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Chinaman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Chinaman(直譯為中國佬)是稱呼中國人中國大陸人的無區分術語,部分情況下也指在地理上的東亞地區土生土長或被認為東亞種族的人士。該詞在早期的字典中並無貶義[1][2],用法上也類似於英國人(Englishman)、法國人(Frenchman)和愛爾蘭人(Irishman)等複合詞[3][4],到了現代的詞典才被認為具有冒犯性。其貶義衍生自在貶義語境中指代中國人及其他亞洲人的用法,以及語法上類似於英文口語中對中國口音的刻板印象的不準確之處[5][6][7]。如今,在亞裔美國人組織強烈反對使用的同時[8][9][10][11],該詞也一直被亞裔血統的作家和藝術家用作自我參照的原型[12]。Chinaman一詞可能是中文詞彙「中國人」的直譯。

歷史用法[編輯]

歷史上,China曾出現在多種場合中,包括法律文件、文學作品、地名及演說中。19世紀北美洲的人口普查記錄將中國人記為「中國佬約翰英語John Chinaman」、「中國佬傑克」(Jake Chinaman),或直接寫做「Chinaman」[13]美籍華人歷史學家艾瑪·吳·路易(Emma Woo Louie)認為,普查員拿不到訊息時就會在普查時間表中寫這些名字,所以這些稱呼「不應被認為有種族主義意圖」。埃爾多拉多縣的一名普查員表示,他採訪過80位住在西班牙峽谷英語Spanish Canyon的中國人,但對方拒絕透露自己的名字或其他信息。路易認為「中國老約翰」用法等同「John Doe」,都指不知道名字的人士,同時表示其他民族也有用來辨認身份的通用詞語,例如指夏威夷人的「Spaniard」和「Kanaka英語Kanaka (Pacific Island worker)[14]

在1853年一封寫給加利福尼亞州州長約翰·比格勒,質疑他提出的針對中國人的移民政策的信件中,身兼三藩市華人社區領導的餐廳老闆諾曼·阿辛(Norman Asing)便自稱「Chinaman」。他在信中告訴州長:「長官:我是一位中國佬(Chinaman),一位共和黨人,一位自由典章的熱愛者[15]。」Chinaman也出現在祝辭中,例如「以舊時卡薩爾英語Cassiar Country淘金熱英語British Columbia gold rushes歲月一位非常受白人和原住民熟知和景仰的著名中國佬」[16]

1882年的宣傳《排華法案》的政治畫《山姆大叔趕走中國佬》(Uncle Sam kicks out the Chinaman)。

隨着住在美國西部的中國人遭到歧視,文化和舉止受批評,Chinaman一次開始有了貶義。Chinaman成為一個常見的貶義詞時,加州工人黨英語Workingmen's Party of California開始在1870年代使用口號「中國人必須滾!」(The Chinese Must Go!)。由於中國人開始承擔鐵道修築工程中的一些危險的作業,或是冒險開採被其他人遺棄的礦井,中國佬的機會英語Chinaman's chance出現。後來,中國人成了司法不公的受害者,常被指控是謀害同胞的殺人犯,但由於唯一對他們不利的證詞是出身於中國,他們會輕易獲釋。1892年禁止中國人進入美國的《吉利法案英語Geary Act》稱呼中國人「Chinese persons」或「Chinamen」[17]

該詞也一直被用來稱呼日本人,儘管他們並非中國人。日本海軍上將東鄉平八郎1870年代前往英格蘭受訓時,被英國的同僚稱呼「中國佬約翰尼」(Johnny Chinaman[18]。民權先驅山下宅治英語Takuji Yamashita1922年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允許日本僑民華盛頓州擁有土地。華盛頓州檢察總長認為,日本人不能融入美國社會,因為「黑人英語Negro印度人和中國人」都不可能同化[19]

文學和音樂作品也有使用該詞。1870年馬克·吐溫發表文章《對一個小孩的不妥迫害》("Disgraceful Persecution of a Boy"),用富有同情心且帶有一點恭維的語言,描述了中國人在19世紀的美國社會的生存環境。文章稱呼中國人時一律使用Chinaman一詞[20]。100年後的民權運動時代,Chinaman重新浮現在講述種族不公的文學作品中。1972年,趙健秀英語Frank Chin創作個人首部戲劇,名字為《雞舍中國佬英語The Chickencoop Chinaman[12],而柏楊的政治文化批評著作《醜陋的中國人》的英譯本題目為《The Ugly Chinaman and the Crisis of Chinese Culture》[21]。音樂作品方面,雅克·布雷爾歌曲《Jacky》的1967年莫特·舒曼英語Mort Shuman翻譯版本出現了歌詞「Locked up inside my opium den / Surrounded by some Chinamen」(關押在我的鴉片窩里,周圍有些中國人)[22][23],而布雷爾的法語原版歌詞用了「vieux Chinois」,即「舊中國人」[24]。1974年卡爾·道格拉斯英語Carl Douglas歌曲《功夫格鬥》的正歌第一句就有「They were funky Chinamen from funky Chinatown」(他們是來自時髦中國城的中國人)[25]

