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鴻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辜鴻銘
跳到: 導覽搜尋
辜鴻銘
{{{name}}}
學者
19世紀-20世紀
原名 辜湯生
異名 Tomson
鴻銘
立誠
國籍 中華民國
出生 1857年7月18日(1857-07-18)
馬來亞檳榔嶼(今日檳城
逝世 1928年4月30日 (70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北京
職業 學者教授
機構 自強學堂(今武漢大學)、北京大學
種族 漢族
語言 中文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臘文
父母 辜紫雲 (父)
布朗(英國義父)
研究領域 國學西學
學歷
代表作

《中國人的精神》

辜湯生(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字鴻銘,號立誠,自稱慵人東西南北人,又別署為漢濱讀易者[1]。英文名眾多,初用Koh Hong-beng,回國用Ku Hweng-Ming,另外還有Kaw Hong Beng、Amoy Ku,最為人知的是Tomson。祖籍福建省同安縣,生於南洋英屬馬來西亞檳榔嶼[2]。學博中西,號稱「清末怪傑」,是滿清時代精通西洋科學、語言兼及東方華學的中國第一人。他翻譯了中國「四書」中的三部——《論語》、《中庸》和《大學》,創獲甚鉅;並著有《中國的牛津運動》(原名《清流傳》)和《中國人的精神》(原名《春秋大義》)等英文書,熱衷向西方人宣傳東方的文化和精神。

生平[編輯]

他自稱「一生四洋」,即「生在南洋,學在西洋,婚在東洋,仕在北洋」。

1857年7月18日,辜鴻銘出生於英國殖民地檳榔嶼(今馬來西亞檳城),祖籍福建同安縣。父親辜紫雲,母親為葡萄牙人與馬來人混血。

1867年,辜鴻銘隨其橡膠園主英國商人布朗前往蘇格蘭。10歲時,義父布朗告訴他:「現在歐洲國家和美國都想侵略中國,所以那些國家的學者都在努力鑽研中國文化;希望你日後也能為自己的國家學好中西文化!」。[3] 1870年,14歲的辜鴻銘被送往德國學習科學。後回到英國,掌握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臘文[4],並於1873年考入愛丁堡大學文學院攻讀西方文學專業,並得到校長、著名作家、歷史學家、哲學家卡萊爾的賞識,並1877年以優異的成績獲得該校文學碩士學位。同年,辜鴻銘入德國萊比錫大學,獲得土木工程文憑;後又去法國巴黎大學攻讀法學

1880年,辜鴻銘結束自己14年的求學歷程返回故鄉檳城。1881年,他遇到馬建忠並於其傾談三日,思想發生重大改變,隨即辭去殖民政府職務,學習中國文化。

1885年,辜鴻銘前往中國,被湖廣總督張之洞委任為「洋文案」(即外文秘書)。張之洞實施新政、編練新軍,也很重視高等教育。在辜鴻銘鼎力謀划下、辜鴻銘擬稿,再呈張之洞審定,於光緒十九年十月二十二日(1893年11月29日)以《設立自強學堂片》上奏光緒皇帝,籌建由國人自力建設、自主管理的高等學府——自強學堂武漢大學前身),得到欽准。自強學堂正式成立後,蔡錫勇受命擔任總辦(校長),辜鴻銘任方言(英語)教習。辜鴻銘授課非常受學生歡迎,全校師生景仰,成為自強學堂一代名師。[5]

1905年,辜鴻銘任上海黃浦浚治局督辦。1908年宣統即位,辜任外交部侍郎,1910年,他辭去外交部職務,赴上海任南洋公學監督。1911年辛亥革命後,辜辭去公職,1915年在北京大學教授,主講英國文學。其著作《中國的牛津運動》於1909年出版,《中國人的精神》(《春秋大義》)於1915年出版。

1924年,辜鴻銘赴日本講學三年,其間曾赴台灣講學,鹿港辜家的創始人辜顯榮招待。1927年從日本回中國。1928年4月3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2歲。

觀點和著作[編輯]

在其著作《中國人的精神》中,辜鴻銘把中國人的優點概括為「溫良」(英文:gentleness),並說道:「中華...民族精神不朽的秘密就是中國人心靈與理智的完美諧和。」

辜鴻銘是堅決的保皇派,即使民國時期在北京大學講課,仍然留着大辮子,帶着書童。他喜愛中國姑娘淑姑的小腳,酷嗜嗅女人小腳,講究瘦、小、尖、彎、香、軟、正七字訣。對於清代文化如纏足長袍馬褂辮子納妾,辜鴻銘堅持終身。辜鴻銘娶了淑姑不到一年,又納日本大阪心齋橋人吉田貞子為妾[6]。當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被免職時,他也憤而辭職,曾說:「現在中國只有兩個好人,一個是蔡元培先生,一個是我。因為蔡先生點了翰林之後不肯做官,就跑去革命,到現在還是革命。我呢?自從跟張文襄做了前清的官以後,到現在還是保皇。」但他反對袁世凱洪憲稱帝

