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座標22°21′40″N 114°06′14″E / 22.361115°N 114.103767°E / 22.361115; 114.103767

長安邨
長安邨
長安邨
房屋機構 Logo of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svg 香港房屋委員會
所屬地區 葵青區
屋邨類別 租者置其屋計劃
入伙年份 1987年
樓宇座數 10
單位數目 1,400(不包括已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的單位)
單位面積 126 - 571 呎(ft²)
住戶數目 1,400(不包括已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的單位)
認可人口 3,600(不包括已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的單位)

長安邨英語:Cheung On Estate)是香港的一個公共屋邨,位於新界青衣島北面近青衣站,共有10座樓宇,分兩期發展,屬青衣島第二大的公共屋邨。約於1980年代中期開始興建,於1987年開始入伙,由香港房屋委員會管理,其後於1998年1月起在租者置其屋計劃(第一期)把單位出售給所屬租戶,現已成立業主立案法團。現時管理長安邨的公司是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

長安邨本來有15座,因屋邨管理上的需要,於1988年把施工中的第11至15座樓宇從長安邨分拆出來,且易名為長發邨,於1989年開始入伙。

由於長安邨的位置鄰近青衣站及大型商場,所以屋苑買賣成交在青衣公屋中是最多的。

歷史[編輯]

長安邨前身屬於青衣避風塘和船廠,它的興建與青衣北橋的興建是息息相關的。

青衣島於1970年代被發展,青衣大橋於1974年建成,而鄰近青衣大橋長青邨於1977年入伙。及至1980年代時,當時青衣大橋是唯一一條陸路通道連接青衣,而青衣南是工業區,所以有很多重型車輛使用,導致青衣大橋損耗較嚴重,加上青衣不斷興建公共屋邨,所以當局在1983年於青衣北面進行填海工程,用以興建青衣北橋,來減輕青衣大橋的負荷。青衣北填海工程把青衣島牙鷹洲併合起來,填海區後便建成了長安邨。同時還興建青安臨時房屋區及青發臨時房屋區。其後青發臨屋區重建成青宏苑,青安臨時房屋區清拆後香港房屋委員會與寶灝有限公司聯合重建成青逸軒,原屬私人參建居屋,但因香港政府暫停出售居屋,青逸軒便改為私人屋苑出租。

藍巴勒海峽的位置於填海後預留興建青衣站(前青衣機鐵站)。上蓋興建了盈翠半島青衣城,沿海邊位置興建了青衣海濱公園。長安邨與長發邨同時鄰近青衣站,而兩邨內擁有青衣最大的公共交通總站-長安巴士總站。所以兩邨同樣是整個青衣島上交通最方便的公共屋邨。而長安邨所擁有的樓宇設計類型基本上是集結了整個1980年代經常使用的標準樓宇設計的款式。

屋邨資料[編輯]

設施[編輯]

長安邨設有三個籃球場,一個羽毛球場及一個手球場及多個遊樂場,並設有兩個多層停車場。邨內設有行人天橋通往長安巴士總站長發商場

學校[編輯]

長安邨現有兩間中學、兩間小學及兩間幼稚園。

已結束
  • 佛教真如幼稚園(位於長安邨安江樓地下)
  • 全完堂長安幼稚園(位於長安邨安泊樓地下)

樓宇[編輯]

樓宇名稱(座號) 樓宇類型 落成年份 期數
安海樓(第1座) Y3型 1988 一期
安洋樓(第2座)
安江樓(第3座) 1987
安濤樓 (第4座) (一層有52個單位,雙翼) 新長型
安湖樓 (第5座) (一層有28個單位,非26個) 1988 二期
安潮樓(第6座) Y3型 1989
安泊樓 (第7座) (一層有32個單位,而非正常Y3型設計的24個,翼尾為劏一及二人單位屬後期改建,主要用作編配給受葵興邨重建影響的居民)
安湄樓(第8座) 1988
安潤樓(第9座) 相連長型第一款
安清樓(第10座)

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和葉氏清潔服務公司懷疑種票醜聞[編輯]