現代用法[編輯]

大多數的現代詞典和用法研究認為Chinaman一詞帶冒犯意味[26],不過程度不及Chink[27]亨利·華生·福勒編纂的《牛津現代英語用法詞典英語A Dictionary of Modern English Usage》指Chinaman處在「貶義的邊緣」[28]。《劍橋英語用法指南英語The Cambridge Guide to English Usage》認為Chinaman有「貶義的弦外之音」[27]。菲利普·赫伯特(Philip Herbst)的參考書《詞彙的色彩》(The Color of Words)表示可以認為該詞是一種寵幸[29]。與英國人和愛爾蘭人等類似的民族名稱區分開,沒有貶義用法[29]

Chinaman原本幾乎不存在於英式英語,直到1965年[30]。然而,無大寫的「chinaman」指板球中的非正統左臂旋轉投球英語Bowling (cricket)[28]。許多英國辭典認為Chinaman太過老派,這種觀點得到英國國家語料庫英語British National Corpus佐證[27]。根據《韋氏英語慣用法詞典英語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 of English Usage》,Chinaman在美式英語中的使用常是一種「會意」的形式,既用來諷刺,又可以喚起該詞的歷史內涵。不過,辭典也承認有些用法純粹是誤用[26]。此外,赫伯特的表示儘管Chinaman有貶義,一般人不會故意使用[29]

爭議[編輯]

Chinaman一詞曾出現在多個公眾平台及地名中,引起公開的爭議。

1998年4月9日,電視情景喜劇宋飛傳》的一集「The Bookstore英語The Bookstore」將鴉片比作「中國佬的睡帽」,引起許多亞裔的美國觀眾抗議,包括作家湯婷婷。在投訴信中,湯婷婷認為Chinaman「等同於指黑人Nigger和指猶太人Kike英語Kike。」媒體監察組織亞裔美國人媒體流動網絡(Media Action Network for Asian Americans)呼籲播放劇集的電視網全國廣播公司發表公開信道歉。全國廣播沒有道歉,不過在1998年5月重播該集時刪掉了有冒犯性的台詞。公司負責廣播標準和內容政策的副主席寫信給流動網絡,表示電視網並沒有冒犯的意思。儘管沒有道歉,行動網絡對電視網的回復表示滿意,不過湯婷婷對信中沒有表達歉意表示失望,但因為該詞從劇集中被刪除表示滿意[8]

1998年7月7日,加拿大艾伯塔省迫於該省人數較大的華人社群的壓力,將洛磯山脈的「中國佬山峰」(Chinaman's Peak)改名為海凌峰英語Ha Ling Peak。新名字紀念了1896年登上這座高達2408米的山峰的一位鐵路工人,他當年實現此舉贏得了50美元,用來紀念同是鐵路工人的同胞。海凌自己將山峰命名為「中國佬山峰」,代表所有中國鐵路工人[9][31]

2001年,日裔美國公民聯盟英語Japanese American Citizens League中西部主管威廉·八野野(William Yashino)向《芝加哥太陽報》投訴,抗議該報在兩篇專欄文章中使用「Chinaman」一詞。在這封寫給編輯的信件中,八野野表示該詞具有冒犯性,貶低美籍華人和亞裔美國人,邊緣化了這兩個團體,挑起了公眾的敵對情緒[10]

2007年3月,媒體大亨泰德·透納在三藩市的灣區理事會英語Bay Area Council公開演講中使用該詞。社群領導和官員反對他使用該詞,要求立即道歉。2007年3月13日,透納代由發言人發表道歉聲明,表示自己並未意識到該詞有冒犯性。華人權益促進會英語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組織主任文森特·潘(Vincent Pan)懷疑透納這樣參與國內和世界政治的人士不會不知道這個詞是貶義的。美國民權委員會英語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Civil Rights前委員長伊馮娜·李(Yvonne Lee)表示道歉是第一步,但也希望透納同意進一步「在不同社群間對話」[11]

2008年4月11日,高爾夫球播報員鮑比·克蘭普特英語Bobby Clampett就在奧古斯塔高爾夫球俱樂部美國名人賽期間稱呼梁文沖是「中國佬」道歉。克蘭普特供職於網絡轉播商Amen Corner英語Amen Corner,他在梁文沖錯失切擊後作出評論[32]