辜鴻銘主張「一夫一妻多妾制」,最出名的比喻是認為一夫多妻是一把茶壺配幾隻茶杯。但當時詩人徐志摩結婚時,他的妻子陸小曼曾對他說:「志摩!你不能拿辜先生茶壺的譬喻來作借口,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茶壺,乃是我的牙刷,茶壺可以公開用,牙刷是不能公開用的!」[7]

軼事[編輯]

據說他在英國街頭故意倒拿報紙,有英國人看見,大笑着説:「看這個中國人多笨,報紙都拿倒了,還假裝懂英文。」辜就回嘴説:「你們英文太簡單,拿正著讀,顯不出本事。」 然後熟練地倒讀報紙,一口地道的倫敦腔,把英國人都驚獃了。

慈禧太后過生日,他當眾脫口而出的「賀詩」是「天子萬年,百姓花錢。萬壽無疆,百姓遭殃」。

袁世凱出身行伍,喜歡強調自己沒學問但是善於實幹。他曾經向德國公使吹噓説:「張中堂(張之洞,是探花出身) 是講學問的;我是不講學問的,我是講辦事的。」袁世凱的幕僚將這件事得意地告訴辜鴻銘。辜鴻銘不假思索地回答:「老媽子倒馬桶,固用不着學問;除倒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無學問的人可以辦得好。」[8]後袁世凱死,全國舉哀三天,辜鴻銘卻特意請來一個戲班,在家大開堂會,熱鬧了三天。

辜鴻銘博通西歐諸種語言、言辭敏捷的聲名很快在歐美駐華人士中傳揚開來。他給祖先叩頭,外國人嘲笑說:這樣做你的祖先就能吃到供桌上的飯菜了嗎?辜鴻銘馬上反唇相譏:你們在先人墓地擺上鮮花,他們就能聞到花的香味了嗎?

英國作家毛姆來中國,想見辜。招待毛姆的主人就給辜送去一張便條紙,請他來。可是等了好幾天也不見辜來。毛姆後來知道這位主人是以如此不禮貌的方式邀請辜,就自己寫了一封非常謙遜的信交送,詢問是否可去拜訪。兩小時後,辜就回信答應。一進屋,辜就強力表達他對之前那張便條紙邀請的不滿:

當那哲學家進客廳來時,我即迅速表示我對他容許我拜會他的謝意。他指給我一張椅子,幫我倒茶。 「你想見我對我是一種奉承,」他回答,「你的國人只和苦力及買辦交易,他們以為每一個中國人如果不是這一種,就一定是那一種。」我想冒險抗議,但我尚未了解他的真意。他把背倚在椅子上,用一種嘲弄的表情望着我。「他們以為若他們已經點頭示意,我們就一定會去。」我知道他仍然對我朋友不合宜的通知感到不滿。我不知道應怎樣回答,喃喃地說了一些恭維話。

——林語堂《信仰之旅》(From Pagan to Christian)第二章 大旅行的開始

辜鴻銘在北京大學任教,梳着小辮走進課堂,學生們一片哄堂大笑,辜平靜地說:「我頭上的辮子是有形的,你們心中的辮子卻是無形的。」聞聽此言,狂傲的北大學生一片靜默[9]。辜鴻銘在北大人稱「辜瘋子」。

評價[編輯]

「英文文字超越出眾,二百年來,未見其右。造詞、用字,皆屬上乘。總而言之,有辜先生之超越思想,始有其異人之文采。鴻銘亦可謂出類拔萃,人中錚錚之怪傑。」--林語堂[10]

「一個鼓吹君主主義的造反派,一個以孔教為人生哲學的浪漫派,一個誇耀自己的奴隸標識(辮子)的獨裁者;就是這種自相矛盾,使辜鴻銘成了現代中國最有趣的人物之一。」--溫源寧[11]

參考文獻[編輯]

  1. ^ 孔慶茂. 《辜鴻銘評傳》. 國學大師叢書. 北京: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1996.12: 第23頁. ISBN 9787805795812. 
  2. ^ 黃興濤. 《文化怪傑:辜鴻銘評傳》. 台北: 知書房出版社. 2001.12: 第24頁. ISBN 9787805795812. 
  3. ^ 辜鴻銘背書成才:莎士比亞38個英文劇本滾瓜爛熟. 連盈慧. 鳳凰網. [2012年07月17日] (中文(中國大陸)‎). 
  4. ^ 辜鴻銘的西文學習法
  5. ^ 辜鴻銘
  6. ^ 《民國名人與日本妻妾》
  7. ^ 羅家倫 《回憶辜鴻銘先生》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北京 1998年5月 ISBN 7-5600-1449-6
  8. ^ 駡人高手辜鴻銘
  9. ^ 辜鴻銘
  10. ^ 孔慶茂. 《辜鴻銘評傳》. 國學大師叢書. 北京: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1996.12: 第20頁. ISBN 9787805795812. 
  11. ^ 溫源寧. 《一知半解及其他》. 《新世紀萬有書庫》第五輯. 北京: 遼寧教育出版社. 2001.2: 第32頁. ISBN 753825934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