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營運車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非法營運車輛指未經道路客運管理部門辦理任何相關手續、沒有領取營運牌證而以有償服務實施非法經營的任何車輛。客車的類型從摩托車三輪車小客車、甚至大型遊覽車救護車等。而營運範圍則從市區接送到國道客運皆有,只要不是依照當地相關交通法規而非法營運者,皆可稱之。

非法營運車輛可分成非法載客行為、無照營運、偽照營運三種情況。非法載客行為意指車輛以違規行為營業,例如經營未經許可的路線;無照營運與偽照營運的車輛由於無政府規範及定期審核監督,服務品質無法保證、無法辦理保險以及不需要定期安全檢查等,導致許多安全隱患。非法營運車輛擁有許多合法營運客車所沒有的特性,例如:超載、發車時間浮動(等客車滿載再出發)、無售票亭、可殺價、無固定站牌位置(或直接利用其他公司合法路線之站牌)等。而偽照營運車輛還存在使用假車牌、調換交通智能卡、乘客人身傷害、開假發票、駕駛報廢車等刑事違法問題。[1]

存在成因[編輯]

由於不用繳稅,相較合法營運車輛,非法營運車輛的經營成本更低,吸引了部分貪圖便宜的乘客,由於逃避繳交各種稅費,有利可圖,非法營運車輛者在高額利潤和低違法成本的博弈中鋌而走險,而且非法營運車輛獲利途徑較為簡單,經營中所承擔的風險係數較小,從而導致各國的非法營運現象屢禁不止。[2]

非法營運車輛存在的另一大原因是填補了合法營運車輛的盲區,受出租車和常規客運路線、時間、班次等限制,使得非法營運車輛得供給與乘客出行的需求之間產生了對接,不完善的公交和客運班線也是導致非法營運車輛存在的重要原因之一。[2]此外,經營非法營運車輛的車主很多都是無法在社會中找到合適工作崗位的弱勢群體,非法交通營運是他們賴以謀生的一種手段。[3]

非法運營車輛的發展[編輯]

描述合法運營和非法運營的詞彙也多種多樣,英語國家將其稱之為「Hacks」或「Hackers」,這一詞彙最早可以追溯到馬車時代。[4] 目前,在世界的很多國家和地區都存在着非法營運的車輛,包括經濟最為發達的美國與西歐地區。在大中華地區非法運營車輛也非常普遍,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對非法運營車輛都有着各自形象的叫法。

美國[編輯]

在美國,非法載客的計程車稱作「五分錢」(Jitney)、「吉普賽人出租車」(gypsy cab、gypsy taxi)。[5]吉普賽人出租車通常指在城鎮間穿梭尋找客源,如果有人站在路邊,司機可能會上前詢問其是否需要出租車,這種非法運營車輛與吉普賽人四處遊蕩的特點較為相似而得名。在美國的一些城市,比如紐約布魯克林區布朗克斯,很難打到招手即停的黃色合法出租車,所以這些地區的人乘坐出租車只能選擇打電話給正規出租車公司調度或者乘坐「吉普賽人出租車」。乘坐吉普賽出租車時,乘客和駕駛員會在開車前事先談好價格。[6]

歐洲[編輯]

英國倫敦的出租車服務享譽世界,合法運營的黑色出租車(black cabs、Hackney Carriages)被評為世界最受遊客歡迎的出租車,[7]此外還有僅供電話租賃、不允許招手即停的租賃出租車(Minicabs)。倫敦也存在不少非法運營的車輛,稱之為灰色出租車(gray cabs),還有部分偽照營運的出租車。倫敦的非法運營出租車會時常出現在倫敦西區劇院謝幕、夜總會下班等合法出租車很少出沒的時間段或地方。2009年,倫敦警察查處了400餘輛的非法運營出租車,其中三分之二為不適合行駛的報廢車。除了道路安全隱患外,乘坐非法運營出租車還時常發生強姦甚至雞姦等司機性侵害乘客事件。英國政府在打擊非法運營車輛的同時,也呼籲民眾提高自我保護意識不乘坐非法運營車輛,可通過電話訂車、Cabwise發短訊訂車、識別前後擋風玻璃上沒有官方頒發的黃色標識的是非法出租車、拒絕乘坐招手停下的租賃出租車等方式來提高防範意識。[8][9]挪威,非法營運的出租車稱之為「海盜出租車」或「盜版出租車」(pirattaxi)。[10]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將非法營運車輛稱之為黑車,有時也稱野雞車(詞源見「台灣」一節,該說法亦多見於廣東一帶)[11][12],隨着車種的不同,通常會在交通工具前加上「黑」以說明其非法性質,比如黑摩的、黑三輪、黑大巴、黑的士、克隆出租車、克隆救護車等。在中國不同城市裏,黑車均有數千輛甚至上萬輛不等,黑車非法經營已是一種普遍的現象。[13]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採取過多種治理黑車的措施但都見效甚微,有的地區呈現越來越多的現象。

