能起源於《The Art of Synthesis》這本書[3]

配器[編輯]

木管樂器
2 短笛(第3,4長笛兼任)
4 長笛
G調中音長笛(第4長笛兼任)
3 雙簧管
英國管
低音雙簧管(第3雙簧管兼任)
3 單簧管(降B調及A調)
低音單簧管(降B調)
3 巴松管
低音巴松管
銅管樂器
6 圓號
4 小號
2 長號
低音長號
上低音號
大號
打擊樂器
6 定音鼓(2位演奏者)
大鼓
小鼓
三角鐵
鈴鼓
鐘琴
木琴
管鐘
鍵盤樂器
鋼片琴
管風琴
弦樂器
第一、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需要到低音C)
2 豎琴
聲樂
2女聲三部合唱團(只在最後一個樂章出現)

內容[編輯]

全曲的七個樂章都有屬於自己的標題,這些標題也與樂曲的主題相關:

極具壓迫感的第一章,由美國空軍樂團(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Band)演奏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平和的第二章,美國空軍樂團演奏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第四樂章,斯基德莫爾(Skidmore)大學管弦樂團。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第六樂章,美國空軍樂團演奏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1. 火星——戰爭使者(Bringer of War):霍爾斯特是在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完成這一樂章的。因此有人認為,這段音樂是對當時迫在眉睫的戰爭的預言。以緊張的5/4拍弦樂開頭,為了營造一種咄咄逼人的氣氛,樂隊使用一種不常見的演奏技術:用打擊樂及弦樂器的弓杆擊弦。這種蠻橫、激昂的漸強節奏型,暗示出軍隊在行進,給人以一種咄咄逼人的緊迫感。[4]主旋律混亂而又充滿壓迫感,第二主題則由上低音號和小號對答而組成。[5]
  2. 金星——和平使者(Bringer of Peace):與上一樂章兇殘的戰爭音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一樂章顯得格外寧靜安謐。它使人想起了一個沒有電閃雷鳴、遠離戰爭喧囂的世外桃園,到處呈現出一派和平安樂的景象。平和的開頭,採用了柔和的木管樂器。以獨奏號聲起頭,接着是長笛和單簧管的有序加入,小提琴豎琴鋼片琴的運用也使得樂曲的主題更加趨於平緩,而長笛和法國號的延音表達蟬鳴,豎琴表現溪水,鋼琴鋼片琴表現清泉,小提琴表現情歌。。
  3. 水星——飛行使者(the Winged Messenger):傳說中水星是帶有翅膀的信使的象徵,也是竊賊的保護神。因而,這一樂章的音樂機敏靈活,歡快的急板諧謔曲,也是全曲最短的樂章。同時使用了兩件鍵盤樂器,該章的兩個主旋律由6個同樣的小片段組成,第一主題輕捷而又俏皮,表示信使忙碌地走家串戶,為人類帶來福音;第二主題帶民歌風格,表現人類歡迎信使的情景。如果將第一旋律分解為-弱-弱--弱-弱,則第二旋律就為-弱--弱--弱。
  4. 木星——歡樂使者(the Bringer of Jollity):全曲中最恢宏的部分,它體現了宇宙的遼闊與未知的神秘。,該樂章也經常被獨立拿出來演奏。全樂章內容多變而雄偉,有些部分十分相近,因此可以根據不同的方式將其分為數個篇章。大致上來說可以分為相近的一、三部分和它們之間氣勢恢宏的第二部分,第一、三部分可以進一步區分出若干小節,樂章的最後使用了定音鼓
  5. 土星——老年使者(the Bringer of Old Age):土星也常被單獨演奏,開頭使用長笛、大管、豎琴營造出兩個相互交替的節奏,暗示老年人的步伐。[6]
  6. 天王星——魔術使者(the Magician):全曲可分為4個片段,首先是輝煌的巴松管作為開始,然後則又轉而低迷起來。整個樂章中不斷變換着樂器,風格也在激昂和和緩之間轉換,以達到撲朔迷離的魔幻效果。[7]
  7. 海王星——神秘使者(the Mystic):寧靜而和緩,充滿朦朧感。樂章最後有悠揚而飄渺的女聲合唱,尤其總譜上註明:「合唱隊應置於舞台邊鄰近的房間內,房門要開着,直到全曲的最後一小節,這時門要輕輕地、靜靜地關上。合唱隊。以及可能需要的人和一些副指揮,都要用螢幕與聽眾隔開。」,但在實際演奏時這部分合唱也常常被省略。

影響[編輯]

行星組曲中的樂章常作為電影、遊戲配樂[8]或者是影響配樂作者的創作[9],然而整組樂曲卻很少被人記住。

組曲中的一些樂章,尤其是《木星》常被填詞演唱,例如英國民謠《我宣誓向祖國效忠》(I vow to thee, My country),後來英國歌手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演唱改編該民謠的《Running》、平原綾香演唱吉元由美填寫的日文歌詞、本田美奈子演唱岩谷時子填的日文版歌詞等。

另外《木星》部分段落被JR東日本用作車站發車音樂之用,現時使用的車站例子有中央·總武緩行線幕張車站3號月台、中央本線甲府車站2號月台和兩毛線伊勢崎車站1、2號月台。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