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敏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裴敏欣
Minxin Pei.jpg
裴敏欣於2014年
出生 (1957-12-10) 1957年12月10日62歲)
 中國
國籍 美國
教育程度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

哈佛大學政治學碩士
匹茲堡大學英文寫作藝術創作碩士

上海外國語大學英文系
職業政治經濟學政治學教授

裴敏欣(Minxin Pei,1957年12月10日)是一位美籍華人美國政治學家,專長是中國政治經濟中美關係發展中國家民主化,目前擔任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Keck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主任。裴敏欣長期以來一直在《中國季刊》、《今日中國》、《外交官》、《外交雜誌》等期刊發表學術文章,他也為許多報刊撰寫評論,為CNN等媒體提供專業意見。

生平[編輯]

裴敏欣出生於上海。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裴敏欣在20歲生日(1977年高考只有四門兩天:上海為12月10日星期六和12月11日星期天)[1]那天參加本地高考,被上海外語學院錄取。他於1982年在上海外語學院取得英文本科學位後,曾留校任講師兩年。後赴美國匹茲堡大學深造,於1986年取得寫作藝術創作碩士。由於對政治有興趣,再赴哈佛大學進修,於1989年取得政治學碩士,1991年取得政治學博士學位。[2]

職業[編輯]

1991年任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衛生學院(Davidson College)訪問助理教授。1992年至1998年間,任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1999年至2009年間任職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中國研究項目的高級研究員;2002年1月—2004年3月,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中國項目共同主任;2004年4月—2008年3月,中國項目主任。2009年7月起任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主任[2]

觀點[編輯]

  • 認為中國以漸進改革拋棄共產主義,優於蘇聯的快速革命[3]
  • 中國崛起的黑暗面:[4] 中國的經濟繁榮伴隨着猖獗的腐敗,巨大的浪費,無意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不政治改革,中國的未來一定會是腐爛。
  • 腐敗威脅中國的未來:[5]未能遏制中國官員貪污成風,是對國家未來的經濟和政治穩定的最嚴重威脅之一。
  • 1978年以來的30年,是中國歷史變化最快的30年。中國改革開放基本上改變了世界經濟格局和世界權力格局。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維持高增長最重要資源的「人口紅利」,將在未來五年、最多十年之間消失。勞動成本的增加,醫療、失業等保險費用的增加,將給未來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增加巨大壓力。出口為導向的發展模式與低成本未必能繼續[6]
  • 長期以來隨着中國經濟規模不斷上升,裴敏欣卻不停地預測其即將崩潰。
  • 中國2011年坎坷的前景:中國與其他大國的關係在2010年變得急轉直下,中國的領導人需要改變心態[7]
  • 中國地方政府與房地產開發商勾結,從蓬勃發展的住宅市場榨取最大的利益。由於地方政府和北京之間的默契,中國各省,直轄市獲得近一半賣地的財政收入。換句話說,高房價是當前中國財政體制的必然結果,因為高房價即是變相的稅收。使普通中國人負擔得起的住房的手段是降低稅收[7]
  • 薄熙來事件質疑北京政權,第一, 為什麼這樣一個明知有問題的人被委以如此大的權力,卻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制約?第二,在領導層換屆時,黨如何更好的處理在高層的權力競爭?第三,在互聯網微博時代,黨如何更好的應付政治危機?[8]
  • 中國共產黨處理薄熙來事件的笨拙方式,顯示它沒有能力應對互聯網時代一個快速發展的政治危機。共產黨在國內不能容忍和平異議,並對信息革命有莫名的恐懼。也顯示黨內領導人的權力鬥爭和不和[9]
  • 2012年5月,裴敏欣提出(1)非產油國一旦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 per capita)依購買力調整後達到6000美元以上,專制政權就無法維持;(2)歷史上,連續當權最久的政黨(蘇聯共產黨)也只有74年(1917-1991);(3)中國大陸每年約有七百萬大學畢業生,其中只有一百萬左右精英獲准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特權階級。遭排斥的六百萬有才華,有雄心的大學畢業生無法享有黨員才有經濟機會,勢必會覺得挫折。在未來十年內,這些人增長到幾千萬,成為將來政治反對黨的儲備人才庫。由以上三點論證:中共已執政62年,如果歷史可供借鏡,中共即將進入危機的10年,它執政的時間可能最多只剩10到15年(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governed for 62 years. If history offers any guidance, it is about to enter its crisis decade, and probably has at most 10-15 years left on its clock.)。在北京那些的官員想無限期地保持現狀的機會並不大。他們必須開始思考如何優雅地及和平地轉移權力。中共需要立即做的一件事是停止迫害將來可能是反對黨的領導人。最終開始向民主過渡時,中共需要他們作為談判的對象[10][11]
  • 2015年2月20日發表中國打擊西方價值觀一文[12]

著作[編輯]

  • 《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4)《從改革到革命: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蘇聯的消亡》
  • 《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 The Limits of Developmental Autocracy》(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中國被困的轉型:專制制度發展的限制》
  • 《Looming stagnation (The Color of China)》 《迫在眉睫的停滯 (中國的特色)》, 2009
  • 《My Trip to Asia》 《我的亞洲之行》, 2011

參考資料[編輯]

  1. ^ [1][永久失效連結]
  2. ^ 2.0 2.1 CV of Minxin Pei (PDF).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年11月19日). 
  3. ^ 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4. ^ The Dark Side of China's Rise. 外交政策. 2006年3月/4月 [2012-05-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7-03). 
  5. ^ Corruption Threatens China’s Future.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 2007年10月 [2012-05-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5-09). 
  6. ^ 华盛顿智库裴敏欣:中国改革开放改变了世界格局. 人民網. 2008年10月29日 [2012年5月2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年5月12日). 
  7. ^ 7.0 7.1 China'a Bumpy Ride Ahead. The Diplomat. 2011年2月 [2012-05-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1-13). 
  8. ^ Three Questions for Beijing. 《華爾街日報》. 2012年4月15日 [2012年5月27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年6月23日). 
  9. ^ 中国政治的妄想症. 聯合早報. 2011年4月19日 [2012年5月27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年5月27日). 
  10. ^ Minxin Pei: Communist China's Perilous Phase -- Disunity among the ruling elites and the rising defiance of dissidents signal that one-party rule could be nearing its end..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May 2, 2012 [2012-05-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5-21). 
  11. ^ 大陸旅美學者:中共最多再當權15年!. 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 2012年5月9日. 
  12. ^ 打击西方价值观 令中国反腐行动效果打折扣. [2015-02-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