2016年9月11日 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於下午召開特別業主大會,動議提早與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及葉氏清潔服務公司續約。新合約每戶每月管理費、保安及清潔費將分別加價約3%及6%。有業主不滿法團未有公開投標便與管理公司續約;更有在場業主踢爆4年前已過身的母親竟然「被簽署」授權書,授權他人在業主大會投票。最終在大批業主反對下,擱置有關動議。 會上有業主情緒激動,試圖衝上台抗議,郤被保安員推倒在地上受傷,法團主席李錦麟隨即報警,傷者需由救護員送院治療。當日不足200人出席業主大會,法團卻有1,813位業主簽署授權書;有業主指保安員上門收集授權書,斥即使出席的業主全數反對提早續約,票數也不及授權票,阻止不到議程通過。管理公司被業主追問下,承認授權書無需填上身份證號碼,只需要填上業主姓名及簽名,交回後再由管理公司經核對田土廳紀錄便可。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李錦麟解釋「死人授權書」一事,表示「點解死人都有授權書我真係唔知」並指若核實清楚會取消該授權書。最終大會在出席業主的反對聲下提出擱置與港深提早續約,舉手投票以73票贊成,13票反對通過,清潔公司則獲暫續約半年[1]

2016年9月12日 大會翌日,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於各座之大堂張貼了一則聲明,試圖澄清上述醜聞。該通告大致內容為所有授權書均有業主的姓名和簽名,以及指蘋果日報之報導為失實指控。而通告亦表示法團將公佈事件的真相,但截至10月1 日,「事件真相」仍未被公佈;而聲明未能解釋有關「死人授權書」、「種票」以及授權書無需填上身份證號碼之問題,故未能釋除其他業主疑慮。

2016年9月20日 及後有熱心業主於同年9月20日在Facebook成立了一個名為「長安邨反貪反授權關注組」的專頁,盼令長安邨居民更加留意此事件和關心該屋邨的管理問題。

2016年9月28日 業主立案法團與管理公司於9月28日特別召開了閉門會議,商討有關9月11日業主大會及日後管理公司招標之事宜。該晚業主發現法團於2016年初修改了議事規則,容許會議旁聽人數由6人改為3人;而且旁聽者不能在會上發言及查閱會議文件,又不容許旁聽者在內作出任何形式之紀錄包括拍照錄音及錄影等。 當晚有數十名小業主在法團會址外聚集,要求法團解釋9月11日之醜聞以及表達對法團、管理公司和清潔公司服務的不滿。又有業主表示正尋求方法解散現有法團並進行重選,以保障所有業主的利益。會議完結後法團委員劉碧堅(民主黨成員,2004-2007年葵青區議員)步出會場外對聚集的業主破口大駡,隨即被人群包圍,其後在保安員護送下離開。事後業主對劉碧堅的態度表示極度不滿。

2016年10月9日 當時關注組仍未整合分為『安江互助委員會』 『守望長安』 及Facebook 『長安反貪反授權關注組』,『守望長安』,來自三個組織o既義工擺街站收集邨民簽名同時呼籲邨民關心管理公司, 清潔服務公司續約及保安員收集授權票問題,當時派發的傳單對法團有以下要求 1)必須公開招標各服務合約,而不是不招標直接續約。 2)須咨詢業主條款內容、入標資格和審核評分準則。 3)於召開業主大會前,公開所有收到的投標書。 4)嚴禁保安員及清潔工人收集『授權書』

2016年10月12日 於2016年10月9日 收集簽名後,『安江互助委員會』及 『守望長安』就著三份標書之公開招標事誼,遞交請願信與房署及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

2016年10月13日 是日為法團管理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其中包括邨民非常關心之升降機招標事宜及800萬地底公共喉管工程匯報,關注組有3名成員經過重重難關,成功中簽入內旁聽會議。但由於法團會址外聚集大量熱心邨民施加壓力下,李錦麟主席最終剎停會議,主席同意於10月18日召開由 『關注組』 『管理公司』 『法團』參與的三方會議,以便收集街坊意見。