據調查,黑車主絕大多數是下崗工人、早退職工、失田農民、刑滿釋放者、無業游民乃至剛從學校畢業、無法找到合適工作的青年,普遍存在謀生乏術等問題。

另外,在2016年7月底前,網約車也曾一度認定為非法營運車輛。2016年7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運輸部聯合公安部等七部門公佈《關於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明確私家車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可轉化為網約車運營,但需要將車輛登記為「預約出租客運」。這也意味着中國大陸包括「專車」在內的網約車服務取得了合法地位[14]。然而據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披露的數據,截至2018年8月,中國大陸約有3210萬輛網約車,但持有網約車駕駛員資格和網約車運營證的數量僅有34萬人和17萬台,這也意味着99%以上的網約車仍為非法營運車輛[15]

香港特別行政區[編輯]

香港社會對非法載客營利的車輛叫做白牌車[16]。這源於在1980年代中以前,香港的正規的士車牌為黑底白字,非商用車輛如私家車則為白底黑字,所以以私家車而非法充作的士用途便稱為「白牌車」。惟之後已統一為前白後黃反光的英國的BS AU145a標準規格,故此現時已不能從車牌顔色分辨有關車輛是否合法營運。

白牌車的全盛時期約為1950至60年代,因當時公共交通並未普及,且白牌車因不用繳收商業牌照費用,費用較廉宜。及至六七暴動期間,不少白牌車接受轉作公共小巴。直至1970至80年代,新界郊區仍有白牌車行走。白牌車多為專業經營,亦有指白牌車是私人司機於空檔時間賺取外快者。時至今日,仍有非法白牌車的營業行為[17]

中華民國[編輯]

台灣將非法營運車輛稱之為野雞車,此詞源自臺語「野雞仔車[18]台羅:iá-ke-á-tshia)」。其詞語來源已不可考據,但有一說認為因野雞車上下車的時間地點不固定,隨性的特色有如山中的野雞自由隨意,故以此名[19]。非法營運公路客運的大客車又稱野雞巴士[20]。臺灣野雞車的相關記載目前最早可在1952年一篇對南投的新聞報導中,[21]當時是使用「機器三輪車」作為載客工具,他們時常停靠在火車站等交通集散處招引顧客,消化鐵路運載量無法負擔的乘客[22]

1978年,臺灣首條南北縱貫的中山高速公路完工,南來北往更加方便,運輸需求也急增直上。當時臺灣只有公路局(之後客運業務移轉成為臺灣汽車客運公司)可在高速公路行駛客運班車,能透過高速公路承接各大城市之間的載客業務;然而客運需求量實在太大,臺汽難以消化大量的載客量,於是民間除了原有的無照計程車開上國道外,也開始出現假以遊覽車「包團」名義,實質為野雞車的非法大型客車。當時許多人看好高速公路帶來的前景,歌星崔苔菁於1979年也投資改裝大型遊覽車,成為臺灣第一位經營「高級野雞車」業務的藝人。[23]