《Ching Chong Chinaman》劇照

2010年,泛亞話劇團英語Pan Asian Repertory Theatre發佈聲明,解釋決定由余秀菊英語Lauren Yee製作名為《Ching Chong Chinaman》的戲劇,而這些帶有種族主義色彩的詞有時用在打油詩[33]。藝術製作總監張渝英語Tisa Chang解釋,「Ching Chong Chinaman這個引發爭議的名字,源於19世紀末的貶義押韻詞,利用反諷和諷刺扭轉針對亞洲人及其他群體的偏見態度[34]。」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Chinaman. Webster Dictionary, 1913. [2007-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2-12). 
  2. ^ Fowler's Dictionary of English Usage, 1956
  3. ^ Englishman的複數有兩種形式,一種指國家屬於英國,另一種指英語人士。採用這種形式的還有荷蘭人(Dutchman)、法國人(Frenchman)、蘇格蘭人(Scotsman)、威爾斯人(Welshman)和康沃爾人(Cornishman)。然而,Chinese的單數形式Chinaman如今較少人使用。A manual of English pronunciation and grammar for the use of Dutch students By J. H. A. Günther, p144
  4. ^ 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
  5. ^ Arslan, L. M., & Hansen, J. H. (1996). Language accent classification in American English. Speech Communication, 18(4), 353-367.
  6. ^ Cargile, A. C. (1997). Attitudes toward Chinese-accented speech: An investigation in two contexts. Journal of language and social psychology, 16(4), 434-443.
  7. ^ Kim, S. Y., Wang, Y., Deng, S., Alvarez, R., & Li, J. (2011). Accent, perpetual foreigner stereotype, and perceived discrimination as indirect links between English proficienc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Chinese American adolescent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7(1), 289.
  8. ^ 8.0 8.1 'Seinfeld' Edits Out Anti-Asian Joke. AsianWeek. 1998-07-09 [2007-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0). 
  9. ^ 9.0 9.1 World News Briefs; Alberta's New Name For Peak in Rockies. The New York Times. 1998-07-09 [2007-03-20]. 
  10. ^ 10.0 10.1 Williams, Stephanie. Chicago Sun Times — discrimination in reporting. The Chicago Reporter. June 2001 [2007-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06). 
  11. ^ 11.0 11.1 Hua, Vanessa. Ted Turner apologizes for remarks on Chines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07-03-14 [2007-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2-12). 
  12. ^ 12.0 12.1 Frank Chin. Houghton Mifflin College Division. [2007-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4-08). 
  13. ^ 1891 Census of Canada. Vancouver Public Library. [2007-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01). 
  14. ^ Emma Woo Louie. Chinese American names: Tradition and Transition. McFarland & Company. 1998: 98 [2020-02-05]. ISBN 078640418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4-19). 
  15. ^ "We Are Not the Degraded Race You Would Make Us": Norman Asing Challenges Chinese Immigration Restrictions.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2007-07-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7-11). 
  16. ^ Ah Clem Creek. British Columbia Geographical Names Information System. 200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1-09). 
  17. ^ Geary Act of 1892. SanFranciscoChinatown.com. [2007-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3-29). 
  18. ^ Sea Dog. TIME. 1936-02-24 [2007-07-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2-12). 
  19. ^ Annette Gordon-Reed. Race on Trial: Law and Justice in American Histo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09-05: 110–111 [2020-02-05]. ISBN 978-0-19-802866-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3-03). 
  20. ^ Disgraceful Persecution of a Boy. [2007-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11-22). 
  21. ^ The Ugly Chinaman. University of Toronto. [2007-04-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2-03). 
  22. ^ Excerpts. therhymesofgoodbye.com. [2008-0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3-17). 
  23. ^ LYRICS FOR "Jacky (Single Mix)". MTV. [2008-0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1-15). 
  24. ^ La chanson de Jacky. Paroles.net. [2008-0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7-09) (法語). 
  25. ^ Kung Fu Fighting. The Mad Music Archive. [2007-07-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06). 
  26. ^ 26.0 26.1 Chinaman. 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 of English Usage. Springfield, Mass.: Merriam-Webster. 1994. ISBN 0877791325. 
  27. ^ 27.0 27.1 27.2 Peters, Pam. Chinaman or Chinese. The Cambridge Guide to English Usag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052162181X. 
  28. ^ 28.0 28.1 Fowler, Henry; Burchfield, R. W. Chinaman. The New Fowler's Modern English Usage.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6. ISBN 0198691262. 
  29. ^ 29.0 29.1 29.2 Herbst, Philip. Chinaman. The Color of Words: An Encyclopaedic Dictionary of Ethnic Bias in the United States. Yarmouth: Intercultural Press: 48. 1997. ISBN 1877864420. 
  30. ^ Fowler, Henry; Burchfield, R. W. Chinaman. The New Fowler's Modern English Usage.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6. ISBN 0198691262.  Fowler and Burchfield derive the date of 1965 from Fowler, Henry; Gowers, Ernest. Dictionary of Modern English Usage 2n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5. ISBN 9780191964121. 需註冊
  31. ^ Ha Ling Peak (Chinamans Peak) Alberta. Bivouac.com. [2007-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4-06). 
  32. ^ Clampett apologizes for description of China's Liang. ESPN.com. 2008-04-14 [2008-04-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4-16). 
  33. ^ ching chong chinaman, chin chin chinaman. Seedy Songs and Rotten Rhymes — the poetry of the playground. 1997 [2011-06-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2). 
  34. ^ Chang, Tisa. Ching Chong Chinaman. Pan Asian Repertory Theatre. 2010 [2011-06-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6). 

延伸閱讀[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