2016年10月18日 三方會議正式展開,同時會議直播到facebook 上供各邨民觀看。於會上主席及管理公司有以下主要承諾: 1)同意『保安服務』 『清潔服務』 『升降機保養』三項服務需要公開招標,而並非以往直接於業主大會以授權票通過續約 2)同意就『保安服務』 『清潔服務』 『升降機保養』三項服務之標書條款細則與關注組成員開會。 3)同意交出安海安洋更換地底水喉(800萬)工程之磡察報告, 以及相關標書 4)同意讓街坊加入審標及見標,及貼出標書結果

2016年10月27日 房署知悉居民關注邨內事務,作出書面回覆,並表示如以業主整體利益為依歸,適當地使用其投票權。

2016年11月1日 由於關注組等候個多星期仍未得到管理處及法團管委會就有關承諾之確實回覆,經過多次追問有關下次三方會議日期,法團一方表示未有共識,而有關提取文件一事,管理處表示需要法團管委會同意後方可轉交關注組,可惜關注組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文件。管理處及法團管委會並無與關注組溝通之意,視邨民意見如無物。

2016年11月5日 有街坊自發到管業處查閱有關標書內容,過程及手續非常煩覆,入紙申請居然需時長達一小時之久,之後需要業主再填上保密聲明,由於要求查閱人數眾多,而管業處只準備五份標書給業主查閱,只能容許五位業主進入可容納十多人的房間查閱。期間,有業主對管業處的安排感到非常不滿,並拒絕繼續查閱標書及撕毀保密聲明表達抗議及離場。 而場外有上年紀的街坊向我們表示,由於學歷問題根本看不懂標書,但管業處設下不公平規則,只能容許業主本人親身查閱,不能以授權書授權親人代為查閱。同時我們義工抓緊機會向管業處副經理劉先生追問,為何10月18日會議的承諾全都不能兌現,劉先生稱10月18日並非正式會議,所有承諾都需要再經過管委會通過。

2016年11月8日 業主們約好長安邨管業處巫建強經理於下午二時半會面,而巫經理以開會為由多次推下屬出黎擋箭,命令嚴生登記所有業主資料方可會面,最後管理處又一次報警求助,警察列作糾紛處理,最後在警方介入下,管理處才讓兩名業主與巫建強經理會面。另一邊箱巫建強先生為自己物業溱柏就出心出力要求管理公司量入為出云云,熟讀344為自己屋苑爭取權益,於自己屋苑派發業主通訊,相反禁止長安邨業主派發業主通訊,有剝削小業主權益之嫌!

https://www.facebook.com/king.tsang1/videos/10154636563564801/

2016年11月14日 關注組義工派業主通訊呼籲街坊於11月16日到天橋平台開街坊大會,於安湄樓派業主通訊時,管理公司竟然報警,而管理公司亦不清楚公契內有何條款禁止業主在公用空間派住戶間的通訊。最後警察並無檢控任何人士,管理公司再一次浪費警力。

2016年11月17日 關注組舉行街坊大會,於大會上關注組分享連日來管理處及法團如何留難小業主,管理處及法團透明度之低令人難以監察,於會上關注組亦分析833萬換地底喉工程如何不合理,升降機保養公司即使其保養之升降機不停壞機仍可得到法團發放獎金,會上大量業主表示不滿現屆法團,表示要推翻法團。關注組亦答應邨民,將會推動更換法團之程序。由於關注組並非註冊團體,不可租場地開大會,而我們認為羅競成作為當區區議員有需要協助街坊,他亦應允協助關注組租場。

2016年11月18日 法團委員劉碧堅先生有份註冊社團 『長安民生協進會』藉助保安員派發傳單,指責關注組義工製造事端。其單張更指長安邨財政穩健,帳目仍有3千多萬,由各大堂張貼之2016-2017年第二季度收支報告所示,截至9月30日三個戶口( 包括:大廈維修保養基金,維修保養基金,一般儲備基金),總共存有大概2700萬。而關注組一直強調政府注資入大廈維修保養基金由一億變成只有400 萬(找數後),何以同年入伙少長安邨一座的太和邨大廈維修保養基金之一億又未曾使用 !? 何以見得財政穩建?

交通[編輯]

相簿[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考[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