1980年代末,政府為了解決臺灣私營遊覽車非法營運高速公路的問題,遂在開放國道路權的同時,輔導非法業者聯合成立合法化公司,即台灣首家民營國道客運業者統聯客運。之後陸續有多家新成立的國道客運業者及原有地方客運業者開始經營國道路線,非法野雞巴士已較過去大幅減少。要識別看該客運車是否為野雞車可看其車牌底色是紅色或綠色,若綠底白字車牌則幾乎為合法客運車,若紅底白字牌則幾乎是野雞巴士(因為紅底白字牌係發給遊覽車等包車業務使用)。

另外在機場及一些觀光勝地,有些小客車會非法經營收費載客,這些小客車懸掛的是一般自用小型車的白底黑字車牌,被稱為「白牌車」。除了小客車以及遊覽車外,臺灣還存在野雞救護車、野雞船等許多特殊類型的非法營業交通工具。

馬來西亞[編輯]

在馬來西亞,將非法提供載客服務的車輛稱作「霸王車」,這些車輛普遍存在亂收費和司機素質低等問題,降低了馬來西亞旅遊業的質量,所以一直也是政府整治的重點[24]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克隆出租車 安全隱患大. 酷6網轉北京電視台《法治進行時》欄目. 2009年4月14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年4月14日). 
  2. ^ 2.0 2.1 段高貴. 「黑車」為何屢禁不絕. 陝西交通報. 2009-08-24 (中文). 
  3. ^ 周向紅. 黑車司機的行動邏輯. 澎湃新聞. 2015-09-01 [2016-09-14]. 
  4. ^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hack. answers.com (英語). 
  5. ^ Byron Woods. Black community under siege in Jitney. indyweek.com. 2009-05-06 (英語). 
  6. ^ Gypsy Cab. city dictionary. [2011-11-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4) (英語). 
  7. ^ 倫敦網. 環球調查出爐 倫敦「黑車」受歡迎. 2011-08-24 (中文). [永久失效連結]
  8. ^ Max Lehmann. The Dangers of Taking Illegal Cabs in London. maxlehmann.hubpages.com. 2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07) (英語). 
  9. ^ Illegal Cabs in London. stuckinlondon.com (英語). 
  10. ^ Pedersen, Erik André. Kjørte pirattaxi - mistet lappen. Fredriksstads Blad. 2009-03-02 [2010-0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3-05) (挪威語). 
  11. ^ 野雞車廣州搶食釀成塞車. 廣州日報. 1999-11-27 [2016-02-01]. 
  12. ^ 廣州挖出盤踞在火車站的「野雞車」詐騙團伙. 南方都市報. 2000-05-18 [2016-02-01]. 
  13. ^ 中國黑車調查. 新沂交通轉新浪網. 2005-08-17. 
  14. ^ 劉珜. 合法了!符合這些條件的私家車可轉為網約車. 北京青年報. 2016-07-28 [2018-09-05]. 
  15. ^ 99%的網約車不合規 新規逼滴滴司機下海重操「黑車」. 熱點實驗室綜合. 2018-08-08 [2018-09-19]. 
  16. ^ 洪偉順、陳沛欣. 機場客運戰持續,議員促修例杜絕非法接載. 仁聞報 (香港樹仁大學). 2006-06-02 [2008-01-29] (中文(香港)‎). [失效連結]
  17. ^ 龔蕙芝. 警方執法不力 白牌車明搶的士客. 香港: ontv. 2009-07-12 [2009-11-09] (中文(香港)‎). 
  18. ^ 詳見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野雞仔車」詞目
  19. ^ 野雞車. 杜開的文學日記. 2007-03-30 (中文(台灣)‎). 
  20. ^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野雞巴士. 中華民國教育部. [永久失效連結]
  21. ^ 林宗新. 南投走向繁榮. 聯合報. 1952-01-20: 5 (中文(台灣)‎). 
  22. ^ 林翰禮. 聯合報. 1956-11-14: 第五版 (中文(台灣)‎).  缺少或|title=為空 (幫助)
  23. ^ 崔苔菁兼營副業 投資經營野雞車. 民生報. 1979-12-28: 第九版 體育焦點 (中文(台灣)‎). 
  24. ^ 江作漢:影響大馬形象‧嚴打機場霸王車服務. 星洲日報,2011-1-27

擴展閱讀[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